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心魔之誓

    “什么?要与秦某商谈一番?呵呵,此时你乃是秦某案牍鱼肉,此时你还有什么资格与秦某商谈?”

    听闻紫色元婴如此言说,秦凤鸣目光闪烁之下,却是开口说道。

    “哼,虽然此时老夫被你法阵所困,但你真认为,区区法阵,就能将老夫困住不成?就是真到了万般无法之时,老夫却是也可自爆元婴,到时,你的此座看似威能不俗的法阵,能否还存有,也是两说之事。”

    听到对面青年如此言说,紫色元婴的小脸之上却是面色一变,一丝冷意便自展露在了其面容之上。

    他自化形修炼以来,却是从未遇到过此种情形,进入化婴境界之后,虽然去到人族区域游历过一番,但却从来未曾遇到过如此险境。

    面前青年修士手段不仅与其境界极不相符,且法阵却也是不同凡响,以至于其不得不以化婴修士身份,与对方一成丹初期修士好言相商一番。

    “自爆元婴?呵呵,如此不智之事,想必前辈也不会轻易就施展的吧。要知道,只要你元婴自爆,到时,就是你的魂魄,也休想逃出分毫。这不啻于形神俱灭。就是秦某的此座法阵难以保全,对秦某来说,也只不过是损失了一身外之物而已。但对于前辈,却是彻底消亡的结局。”

    见法阵之内的紫色元婴如此言说,秦凤鸣却是毫不以为然,面上丝毫异样也未显露。

    虽然秦凤鸣表现的如此轻松,但其内心深处,却也是有了一丝警觉。

    化婴修士的元婴自爆,其威能之大,绝对不是他此时境界修士所能揣意的。成丹修士的自爆,他已然曾经亲眼见到过。

    其爆炸威能之大,就是一化婴修士身处爆炸之中,如果没有强大的防御手段防护,那也定然会身受重伤无疑。如果是一元婴自爆,其威能之大,那绝对是一难以估量的情形。

    此座简化版禁仙六封阵,到时势必再也难以保全无疑。

    虽然秦凤鸣心中大有踌躇,但其却是在修仙界中摸爬滚打数十年之人,心中的些许惧意,他却是丝毫也未曾表露。

    “哼,老夫本是灵草化形幻化而成,虽然此元婴自爆陨落,但经过数十上百万年,老夫本体自是可以再次能聚出一人身,到时,继续修炼到老夫此一境界,也不是不可能,就是此时真舍弃了此具元婴,也只不过是沉睡了数十万年而已。”

    紫色元婴目视秦凤鸣,小脸却是狰狞之色一起,小嘴一开,恨声开口道。

    他所说言语,虽然其中大有水分,但那却也不是无妄之言。要知道,其乃是灵草修炼有成。只要其本体不被发现,经过数十上百万年,其却是大有可能再次能聚精华,化形而出。

    面对此一情形,秦凤鸣心中也是大有戒心,如真将面前紫色元婴逼急,其却是不管不顾的自爆,那自己将损失一绝佳的争斗依仗无疑。

    但就此放面前元婴离去,秦凤鸣自是不会如此不智,此时竟然已经与对方撕破了脸皮,不将对方直接灭杀,他心中将委实难安。

    但此时,双方都已然有了相互忌惮之心,此一情形,却是让秦凤鸣心中又自有一些想法。

    “区区法阵,对于秦某来说,却也算不得什么,如此等级的法阵,秦某身上还有数座之多。仅凭此区区威胁之言,就想与秦某和谈,却是不够分量。”

    “哦,仅凭此还不够分量,那小友你说说,想要老夫如何做,我二人才能化敌为友呢?”

    紫色元婴也是一老奸巨猾之人,一听秦凤鸣之言,立即便心中一动道。

    如果按照往常,秦凤鸣居于此种情形之下,那就是拼着舍弃一座法阵不要,也势必会将对方灭杀当场,但此时,面对一灵草化形饿化婴修士,他却是心中也不由大动。

    灵草化形,那可不是区区万年,十数万年就可生成之物,其存在之久,定然已经超出了秦凤鸣的想象,如果能够得到其本体的一滴汁液,那也绝不是数颗丹药所能相比。

    虽然秦凤鸣此时受困于其特殊体质,但其身边之人,却是急需此种奇物。如果其两位姐姐服食,那没准会让修为大增不少。

    虽然秦凤鸣如此想,但其心中也是知晓,要让面前元婴告知其本体所在之地,那无异于要了他命。但要是让其将其自身精血拿出几滴,想来还是能够做到。

    “呵呵,既然前辈想与秦某化去干戈,秦某也非是固执之人,但前辈乃是化婴修士,如果秦某将前辈放出,何人能保证,前辈以后不对晚辈动手?故此,如果前辈在此对心魔发下血咒,晚辈才好与前辈好好相商一二。”

    秦凤鸣此言,却是将对方称呼也自便了,语气也显露出了几分客气。

    “什么?你要老夫对心魔发誓。这绝对不行。心魔乃是虚无飘渺之物,修为越高,进阶之时,所受心魔攻击的情形却是愈加严重,稍有不慎,便会被其所控,这与要老夫性命,也毫无二致。此事却是万万不行。”

    秦凤鸣也未曾想到,始一说道血咒,面前的紫色元婴便立即开口拒绝。表情言语还表现的如此激烈。这可是秦凤鸣从来未曾意料之事。

    血咒,秦凤鸣以前也曾经逼迫几名成丹或是筑基修士起誓过,但却是从来未有过如面前元婴一般的强烈抵触。始一见此景,他也不由心中一惊,难道此中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想到此事,秦凤鸣心中大动之下,面色也自一凝,沉声道:

    “区区血咒,只要前辈今后不去违背,就定然不会有所异样发生,难道前辈还想以后对秦某图谋不轨不成?”

    “哼,你小小成丹修士,那里知晓血咒之凶险,只有你突破化婴瓶颈之时,才真会体会到心魔的可怕,那心魔之物,乃是你内心心境自行衍化之物,平时不显,但在你进阶之时,在你心境最为薄弱之时才会显现。

    到那是,你心境中的所有险恶情形变便会化作一能力强大之人,与你自身的神念争斗,如对心魔起誓,却是可以无形之中,让其变得更加强大。到时,境界突破,将变得万分凶险。

    稍有不慎,便可能被那心魔所制,到时不仅境界难以突破,就是本体,也将变成一善恶不分的行尸走肉。对于我等修炼到如此境界之人,自是不会给那心魔丝毫可乘之机。此事,却是万万不可之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