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336章 难接受

    第336章难接受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

    孙泽生没想到靳媛媛搞出来这么大的动静,也不知道是靳媛媛对伊丽莎白比较重视,还是对他比较重视。

    想了想,没有什么头绪,孙泽生也疑就这件事,向靳媛媛求证什么,只是摇了摇头,继续朝着租房走去。[

    到了租房的楼下,孙泽生意地朝着楼下的停车场看了一眼,发现除了荣晶莹的车子之外,徐云津的车子也在。

    孙泽生蹙了一下眉头,徐云津竟然也来了?可千万不要让妈妈冯月英看出来点什么。

    上到楼上,孙泽生刚刚取出钥匙,防盗门就打开了,荣晶莹笑靥如花地站在门口,就像是喜迎丈夫归来小媳妇yyng。“小生,你回来了。”

    孙泽生点了点头,“我刚才在楼下,看到了徐云津的车,她也来了?”

    荣晶莹嗯了一声,“是我给她打得电话,她一接到电话,就放下手头的事情,专门驱车过来了。这会儿,小津正和阿姨一起和面,包饺子呢。”

    孙泽生进到屋中,就见徐云津和冯月英正在厨房旁的餐桌忙乎,徐云津用筷子夹了馅料,放在饺子皮上,然后用双手将饺子皮裹住馅料,挤压,很快,一个如同元宝yyng饺子就成型了。

    “阿姨,你看,我这个饺子包的怎么样呀?”徐云津邀功似的把包好的饺子举到冯月英面前。

    冯月英脸上带着笑,连连点头,“好,小津的饺子越包越好了,都快赶上我了。”

    徐云津听到门口的动静,侧着身子,往门口看了看,“孙泽生。你回来了?好看吧?我正跟阿姨学包饺子呢,今天晚上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孙泽生笑着冲着徐云津点了点头,“你跟着我妈慢慢包吧。妈,我去书房了。”

    冯月英说道:“你去休息下吧。”

    孙泽生进了书房,坐在了椅子上,靠在椅背上,长舒了一口气。

    荣晶莹倒了一杯水,给他端到了书房,放到了书桌上,“小生。怎么了?看你的样子,好像很累的样子。哎呀,你身上怎么有血?”

    孙泽生连忙竖起了手指,“嘘。荣荣,小声点,别让我妈听到了。”

    荣晶莹走到孙泽生身边,“你是不是又遇到什么事情了?你没事吧?”

    孙泽生叹道:“我很好,没事。就是刚才吓得不轻。伊丽莎白,你还记得吧?过个年。我差点就把她给忘了,不过她却没有忘了我,奶奶的,我今天第一天去上课。她就带着两个人,带着枪,要杀我。要不是我躲得快,还真是一件麻烦事。”

    孙泽生穿着防衣。只要不是被击中要害,他基本上是不会有性命之忧的,但问题是刚才他跟那两个杀手距离很近。对方是有可能直接将他爆头的,那样的话,他就算是穿着防衣,照样得完蛋。

    荣晶莹听了孙泽生的讲述,顿时花容失色,虽然孙泽生现在毫发伤地在她眼前,可是她还是后怕不已。她把孙泽生的头抱在了怀中,“小生,你能不能答应我?以后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孙泽生苦笑,“荣荣,我似乎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危险的事情,都是危险主动找到的我。”[

    荣晶莹说道:“不管是你主动做危险的事情,还是危险找到的你,你都要答应我,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叔叔、阿姨,还有我,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让我们怎么办。”

    “好,我答应你。”孙泽生拍了拍荣晶莹的纤背,“你是不是先把我放开呀?你搂的我太紧了,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

    荣晶莹连忙放开了手,孙泽生牵着她的手,让荣晶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然后将荣晶莹柔软的娇躯搂在了怀中。

    “小生,要不,你从磐石安保调几个人过来,就近保护你的安全吧。你总是这样独来独往,未必能够每一次都能够安全脱险,还是找几个人过来保护你,你才能够获得更大程度的安全。”荣晶莹建议道。

    孙泽生点了点头,“好,回头,我就跟宋佳杰说,让他给我派几个人过来。”

    孙泽生原来一直觉得往自己身边弄几个保镖,没有什么必要,身边人一多,容易束手束脚不说,也不利于保护他身边的一些秘密。可是今天的刺杀,让他认识到了现实的残酷性,在他没有寻找到更好的替代方法之前,往自己的身边安排几个保镖,是非常有必要的。为此,哪怕是让自己的私人空间做出一些牺牲,也是不得不为之的。

