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二千七百六十五章 谨慎

    面前中年如此镇定表现,并没有让秦凤鸣吃惊。

    江良雄,本体乃是一名玄灵境界的大能,玄灵境界修士的手段,可不是此时秦凤鸣能够想象猜度的。

    以秦凤鸣一贯的谨慎,将心比心之下,心中也能猜想到,虽然此时面前中年仅是成丹之境,但他能够如此从容现身而出,就已然有了心里准备应对一切难料之事。

    “江道友言重了,你我也算是相识一场,秦某此次前来,自然不会对道友有何不轨存心。而在这仙遗之地,对你我而言,均应该算做外来之人,自然要相互扶持相帮,秦某想与道友好好交谈一番,不知道友可应允吗?”

    对于面前中年,秦凤鸣就算原先有对其出手之意,此时也不会再存丝毫动手之心了。

    对方能够设置下如此一片禁制,足可以看出江良雄对于法阵禁制极为精通,就算不能与道衍老祖等宗师相比,但也绝对胜过人界那些所谓的阵法大师。

    就是他自己,如果不是有符纹一道在身,也难说就能胜过面前之人。

    秦凤鸣并不狂妄,对于灵界法阵,就算是仅能困住聚合修士的法阵,凭借符纹一道,也难说就能轻易将之破除。

    同时,秦凤鸣自始至终认为,武力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能够和平共处,他自然也不愿多多出手什么。

    听到秦凤鸣如此言说,江良雄眼中似有犹疑之色一闪即逝。

    “道友所言极是,秦道友请进入洞府一叙。”

    话音一起,站立绿树掩映之中的江良雄身形一闪,豁然消失不见了踪迹,一层禁制荧光闪现,一处黝黑洞道出现在了秦凤鸣面前。

    这处遮蔽洞道的禁制,他竟然凭借灵清神目也未能发现。

    看着江良雄诡异消失不见,秦凤鸣不由双目为之一眯,心中豁然一震。瞬时间,他年轻的面容之上,一丝凝重且又恍然之色显露而出。

    并未有多少停顿,秦凤鸣深吸一口气,身形一晃,就此没入到了漆黑洞道之内。

    随着他身形的消失,一层禁制荧光闪现,漆黑洞道随即消失不见。在外面看视,丝毫禁制能量也未有显露。

    身形在洞道之中急速前行,秦凤鸣没有丝毫停留之意。

    洞道四周洞壁,上面同样有一层若有若无的禁制荧光闪现,在漆黑洞道之中,显得很是奇异。

    洞道斜着向下,距离很是深远。就在秦凤鸣心中大是惊诧之时,一处广大洞府出现在了他神识之中。身形一闪,直接便进入到了洞府之中。

    这处洞府,面积倒不是很大,仅有数丈大小,一张石台摆在洞府靠里位置。除此之物,并没有任何其他器具存在,一切显得极为简单。

    在石台之上,一名中年修士盘膝而坐,正是江良雄。

    见到秦凤鸣现身洞府,盘坐石台之上的江良雄并未起身,而是双目看视秦凤鸣,表情依旧平静镇定。

    “江道友,秦某已然表明了态度,与道友没有丝毫不轨,故此道友还是现出真身为好。”看着面前中年,秦凤鸣表情略有阴沉之色闪现,口中语气倒是没有丝毫变化的说道。

    刚才在山洞之外,秦凤鸣并未用灵清神目仔细查看江良雄,见到对方突然消失,才猛然心中觉醒。对方刚才在山腰处现身的,根本就不是本体,仅是一道虚影分身而已。

    此种分身倒也神奇,竟然与影身符所现一般,几可以假乱真。

    而此时端坐石台之上的江良雄,竟然依旧是一具影身。

    “秦道友勿怪,江某虽然心中确信道友不会对我不利,但江某一向多疑,故此在不知道友前来目的之前,真身是不会与道友相见的,此点还请道友见谅担待一二。”

    石台端坐的江良雄,并未因为秦凤鸣面色不善,有丝毫动容,看视秦凤鸣,表情平静,口中如是开口道。

    此具江良雄的影身,如果不是秦凤鸣秦凤鸣灵清神目近距离看视,也绝对不会看出其虚实。可以说,江良雄的此种秘术手段,竟然与影身符所起效果,有异曲同工之妙。

    仅是这一手,秦凤鸣对江良雄也不得不大为佩服。

    同时,对于灵界之中的功法秘术,也是向往不已。

    “既然江道友如此言说了,秦某自然不会怪罪道友什么。其他废话秦某就不言说了,此次前来,秦某仅有一事,就是想向江道友打听一番,如何才能出离这仙遗之地?”

    秦凤鸣不再废话,看视一眼盘坐的江良雄,口中郑重的开口道。

    “道友倒也坦诚,不过道友现在仅是聚合初期之境吧,凭此时境界修为,要想去到那通道所在,实在太过勉强,不能说没有可能,但成功几率,也绝对不会超过一成。秦道友,你还是修炼到聚合后期或是顶峰,再图谋出离此地为好。”

    听到秦凤鸣直接问言,江良雄没有丝毫停顿,立即开口说道,表情更显露出了一丝讥讽之色。

    “聚合后期,秦某自付还难以达到,但是凭借秦某手段,如果真碰到聚合后期之人,要想将对方灭杀,也不是不可能之事。故此就是面对一些只有聚合后期之人才能破除通过的险地,秦某自付还有些把握应对。”

    面对江良雄,秦凤鸣就是想用强,也是不可能,此时他也只能与对方唇枪舌剑一番。

    “嘿,道友如此自信,看来秦道友曾经灭杀过同阶后期修士了。如果道友真得如口中所言,到也可以一探。不过此时,江某可不能告知道友。如果道友想出离仙遗之地,可等到江某进阶聚合之后,你我联手再做道理。”

    看视秦凤鸣片刻,江良雄并未看出秦凤鸣丝毫异样,脸上神色略是思虑,最后张口道。

    江良雄身为一名玄灵修士的分魂,自信只要进阶到聚合之境,就绝对有了与面前青年修士一争高下的资本。到时二人才可真正站到同一等阶之上。

    “哈哈哈,道友原来是对秦某不放心,这有何难,你我大可签订下一神魂契约,相互不可心存歹意,相互出手就好。”

    对于江良雄担心,秦凤鸣当然心中明白。如果换作是他处在江良雄位置,说不定心中疑虑更甚。就是不现身而出见面,也是大有可能。

    口中说着,手一番,一张禁神符出现在了其手中,一闪,便悬浮到了江良雄身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