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二千一百二十四章 惊怒

    秦凤鸣此一变化,让在场众人顿时惊呆在了当场。

    身为万瞩岛或是附近海域修士或是妖修,谁又能不知晓生死台之事。此时见到一名外来人族大修士,竟然同意与烈焰岛少岛主登临生死台一决生死,这让众人无比惊愕大起。

    烈焰岛,众人当然知晓,烈焰岛岛主可是无望海中的顶尖存在。

    在众人想来,答应与一位聚合修士的独子一决生死,能够答应此种之事之人,不是傻子就是脑袋被门给挤了。

    秦凤鸣当然不是傻子,他之所以能够如此果决便同意了对方所言,概因他看到了容清等人的样子,更是看到了被容清等人护卫在身后的秦冰儿。

    容清四人,此时浑身上下,到处是伤痕显露,严明一条臂膀更是已然断折。

    而冰儿此时俏脸冰寒,牙关紧咬,双目之中更是似有怒火喷涌,最让秦凤鸣震惊与怒气上涌的是,此时冰儿脸暇之上,一个清晰可见的手印显露其上。

    秦冰儿,乃是秦凤鸣逆鳞,无论何人触之,必会让秦凤鸣舍弃性命护卫。

    “冰儿,是何人将你打伤的?”

    压下心中怒意,秦凤鸣双目圆睁,盯着冰儿面容,语气并未有多少波动,但面色,已然变得极为阴厉,一股磅礴的凶戾之气陡然喷发而出。

    仅是那股凶戾气息弥漫,其身周五十丈之内的众多化形妖修或是人族修士,就只觉一股冰寒自心底陡然而生,身躯都不由的把持不住。

    就是站立秦凤鸣十数丈外的狸姓修士也不由的心底一寒。胸中一股难舒气息陡然而生。庞大神识放出之下,他只感觉面前青年身上竟然有一层几乎要化成实质的透明之气显露。

    此雾气不是修士的护体魔功而成,而是一种凶戾之气凝聚。

    骤见之下,狸姓修士心中便大是一惊,如此情形,只有那些嗜杀之人才可能存有。

    先前在数百里之外时,秦凤鸣见到冰儿众人无事,仅是在拼力抵挡那化形后期青年的攻击。能够祭出法力抵御,自是以为众人受伤,也仅是一些外伤,并未大碍,故此来到近前之时,他并未仔细辨认容清等人身体。

    此时一见之下,其胸中陡然见怒意直冲顶梁。

    “主人,冰儿姑娘是被那少岛主禁锢了身躯,那名女修动手打伤的。”

    不待冰儿答言什么,容清已然表情凝重的躬身施礼,开口答道。

    就在容清口中话语刚刚说完之极,站立其面前秦凤鸣已然消失不见了踪迹。

    在场众人仅是感觉一阵若不可见的微风刮过,消失不见的青年修士重新显露在了其原来站立之处。

    看视面前青年,在场上千修士顿时一阵惊呼之声响起。

    “啊,你……你…你竟然将歌舒摄了去?”同时烈风一声惊呼也自响起。

    此时在秦凤鸣手中,有一名面色苍白的妖艳女修,正是那名一直依偎在烈焰岛少岛主身旁的那女修。

    她如何被擒拿过来的,就是女修自己,都丝毫不知。

    她只感觉一股微风拂面,然后就感觉一股奇异禁锢能量陡然涌入了体内,接着眼前一闪,就已然到了此处。

    “冰儿,她那一只手将你打伤,你便将之切下。”

    一声毫无波澜的话语响彻当场,正自怒目而视的俏丽小姑娘身形一震,眼中精芒闪烁之下,手已然一点而出。

    一道乌芒一闪之下,一条玉藕一般的手臂已然掉落而下。一团乌芒一闪,陡然向着那断臂处一涌而入。秦凤鸣手一推,那女修身躯便直向那少岛主飞去。

    看似娇柔的小姑娘,动作却利落之极,好像此种之事先前常做一般。

    冰儿虽然惩处了手中女修,但其面色依旧没有丝毫舒缓,而是双目依旧瞪视远处烈焰岛少岛主。

    秦凤鸣自是清楚她心中所想,轻点头,淡然开口道:“冰儿放心,那烈焰岛少岛主,秦某绝对不会让他活着离开万瞩岛的。”

    其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场上千修士,均是听得清清楚楚。

    面前青年说出此言,好像在说一件极为普通的小事一般,语气之中没有丝毫波澜起伏,其表情更是已然恢复了常态,不再有丝毫波动显露。

    接过已然昏迷的女修身躯,烈风此时已然面露狰狞之色,怒目看向秦凤鸣,胸中怒气上涌。他活了数千年,还第一次遇到如此之事。

    “秦道友,你怎么在这里,难道众人所言,与烈焰岛烈风起冲突之人便是道友不成?”就在在场众人被秦凤鸣所言惊得一呆之时,远处遁光一起,顿时又有数道人影闪现在了当场。

    其中一名靓丽少妇陡一出现当场,便立即见了秦凤鸣,口中不由开口道。

    “原来是蛟玉仙子,不错,此子将秦某的朋友、小妹击伤,秦某不得不向其讨一些报酬。此事是秦某之事,还请仙子与各位道友站立一旁为好。”

    并不清楚蛟龙一族与烈焰岛关系,故此秦凤鸣先自将蛟玉与其同来的几名大修士话语堵截了下来。

    “好,好,很好,你竟敢当着烈某面,将歌舒斩伤,此番如不将你击杀,实在难消烈某之恨。”

    虽然对秦凤鸣刚才诡异之极的身法所震,但烈风也知是一时大意所致,他并未想到对方竟然敢当众施展遁速迫近与他,故此神识都未曾离体。

    但当其感应到对方到达其身旁之时,已然难以再做出反应。

    虽然对秦凤鸣此一遁术大感惊异,但烈风并未有多少惧怕。他本体本是灵禽,鸟类本就擅长遁速神通,如果真争斗一起,他有绝对信心将对方击杀当场。

    见到刚才人族青年所施展出的诡异身法,狸姓修士心中也是大是一惊,如果刚才是针对他而来,他自付绝对难以躲避过对方此雷霆一击。

    虽然不知秦凤鸣因何与烈焰岛少岛主交恶,但蛟玉对此事却没有丝毫要阻拦之意。

    “秦道友,烈风本就是一该死之人,如果道友能够将之击杀,不知有多少道友拍手称快。不过秦道友可能不知,那烈焰岛岛主此时就在万瞩岛之上,如果道友真将之击杀,到时道友脱身将困难之极。”

    嘴唇微动,蛟玉已然传音了过来。

    听其意思,似乎对与那烈焰岛少岛主也是没有多少好感。

    “多谢仙子提醒,此子敢辱秦某小妹与朋友,那就该杀,在此万瞩岛之上,秦某光明正大与之争斗,谅那岛主也难以言说什么?”

    点头之下,秦凤鸣直接开口道。他此言,其实就是他自己都不会相信。

    但面对冰儿那充满怒意的目光,他自是不会置之不理,对于冰儿,他是关爱到了骨子之中。只要他有哪怕一丝能力,他也绝对不会让冰儿受到什么伤害。要知道,无论他二人谁有事,那里另外一人也绝对要遭殃。

    以后如何面对聚合修士的怒火,他此时已然不考虑分毫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