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二百六十八章 解危(上)

    贤宇在那些光束全都汇聚到手中的太极球上之后便飞身而下,那太极球则飘飞在了空中。(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且,那太极球的模样越来越大。就好似那些光束被其吸入了太极球之内一般,贤宇见此情景脸上露出一丝无法掩饰的喜色。他所布的这阵法乃是那日在玄境之内领悟《太极十三式》之时一同领悟所得名为<阴阳玄天阵>。此阵法看似平常的很,实则变幻无穷。其内变化好似无穷无尽一般。就算修为比施法者高出两三个等阶的修行者,被困此阵中也会被硬生生困死。几日使出此阵贤宇也是迫不得已,对方虽说修为不一定多高,但其功法太过诡异。

    他在方才将自身莫名得到的一些魔力释放出来,虽说压制住了那些个恶鬼。但其也发觉自身的法力在快速的流逝,虽说贤宇不知这是为何,但他能断定那流逝的法力是被传到了赤剑之上,他当初得到这赤剑之时自己的本命之血就融入了剑中可说是剑人一体。

    如此若是在与那鬼主颤抖下去他自身的法力也不知何时便会用尽,到那时其便会有自灭之险境。在此危急之时他想到这<阴阳玄天阵>。此阵法用出之后贤宇的修为便会降到最低,但用此阵也可将那鬼主灭掉。只要灭掉那鬼主,贤宇便可自行在此恢复法力。

    再说那鬼主,其最初见贤宇在洞中来回闪动还以为贤宇是没什么法子狗急跳墙了。但当其见到那一道道光束冲天而起之时心中便是一跳,那些光柱中所蕴含的道家之力很是纯厚,自己幻化出的那些恶鬼不知能否抵挡的了,想到此处鬼主心里便是一阵惧意生出。

    或许是为了验证鬼主的猜想,那被困在阵中的恶鬼一个个开始嚎叫了起来,那叫声若是有凡人听见定然会吓死在当场。鬼主听到恶鬼的叫声心中便是一紧,而后定眼朝贤宇所布的<阴阳玄天阵>。这一看之下鬼主那血红的双眼便睁的如铜铃一般,眼中惊骇之余尽显。

    只见那阵中恶鬼犹如疯了一般四处乱撞着,一个个如无头苍蝇一般。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但其后发生之事更然鬼主咋舌不已。只见那一道道光束的光芒越发的强烈起来。没一会儿的功夫那原本一道道有间隙的光束竟因光芒太过强烈连成了一个巨大的半圆形光罩。鬼主无法看清光罩之内的情景,但从其中传来的鬼啸之声他却听的清楚分明。

    鬼主在惊疑之时脸色突然便的煞白,身子也不停的抽动了起来,显出一副很痛苦的神色。方才那光束的变化自然是飞在半空中的贤宇施法所为。他原本是想将那些恶鬼困死在其中,但此刻见那鬼主面上露出如此痛苦之色,其脸上显出了些许的不解。不过聪慧如他,片刻之后就隐隐察觉到了一些端倪。其口中发诀再起,那光罩的光芒剧烈的闪动了起来。

    如此往复的闪了几闪之后,光罩之内的鬼啸之声慢慢平息了下来。没过多久,那白色的光罩也消失的一干二净。而此时的鬼主哪里还有半分方才的模样,其身为那层红色的光幕不知何时也消失不见。其更是躺在了地上,面目扭曲的看着贤宇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贤宇身形也从空中慢慢落下,其见到鬼主的模样脸上神情并未有丝毫变化,只是冷漠的朝鬼主走了过去。鬼主见贤宇朝自己走来虽说身子已无法再动弹,但还是发出了哼哼之声好似在做最后的挣扎。可惜这挣扎没有丝毫的效果,他还是如一滩烂泥般躺在那里。

    贤宇在离鬼主两丈处随意的坐在了地上,他此刻的脸色并不好看。<阴阳玄天阵>本是金身初期才可轻松施展的阵法。而贤宇此刻的修为也不过就是成道而已,施展起来自然有些吃力。法阵运行之时将贤宇周身的道家真力抽取的所剩无几。他此刻也没什么战力了。

    贤宇看着鬼主的模样暗地里长出了口大气,他瞥了鬼主一眼淡淡的道:“鬼主大人,你没想到自己也有今日的下场吧。说起来你放出的那些恶鬼也着实厉害,不过可惜有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它们居然与你的本命相连,一旦那些恶鬼被灭之后想必你也离死不远了吧。”说这话之时贤宇脸上露出了些许的讥讽之色,有些时候认为最万无一失的东西反而会成了自己的弱点。将法器等物与自己的本命相连自然是多了几分保障,但那又何尝不是给自己多增添了一分危险。要知道这世上的事物均是一物降一物,法器等物不可能不受到任何损伤。

    就在贤宇话音方落之时,那鬼主突然张口了嘴,一道黑色的光芒从其口中飞出直冲着贤宇而来。贤宇见此景象心中一惊,此刻他已是没有了半分力气,不可能起身躲过鬼主这突然的一击。就在这生死关头,贤宇的身子却快速的朝后倒去。而那黑色光束在贤宇身子刚朝后倒去没多久便擦着贤宇的额头快速的飞了过去,贤宇的一段头发被其所带的劲风弄断了去。

