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六百六十一章 招安

    逍遥皇宫,东宫。(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一间房屋之中一个女子静静的躺在床榻之上,此女面容生的颇为艳丽,虽说比不上东方倾舞这等绝色佳人但在凡尘之中也算是容貌极好的女子了,只是其此刻面色有些苍白,眉头紧紧的皱着,即便是昏睡中似乎也有什么心结解不开一般。女子的睫毛颤动了两下,慢慢的其睁开了双目。其目中先是显出迷茫之色,而后又闪出了一丝惊愕之色。终于,此女猛的坐起了身子,就在其想要开口大喊之时却听一个声音响起:“醒了。”女子闻声身子不由一颤,而后头便转向了话音发出的方向。只见在此间房屋门口,一个男子正面带一丝淡笑的站在那里。其身穿一身月白色道袍,双手背负,不是贤宇却还能是谁。

    女子见了贤宇面上先是闪过一丝惊惧之色,而后惊惧之色却化作了浓浓的恨意。只听其咬牙切齿对贤宇恨声道:“你这个恶魔,你这个该死的!!是你,是你灭了我毒门上下!!”此女心中的恨意极为强烈,其身子因为强烈的恨意不由的颤动了起来,其根本无法自制。

    贤宇闻言却是笑容又浓了几分,只听其淡淡的道:“你错了,你那些同门是自相残杀。至于你那个人称毒夜叉的师尊犯的可是欺君之罪,本宫将其也是天经地义的。况且本宫一向说话算话,本宫将你捉住之时就曾说过要让你亲眼看到毒门被灭,本宫不过是兑现承诺罢了。”这坐在床上的女子自然不是旁人,正是毒门的毒女。要说如今这世上有谁最恨贤宇,恐怕此女要数第一了。此女听了贤宇之言身子不由自主的又是一阵颤抖,看向贤宇的目光中恨意又强烈了那么三分。贤宇见此情景面上神色无丝毫变化,反而朝床边走去。

    毒女见此情景怒喝道:“我要灭了你!!!我要替师尊和各位姐姐报仇雪恨!!我要杀了你!!!你这个该死对此恶魔,你这个该死的!!!”此女口中大吼着,那话语声极为的怨毒。

    “你这丫头倒是有情有义,无论毒门中人做过多少天地不容之事,你对同门倒是不错。”贤宇淡淡的接着开口道:“可是你的那些同门恐怕并未把你当成是自家人,就在两个时辰前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人,若是本宫给他们机会,他们便会毫不犹豫的将你灭杀,不会留情。”

    毒女听了贤宇之言身子不由的一震,原本满是恨意的双目渐渐变的无神气了。其一脸死灰的盯着贤宇,不,其并非盯着贤宇,此刻其双目虽说睁着,却看不到任何东西。贤宇见此情景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离床不远处,一脸淡然的盯着床上的女子。其心中此刻生出一丝疑惑来,毒门中据说都是些无情无义之人。并非正道如此流传,即便是邪道也是如此说的。而贤宇今日一见也确是如此,毒门中人无情无义,贤宇算是看的清楚。可是其面前的这个女子,这个女子面上分明满是悲伤之色,那一双美目中满是绝望之意,贤宇看的出那份悲伤是真的,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悲伤。那是一种绝望,对一切的绝望。毒门中为何会有这么一个女子?或者说这样的女子为何会入了毒门?这是贤宇此刻心中的疑惑,也是其心中的好奇。过了好一会儿工夫毒女终于再次开口了,其抬起眼皮看了看贤宇,此刻其目中的恨意已消失不见了其,其那双看起来还算动人的美目什么都没有了。只听其对贤宇淡淡的道:“杀了我吧,你不是要将毒门灭门吗?如今毒门被你灭的七七八八了,灭了我你就算了了心愿了。”说罢其便闭上了双目,此刻其面上的神色却变的极为平静,等着死的临近。

    其等了好一会儿工夫却不见贤宇动手,不由的再次睁开双目看了贤宇。此刻的贤宇却已坐在一张圆桌之前喝起了茶水。毒女见此情景先是一愣,而后大声喊道:“你为何不灭了我?!你快灭了我啊!!快啊!!!快灭了我吧!!!!!”此女此刻的话语足可说是歇斯底里了。

    贤宇闻言却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你为何会入了毒门?如你这般还有那么一丝人性的女子为何会入毒门?这其中难不成有什么隐情吗?左右闲来无事,不如你说给本宫听听如何?”毒 女闻听贤宇之言再次愣住了,其死死的盯着贤宇,半晌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又过了半晌,此女嘴角似乎抽动了一下,下一刻其面上却显出了一丝古怪之色来,只听其道:“你究竟对本姑娘做了什么?究竟在本姑娘的身上用了何法术?!为何……为何……”

