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世事

    贤宇也沒有想到此次修行界的战役会波及如此之广,其更沒有想到如今人们眼中的邪道会如此这般嚣张,居然一口气发动了如此猛烈的攻击。原本贤宇是想要袖手旁观的,但此刻,其却是有些坐不住了。战争并不可怕,但若是战争波及到东圣浩土的四面八方各个角落,而且并非是偷偷摸摸暗地里较量,而是正大光明的在明面上大开杀戒,这是贤宇不愿意看到的九天魂帝最新章节。贤宇此刻也生出了疑惑,在贤宇的那个时代,虽说也有正邪之分,但邪道从未如此猖狂过。在那个时代正邪之争更多的是修行理念之争,只不过邪道的修行理念太过偏激,行为有些时候太过令人发指,这才引起了正邪两方的战争。不过抛开其他不谈,邪道的最终目的也是修成正果,得成大道。正因如此,邪道才不会大动干戈,最多也就是发动一场有针对性的战争而已,从不会像今日这般如此的似针对的是逍遥宫,其实却针对了天下正道所有门派。如此情景之下让贤宇不得不怀疑正道宗正道子的真正用意,难道其另有其他深层的用意?贤宇这人想事情绝不会给自家限制什么条条框框,想到何处就是呵斥。念想间其心下猛的一跳,接着眉头便皱了起來,再然后,其嘴角突然泛起一丝冷笑,转而恢复了寻常神色。

    贤宇这一连串的神色变化就连其身旁的东方倾舞等几个女子都沒有看清楚,因为实在是太快了些。只听贤宇对东方倾舞道:“不成,这事情说什么都要管一管了,原本朕以为这只是寻常的修行界之战。如今看來这事情有些不妙了,整个东圣浩土的宗门居然都被波及了。”东方倾舞几个女子闻听此言心下却是松了一口气,她们早就想劝说自家相公出手了。但自家相公的脾气她们却是清楚的很,自家定下來的事情谁劝说也沒有用的。如今见自家相公突然改了主意虽说有些意外,但还是满脸笑意的点了点透,也替逍遥宫的这些弟子们松了一口气。

    此刻张枫溪与楚生正在激烈的斗法,不得不说张枫溪是个难得的高手,渐渐占据了上风。只见其一掌打出,在虚空中幻化出一只如岩石一般的手掌,那手掌夹带着呼呼的风声朝着楚生冲了过去。楚生原本对此毫不在意,大袖一甩就想将石头大手给打飞出去,但其却惊愕的发现那石头的重量大才出奇,并非自家甩出的这一点力道所能抵抗的住的。虽说其还有上千上万种法子能化解石头大手,但奈那大手來势汹汹速度极快,根本不给其施展后续手段的机会。其只能是一咬牙躲避了开去。这对其而言是个耻辱,大大的耻辱,因为自从两人交手,其从來都是正面攻击敌人,也是正面迎接敌人的任何攻击,这是一种气势。其这一躲避不但丢了面子,同样也丢了气势,对其极为不利。然而,让其吃惊的还在后头,只见就在其躲避的那一会儿功夫,从其的身侧飞出一把法剑來,猛的朝着其胸口刺了过去。楚生见此情景心下便是一跳,心说这张枫溪的手段果然是厉害啊,居然能在这一个呼吸不到的功夫连发两次攻击,果然是个厉害的对手。其心中虽说如此感叹,但却沒有丝毫的惧怕之意,因为在其看來张枫溪这点手段还不足以让其忌惮。只见其身上不知为何,突然浮现在一层如岩石一般的硬壳,那剑刺到上面居然只是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要知道,这把法剑可是张枫溪花了近千年光阴炼制出來的法剑。其威力虽说不如逍遥宫的那把镇宫之宝逍遥剑,但在修行界來说也绝对是少有的神兵利器。但就是这样一把仙剑,居然法毁掉对方的防护,由此可剑对方防护的厉害。然而,更让张枫溪震惊的还在后头,只见那石壳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纹。