    荣晶莹沉默了一会儿,又道:“要不,我替你打听一下吧?磐石安保的保安安保水平如何,我也没有亲眼见过。但是想来他们加入磐石安保不久,对如何保护一个人的人生安全,应该没有多少经验。我爷爷身边的警卫是中央警卫团的,他们是专门负责保护党政军领导人的安全的。中央警卫团肯定有些退役的军官或者士兵,我看看能不能联系到他们。如果可以的话,咱们就出高薪,把他们雇用下来,专门保护你。”

    孙泽生有些心动,不过他还是有些担忧,“这样会不会太扎眼了?用曾经保护国家领导人的警卫来保护我,会不会引起某些人的猜忌呀?”

    “有什么好猜忌的?中央警卫团虽然是负责保护中央首长的,但是中央警卫团的每一个战士,每一名军官也都是有血有肉的人,他们也需要养家糊口,他们也会随着岁月的流逝,再加上其他一个原因,不得不从中央警卫团中退役而出,其中有一部分肯定要流向社会的。

    他们就像是红楼梦中,贾宝玉身边的那些丫鬟,不管原来过得多么金枝玉叶的生活,等到了时间,她们照样只能嫁给粗鄙的男仆人,没有多少成为贾宝玉妾侍的机会。想让他们适应这其中的落差。很难的。

    他们几乎不可能再回去做个普通人,基本上都是被各式各样的富商雇佣走,做保镖或者跟保镖有关的行当去了。现在是市场经济,一切都可以用钱来说话。别人能雇佣,我们怎么就不能雇佣了?”

    荣晶莹极力打消着孙泽生的顾虑,她知道孙泽生对中央警卫团不了解,她只能把她知道的一些和中央警卫团有关的消息,简单地跟孙泽生说说。其实,真要说起来,她对中央警卫团的了解。也涉及不到机密的成分,荣国盛已经退休很多年了,而荣国盛在中|南海居住的那段日子,荣晶莹还小,根本记不了多少事,等到她能够记住事的时候,荣国盛已经荣休,搬出了中|南海,如今。荣国盛身边虽然还有中央警卫团的人,但已经不是中央警卫团最精锐的那一撮人了。

    孙泽生想了想,说道:“那好,就由你来操作这件事吧。不用操之过急。就算是雇用不到中央警卫团的退役官兵,也不要紧。等到把宝龙公司买下来,我或许会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什么办法?难道区区一个制造自动化设备的宝龙公司,还能够培养出来堪比中央警卫团精英的保镖吗?”荣晶莹反问道。

    孙泽生笑了笑。“暂时不告诉你,先给你卖个关子,等到我们把宝龙公司掌握到手中。那时候再揭开谜底不迟。”

    “跟我还卖关子?小气鬼。”荣晶莹娇嗔地横了孙泽生一眼,“嗯,小生,宋姐已经去了辽京市好几天了,她那边怎么还没有消息传过来呀?”

    孙泽生笑了笑,“这有什么好qgu的?这可是一笔高达四十五亿的交易,宋姐当然要谨慎处理了。别的不说,宝龙公司厂房设备、技术资料等的核查、盘点,就是一件非常耗时间的事情。等等吧,算时间,今天宋姐就应该给我打电话了。”

    这时候,有人敲书房的门,“小生,我可以进来吗?”

    荣晶莹连忙离开了孙泽生的腿,站了起来,过去把门打开,“小津,饺子包好了?”

    “包好了。”徐云津进到书房中,看看孙泽生,又看看荣晶莹,“我跟阿姨忙着包饺子,你们俩躲在书房里,还关着门,是不是做什么见不得的人的事情了?”

    “你才见不得人呢。你呀,是不是吃醋了?”荣晶莹一徐云津,“我把孙泽生让给你,你跟他做见不得人的事情吧。”

    荣晶莹出了书房,还特意把书房的门带上了。[

    徐云津背着手,一步一步往孙泽生的跟前凑去,“小生,你不觉得你应该向我解释一点什么吗?”

    孙泽生伸出手,把徐云津拉到了自己怀中,让徐云津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让我解释什么呀?”

