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376章 一语点醒梦中人

    第376章一语点醒梦中人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

    臧永晨想了想,“好吧,我可以试一试。只是有一点,我法保证什么时候有时间去录制,所以,什么时候,能够让孙总你把教材编撰出来,就更法保证了。”

    孙泽生笑了笑,说道:“没关系,你可以每隔一段时间,把你用录音笔录制下来的口述内容给我,我定期整理就行了。电视剧有季播剧,小说有连载,我们也可以把根据你口述内容整理的教材,搞成类似的形势。”[

    臧永晨苦笑,孙泽生把他所有可能辞的理由全都堵了回来,看来他不想配合都不行了。“也罢,我服从孙总的安排。”

    孙泽生笑道:“我相信臧先生以后肯定不会后悔这个决定的。”

    “也许吧。”臧永晨兴致显然不高,在孙泽生面前,他总有一种手脚被束缚住的感觉。

    他现在的身份,看似挺高,是总公司仅有的一位副总经理,可是却没有多少实权,处处受限,而且,他以前在宝龙公司一言九鼎,可以说是宝龙公司中,他就是皇帝,一言决人生死的帝王,现在到了未来之光国际实业有限公司,他没有了决定公司和员工命运的权力,他只是一个打工仔,往大了说,最多也就是个高级打工仔,距离打工皇帝都有一段遥不可及的距离。

    孙泽生笑了笑,“臧先生,下午的时候,羊城市公安局的人就会过来了。你先去准备一下,等到下午的时候,你、我还有荣晶莹,一起跟他们谈。对了,这里有一些跟蛋式飞行器有关的资料,你拿去看看吧。”

    “好。”臧永晨拿着孙泽生给他的资料。离开了会议室。

    一等会议室就剩下孙泽生和她之后,荣晶莹就把她的椅子拉近到孙泽生身边,紧贴着孙泽生坐下。“老公,我感觉你好像洗脑用的那些教材中描写的黑心资本家,你好像是要把臧永晨所有的剩余价值榨取干净一样。”

    孙泽生一偏头,用自己的脑袋在荣晶莹的额头上撞了一下,荣晶莹“哎呀”叫了一声。摸着自己被撞疼的额头,“老公,你坏死了,把人家都撞疼了。”

    “真的很疼吗?来,我跟你吹吹。”孙泽生抱住了荣晶莹的螓首,吹了吹。然后在上面亲了一下,“好了。”

    “算你了。”荣晶莹揉了揉额头,“看你这么担心的份儿上,我就饶过你了。”

    “你算,我还不算呢。谁让你这么说老公的,这是给你的惩罚。下回要小心点,你老公我这叫合理化利用。既不是榨取,也不是剥削。我们是一代有良心的企业家。”孙泽生一副严肃的样子。

    “嘻嘻,说的跟真的似的。”荣晶莹捂嘴笑道,她笑起来的时候,笑声清脆悦耳,娇躯如花枝乱颤一般,差点把孙泽生的魂儿给勾走。

    荣晶莹见孙泽生有些痴的样子,伸出一根纤纤的细指挑起了孙泽生的下巴。嘟起红唇,做出了一个亲吻的姿势,“呜啊。”

    还没等孙泽生亲过来,荣晶莹已经跳了起来,“这是对你的惩罚,我让你看的着,吃不着。”

    咯咯娇笑着。荣晶莹冲出了会议室,独独把孙泽生丢在了会议室中。

    孙泽生苦笑着摇头,他深吸了几口气,把悸动的心平静下来。随后把笔记本电脑取了出来,忙碌了起来。

    中午的时候,鞠清华、宫九卿等人过来,请孙泽生一起去外面的餐厅吃饭。在饭桌上,鞠清华和宫九卿等人都对孙泽生极尽恭维之能事,有的从商业角度拍孙泽生的马屁,有的从技术的角度吹捧孙泽生,把孙泽生说成是天上少有,地上的超级大牛人。

    孙泽生脸上带着微笑,对鞠清华、宫九卿他们的恭维,他既没有出言反驳,也没有真的往心里去。他也不会因为这个,小看或者重用他们,他看中的还是他们的个人能力,真要是有本事,嘴再甜点,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宫九卿是木鹞精工的总工程师,总体上负责木鹞精工的所有技术工作,在木鹞精工的权利相当的大,有时候,他甚至还可以从技术层面否决荣晶莹的决定。[

    做为麻省理工大学的博士,他当初肯放弃国外优渥的条件,放弃国内很多国企、跨国企业的聘请,选择加盟木鹞精工,主要就是看重木鹞精工的技术实力。

    不过等到加入木鹞精工之后,他才发现木鹞精工是个连厂房都还没有建起来的企业,木鹞精工所有的产品都是从老板孙泽生那里流出来的。自那之后,宫九卿就想着能够有个机会,和孙泽生坐在一起,好好地聊聊技术上的东西。

    做为搞技术,宫九卿恭维了孙泽生几句之后,就开始有意地把话题往技术层面上引,“孙总,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还希望你能够指点指点我。”

    孙泽生笑了笑,“宫总工,你的年龄比我大,学历比我高,经验也比我丰富,指点这两个字论如何也说不上,咱们俩还是交流一下吧。”

    孙泽生曾经跟荣晶莹交流过她对木鹞精工高层的看法,荣晶莹对宫九卿的评价是相当高的,对于这样醉心于技术的人,孙泽生还是很尊敬的,因为前世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的人。

    宫九卿说道:“我上午的时候,看了蛋式飞行器的效果图,我有一点搞不清楚,为什么老板你搞那么多功能单一的蛋式飞行器,而不把尽可能多地功能整合在一块儿呀?”