    裂纹越來越多,最终猛的爆裂了开來,数的碎石如箭一般朝着张枫溪射了过去。更为诡异的是,那原本该忘其他方位射出的碎片此刻也尽数调转了方位,朝着张枫溪射了过去。张枫溪见此情景先是一愣,其并未有多在意,只见其身上一层金光亮起,将其保护在了其中。但就在其的目光盯在前方那些快速飞來的碎片之时,其心下突生警兆。接着,其便感到死亡的威胁朝自家靠近。此刻,在其的背后楚生正手握一把黑色法剑,朝着张枫溪刺了过去。这一切说起來缓慢,不过却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张枫溪明明知晓危机就在身后,却法躲避。说起來这张枫溪也的确算的上是一个狠人。既然法躲避其也就不再躲避。其身后突然亮起一阵青光,接着其的身子便飞速倒退,居然比楚生的法剑还要快上那么几分,楚生见此情景却是愣住了。其沒有想到对方会做出如此的举动來。这等于是自家在找死,但其说什么也不相信,张枫溪会与其采取同归于尽的打法。果然,就在其念想间楚生看到张枫溪的背后亮起了一阵青光,见到此青光其原本就是一愣。接着,其感受到了从那青光之中传出的巨大威压。其面色就是一沉,接着身子便闪到了一边。其不敢与张枫溪硬碰硬,在其看來对方敢如此毫顾忌的与其硬碰硬,定然是有自家的依仗。若真是如此,那自家其不是危险。其这一闪避的功夫,张枫溪的身影就已倒退到了另一边,与楚生面对面而立。此刻起面上神色沒有丝毫的便会,心中却着实为自家捏了一把汗。其方才用的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法子,虽说其背后的那个物件也是极为强大的法器,但其能感受的到,楚生手里的法剑同样不是什么凡品,与自家背后的法器从法力上可说是不相上下异术全才。若是对方不躲避的话,那恐怕自家也要罗格两败俱伤的下场,甚至有可能会是同归于尽也说不定。张枫溪虽说想要在此次大战中表现自家,但其从未想过要把自家的性命陪在这里,若是如此的话,那就太不值得了。说起其身后的物件其实与逍遥宫的老祖贤宇也有莫大的干系,乃是贤宇的坐骑,小玄子背上退下的龟甲。逍遥宫的高层人物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这样的甲片,玄武的甲片防御力自然是超强的,这世上少有什么神兵利器能够与之对抗。正是因为如此,张枫溪才敢做出方才那种极为疯狂的举动。因为即便是在张枫溪这样的人眼中,逍遥老祖也是那种高不可攀的存在,是其极为崇敬的存在。在逍遥宫所有弟子的心中,凡是与自家老祖有干系的东西,那都是极为珍贵极为厉害的存在。张枫溪躲开了要命的一击,如今两人又回到了,谁都沒能占到什么便宜。此刻两人之间都极为忌惮,原本张枫溪是十分瞧不起楚生的,在其眼中楚生不过就是个背叛师门的罪人而已。而到了此刻,即便是张枫溪也不得不承认,楚生这人的修为的确是惊才绝艳。

    就在两人打算再次动手之时,却听一个极为威严的声音响起:“是什么人胆敢在逍遥宫放肆!!!”这一声话语犹若惊雷一般响起,瞬间,场中厮杀的众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虽说声音好似传自天边尽头,但张枫溪等人还是听的出來那声音是从逍遥宫内传出的。再仔细一看,整个逍遥宫此刻被一层淡淡的金光包裹,极为朦胧神圣。伴随着异象的是一股威压。此威压一出,诸人愕然的发现,自家的法力居然被一瞬间禁锢住了。还有一股颇为熟悉的气息,这股熟悉的气息在逍遥宫弟子的体内,都存在着。就楚生体内也存在着这股气息。他们甚至控制不住自家的身子,一步步的朝逍遥宫内走了进去。好似有一个声音在召他们,越往逍遥宫内走去,这股神奇的力量就越发的强烈,熟悉的气息也就越浓。最终,青霜等人走到了贤宇的那座巨大造像前,此刻,那巨大的造像正发出耀眼的金光。在那金光之中,那造像好似活过來一般,一双眼正看着众人,是那样的深邃与威严。

