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八十三章 失手

    眼看着那巨大的赤色巨剑朝着自己压下,蓝衣女子脸上显出一抹焦急之色。就在蓝衣女子不知如何是好之时,那赤色巨剑却停止了下沉。蓝衣女子来不及去想赤剑为何停住,她此刻心里想的却是这赤色巨剑究竟是什么法器,居然如此厉害。还有就是为何自己在这赤色巨剑之下脚步却不能动弹。蓝衣女子心思急转,却没发现现有正微笑着看向她。

    蓝衣女子看着那巨大的赤剑心中虽有些憋气,但也知自己并非是贤宇的对手。于是她便想要趁着赤剑为压下时脱身,可当她飞身而起朝东边飞去之时却被一层突然出现的红色光幕拦了下来。这红色光幕自然是赤剑发出的,贤宇方才也只是想证实一下自己心中的猜想,没想到还真与他所想一般。看到眼前的景象,贤宇脸上脸上露出了孩子般开心的笑容。

    方才贤宇脑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他想着赤剑既然能不需自己控制而飞行,那它会不会主动发起进攻呢?就算没有主人的催动不会自己进攻对手,那它会不会防御呢?想到此处,贤宇便想试试能否有赤剑困住这蓝衣女子。贤宇之所以想要困住蓝衣女子,是因为她没有把握能制住蓝衣女子。贤宇并非是鲁莽之人,方才他虽说用烈阳印化解了众人的危机,可谁又能保证这女子的功力仅此而已呢?若是她后续的攻击更加的猛烈,那贤宇他们岂不是要受制于人?贤宇用出赤剑还有另一个目的,那就是试试这女子的深浅。

    之所以用赤剑来试蓝衣女子,那是因为赤剑本身就是一个谜。从它出现开始,那个谜团就一直萦绕在贤宇心头。赤剑究竟是什么?是谁的法器?有为何会被封在巨石之内?赤剑出现在玄然山上,那是否与玄然宫有什么关联?还有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赤剑为何会因《帝皇神录》而出现,两者之间有着怎样的联系?这一切贤宇一概不知,这一切更使得赤剑神秘非常。不过贤宇虽然不知赤剑究竟为何物,但有一点他很是清楚,那就是赤剑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这股力量一般修为的修行者是无法抗衡的,甚至于如东方倾舞这样的后辈强者都差点伤在赤剑下。虽说上次是因东方倾舞大意所致,但赤剑的威力是显而易见的。

    如今展现在众人眼前的景象也证实了贤宇的推测,这赤剑果然是拥有防御只能。它一旦遇到了除了剑主之外人的法力波动,在没有剑主的控制之下便会主动防御。贤宇之所以在将赤剑放出之后又打出几个泰山印,那只是想要迷惑蓝衣女子让她不知自己的意图究竟是什么。若淡淡用赤剑压制蓝衣女子,那蓝衣女子心中定会想到贤宇的意图便是用赤剑压制她。但贤宇在其上打了几个泰山印,这看似多余的一笔便会让蓝衣女子心中生出一股疑虑来。而且,赤剑之上加泰山印多少会增加赤剑发出的威力与气势,从而更好的压制蓝衣女子。

    此刻蓝衣女子正用自己的各种手段去攻击案红色的光芒,然而她施展出的法力越强大那红色的光幕也就越是明亮。蓝衣女子实在是没什么法子,便将自己的法宝水源召唤回来。她将一股蓝色的法力注入到水源之中,下一刻水源便爆发出一种惊人的力量朝着红色光幕撞击而去。贤宇等人站在对面能够感觉到,那是一股汹涌澎湃的水的力量。

    贤宇见状眉头也是一挑,他能感受到从那水源之中涌出的力量是巨大的,拥有排山倒海之气势。韩羽还生怕蓝衣女子这一击会将赤剑发出的蓝色光幕击溃,若是如此蓝衣女子很可能脱困,那自己这方也就被动了。

    那水源发出的力量是一股水流,那水流成海蓝色。当海蓝色的水流与红色的光幕撞击在一起之时,周围没发出一声响动。片刻之后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响起,下方那湖水也掀起了一层层的巨浪。从那些巨浪之中却弹出一个白色的身影,肖寒风见状心下一寒。方才被贤宇使出的烈阳印惊呆了,居然忘了去救卓非凡。此时见到那白色的身影,肖寒风再也不敢迟疑快速闪身过去将卓非凡的身体抱住,几个转身就又飞回了众人身旁。

    肖寒风感应了一下卓非凡的气息道:“还好卓师弟用玄然宫的龟息之法使得自身七窍全数封锁,他性命算是无碍了。”听了肖寒风的话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己方幸好没人折损。