    “为何你无法自行了断是吧?”贤宇闻言面上泛起玩味的笑容,而后淡淡的反问道。不等毒女回应其便自顾自的接着道:“本宫自然有法子不让你死去,此刻你的性命在本宫的手中,本宫自然能轻易将你灭杀。但本宫若不想让你死,恐怕这当今天下没几人能要了你的性命,即便是你自家也不成。”贤宇这话说的可谓是豪气万分,倒也并非虚言。试想,当今天下有何人敢公然与逍遥皇朝作对?不错,毒门的胆子是不小,可结局如何呢?结局却是满门被灭,逍遥皇朝如今不光在凡尘中最得民心,就连修行界也有了不小的实力。即便不讲逍遥宫算入其中,玄然宫,昌佛宫可都是与贤宇交好的。如今极南之地上最大的门派玉雪宫也归附了贤宇,看起来好似是一家一地归附了贤宇,实际上整个极南之地如今都是贤宇的属地。为何?莫要忘了玉雪宫乃是极南之地上最大的门派,虽说玉雪宫归附了贤宇,但还是玉雪宫。

    若是上述说的那些都算不得什么,那如今贤宇身旁的魔姬与邪凤可就意义非凡了。这两个女子一个是邪灵谷邪皇的千金,而另一个却是万魔宗魔皇的心肝。如此一来贤宇等于是与邪道中的两宫有了微妙的干系,说的干脆些便是贤宇如今成了邪道三宫中两家共同的女婿。如此境地下这世上还有多少人敢动逍遥皇朝,还有多少人感动贤宇?没错,这世上自然有不少隐居修行的老怪物,那些人可撼动逍遥皇朝,但闲着无事谁又会给自家找麻烦?以上种种贤宇方才说的那句话就绝非虚言,毒女看着贤宇那淡然的目光,心中不由的生出一股挫败感来。最终其却叹了口气无力的道:“你究竟想如何处置我?男人大丈夫干脆一些。”

    贤宇闻言却再次一笑,而后起身走到床前盯着毒女看了一会儿接着开口道:“本宫说了,你还算是个人,这也是本宫没灭了你的缘由。”其说到此处顿了顿,而后接着道:“你可愿意归顺逍遥皇朝,往后就留在本宫身旁。说起来这也算是给了你一个报仇的机会,你若想灭了本宫随时都可以出手。不过本宫只给你三次机会,三次之后你若是还灭不了本宫那就安心留在本宫身旁,好好的修行吧。”毒女闻听贤宇之言神色却变的古怪起来,其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贤宇,目中满是不解与疑惑。贤宇见此却也是闭口不语,静静的看着毒女。

    最终还是毒女先开口了,只听其疑惑的问道:“你不会是脑袋出岔子了吧?如此自讨苦吃的事儿你也能做的出来?别戏耍本姑娘了,本姑娘可不会信你这莫名其妙的话。”

    贤宇闻言却是点了点头道:“自然,信不信由你自家决断。”说罢其隔空对着毒女心口一点,毒女身子一顿而后却一下从床上蹦了下来。只听贤宇接着道:“本宫如今已解除了你身上的法印,日后这皇宫内院你可自行出入,本宫不会限制你的自由。但你却不能随意使用法力伤人,若是妄动法力伤的可还是你自家。在这皇宫之中你唯一可动用法力的人便是本宫,换句话说你唯一可杀的人本宫,你对本宫出手之时法力不会受限,对旁人却不能。”

    说罢贤宇便转身朝着房门走去,其刚走出没几步就发觉身后有一股阴寒之力传来,也不见其如何举动,身上金光一闪而后便毫发无损的走出了此间屋子。而其身后的毒女却满眼不可置信的看着贤宇消失的地方。其方才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其方才放出的法力尽数被贤宇吸入体内,吸了个干净,丝毫也没剩下。若非其及时收回法力说不准其全身的法力都会被贤宇吸走,此女心中满是骇然之意,心中隐隐的对贤宇生出了几分敬畏来,其只觉自家被一座万丈巨山压在其下,有一股闷闷的无法喘息之感。此女颓然的再次坐在床上,愣愣的发呆起来。

    此刻的贤宇却已身在御花园中,其身旁跟着东方倾舞三女,其余诸人却不在身前。只听东方倾舞柔声问贤宇道:“相公,你真打算招安那毒女?相公为何会生出此念头来?”

    邪凤闻听东方倾舞之言看向贤宇的眼神也变的越发古怪,只听其接着东方倾舞的话问道:“我说小牛鼻子,你该不会是看上那妮子了吧?你该不会有了我三姐妹还不知足,还想再去找几个女子与我等一同成亲吧?”贤宇闻言差点没一下坐倒在地上,对着邪凤一个劲儿的翻白眼。邪凤见贤宇如此模样,面上却显出调皮的笑容来,还对着贤宇吐了吐舌头。

    贤宇并未立刻回应二女之言,而是静静的看着身旁的这些花草,半晌后其才淡淡的说了那么一句:“这世上的良善之人都不该轻易死去,那个毒女如今还算是个人,为夫的不过是想救人而已。”三女闻听贤宇之言先是一愣,而后互望了一眼最终却没在多问什么,贤宇既然如此说了在三女看来自然是有深意的。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