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冰儿之法

    此地阴气之稠密,犹如在阴气凝聚的湖波中一般。

    如在如此阴气稠密之地都不能让哥哥有触动那天地元气之意出现,那在外界,就算有那些传说中的丹丸,也绝对难以如愿。

    秦凤鸣与冰儿二人乃是签订了神魂仙契之人,如秦凤鸣难以顺利进阶化婴境界,对冰儿而言,将是一极为不好之事。

    虽不能说秦凤鸣数百年后因寿元耗尽而坐化,冰儿就一定会身死,但真到了那时,冰儿势必会修为大减,身受难以意料之道伤无疑。

    要想解除二人所签订契约,以冰儿前身记忆,那是绝无可能之事,因为二人所签订的乃是仙契,就是冰儿到时修炼到了聚合甚至更高,也难以将之解除。

    “哥哥的鬼道功法已然修炼到了成丹顶峰多日,按常规,在此地只要再吸纳进入这里的庞大的精纯阴气,就一定能达到勾动天地元气之机,但哥哥当初言说,在此地已然可以吸纳精纯阴气了,怎么不能顺利进阶呢,”

    冰儿面露凝重之色,心中思虑许久,不由开口问道。

    “五龙之体欲想进阶化婴,所需能量太过庞大,如外界无庞大能量注入,绝难达到勾动天地元气之机,此地虽然对于普通修士而言,精纯阴气浓稠至极,但与我而言,却还是不够,虽然此时似乎已然达到了临界之态,但此地的庞大阴气能量也也已然达到了极限,难以将那层薄膜捅破,”

    对于自身状态,秦凤鸣已然内视了无数次,虽然那化婴境界看似触手可得,但就是难以触及。

    “哥哥,小妹想到一方法,可以助哥哥触动那难以企及的化婴天劫,但此方法危险至极,如稍有不慎,便会有陨落之险,不知……”

    默然许久,冰儿小脸一仰,看视秦凤鸣,眼中一丝难以决断之色闪现不断,思虑之下,最后才开口道。

    “啊,什么,你有方法,冰儿快快言说,渡劫哪有不危险之事,”不待冰儿说完,秦凤鸣已然身形一震,急切问道,脸上更是焦急之色陡现。

    “哥哥,此方法实在是艰险之极,冰儿也不知道说出是否是帮助哥哥,还是害哥哥,就算使用冰儿所言之法,能够成功触动天地元气的几率也不会很高,但一旦稍有差迟,哥哥可能就因为精纯阴气急灌体内而爆体,故此,哥哥还是需要冷静,从长计议为好,”

    冰儿紧咬嘴唇,再次思虑之下,还是未将那方法说出,似乎她所言说的方法,太过凶险一般。

    “冰儿,哪有如此婆妈,有什么方法尽可名言,秦某虽急于勾动天地元气,以期能够化婴成功,但我并未失去理智,你说出方法,如果自知难以办到,且太过危险,我自是不会去做。

    此地不能让我进阶不假,但并不代表其他所在就一定难以如愿,我还有五百余年寿命,自也不会拿自己小命开玩笑的,冰儿休要迟疑,快快说來,”

    见冰儿欲言又止的犹豫模样,秦凤鸣心中自是明白,冰儿所说方案,定然是一凶险之极之法。

    “冰儿自是知晓哥哥不是莽撞之人,哥哥勿急,听冰儿慢慢言说,”

    冰儿稍事沉吟,心中思虑略整,似乎下定了决心,再次开口道:“哥哥,冰儿记忆之中,有一可以帮助通神顶峰境界修士提高突破玄灵进阶瓶颈的方法,”

    骤闻此言,就算是秦凤鸣再如何镇定,也不禁浑身为之一颤,表情陡然变得僵硬起來。

    一种可以帮助通神顶峰修士突破玄灵境界的方法,此种言语,也只有冰儿这太岁幼魂之体才能说出。

    心念电转之下,秦凤鸣不由心中也是大动,玄灵境界瓶颈都能突破,那小小的化婴瓶颈,冰儿所言方法定然会有极高成功率无疑,他并未言语,而是静等冰儿言说。

    “冰儿所言说的此一方法,最早出现在鬼道那些通神以上修为的大能之中,后來流传了出來,被魔道修士所喜,而人界正道大能却是极少使用,因为此一方法太过急功好利,与正道修士所提倡的循序渐进不符。

    虽然如此,也非是什么人都知晓此一方法的,因为冰儿记忆之中虽有此记忆,但却是被列为了禁忌之列,足以说明这一方法的凶险与隐秘。

    这是一篇术咒,哥哥看完之后,就能明白冰儿所言是否正确了,到时是否依据此一方案行事,就由哥哥拿主意了,”

    虽然将那方案拿出了,但冰儿话语之中的意思还是劝阻之意明显。

    接过玉简,秦凤鸣毫不停留的便将神识沉入了其中。

    足足一个时辰之久,秦凤鸣才慢慢收回了神识,此时他面容之上,已然沒有了原來的焦急之色,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平静。

    看着哥哥的表情,冰儿小脸之上,却是显露出了一丝焦虑之意,嘴唇嗫嚅了数下,但并未说出任何言语。

    自冰儿所拿出的这一玉简,秦凤鸣虽仅是粗略扫视了一番,但也已然明白了其中意思。

    这一玉简之中,所记述的乃是一片术咒,一片帮助修士散功、聚功的法诀。

    散功,就是将全身修为通过这一法诀消散掉,让自身修为境界大降,然后再通过这法诀中所记述方法,急速吸纳能量,以期在最短时间之内重新再次进阶,通过外界庞大能量的急速灌体,以期冲击瓶颈至酷。

    这如同一个水杯,如果向其中慢慢注入其所能储存的清水,势必不会益处,但如果是等量的请水猛然向其注入,势必会有让有些清水跃出杯口。

    法诀中所说散功,与平常修士争斗消耗完自身法力不同,这所言的散功,就是真正的境界降低而法力骤降。

    这种匪夷所思的功法,别说秦凤鸣听闻,就是正真见了,心中也是大有不信之感。

    “冰儿,你确信这篇术咒法诀,乃是那些通神大能惯用之法吗,”

    “当然,这篇术咒,也是我这次进阶之后才出现在我脑海记忆之中的,既然能够让我族前辈寄存在记忆之中,足以说明这篇术咒的珍惜,但随同这篇术咒的那些说明,也足以说明这术咒的凶险,冰儿奉劝哥哥,不到万不得已之时,还是莫要使用此一方案为好,”

    虽然冰儿拿出这篇术咒交给了秦凤鸣,但她心中也是难以确定,是否就鼓励哥哥依照此一方案行事,因为这方案太过艰险,稍有不慎便是爆体而亡的结局。

    “嗯,这玉简之中所记述的方法,实在太过惊世骇俗,匪夷所思,是否依照此一方案行事,我却是要好好思虑一番才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