    此刻,论是张枫溪还是楚生,全都愣住了,一脸惊愕之色,诸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家的双眼,青霜在一愣神后却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只听器颤抖着声音道“弟子等恭迎老祖。”其话音落下,只听一连串的扑通之声。论是张枫溪,还是其他跟进來的弟子,都跪了下去。此刻,还站在那里的只剩下楚生一人,见诸人都跪了下去,其面色变了数变,也跟着跪了下去。其额头上此刻已布满了汗珠,一种不好的预感悠然而生,渐渐的,其面色也变得苍白起來。就在此时,金光消失不见,诸人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景象,论是青霜还是若雪仙子,都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那原本用上等美玉雕刻成的老祖造像,此刻却化作了血肉之躯。

    高大的贤宇扫视了下方如蝼蚁一般的诸人一眼,开口淡淡的道:“逍遥宫这是要败落了吗?怎地弄成了这副模样?尔等倒是说说看,因何互相厮杀?”那声音并不很大,却极为清晰的传入了诸人的耳中。诸人闻听此言,身子就是莫名的一颤,楚生更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就在青霜打算开口回话之时,诸葛神机却是带着人冲了进來。当其看到眼前的情景之时,身子猛的一震,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不过其到底是一宫之主,愣神后很快便回过神來,只见其疯了一般的跑到贤宇身前,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而后也不说话连着磕了几个头,才恭恭敬敬的说道:“弟子诸葛神机参见老祖,弟子使得逍遥宫陷入危机还请老祖责罚!”其此刻是又惊又喜又怕,惊的是逍遥老祖居然真的显灵了,喜是逍遥宫的危机能解除了。怕的是,自家这个宫主多半是做到头了。但其此刻也顾不了那么许多,身为逍遥宫的宫主,先让逍遥宫过了眼前的困境再说。贤宇闻听诸葛神机之言,却是沉默了下來,看着诸人不再言语。

    沉默了好一阵后其才开口道:“两万年前朕也处在一个纷乱的时代,废了好大的力气才使得天下太平,却沒想到今日一切再次重演。这是宿命我,但即便这是宿命,朕也要扭转一番。身为修行者,理当心怀天下,尔等不可如此大开杀戒。否则,即便是朕如今身在天界,也要下界來严惩肇事者。”说话间其将目光落在了楚生的身上,楚生见贤宇望來连忙低下头去。其此刻心中当真是十分的坎坷。其心中清楚,若真是贤宇下界,那对方吹口气都能将其灭杀。其此刻是真的想要逃离此地,偏偏又沒那个胆子,只能恭敬的跪在此地,任凭发落。却听贤宇接着道:“此战死伤众多,朕会将所有死伤的人复活。正邪之争乃是轮回,朕即便能插手也不能彻底的干预此事。尔等想要争个高低,朕不会干预韩娱默示录。但若是做的太过分,朕定然会严惩不贷。”说罢贤宇单手一抬,只见数金色光点从其的右手之中洒出,成千上万数之不尽。这每一个金色光点中都包含着此次战死弟子的魂魄。只见这些金色光点沒入那些死去的弟子体内,那人当即就活了过來。论是逍遥宫弟子,还是正道宗弟子,即便是原本化作虚的两派弟子也都复活了过來。诸人见此情景,面上的惊骇之色更浓了那么几分。能在顷刻间让死去的人起死回生,这等手段根本不是休修行界的人你鞥做出來的,即便是修行界的灵丹妙药,那也只是在人刚刚死去之时能起到一些效用,间隔不得超出一个时辰,否则一个时辰后,人的魂魄就到了那九幽地府。地府那层光幕隔绝修行者的法力,根本法奏效。[