    贤宇身子后仰倒在地上,刚好看的那黑色的光柱冲到了前方的山壁之上。洞内没发出任何的响声,但贤宇却清楚的看到后方的洞壁之上多了一个手指般粗细的小口。虽说只是一个小孔,但那小孔若是洞穿了贤宇的心肺,那贤宇毫无防御的情景之下也是必死无疑。

    贤宇并未马上起身,他就地在地上滚了两圈才再次坐起了身子。当他那不带丝毫感情的目光射到鬼主身上之时,鬼主却用一种绝望的目光看向了贤宇。贤宇见此心里一松,心知方才那一击已是对方的最后一个后手了。贤宇沉默了一阵,冷冷的声音突然在山洞之中响起:“你果然够有心计,只可惜道爷我命好。”说完此话之后贤宇身上红光一闪,一道赤芒便急速的飞向了鬼主。还没等鬼主缓过神来那赤芒却已插入了其胸口处。

    鬼主留在这世上最后的眼神是无限的恐惧,他不解,不解贤宇为何在筋疲力尽之下还有能力驱使飞剑将自己斩杀。他哪里知晓贤宇手中的赤剑根本就不能以常理论之。贤宇也是早就意识到此,所以他才敢布下<阴阳玄天阵>。因为即便是他没有一丝的法力也有把握将鬼主灭掉,虽说方才出了点岔子,但好在有惊无险。看着刚死去不久的鬼主,贤宇彻底松了口气。如今他要做的就是在此处调息一番,而后出了这山洞设法阻止逍遥皇朝的大难。

    约莫两三个时辰后贤宇睁开了双目,若是旁人像贤宇这般将全身法力耗尽至少也要个两三天才能恢复到最佳。先贤宇身具皇道之气,自然不是常人可比。此刻的他只觉浑身法力充沛,竟是比未遇上鬼主之气还要充盈。如此感觉虽说让他有些疑惑,但也没去多想。

    此刻没有了丝毫顾忌,贤宇身形一闪便消失了山洞之中。那出入口虽说小的可怜,但贤宇毕竟是修行之人,如此还难不倒他。如今的他可是真有些心急了,自己与那鬼主耗了那么些时候,恢复法力又用了将近四个时辰。在这四个多时辰中,外头还不知是怎样一番景象。

    南宫诗雨等人此刻已然在侍郎府对面的一处胡同之中,只是此刻几人的脸上都是一副焦急之色。贤宇放出的纸鹤他们自然是收到了,但就是因为收到了才更焦急。原本以为贤宇只是进去打探一番,可没想到他居然跟着对方去了。这一去还不知结果如何,有没有凶险。

    在南宫诗雨等人想来,那侍郎 虽说不太像什么法力高强之辈,但谁知对方还有什么手段。这万一贤宇这位主子要是着了他人道,那可就麻烦了。几人想到此处便都不敢再往下想了,越是往下想越是脸色难看。就在几人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之时,雪武却猛的转过了身去。雪武此刻已将长枪握住,瞪着一双虎目朝前看去,满脸的怒意,但当其看清前方之人时却愣住了。只见一人身穿月白色道袍,正面带微笑的看着他,此人不是旁人正是贤宇。

    雪武愣愣的看着前方之人,半晌没说出一句话来。南宫诗雨此时却开了口:“太子殿下,您可是回转了,臣女在此等的可是心急如焚。”定了定神,南宫诗雨接着道:“殿下,可查出了对方的底细吗?”雪武等人听了南宫诗雨的话也急切的望着贤宇,想知晓结果如何。

    贤宇听南宫诗雨如此一问眉头又皱道:“边走便说吧。”说罢贤宇伸手一挥,南宫诗雨等人的身影与他的身影一同消失在了原地。数里外的空中却响起了贤宇的话语:“那人是被邪道三宗中鬼山的一个鬼主附了身,不过已被我灭了。那人方才根本就不是在给那些百姓医病,而是在催命……”贤宇将从龟主口中听到的说辞给南宫诗雨等人说了一遍,几人听了之后心中都是惊骇万分。毕竟那鬼主之举足以给逍遥皇朝带来一场不亚于十四年前的浩劫,若是此人目的达成那逍遥皇朝的根基将动摇,甚至逍遥皇朝会因此而真正走向亡国之路。

    众人都没有发觉,夜月在听到贤宇灭到了那鬼主之时身子却晃了晃,脸色明显白了几分。不过其很快便恢复如初,静静的听着贤宇的话。待到贤宇说完,几人中最有主见的南宫诗雨便开口问道:“那如今我等是要去何处?此事可不能耽搁,太子殿下可有什么法子吗?”

    贤宇听了南宫诗雨的话叹了口气道:“如今没什么法子可想,我等总不能一个个的去阻止百姓,再说就算想也做不成。现下也只能去见那老头了,让他颁下圣旨。”138看書蛧 www.13800100.co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