    再说那蓝衣女子,她发出的攻击与赤剑发出的红色光芒相碰后,赤剑发出的光芒居然由红色转为黑色,而后一圈黑色的波纹从红色光幕中发出,重重的打在了蓝衣女子的身上。蓝衣女子重重的撞在了另一边的红色光幕之上,身子软软的落在了对面的山壁之上,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她的目光再次盯住贤宇,口中喃喃道:“这怎么可能,他分明就是个出尘境界的修行者,这怎么可能?”蓝衣女子根本不愿意去相信今日在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一切。

    虽说贤宇等人是在对岸,可贤宇还是清楚的听到了蓝衣女子的自语。他朗声道:“天地之大没什么不可能的,我再问你一次,你愿不愿意将这山上的水归于原处?”

    蓝衣女子身子摇晃的站了起来,他抹了抹自己嘴角的一丝血迹道:“你不要以为我就只有这样的手段,我水仙儿可从来没轻易向谁低头过。你这臭道士是有些奇怪,但不要以为如此就能将我水仙儿打败,哼!”

    贤宇听了水仙儿的话并未马上再次攻击她,他低头沉默了一阵接着问水仙儿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扰乱百姓们的生活?!”贤宇之所以如此问是因为他觉得自己这群人一路上碰到的事太过巧合,而且是越往北边来越乱,这不得不让贤宇多想些什么。

    那自称是水仙儿的蓝衣女子听了贤宇的话脸上闪过一丝异样之色,虽说他很快的恢复了平静,但她那一丝异样还是被贤宇看在了眼中。水仙儿淡淡道:“你说什么本姑娘听不懂,本姑娘爱做什么便做去,轮不到你这个臭道士来说三道四。”

    听水仙儿如此说话贤宇的嘴角露出一抹戏谑与不屑的笑容道:“想不到你们邪道三宫居然如此的胆小,有胆子做还没胆子认了,哼!”

    “说的是啊,这一路走来我才知晓原来我正道中人对邪道的恶行并未夸大啊,真是没有冤枉了你们这些恶人。正邪两道之事,如今却殃及道平常百姓,此罪当万死!”肖寒风的声音越发的冰冷,山谷间不断回荡着他的声音,很是震耳欲聋。那声音就好似一个天神对尘世发出的一声怒吼一般,竟是让水仙儿身躯微微一震。

    要说肖寒风的修为并不比贤宇低,身为玄然宫掌门玄然子座下大弟子,他岂能是平庸之辈。其实要论修为的话,整个玄然宫后辈之中除了东方倾舞之外便无人是他的对手。至于贤宇,贤宇在玄然宫算是个异类了。

    水仙儿听着贤宇与肖寒风的话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不过很快她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道:“呵呵呵……既然你们都知道了那我也就不防明白的告诉你们,我邪道三宫用不了多久便会重回东圣腹地,到那时尔等这些正道中人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贤宇干脆就坐在了山崖之上淡淡道:“我等有无好下场这个不是你此刻该忧心之事,你所要忧心的是自己是否还有命看到明日的太阳。这天可马上就要亮了,你可要想清楚了。”贤宇朝东方望去,虽说空中还是一片漆黑,但贤宇能隐约看到在那东边隐约有一丝光亮在闪烁着。他转头接着对水仙儿道:“若是今晨第一缕阳光洒下之时你还不答应我的话,那我就只能如灭食心道人一般将你灭掉了。”

    听到食心道人四个字之时水仙儿的身躯微微一颤,她狠狠的盯着贤宇问道:“食心道人死在了你的手中?!你说食心道人是死在了你的手中?!!”说话间水仙儿身上爆发出一股阴森的寒气,她那一头长长的褐红色头发也无风自动飘了起来,显得很是诡异。

    贤宇对此却毫不在意的道:“没错,他是死在我的手上。那种丧尽天良专食人心之徒,死了也是白死!”贤宇的声音也提高了许多,一想到食心道人那副嘴脸,贤宇就恨的牙根痒痒。到现在他还后悔不已,后悔当初自己为何没早些出手,若是那样的话,或许那个女娃就不用死了。此时贤宇没注意到那边的水仙儿身上正泛起一股蓝色的光芒,那光芒之中还夹杂着些许的蓝色闪电。水仙儿看向他的眼神也越发的冰冷,那是一种仇恨,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的仇恨。

    “轰!!!”一声轰然巨响从对面的山崖上发出,引的众人的目光都聚焦了过去。

    贤宇看到对面的景象心中大惊,困住水仙儿的红色光幕消失不见。而水仙儿身上却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发出,贤宇心下一跳喃喃道:“不好,失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