    此刻几乎所有人都想起了那个久远的传说,传说圣宗皇帝飞升成仙,此刻诸人才意识到,那根本就不是什么传说,而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此刻成仙的老祖就在自己面前,由不得人不相信。至于贤宇在天界究竟是何等职务,此事却人知晓,因为当时逍遥正德并未将此事昭告天下。诸葛神机见此情景心中自然是松了口气只听器恭敬的道:“老祖旨意弟子等不敢有丝毫的违逆之意。”说罢其又看了一眼楚生,便壮着胆子道:“老祖,邪道为祸人间,还望老祖替凡尘除去这一大祸害!”说罢其再次一个劲儿的磕起了头,青霜等人见此也跟着磕头。楚生闻听此言心中就是一跳,其此刻吓得几乎要虚脱过去,身子都有些摇晃了。极度的恐惧过后其却平静了下來,其心道此次多半是活不成了,天意啊天意,上天之意不可违抗啊。就在此时,其感到有一股巨大的威压降临在了其的身上,其虽说低着头,却能感到贤宇的目光。

    就在其等待死亡之时,却听贤宇开口道:“朕方才已说的十分清楚了,凡尘间的正邪是法消除的,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人与人的想法不可能都相同,既然如此自然有正邪之分。这事情也不能怪任何一方。”其说到此处却是话锋一转叹了一口气道:“朕此次下界后便很难再抽出空來。今后凡尘中的事情恐怕也沒有那么多的心思顾及,尔等好自为之吧。”说罢只见又是一阵金光亮起,等金光消散后,贤宇不见了踪影,出现在诸人面前的依然是一座造像。

    贤宇离去后诸人心中所想不一,诸葛神机自然是长出了一口气。逍遥宫幸免大难,其这个做宫主的也就少了些压力。张枫溪此刻心中却是有些纠结,其原本是雄心勃勃的想要夺取逍遥宫宫主的职位,却沒想到老祖居然真的成仙得道,这让其不由得有些顾忌,究竟还要不要再夺取宫主之位,其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而此刻,最欢喜的莫过于楚生了。方才贤宇之言其可是听的清清楚楚。既然贤宇说之后暇再顾及凡尘中的事情,还说正邪之争乃是宿命。那也就是说起今后依然可以与正道对着干,只要不把事情弄大,就不会遭到什么惩罚。况且,原本此次其的目的就是重创逍遥宫一番,论如何到如今,其的目的算是达到了,也可以暂时收手了。毕竟贤宇刚刚显灵,其若是在此刻动手,说不准便会飞灰湮灭,其可不敢冒险。

    心中想着,其站起身來,扫了其他人一眼,最终目光定格在了诸葛神机的身上。只听器嘿嘿一笑道:“诸葛神机啊,你我的交锋今日先到这里吧。不过你给我听清楚了,今后我正道宗的弟子可是会经常与你逍遥宫的弟子切磋法术,哈哈哈哈……”说罢其便狂笑着离去了。诸葛神机见此情景面上杀机一闪,最终还是忍耐了下來。对此其也感到奈,自家老祖都说了,正邪之争还是宿命,既然是宿命自然沒有什么解决的法子。其心中清楚,正邪之争还要继续下去,而且很有可能是家常便饭不止不休。再者,方才自家老祖都沒有灭杀这楚生,自家若是灭杀了楚生,那便是对老祖大大的不敬。论如何,今天这口气其是一定要咽下去了。

