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048. 你跟卓峰的婚事不能更改】

    满眼嫌弃不加掩饰。

    多少,就有点撒娇的意味了。

    毕竟已经过了那么多年,现在的牧棉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了。她做导演。第一就是要会揣摩人物的心理。她能懂得宋娟的心情,可是毕竟不能原谅。也不能释怀。

    就想撒撒娇,确定心里的感觉。他如今在自己的身边,经过那么多人事。

    她贴在他的胸膛上,一蹭一蹭。

    “你只会这样说么?”带着浓重的鼻音,她不满的抗议。

    宋百阳松了口气,终于哭完了,知道出声音了:“哭完了就去看看你儿子。晴天被霖带走了两天,也不见你问一下。”

    她不满的打他的胸膛:“你爸爸的劲儿拿的好足。”晴天跟霖在一起……不要太幸福哦。

    爸爸……

    宋百阳心里多少有点飘飘然。

    一下子获得了曾经最爱的女人,还有他的孩子。

    这种感觉,很奇特,很满足。可是隐约的还有一些不安。曾经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她带着孩子离开了自己……

    他摇摇头,亲了亲她的额头:“我还有事要处理,你上楼去看看光诺。”

    “好。”牧棉心疼他一直在累,乖巧的点头。

    “宋管家的事情我会处理,你不需要过问了。”他将西装外套穿好,“等我回家。”

    牧棉亲了亲他的脸颊,笑着点头:“我等你。”

    宋百阳去了公司,浩浩荡荡的走了一批人。可还是能感觉到家中里里外外多了不少保镖。大概还是不放心,宋百阳将罗素也留了下来。

    一脸“我不是保姆啊啊啊啊”的罗素立在卧室门外,牧棉忍不住捂嘴笑。

    “你可以去休息下。”牧棉给他放假。

    罗素苦着脸帮她拉开卧室的门:“我还是站在这里吧。刚刚您的副导演和您的外公都打来过电话。”

    牧棉点头道谢。

    走进卧室,光诺已经坐起来了。

    他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也松垮在肩膀上。小胖手揉了揉迷迷糊糊的眼睛,整个人像是刚刚出壳的小鸡。

    听到门口的动静猛地抬头看过来,眼睛依旧迷迷瞪瞪的:“妈咪。”软糯糯的声音惹人怜惜,同时伸出手臂来索要抱抱。

    牧棉走过来将他抱在怀里。小心的避开他的伤口。拉过来一角被子掖好,确保宝贝不会着凉。她低头亲亲光诺的额头:“光诺醒啦?”

    “嗯。”萌宝点点头,迫不及待的在她的怀里挣扎了一下,直视她的眼睛认真的问,“宋叔叔是爸爸么?”

    牧棉讶异,想了想也能明白,光诺其实一向很聪明,只是不如晴天爱表达。刚刚那样折腾,他确实有可能是听到了的。

    她也颇为认真的回复儿子的话:“是的,宋叔叔就是爸爸。”她很庆幸当年没有用爸爸已经死了之类的话来搪塞两个宝宝。

    光诺听到以后好开心的笑了,脸红扑扑的。看的牧棉也忍不住裂开了嘴笑:“这么喜欢宋叔叔?”

    光诺抿了抿嘴,板着脸纠正妈咪:“是爸爸。是爹地。不是宋叔叔。”

    牧棉忍不住逗他:“那你晚上要改口叫爸爸么?”

    光诺傻了眼,埋下小脑袋,像个小鸵鸟似的:“要等姐姐回来一起。”

    还是害羞呢。

    牧棉亲了亲光诺的小耳朵:“跟妈咪去接姐姐回家?”

    “好!”虽然受了伤。可是不在腿脚。牧棉还是想带着他多走走。早点把之前的事情都忘掉。

    晴天被霖接走了,她多少还是会有点不放心的。

    趁着宋百阳不在,去把女儿接回家好了。

    打开手机,看到副导演给自己打过来的电话。难得的全部忽略掉。

    外公的嘛。还是回复一下。

    安振邦的声音十分沉稳:“棉棉。孩子都还好吧?我听韩宵说了事情的经过。这也要怪罗峰!咳咳……”说着,大概是太过生气,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牧棉不忍的接口:“外公,不怪表哥。秦沫……如今也算是自食恶果。”与朱珠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怎么会有好下场。可她忍不住想,那欧冉,可能是真的爱她……

    “你不怪外公?”

    “嗯。我不怪外公。”牧棉肯定的说。

    “那就好。那天太仓促了,连你跟卓家那孩子的婚约都没有公布。正好阿峰等一下要到家里吃饭。你也带着孩子过来吧。”按理说安振邦知道了那天的事情,就也该知道宋百阳的存在,可他根本不提这个事情?

    牧棉心里浮起淡淡的疑惑:“外公,我跟宋百阳……”

    “你不用说了,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外公就给我过来。宋家没有一个好东西!”

    牧棉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爸妈多少还是宋百阳的爸爸害的。外公自然不喜欢宋家的人。也会因此对宋百阳心存芥蒂。

    “外公……”

    “咳咳……你要是……咳……”

    牧棉刚要说什么,就被安振邦剧烈的咳嗽声压了过去。她不忍心这个时候跟他作对,她心里的安振邦是最慈爱的外祖父。

    安振邦的声音不弱他表现的那样无力:“你跟卓峰的婚事是不能更改的。”

    牧棉叹了口气:“我去看看您,您不要着急好不好。”

    安振邦挂了电话。牧棉才开始犯愁。类似相亲宴这种事情,宋百阳知道了会疯掉吧。

    带着宝宝好了。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可她完全没想到,帝王要是知道自己的女人带着自己的孩子去相亲了……会是什么想法。

    罗素比他家少爷早一步知道,于是很忠心耿耿的去备了车,陪女主人去相亲了。

    真愉快!

    要先去接晴天。

    可是刚刚抵达霖在这边的落脚处,就看见晴天一个人委屈兮兮的坐在别墅大门口的石阶上。低着头。看不见脸。

    可是任谁都能看出来她在伤心。

    “晴天。”“姐姐。”牧棉牵着光诺下了车。

    抬头看见妈妈跟弟弟。晴天的委屈一下子爆发。伤心的一塌糊涂。

    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妈咪!霖他对不起我!他在这里找过别的女人!哇……”一串爆发的哭音……

    [1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