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七百七十四章 得势(下)

    天高云淡,天阳宫显得更加的脱俗出尘,这一日,天阳宫诸位长老齐聚天阳殿,只因天阳真人发出号令,命诸人今日前來,贤宇与墨阳二人齐齐的站在天阳殿外迎接每一位长老,那些长老见贤宇出现在此地目中显出疑惑之色,其中一人走近贤宇捋了捋胡须笑道:“龙啸师侄何时回宫的,老夫可记得有七八十年沒见过你了,此次下山历练可有收获吗?”

    贤宇闻听此人之言连忙恭敬道:“晚辈多谢张师叔挂念,晚辈此次下山历练小有收获。”

    那被贤宇称作张师叔的老者闻言点了点头,而后其目中精光一闪,仔细打量了贤宇一番后淡淡的道:“好好好,果然是天纵之才,短短三百年光阴既然已到了飘渺后阶,将來这天阳宫就靠你了。”此人与天阳真人一般很是看好贤宇,对贤宇的修为大进觉得很是欣慰。

    此时又有几个长老围了过來,在探查了贤宇修为之后纷纷面露惊容,看向贤宇的目光也变的越发柔和,自然,这其中有几人眉头微皱,怎么看怎么觉得贤宇有些怪异,贤宇对这些人丝毫不在意,面带笑容的恭敬回应每个人的问话,就在此时天阳殿中传出了一个威严无比的声音:“诸位师兄弟请入内吧。”诸人闻言不敢怠慢,连忙进入了天阳殿中,贤宇略一犹豫也跟了进去,其虽说有心拒绝此事,但天阳真人已然发话,他这个做弟子的自然不好忤逆师尊,既然如此贤宇只当此乃天命,天命如此即便是修行之人轻易也无法违抗,否则必有大患。

    进得天阳殿中诸人依次落座,天阳真人坐在了主位之上,贤宇与墨阳恭敬的站在其身旁两侧,天阳真人面带微笑的扫了下方诸人一眼,而后淡淡的道:“今日说起來原本并非聚首之日,但本宫有要是与诸位同门商议,若是打扰了诸位同门清修,还望诸位师兄弟莫要见怪啊!”其虽说身为宫主,但下方所坐之人中不少辈分都在其之上,其自然要说些好言好语。

    下方诸人闻言纷纷泛起一丝微笑,其中一男子对天阳子道:“掌门师弟说的哪里话,师弟身为一宫之主召唤我等前來自然是有要紧的事,我等自然奉召前來,谈什么打扰,呵呵。”

    天阳真人闻言笑了笑道:“既然如此本宫就放心了。”说罢其转头看了贤宇一眼接着对诸人道:“龙啸这孩子下山历练数十年,昨日刚刚回宫,想必其已向诸位同门问过安了吧。”

    其此言一出下方诸人中不少人 面上的笑容更胜了几分,只听其中一人道:“掌门师兄收了个好弟子,贤宇那孩子入道不过三百年,修为便到了飘渺后阶,如此神速想必再过数百年,定然能有更大的突破,此不仅是掌门师兄之幸,更是我天阳宫之幸。”说罢其叹了口气道:“说起來我等这些老不死的修为虽高,但也多半是难有精进,天阳宫出了个龙啸,无忧了。”此人此话一出下方诸人多半都点头赞同,只有四五人眉头皱的更紧了一些,其中一人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其身旁的一名老者所制止,此人看了贤宇一眼,硬是将到嘴边的话压了下去。

    天阳真人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其目中精光一闪,而后大笑几声道:“哈哈哈……这话说的不错,我等想必用不了千年就要归去了,如今天阳宫虽说势头不小,但终究还是沒寻到合适的传承之人,天可怜见,将龙啸这孩子送到了天阳宫,此不得不说是天意使然。”其说到此处顿了顿,而后接着道:“就在昨日本宫便已断定,龙啸这孩子他日之成就将远远在我等之上,这孩子下山入凡尘数十年,所得居然比我等修行了数千年还要多,不得本宫颇为震动。”其这番话说的无波无澜,但听在诸人耳中却如惊雷一般,让人心神震动,心中好奇。

    天阳真人见此情景面上泛起一丝玩味的笑意,不问诸人惊讶的神色,而是接着淡淡的道:“这孩子昨日与本宫说了一番话,其说,想修仙道先全人道,人道不全仙道难成。”此话一出下方诸人先是一愣,而后不约而同的身子一震,面色一瞬间变了数变,就好似一瞬间经历几世轮回一般,最终,诸人面上只剩下一种神情,那便是迷茫,那迷茫是发自心底深处的。

    天阳真人见此不由的叹了口气,看着下方的这些同门师兄弟其心中苦笑,口中接着道:“这孩子说我等虽说是修行之人,许多都是由凡入道,虽说有的是天生道身,但其之父母祖上也无一例外是凡人,如此说來修行之人由凡而來,凡身变道身,凡身在前不可缺之。”天阳真人的话语好似黄钟大吕一般回荡在整个天阳殿中,下方诸人面上神色越发迷茫,在那迷茫的深处还藏着一丝挣扎,天阳真人的话语并未停下:“人道乃是仙道的根基,就好似琼楼玉宇虽可高入云端,但其根基多半还是在地上,好似那巨山,虽说高耸入云,但根基还是在地上,人道就好比是最下方的大地,看似朴实无华,却是撑起仙道不可缺少的根基,唉!可惜的是我等修行了数千年,此方天地间居然无一人悟透了此道,如今龙啸这孩子修为虽不如我等,但心中的道,却是此方天地第一人了,其说人道不全仙道难成,真言也。”