    撤离,诸葛神机才真正松了口气。其目光落在了张枫溪的身上,微微一笑道:“张师弟,此次多亏了师弟机智,若是不然的话我逍遥宫还不知会如何呢,为兄在此谢过师弟了。”其说话间面上满是诚意,张枫溪见此情景也只能连称不敢。逍遥老祖的出现实在是将其震慑住了。论今后逍遥老祖贤宇是否会在出现,其的存在对逍遥宫來说就意味着太平。但其也并沒有彻底的失望,因为贤宇方才说的清楚,正邪之争是法避免的,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既然如此,那逍遥宫宫主的位子其也未必就法得到。只是,此时此刻其还是很安分,毕竟贤宇刚刚现身,在此地造次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说不准会万劫不复。

    所有人都不会想到,贤宇并沒有离去,其在暗中看着这一切,看着一切的事情平息了下去其才带着东方倾舞等人离去水浒求生记。其此刻心中却是在冷笑不已。其方才之所以出手,是因为这一切原本就是一个阴谋,不是伏羲天地中原有的法则,是想让伏羲天地变得混乱。至于究竟是谁,贤宇心中已有了猜想。只是这一切,还沒到揭露的时候,不过贤宇对此已有了计较。

    正邪之战來的快,去的也快。让修行界愕然的是,此战居然沒有一人陨落,沒有丝毫的血腥,一切就好似一场梦境,在一场奇特的雨过后,所有的血腥都被净化了个干净,死去的人在瞬间复活过來,消失的人再次显出身形。虽说很是奇特,但此正邪大战的确是如此落下了帷幕。如此一晃又过了十年,十年后的一日,逍遥宫的山道之上出现了一个身影。这是一个男子。其看起來像是个书生,手缚鸡之力。但其却很是执着的顺着山道前行。纵然累的满头大汗,其也沒打算缩。逍遥山虽说算不上东圣浩土最高的山。但那也是对修行者而言。对凡人而言,逍遥山依然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可是今日,这个男子却想要登上那山顶。

    青霜子从逍遥玉雪宫返回,不经意间往山下看了那么一眼,便看到了那个倔强的身影。看了一阵后期捻着胡须点了点头道:“此子毅力倒是不错,根骨也是还可以。罢了,罢了也算你小子与老夫有缘,老夫就度你一度吧。”话音落下,其人便已出现在青年身前不远处的山道上。那青年却根本沒有注意到此点,在其的眼中仿佛只有脚下的路,除此之外沒有其他。

    一天一夜后,当太阳从东边露出头的时候。青年终于到了老者的面前,其先看到的是老道的一双脚,顺着脚朝上看去,却是一个须发皆白衣衫褴褛的老者。这老者一脸的悲苦之色。看到青年便开口道:“哎呦,这位公子啊,你能救救老朽吗?”说罢其便用一种期盼的眼神看着面前的青年。青年闻听老者之言先是一愣,而后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坐在了山道上。

    只听那老者凄苦的道:“两年前,老朽被一只大鹏鸟捉到了这逍遥山的山顶上。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最终老朽只能步行下山。沒成想一走就是两年,还好着路边有不少的野果,可以用來充饥。只是老朽毕竟年迈,实在是走不动了。公子啊,你能不能送老朽下山去啊。”

    青年闻听此言先是一愣,而后便笑着道:“老人家既然有所求,晚辈自然相送了。”说罢七便起身搀扶起了老者,一步一步的朝着來路走去。老者见此情景,自然是连声道谢。只不过这老者颇为难伺候,两人走到第三日的时候,老者说起双腿不听使唤,实在走不动了。青年见此情景便毫不犹豫的背着老者朝山下走去,只是这样一來,两人的身形就更加的缓慢了,往往是数个时辰才走了小段路。青年对此自然是沒有丝毫怨言,而是任劳任怨背着老者。

    春去秋來,转眼就是三年光景。这三年來,青年与老者走走停停。伺候着老者吃喝,就好似孝子一般。这一日,两人坐下來歇息,老者微微一笑开口道:“公子,不知你到这逍遥山上來所为何事啊?”青年闻听此言却是一愣,三年來身边的老者从未问过自家这件事。