    “解释……”

    还没等徐云津说出来让他解释什么,孙泽生已经噙住了她的红唇,贪婪地吸吮了起来。

    徐云津就像是着了魔yyng,搂住孙泽生的脖子,将自己的香舌送到了孙泽生的口中,任由他吮吸着。

    片刻之后,孙泽生放开了徐云津,拍了徐云津的翘臀一下,“不要胡思乱想。你只需要记住,你说我的,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什么时间,我都不会放手,不会不要你,不会不管你的。”

    徐云津点了点头,她双眸迷离地看着孙泽生,“小生,以后我叫你老公,好不好?”

    孙泽生摸了摸鼻子,“会不会太快了?”

    “快什么?反正是早晚的事情。老公,你答应啊。”徐云津在孙泽生的大腿上扭了一下身子。

    孙泽生忙道:“嗯。”

    “你叫我老婆。”徐云津不依不饶地说道。

    “好,老婆。”孙泽生从善如流,他的下体涨得难受,要是再让徐云津在他的怀里扭来扭去,他都怀疑会不会涨的炸掉。

    “唉,老公,我喜欢你叫我老婆。老公,我爱你。”徐云津笑的像是得到了棒棒糖的孩子yyng,自从孙泽生在茶馆,替她挡了子之后,她的一颗心就为孙泽生而沉沦了。

    “小津,我也爱你。”孙泽生终究还是不习惯叫徐云津老婆。叫了几次后,又改了口,不过徐云津并不在意,她只需要知道孙泽生心中有她,并且把她放在很重要的位置,她就心mny足了。

    “儿子,小津,快点出来,吃饭了。”冯月英在外面喊道。

    “好,来了。”孙泽生连忙让徐云津从他的身上下来。“你先出去。”

    过了一会儿,孙泽生平息了心中的躁动之后,才出了书房。荣晶莹和徐云津坐在餐桌旁,每个人面前一顿热气腾腾的饺子。

    “儿子,你看看小晶,还有小津,特别是小津,一过来,就帮着我包饺子。你呢。一回来,就躲到书房里,享清闲。我真是后悔,当初怎么生的不是一个闺女呢?”冯月英半真半假的开着玩笑。

    “妈。你又来了。”孙泽生奈地犯了个白眼,以前,冯月英要是觉得他不够勤快,就会搬出这段话来。

    “阿姨。你应该庆幸的呀,小生要是个女生,我们娘俩就不会认识了呀。”荣晶莹率先替孙泽生辩解道。

    徐云津不甘落后。也说道:“阿姨,女生外向,你要是生了个女儿,将来等到你女儿长大之后,只会向着夫家,说不定要很长时间才回去看你一眼。哪像现在,你可以时时刻刻看到小生,小生还可以把别人家的女儿拐回去,给你当儿媳妇。”

    冯月英差点被徐云津的话给雷死,除了孙泽生之外,她还有荣晶莹、徐云津可都是女子,哪有当女人的这样编排自己所处的群体的。不过冯月英也不得不承认,徐云津说的很有道理。

    “这臭小子,我都替他发愁,还不知道他有没有那个本事,拐谁家的姑娘,给我当儿媳妇呢。”冯月英一边说,一边看看荣晶莹,又看看徐云津。

    荣晶莹和徐云津相互看了一眼,两人虽然都想接冯月英的这个话茬儿,但是心中又都有顾忌,不敢接。她们俩都怕会因为这个问题,而伤及到她们俩从小积累下来的姐妹情。

    孙泽生清了清嗓子,“你就别乱操心了。放心,你儿子保准给你找个好的儿媳妇,说不定,还能多给你拐回去几个别人家的闺女呢。”

    荣晶莹和徐云津一听,眼神就不对了。孙泽生这话是什么意思?多拐几个,到底是几个?是除了她们俩之外,还要算上张立呀?抑或者再算上张立之外,还要再加上其他她们不知道的人。

    好你个孙泽生,你终于暴露你的“狼子野心”了。

    两人一起狠狠地瞪了孙泽生一眼,不过两人都没说什么话,要说,也是私下里跟孙泽生说,不能当着冯月英的面说,免得给未来的婆婆留下什么坏印象。

    冯月英同样被孙泽生的话给震惊住了,她直到现在才知道儿子竟然打着这样的主意。从理智的角度来讲,她觉得孙泽生的话不现实,法律上不允许一夫多妻制不说,论荣晶莹,还是徐云津,她们这样的人呢,会和其他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吗?

