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237章 残疾保安

    ()孙泽生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强扭的瓜不甜。薛林霞,既然你男朋友不喜欢在我的手底下工作,我也就不强求了。我还有事,就到这里。”

    说完,孙泽生就起身,释释然而去。

    薛林霞急了,“古大海,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知不知道我为了把孙总请来,说了多少好话?”

    古大海哼了一声,“这个孙泽生跟你灌了多少迷汤呀?你怎么就这么维护他?”

    薛林霞气道:“你真是不可理喻。孙总这个人虽然年轻,但是非常有能耐,也很有魄力。我现在一年三十万的年薪,就是孙总给的。你那个战友给你介绍的工作,一年能有这么多钱吗?”

    ……对薛林霞和古大海如何争论,孙泽生不感兴趣。华夏每年正常退役的特种兵、普通军人、特jing等,不计其数,想从其中找一些合适的人,来未来之光公司工作,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就算是比较难招的特种兵,只要他把钱给到了位,退役的特种兵只会争着抢着到他的麾下效力,古大海只是一个小小的特jing队副中队长罢了,还是被开除的,孙泽生根本不可能花费太多的时间,在他的身上。

    在这一点上,古大海和武汉阳有很大的区别,武汉阳是不可多得的优秀职业经理人,是帅才,孙泽生拿出足够的耐心来,折节下交,那都是理所应当的。古大海还没有到武汉阳的级别,孙泽生肯见他一面,基本上就是为了给薛林霞面子罢了。

    不过薛林霞向孙泽生推荐古大海这件事,倒是给孙泽生提了一个醒,他现在确实有必要,成立一个du li的保安公司了。他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秘密和产业,需要有人提供专业的、二十四小时的全方位保护了。

    不过做安保,孙泽生完全是门外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摆在了他的面前,就是如何为保安公司寻找一个领头羊。

    孙泽生想了想,给孔天顺打了一个电话。

    “孔大哥,我想开一家保安公司,你认不认识做这一行的朋友呀?最好是有多年安保的经验,最近又失业或者在原来的公司做的不够开心,想跳槽的。要是有的话,介绍一个给我认识。”

    孔天顺说道:“这样的朋友,我有,不过人家是否愿意跳槽,就不知道了。小孙,你要是开保安公司,能不能给哥哥我一个面子,让我在里面安排几个人呀?”

    孙泽生笑了笑,“没问题。人多了,不好说,三五个,十个八个,没有任何问题。”

    孔天顺没想到孙泽生答应的这么痛快,“好兄弟,哥哥我就不跟你说谢了。明天,我就带着他们去见你。明天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孙泽生想了想,“我明天上午只有两节课,上完课,大概十点左右。这样,咱们十点钟,在学校南门那里碰头,怎么样?”

    “行。”孔天顺说道。

    孙泽生把手机收了起来,他十分的好奇,不知道孔天顺打算让他在保安公司中安排什么人,是官二代、富二代,还是什么亲信?不过要真是这些人的话,孔天顺也不应该开口让他往保安公司里面安排人呀,保安公司又没有多少的油水,尤其是初创的时候,油水就更少了。

    转眼到了第二天,孙泽生上完上午的课,拎着包,就出了教学楼,朝着学校的大门走去。站在大门外,他朝着两边看了看,很快就看到了在大门西边的树荫下,停着一辆中巴车。星期六,孔天顺带着人,去支援他的时候,开得就是这辆中巴车。

    孙泽生笑了笑,走了过去。

    车门打开,孔天顺率先从驾驶位上下来,他绕到中巴车的右边,站在车门的旁边,就见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从车上下来,这个人最明显的特征,是他右边的袖子空荡荡的。

    孔天顺将手举了起来,向这个男子敬礼。

    在这个男子之后,又接连下来四五个人。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残疾人,有一只眼睛瞎了的,有瘸腿的,还有少了一条腿的,有的身上有明显的烧伤痕迹。

    这些人下车的时候,在中巴车旁一字排开,个个都努力地挺直腰杆,眼神都是异常的倔强而又坚毅,时不时地还有一丝自卑流露出来。

    孙泽生走了过去,看着孔天顺带来的这些人,他没说话,等着孔天顺给他一个说法。

    孔天顺等到所有人从车上下来,对孙泽生说道:“小孙,看见我把这样一批人带来,你是不是失望了?你要是失望,你就错了。知道我带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吗?他们都是英雄,都是为人民做出过贡献的真男人。

    这位,身上有超过三分之一的面积,被烧伤,他叫库伦,蒙古族,原来是消防队的一名战士,在参加一次救灾的时候,为了抢救群众,被一根烧断的木梁砸倒,一共被砸倒的有三个人,其他两名战友都牺牲了,只有他活了下来。

    这位一只眼睛失明的,叫董大伟,他的眼睛是在执行一次突击任务,从吊绳滑落,踹破玻璃,进屋解救人质的时候,不小心让碎玻璃划伤的……”

    孔天顺挨个儿把这几个残疾人一一的介绍给孙泽生,他们都曾经是jing察或者消防部队的武jing战士,他们身上的伤残都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留下的。

    孔天顺把他们介绍完之后,又说道:“他们伤残后,局里面给他们发了伤残补助金,不过这笔钱,肯定跟他们能够正常工作的时候,所获得的薪酬要少。

    同时因为身上的伤残,他们继续留在原来的工作岗位上的可能xing也没有了。只能回家,重新寻找工作,不过凭他们现在的身体条件,找到的工作,没一个是好的,报酬都特别低,要不然,就是没人肯录用他们。他们都还年轻,难道让他们回家,整天在家里干巴巴地坐着吗?