    虽说心中有些疑惑,不过其仍然如实道:“晚辈到此來是求仙学道的,据说这逍遥山上便是逍遥宫,逍遥宫中住着的都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好不逍遥自在,我想要做神仙,呵呵。”青年也不隐瞒老者什么,这几年的相处,青年对老者已是颇为了解,自然不会有所防备。

    “哈哈哈哈……哈哈哈……”却不想老者闻听此言便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道:“公子啊,那都是传说,这逍遥山上什么也沒有,只有一些破旧的道观庙宇,荒凉的很,哪里有什么神仙啊,公子是上当了。”青年闻听此言却只是微微一笑并沒有说什么。老者见此情景皱了皱眉眉头道:“公子难道不相信老朽之言吗?要知道,老朽五年前可是刚刚从那山顶上下來。”

    青年闻听此言却是摇了摇头笑着道:“老人家,不是晚辈不相信你。而是晚辈心中有个愿望,那就是求仙问道。晚辈定要亲眼看看那逍遥宫上的情景,否则的话心中实在有些不甘。”说话间青年面上显出坚定之色,那眼中还有一丝丝的倔强,一旁的老者见此却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忽然,青年直觉面前的景色模糊了起來,当其回过神來之时人却是身在另外一处地方。其仔细看了看,面上显出了惊愕之色,因为,其此刻所在之处,分明就是三年前遇到老者的地方。再看身旁的老者,此刻也发生了变化,只见其须发皆白,身着一身青色道袍,看起來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风起纯阳最新章节。其看向青年的目光中,充满了赞赏的神色,青年见此情景却是愣住了。[

    这老道正是青霜子,只听器对青年说道:“小家伙,你的毅力很强,人品上佳,本座对你很是满意啊。”此刻起看着青年的目光就似在看一块美玉一般,眼中的赞赏之意越來越浓。

    青年闻听此言却是后退了两步,满脸警惕之色的道:“道长是何人?如此是何用意?”其此刻表现的颇为冷静,一脸的淡然,言语中并丝毫的惊慌之意。老道见此情景却是更加满意了,若是此人一上來就对自家卑躬屈膝点头哈腰的,其反而不会那么的满意。在其看來,遇到生人沒有丝毫警惕之意的人是蠢货,如青年这般先问明了身份,这样的人才是聪明人。

    老者微微一笑淡淡的道:“你不是要去逍遥宫求仙问道吗?本座乃是逍遥宫青霜堂首座青霜子,本座愿意收你做弟子,你可愿意拜本座为师吗?”说罢其便一脸笑容的看着青年。青年闻听此言目中显出思索之色,其听到老者之言却是沒有丝毫的惊讶之意。这一切看在青霜的眼中都让其啧啧称奇。心说自家此次当真是捡到宝了,此子好生教导的话将來多半能成大气。作为一个修行者,青霜子太知道收一个好徒弟是多么重要了。相传,玄然宫玄仁子就是因为当年收下逍遥老祖这位徒弟,使得其在修行界中的地位变得更高。玄然宫也有了今日的辉煌。虽说玄然宫已不存在,但玄然宫的名头却是丝毫也沒有沒落,在诸人心中逍遥宫便是玄然宫的延续。贤宇就是玄然宫的弟子。逍遥宫如今的辉煌,就是玄然宫的辉煌。正是因为如此,逍遥宫的这些首座们都盼望着能收一个好徒弟,正是因为如此,即便是诸葛神机如今还沒有徒弟。如今逍遥宫中的弟子其实都是诸葛神机等人名义上的弟子,并非亲传弟子。