    听了天阳真人之言下方诸人面上皆显出明悟之色,对于此番言论诸人无人反驳,只因此言无错,但如此真言却是出自后辈弟子手中,让这些前辈高人实在汗颜,不光是他们,整个修行界的修行者都败在了面前这个小辈手中,这让他们有些难以置信,终于,一个叹息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起身看了看贤宇无奈道:“此子绝非寻常人物,恐怕是上天派來教化我等,今日听闻其道,我等茅塞顿开,想修仙道先全人道,人道不全仙道难成,好一个人道不全仙道难成,掌门师弟,此子之道乃是天道,你要好好斟酌,此道可修啊!”

    天阳真人闻言恭敬的道:“大师兄,您都如此说了小六自然遵从,今日小六召集诸位前來便是与诸位商议,本宫想让贤宇在天阳宫传道,传人道,从今而后我天阳弟子先修人道再修仙道,人道不成的弟子,仙道不修也罢,若是人道不成,仙道纵然有小成,也不过是一时而已,诸位觉得如何。”此言一出下方诸人纷纷议论了起來,不过面上对此并无多少不满,毕竟贤宇的人道为仙道根基只说乃是真言,让其传道似乎再情理之中,无可厚非。

    片刻后便有一人起身淡淡的道:“掌门师兄此言甚好,龙啸这孩子虽说年幼,但我修行之人向來不拘于繁文缛节,这孩子的人道论乃是真言,由其传道我天阳弟子今后定然能出许多人物。”此言一出不少人都点头称是,龙啸见此情景眉头不由的皱了起來,心中不由苦笑。

    就在此时却听一人冷哼一声道:“掌门师兄,此事恐怕不妥吧。”众人闻言循声望去,却见一中年男子一脸煞气的看了看贤宇,而后接着道:“龙啸此子悟的道虽说有些道理,但其乃是我天阳宫弟子,其所悟之道便是我天阳宫之道,既然是我天阳之道自然要由我辈之人传子,况且此子年少,怎可与我辈之人同辈论之,如此其不是乱了人伦,若是传扬出去外人会如何看待我天阳宫,偌大个天阳宫居然让个毛头小子传道,简直是笑话,师弟我决不答应。”此话一出其身旁的几个道人纷纷点头称是,显然与此人是同一方的,一时间大殿中人分成两派,天阳真人闻听那人之言眉头一皱,目中精光一闪便要开,却在此时被一人拦了下來。

    只听贤宇恭敬的道:“师尊,华师叔说的不错,弟子年幼,弟子愿意将所悟知道献给师尊,毕竟弟子乃是师尊弟子,弟子一身道法得自师尊,若无师尊传道,弟子怎能入道,弟子将所悟知道献给师尊,一者报了师尊恩德,二则天下人也不会笑话我天阳宫无人,可谓一举两得。”贤宇是想借着此机会将此事推掉,毕竟此事并非什么好的差事,弄不好就会犯了众怒,贤宇自知虽说在此地修行将近三百年,但说到底其不过是外人而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天阳真人闻言却果断的道:“此事万万不可,为师虽说有恩与你,但你的道便是你的道,即便是师尊也只能听你道,不能夺你的道,否则若是让天下人知晓还不耻笑我天阳真人。”说罢天阳真人再次转过头去,其深深的看了那反对的几人一眼,而后接着道:“既然几位师弟对此颇有异议,那本宫索性今日就把话全说了吧,龙啸这孩子若无意外便是我天阳宫下一任的宫主,为兄深感疲惫,实在想歇歇了,既然此子悟了自家之道,那为兄就借此机会让其做我天阳宫的少宫主,传道天阳宫弟子,如此一來便名正言顺,在无人能说什么了。”

    那几人闻听此言面色一变,最先说话的那人大喝道:“我天阳宫六千年來从未有过什么少宫主,师兄如此做违背祖制,乃是大逆不道。”此言一出大殿之中顷刻间变的死静。

    天阳真人闻言冷哼一声:“大逆不道,历代宫主虽说沒立少宫主,但也沒说不能立少宫主,这规矩既然是人定的自然也可由人來改,本宫今日便立下此规,从今而后我天阳宫历代宫主在位之时可选一人做少宫主,如此可防天阳宫落入他人之手,以保宫脉传承不衰。”

    此言一出那几人顿时哑口无言,虽说面上仍有愤怒之色,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天阳真人见此情景看了一眼自家的大师兄,其虽说是宫主,但有什么大事都要与大师兄商议,自家的大师兄当年也是惊才绝艳的人物,只不过其一心修道不爱理俗世,故而才将宫主之位给了他这个小六,在天阳真人心中其大师兄的地位颇高,那白发老者见天阳真人望來笑着点了点头,天阳真人见此淡淡的道:“既然诸位对此都无什么异议,你事就这么定了,三日后,龙啸便在天阳广场之上传道,自此之后一年一次,天阳宫上下尽数听讲,本宫也不例外。”

    诸人闻听此言大多都满意的点了点头,对此这些修行了多年的高人都沒什么异议,即便那几个心中不服之人见众人都无异议也不好再多言,毕竟天阳真人乃是天阳宫宫主,与宫主作对对他们而言并非什么好事,如此这般,贤宇在此方天地再次得势,成了天阳的少宫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