    孙泽生回道:“很简单,蛋式飞行器每增加一个功能,其自身的体积、重量都会增加,这就对动力系统提出了更多的要求,除此之外,因为个体的增大,它的隐蔽性也会变差。我法找到他们的统一点,所以只好放弃了开发功能综合的蛋式飞行器。”

    宫九卿点了点头,不过他旋即话锋一转,“老板。我想就此事发表一下我的个人看法,如果说的不好,还请你多多海涵,毕竟我以前还从来没有系统的接触、研究过蛋式飞行器。”

    “没关系,你说。”孙泽生笑道,“这个难题困扰了我一段时间了,你要是有什么办法。我非常愿意聆听。”

    其实,孙泽生真的要造功能齐全,体型又较小的蛋式飞行器,也不是没有办法,就是在动力系统上做文章,只要动力系统够强劲。把蛋式飞行器的体型控制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还是哪一点,现在不是出强劲动力系统的时候。

    要在现有的技术条件下,实现多功能蛋式飞行器的小型化,就比较困难了,这才是困扰孙泽生的地方。坦白讲,论起对现代技术条件的了解的广度和理解的深度。孙泽生是比不上宫九卿的。

    宫九卿没有卖关子,直接回答道:“老板,我个人觉得你的思路有了偏差,为什么非要把蛋式飞行器造的那么小呢?蛋式飞行器的体型大一点,又有什么不可接受的呢?即便是损失了一点隐蔽性,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孙泽生按了按太阳穴,“你慢点说。”

    宫九卿继续说道:“蛋式飞行器有其特定的使用场合,我估摸着有三大类客户。可能会对蛋式飞行器非常感兴趣。第一类是军人,第二类是警|察,第三类是富豪和部分厂矿企业。这三类客户,除了军方之外,对蛋式飞行器的隐蔽性要求并没有那么强烈。”

    “继续说。”孙泽生催促道。

    宫九卿说道:“富豪采购蛋式飞行器,是为了自身的安全,他们并不是希望真的有危险上门了。才把蛋式飞行器派上用场,而是希望危险永远都不要找上门。一个体积比较大的蛋式飞行器显然有更大的机会,让危险退避三舍,体型大。视觉冲击力也就大,制造危险的人也就会更慎重。厂矿企业也是如此,他们都希望的是御敌于国门之外,而不是等到敌人进到自己的范围之内,再反击。”

    “有点道理。”孙泽生点了点头。

    宫九卿又道:“警|察对蛋式飞行器的隐蔽性也不能说一点要求都没有,但是更多的时候,其实隐蔽不隐蔽的,都所谓。满大街的警|察、巡逻车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此外,蛋式飞行器是悬空飞行,可以在很多的时候,跃过障碍物飞直线,而且它的速度似乎还不满,这时候,在一些要求隐蔽性的场合,蛋式飞行器的这些优势其实可以弥补隐蔽方面的劣势。警|察抓歹徒,如果歹徒有交通工具,一般情况下肯定要顺着路走,而路不一定是直的,即便是直的,也是可以设置一些障碍物,去减慢他们的速度。

    如果歹徒没哟交通工具,那么在蛋式飞行器的追击下,他们就没有丝毫的优势。当然,对于那些真正需要隐蔽性的时候,功能比较专一版本的蛋式飞行器完全可以满足他们的需要。但是我想大部分时候,综合版的蛋式飞行器应该可以满足他们的需求了。”

    孙泽生连连点头,他有一种拨开云雾见天日的感觉。

    宫九卿继续说道:“军方那边,我不太了解,我就不随便发表意见了。不过我想如果我们把功能比较综合,体型偏大的蛋式飞行器造出来,他们应该也会尝试着购置一些的。”[

    孙泽生哈哈一笑,“宫总工,你知道我听了你的话,有种什么感觉吗?一语惊醒梦中人呢。我原来的思路进了一个死胡同,多亏你提醒了我呀。”

    宫九卿也笑了,“老板谬赞了。我也就是说了我的一点看法,如果能够帮助老板理清思路,那是我的荣幸。”

    孙泽生点将道:“下午的时候,羊城市公安局的采购人员要过来,到时候,你也参加会面和谈判。”

    “是,老板。”宫九卿大喜,要知道上午的时候,孙泽生指定谈判人员的时候,还没有他。

    鞠清华有些羡慕地看了看宫九卿,“宫总工,恭喜你呀。”