    青年闻听青霜子之言却是点了点头道:“看道长的模样倒是有几分仙风道骨。但仅凭此点就让在下相信道长便拜师的话,未免有些草率了。道长若是能证明自家仙人的身份,在下才能拜师学道。”其此刻依然保持着警惕,青霜闻听此言却是笑着点了点头。也不见对方如何动作,青年就又是一阵眼花缭乱,当其回过神之时,面前的景色再次发生了便会。两人此刻身在一块巨大的平台之上,平台的四周是一望际的云海,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道路可走。青年见此情景接着问道:“道长,此处是何地?逍遥宫在何处?该往哪里走?根本就是绝路啊。”青霜子闻听此言面上却显出一丝玩味之色,其指着两人的前方,那里依然是一片云海。

    只听青霜子淡淡的道:“路就在前方,你若是有胆子的话就纵身入云海之中,自然就能到达我逍遥宫所在,怎样,小家伙?你倒是有沒有这个胆子啊?”其言语中虽说很是戏谑,但心中却有些紧张,其心说:“此子处处上佳,可千万别在这最后一哆嗦上退却啊。这一关可是当年老祖亲自定下來的,敢纵身一跃就说明能看破生死,最起码是不怕死的,这样的人在修行路上多半都能走的十分的远。”此刻,青年也陷入了沉思之中。青霜子并沒有去催促,对于凡人而言,前方的那片云海其实就是生死界,生死对凡人而言,自然是头等的大事了。

    青年思索一阵后面上显出坚定之色,只见其一步步的朝着前方的云海走去,在离云海还有十丈之时其忽然加快了速度纵身一跃,接着整个人便坠入了云海之中。青年直觉自家的身子在不停的坠落,突然间,自家踩在了路面之上。其猛的睁开了双眼,却发觉自家还在方才的山顶之上,根本就沒有一丝一毫的移动。只是此刻其面前的景色却发生了变化。在其的前方,是一道宽约三十五六丈的阶梯,阶梯很长,一直通到苍穹之上,根本就看不清上方的景象。就在此时,却听青霜子的声音响起:“哈哈哈……果然够胆量,小子,你这一关算是过了。”说罢七便当先一步等上了前方的阶梯,这沒已阶阶梯都是用上等的玉做成的。阶梯沒有任何加固,甚至阶梯与阶梯之间根本就是不相连的,透过那些缝隙,可以看到下方的云海,给人一种极为不安全的感觉。但青年却丝毫不在意,而是跟在老道身后,一步一步的超前走去。足足走了三炷香的功夫,青霜与青年才走到顶端。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是一座高大的门户,那高高的匾额之上写着三个金色的大字,逍遥宫。那字苍劲有力,看起來就好似会动的一般。这三个字据说乃是逍遥宫祖师逍遥贤宇亲自书写,乃是逍遥宫的宝物。这门户足有数十丈之高,人站在面前显得颇为渺小。其上更是雕龙画凤,显得华丽非常,看的人眼花缭乱。青年虽说被眼前的景象深深的吸引,但其的自制力却是很强,一个愣神后便恢复了寻常。青霜子将这个举动看在眼中,对青年的好感有多了那么几分。只听器接着道:“走吧,随本座进去吧中华第四帝国。”其话音落下,那前方的大门却是自主打开了,从其中显出两名弟子來。这两人对青霜子颇为恭敬,将两人引入门中,而后自家却留在了门口守候。进入大门,眼前豁然开朗。

    只见一座座华美的亭台楼阁,数之不尽延绵不绝。青年直觉自家好似到了仙境一般,心中极为激动。虽说如此,其依然在克制着自家。其知晓,自家不能在这种地方失态,否则的话自家在面前这个道长面前就会显得有些莽撞。青年根本不知自家究竟走了多久,最终來到一座巨大的宫殿之前。青霜子却是停住了脚步,叮嘱青年道:“小家伙,到了里面一定要规规矩矩的,你要是想做本座的徒弟,不但要本座答应,还要里面的那些人答应才行知道了吗?”青霜子自然是要带着青年去见诸葛神机等其他逍遥宫的首座,让诸人知晓自家要收弟子。再者,其也想让自家的师兄弟替自家参谋一番,看看自家是否捡到了一块可雕之玉。

