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六百四十五章 惊震莽皇山八

    经过了炼器与炼丹比试,此时,秦凤鸣还能参加的也仅剩制符与法阵两项了。对于其他比试,其却是无能为力。

    制符,其可以说十拿九稳,毫无难度可言。法阵,其却是不知其难度如何。

    但凭借其十数年来,所阅读翻阅的各种典籍,法阵书册,绝对能算上一名极为精深的法阵大师。

    但阵法一道,却是博大精深,就是浸淫其中数百年的大能之士,也不敢说任何法阵其都能找出弱点,并将之破掉。

    法阵是自上古之时就遗留下来的一项技能,经过无数代修士的研究精进,此时所演化的流派,已然不计其数。

    秦凤鸣虽然所看的典籍阵法,是此时修仙界中失传或是极为难得版本,但要想所有法阵都能有所涉猎,其却是难以达到,其涉猎的也只是浩瀚法阵识海之中的微小部分而已。

    深知法阵厉害的秦凤鸣自是不愿放弃对法阵的研究。如果没有阴阳八卦阵之威,其也早已死去无数此次了。

    此时来到研究法阵的圣地,其自是要吸收一些营养才是,其首要的,就是需要得到莽皇山阵法大师的认可。此唯一途径,就首先必须通过法阵比试。

    在居住的大殿仅仅休息了半日,秦凤鸣便再次起身,向着一处高山飞去。

    其已然自玉简地图中分辨清楚,那法阵比试的场所,就是在那高大山峰之上。

    那山峰距离大殿处,也仅有二三十里之远,并未花费太长时间,秦凤鸣便飞临到了此山峰之上。

    自秦凤鸣进到莽皇山之后,其就有一疑问在心头,那就是,作为超一流大派的莽皇山,其内并未设置什么禁空禁制和压制神识的法阵。

    此在众多门派之中,却是显得非常不一般。平常宗门,一般都会设置禁空禁制,此一方面可以让门下弟子规矩行事,还有一方面可以有效保护宗门。不给不轨修士以可乘之机。

    莽皇山却是此种法阵丝毫未有,此却是其一难以理解之处。

    站在高大山峰之前,秦凤鸣放出神识,片刻,其便发现了一高大殿堂存在,想来阵法比试,就应在此殿堂之内。

    毫不犹豫之下,其立即向着那殿堂之处飞去。

    站在高大殿堂之前,秦凤鸣定睛望去,只见高大殿堂修建的宏伟以极,在高大殿门正上方,一个巨大匾额悬挂,‘千机殿’三个苍劲的古字呈现面前。

    此处,正是法阵比试之处不假。

    进到殿堂之内,秦凤鸣不免略微诧异,偌大的殿堂之内,仅有区区三名修修士盘坐在正中的三把木椅之上。此时正自闭目打坐。比起炼器与炼丹比试之处,此处却是显得冷清了一些。

    细看此三人,却全然是成丹修士无疑,且境界均已到了成丹后期。

    秦凤鸣不敢怠慢,急忙走到三人数丈之处,双手抱拳,躬身施礼,恭敬非常的开言道:

    “后辈秦凤鸣,前来参加法阵仅能比试,还请三位前辈指点一二。”

    随着秦凤鸣进到大殿,三人却是已然睁开了双目,见面前站立之人容颜年轻,微微诧异之下,其中一人却是猛然惊醒,面带奇异神情的开口道:

    “呵呵,老夫却是识得你,你不就是那名仅仅五十年不到,就修炼到筑基顶峰的小修士吗。未曾想到,你对阵法却是有所研究呀。也好,如果你能通过比试,老夫却是可以将你引荐给堂主,就是拜在堂主门下,也是大有可能之事。”

    秦凤鸣也未曾想到,刚刚来到此地,却是听闻了如此一番言语。

    如果是其他修士听闻此言,定然会欣喜若狂不已。但秦凤鸣仅是面上微微一喜,接着便躬身一礼,恭敬答道:

    “多谢前辈厚爱,晚辈定当全力以赴,完成此次比试。”

    看着面前青年修士处惊不乱的年轻面容,三名成丹老者也是大为佩服。刚才老者之言,对于一名筑基修士来说,那可是一天大的机缘。

    筑基修士能拜在一名化婴修士门下,那可是可遇不可求,打着灯笼没处找之事。而面前青年却是仅仅一笑便将之略过了。

    “呵呵,秦小修士,我千机堂的法阵比试,可以有三种选择,我三人每人负责一种,只要能通过一种,就可算作过关,但能否被我莽皇山录取,却是需要堂主亲自定夺。”

    “此三种比试就是:一,你可以进入一处法阵,然后凭借你阵法造诣,寻找出那法阵的阵眼,并将之破除,当然,破阵之时,绝对不能使用蛮力。只有找出阵眼,才算过关。”

    “第二种,就是我等为你提供一残缺法阵,并将一残本法阵咒诀与各种布阵材料交予你,依据此残本法阵,自行选取材料,将此残阵布置完成。”

    “第三种,却也是最为危险的一种,那就是,你进入我莽皇山布置的一处法阵,无论你用何种方法,只要能出离那法阵,就算你过关。不过老夫要提醒你的是,那法阵极为厉害,里面攻击非同小可,就是有法宝护身,也难以顺利脱逃。虽然有外人照看,不致让你陨落其中,但受些伤痛,却是难免。”

    “此三种方法,均限时一个月时间,当然,小友也可以选取两种进行尝试。不知小友打算选取那种方式参加比试?”

    当中老者却是不慌不忙,极为详尽的对秦凤鸣解释一番。

    听闻老者所言,秦凤鸣才对原来舒姓化婴老祖所言,比试定位两个月时间,有了一确切理解。如果一名修士参加此法阵比试,在一种比试未能通过后,其还可有一个月时间参加第二种比试。

    但对于老者所言的三种比试,秦凤鸣心中却是一时难以决断,三种比试,其却是均想尝试一番。如此难得的机会,其却是都不想错过,但其比试,却是仅有四十天了。

    先前参加两项比试,已然用去了二十日,要在剩余的四十日之内,就完全将此三种方式都尝试一番,却是显得时间太过仓促。

    但秦凤鸣也并未多有操心,最后决定,还是顺其自然,能尝试几种算几种。

    “回禀前辈,晚辈想先按第一种比试,进入法阵之中,去寻找阵眼。”

    “呵呵,好,那小兄弟就跟随殷师弟,前去尝试此项比试吧。”那老者说完,其右侧的成丹老者立即便站起身,转身便向着大殿后方走去。

    秦凤鸣不敢怠慢,躬身再次施礼后,跟随在那殷姓老者身后,急速离开了此千机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