    宫九卿呵呵一笑,“同喜。同喜。”

    羊城市公安局派来和孙泽生进行接洽的是一个三个人组成的团队,带队的是一位副局长。孙泽生带着荣晶莹、臧永晨、宫九卿等人,和他们谈了起来。

    羊城市公安局的人员是亲眼见识过蛋式飞行器的威力的,对蛋式飞行器的兴趣相当的浓厚,但是在得知蛋式飞行器的采购价格之后,他们还是忍不住犹豫起来。

    一台蛋式飞行器就要一百多万,十台就是一千多万。都可以用来购买一般的直升飞机了。

    “孙总,蛋式飞行器的价格实在是太高了,超出了我们的心理底线。”那位副局长叫穷道。

    孙泽生给荣晶莹使了个眼色,他决定当个旁观者,让荣晶莹他们锻炼一下。

    荣晶莹说道:“话不能这样说,一分价钱一分货。一辆好点的车都要大几十万,小一百万的,蛋式飞行器是什么,是可以在天上飞的飞行器,那么多先进的技术集合一身,能不贵吗?一百六十万,都是白菜价了。”

    副局长嘿嘿一笑。没有接荣晶莹的话。全国公安系统的头头脑脑又有几个不清楚荣晶莹和他们的顶头上司的亲属关系,他可以跟孙泽生砍价,但是在面对荣晶莹的时候,就得避让。

    副局长带来的一位下属,羊城市公安局装备和后勤处的处长说道:“蛋式飞行器的功能太单一了,就算是能飞,他的价格还是有点太高了。”

    “你们原来看到的都是第一代蛋式飞行器,我们正准备出第二代。也就是功能比较综合的蛋式飞行器,不过它们的体型要大一些,售价更贵。”

    宫九卿一边说着,一边把孙泽生中午打印出来的综合版蛋式飞行器的效果图拿了出来。

    羊城市公安局的三个人一起把头伸了过去,趴在桌子上,仔细地看了起来。

    宫九卿说道:“或许你们会觉得这一款蛋式飞行器大了一点,但这是有原因的。我来给各位解释一下。”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宫九卿花了十几分钟,把他对孙泽生说过的话,又重新说了一遍,当然。这次他说的更加的详细。

    “你说的理由,不是不可以接受。我现在最关系的是综合版的蛋式飞行器的售价是多少?”副局长问道。

    宫九卿看向了孙泽生,他还没有来得及计算综合版蛋式飞行器的价钱。

    孙泽生说道:“我们准备把综合版的蛋式飞行器命名为全能蛋型,它每一台的售价为三百五十万。当然,随着我们在技术上的成熟,和制造工艺的提升,这个价格以后或许会往下降。但是在现阶段,就是这个价格了。”

    全能蛋型蛋式飞行器如果按照孙泽生原来的方式,分开加工,然后再运到他的工作室组装,折算下来,每一台的成本大概是一百万左右,也就是比捕手蛋型等蛋式飞行器贵了几十万。不过这一点,别人不知道,孙泽生也不会把利润随着成本的增加,相应的上调,他是按照功能的增加,往上调的价格,只要比所有功能版本的蛋式飞行器的售价加在一起,再削下去一截,买家就会有一种赚到的感觉。

    “三百五十万?这个更贵。”副局长摇了摇头。

    孙泽生说道:“不贵了。你想一想,功能单一版的蛋式飞行器目前已经有捕手蛋型、侦察蛋型、大夫蛋型、麻醉蛋型、冲锋蛋型、型和型等多个型号,而全能蛋型蛋式飞行器则是将这么多型号的蛋式飞行器的功能集合在一身,售价只相当于两台捕手蛋型的价格,世上还有这么划算的事情吗?”

    副局长和他的两个下属小声交流了一番,然后说道:“孙总,我们已经了解了你们的产品和报价,这样吧,我们回去研究一下。等研究出个结果来,我再给你们答复。”

    孙泽生点了点头,“好。不知道几位在燕京期间,有什么安排没有?要是没有的话,我愿意做东,陪着各位好好地游玩一下。”

    副局长忙道:“不用了。孙总,我们知道你忙,就不打扰你宝贵的时间了。”

    副局长他们三个起身离开,孙泽生跟荣晶莹小声地说了两句,荣晶莹就起身,追了过去。“我送送各位吧。”

    副局长忙道:“荣小姐,你留步。”

    荣晶莹笑了笑,“没关系,你们是我们木鹞精工的贵客,我身为木鹞精工的总经理,送送各位,也是理所应当的。”

    荣晶莹一直把副局长他们送到了木鹞精工的厂门外,然后荣晶莹貌似意地说道:“我姑父这两天还说羊城市公安局功劳不小,把一个盘踞国内多年的贩毒团伙给一锅端掉了,要是有机会,他一定要见见功臣们。”

    副局长一听,心都要蹦出来了。“付部长真的是这么说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