    青年闻听此言自然是顺从的点了点头道:“道长放心,晚辈记住了。”此刻起并未拜师,自然不能称呼师尊,但在青年心中,青霜子却已是其的师尊了。青霜子闻听此言,笑着点了点头,而后便带着青年走上了台阶。沒多少工夫,两人便走入了大殿。此刻,大殿之中,诸葛神机,若雪等一干逍遥宫首座们都聚集在此,见有人进來,自然都将目光看了过去。青霜子他们自然都不陌生,只是一扫而过,最终,诸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青霜子身边的青年身上。

    青霜子见诸人都汇聚在此,当即快走了几步对诸人道:“诸位都在此啊,真是赶巧了,在下有一事要征求宫主师兄与诸位同门的意见。”说话间其看了青年一眼,青年连忙上前一步。诸人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面上都泛起了玩味的笑容,看向青年的目光中多了几分好奇。

    却听青霜子笑了笑接着道:“此子是在下在回來的路上见到的,想要收他入我逍遥门下,诸位看如何?”其问的虽说是众人,但目光最终却是落在了诸葛神机的身上,毕竟诸葛神机是宫主。论是谁收的弟子,对其而言都算是他的弟子,自然要先问问诸葛神机的意见才行。

    诸葛神机闻听此言点了点头道:”青霜师弟看上的人自然是不会错的,我观此子也是根骨上佳,虽说算不上天资过人,但也不是平庸之辈。更何况,老祖曾经说过,修行在心不在身,我看此子甚好,甚好啊。”其余诸人闻言也纷纷点头称是,如今的逍遥宫于两万年前的的修行界大大的不同,如今逍遥宫收弟子先看的却是人品,而后是悟性,最后才是根骨。这自然也是贤宇定下的规矩,凡是贤宇定下的规矩,逍遥宫弟子自然不敢有丝毫的遗忘。青霜子闻言面上也显出了欢喜之色,这个结果其早就预料到了,不过是带來给众人见个面而已。

    青年见此情景灵机一动,当即跪在了青霜子的面前恭敬的道:“弟子风轮回,拜见师尊。”风轮回,是青年的名字。从这一刻起,风轮回便成了逍遥宫的弟子。这看起來只是一件微不足道之事,但谁也沒有想到,就是这个风轮回,让那段过去久远的岁月与如今的人们联系到了一起。此刻的贤宇在何处?其身在东圣浩土南部的一座小城之中,开始了自家的下界之旅。

    此刻,一行人在一处茶馆之中。贤宇就爱到这种地方官來,因为在其看來,茶馆酒楼这些地方,是消息流通最快的地方,一些要紧的事情都能从这些地方知晓。就在贤宇身后的那张桌子上,此刻正有三个男子在小声交谈着,只听其中一个男子道:“你们听说了沒有,听说城外的乡下松竹村闹僵尸,死了好多人了,连官府的人都不敢插手此事了,那里如今已经 沒有多少人了,村子里的人都搬了出來,很是可怖啊。听说被咬过的人,都变成了僵尸了。”

    另一个人闻听此言也低声道:“那件事情我也听说了,就是不知可信不可信啊。若真是有僵尸的话,咱们邺城离松竹村那么近,也沒听说有什么僵尸出沒。难不成,僵尸只对村子里的人感兴趣吗?”其此话说完其余的两人都像是看怪物一般看着那人,看的其很不自在。

    第三人却是开口道:“狗蛋他爹啊,你是不是嫌自家命太长了啊。你希望僵尸到咱们邺城來吗?告诉你吧,若是僵尸真的到了这邺城,你我,咱们全城的人可都活不成了。你要搞搞清楚才行啊。”其此言一出,那最先开口说话的人也连连点头称是,不停的说狗蛋他爹脑子不够用,狗蛋他爹见此情景也沒有多言,因为他自家业清楚自家的脑子,那是真的不够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