    冯月英很想让孙泽生打消这个不智的念头,可是规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论是荣晶莹,还是徐云津,都是一等一的好姑娘,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身份地位头脑都是一个不缺,这样的姑娘不能给自己做儿媳妇,实在是太可惜了。

    孙泽生看了冯月英、荣晶莹和徐云津一眼,端起了饺子,专心地对付起来韭菜馅的饺子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徐云津和荣晶莹都没有走,留了下来,两女跟冯月英挤在了一张床上,孙泽生继续睡沙发。

    到了第二天,孙泽生继续去上课,荣晶莹接到一个电话后,不得不跟冯月英告辞,赶往木鹞精工去处理一些事情,徐云津则留了下来,准备多陪冯月英一会儿。

    冯月英跟徐云津拉了半天的家常,从徐云津的口中问出了不少徐云津的个人情况。徐云津终究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千金大小姐,又是刻意的讨好冯月英,谈吐举止都让冯月英十分的mny。

    想想荣晶莹,再想想徐云津,冯月英募然发现真的好难选择,荣晶莹和徐云津像是两朵艳芳的牡丹yyng,或许有些细微的差别,可是要说谁就更胜谁一头,能够让她毫不犹豫地觉得是自己儿媳妇的人选,还真没有那种情况。

    孙泽生到了学校,听到很多同学都在议论昨天突然飞降到学校的那家军用直升机。燕京的驻军很多,随处可见军队的大院,偶尔还能看到有军警架着机关枪,开着挎斗摩托车在大街上巡逻,但是像军用直升机突然出现在闹市区的情况,对华夏农业大学几乎所有的师生来讲,都是头一次见到,也就难怪他们不兴奋了。

    见孙泽生走了进来,教室里突然变得安静下来,等到孙泽生坐下后,有几个同学围了过来,“孙泽生,我们听说昨天那家军用直升机来了之后,连为难你都没有为难你,就让你走了。那家军用直升机还有那么多的大兵,是不是为你而来的?你能调动他们?”

    孙泽生笑了笑,“你们觉得我有那么大的本事吗?”

    那几个同学狠狠地点了点头,看着孙泽生的眼神都是带着光的,以前在他们当中,不显山不露水的孙泽生,如今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得,或许可以说以前孙泽生就是一块埋在沙子里面的黄金,如今狂风吹来,把沙子吹走了。金子也就露了出来,绽放着与众不同的光彩。

    孙泽生摇了摇头,“你们都别乱想了。我没有调动军队的本事。”

    孙泽生的否认并没有平息众人的疑惑,相反更加激起了同学们的好奇,如果换成是他们,他们也不会承认自己能调动军队呀。

    “孙泽生,你昨天说未来之光公司招收小时工,是不是?”吴大洲突然问道。

    孙泽生点了点头,“是呀。”

    吴大洲说道:“我想利用周末的时间,去未来之光公司做小时工,不知道你们要不要呀?”

    “要呀。吴大洲,你那天抽空去一趟未来之光公司,跟那边的人事处谈谈话,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孙泽生淡淡地说道。

    吴大洲点了点头,昨天孙泽生在宿舍说的那番话,让他一个晚上翻来复出睡不着。几个月前,孙泽生在宿舍中,鼓动着舍友开未来之光公司的专卖店,他因为担心专卖店赚不到钱,放弃了那个机会。结果,才区区几个月过去,当初响应孙泽生号召的张兴龙还有于时光,都混得不错。

    张兴龙的一号店因为是旗舰店的缘故,受到了未来之光公司不遗余力的支持,而于时光的专卖店开在了外国语大学的附近,两个人在星光系列化妆品的时候,就都有不小的盈利能力,等到美丽如歌牌青春霜系列化妆品上市之后,那钱更是赚疯了。

    要说吴大洲不羡慕,不嫉妒,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昨天,要是孙泽生说弄个未来之光公司专卖店的二期工程,那么吴大洲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可是孙泽生出的主意却是到未来之光公司做小时工,这个吴大洲的心理预期有太大的落差。

    今天早上到了教室,吴大洲才知道昨天发生在校园中的刺杀事件,他蓦然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孙泽生连军方都有人,如果他能够到未来之光公司做个小时工,经常和孙泽生亲近一点,说不定,孙泽生一高兴,就让他做了亲信小弟,那样的话,他可就发达了。

    听说吴大洲要去做小时工,同学都看着他。通常情况下,大学生脸皮薄,爱面子,甚至有些好吃懒做,贪享受,怕吃苦,眼高手低,能够拉下脸,去打工的,没有几个。而且打工,也基本上是选择做家教的居多。让他们到工厂,跟一生汗臭味的工人混在一起,做个小时工,是让他们很难接受的一件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