    小孙,你别看他们残疾了,但是他们的技能还在,而且他们因为不好找工作,一旦录用了他们,他们的责任xing会比一般人更强。还有,他们的人品是毋庸置疑的,他们身上的伤疤和残疾,就是他们人品最好的证明。

    小孙,请你看在我这个当哥哥的面子上,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试一试,怎么样?”

    孙泽生点了点头,“孔大哥,我不能给你面子。”

    库伦等人一听,所有的人都垮了下来,支撑着他们的jing气神瞬间就飞的一干二净。

    “小孙……”孔天顺还要为库伦他们争取一下。

    孙泽生摆了摆手,“这就蔫了?执行任务的时候,那么大的磨难,都没有击垮你们。我说一句不给孔大哥面子,你们就觉得没有希望了。不过,我是说我不给孔大哥面子,但是我敬重你们,我的公司就是需要像你们这样的员工,今天,我决定了,你们几个,我都要了。今天下午,你们就可以到公司去报到,明天,就可以到公司上班了。”

    库伦有些不自信地问道:“孙总,你真的决定录用我们了?”

    “我像是说的假话吗?孔大哥,这个,你可得替我解释一下。”孙泽生说道。

    孔天顺哼了一声,“刚才吓我的时候,怎么不想着给自己留条后路呢?现在,想让我证明你说的是真话,完了。除非,一会儿请我们吃饭。”

    孙泽生笑道:“没问题。看到旁边的金马大酒店没有?咱们现在就去那里搓一顿,为库伦大哥,董大伟大哥你们接风洗尘。”

    孙泽生、孔天顺带着库伦、董大伟等人一起进了金马大酒店,要了个包间。

    库伦、董大伟等人都显得有些拘谨,他们没有残疾之前,都很少到这么高档的酒店来,等到残疾之后,不受人白眼就不错了,像金马大酒店这种高档的场所,他们就更不可能来了。何况,孙泽生现在算是他们的大老板了,他们唯恐说错什么,做错什么,才把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给丢了。

    不过几杯酒下肚后,库伦、董大伟等人都变得激动起来,个个都红着眼睛,拍着胸脯,向孙泽生表达着决心,表示绝对不会辜负孙泽生的信任,会把本职工作做好。

    孔天顺也再三向孙泽生敬酒,他事先真的没有想到会这么顺利,为这些战友解决了工作的问题,一是让他了了一块心病,为战友们办了一件大好事,二是让他有了在局里面夸耀的资本,这也算是他的政绩了。

    吃完饭后,孙泽生就让酒店专门替人开车的服务生,开着那辆中巴车,把孔天顺、库伦、董大伟等人一起送到未来之光公司去。

    然后,孙泽生给武汉阳打了个电话,让他以公司的名义,跟库伦、董大伟等人签订没有劳动年限限制的长期劳动合同。

    武汉阳很不理解孙泽生雇佣好几个残疾人的举动,在电话里,跟孙泽生据理力争了许久,终究还是未能说服孙泽生,只好表示个人保留意见。

    挂断电话后,武汉阳怎么琢磨,怎么觉得签这么多的残疾人,还是不符合公司的利益,于是,他又找到宋嘉依,把这件事汇报给了宋嘉依,然后谈了他的意见,并希望宋嘉依能够劝劝孙泽生。

    宋嘉依耐心地等武汉阳说完后,说道:“武总,孙总做事,有他的计划和想法。从他刚开始开公司的时候,我就跟着他,到现在,还没有发现有一件事,是孙总做的不对的。当然,我不是说孙总会永远并且一直正确。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在这件事保留你的意见,让时间来说话。也许过了不久之后,你就会发现孙总这样做的意义在什么地方了。”

    武汉阳不死心地问道:“宋董,要是时间证明孙总在这件事上的决定是不妥当的,那又该怎么办?”

    宋嘉依说道:“首先,你是总经理,孙总有什么命令或者指示下来,你要将他变成可cao作的条文,并带领全公司具体的执行和ca,那么再向孙总反应不迟。”

    武汉阳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好,我明白了。”

    送走孔天顺等人之后,孙泽生没有回学校,今天下午没有课,孙泽生打算去星光传媒看看。徐云津已经不止一次打电话给他,催要剧本了。

    星光传媒设在了燕京电影学院附近不远处的一个写字楼中,说起来,星光传媒的注册资本还不到三千万,这点钱,就想在影视圈里折腾出来一点浪花来,难度还是不小的。

    星光传媒的底子薄,经不起折腾,也就是在写字楼中租了一个套房而已,并没有奢侈到去租赁半层楼或者一层楼。

    地方小,装修起来就方便,别看他们决定成立星光传媒到现在,没有多少时间,星光传媒已经正式开门营业了。

    孙泽生骑着山地车赶了过去,把山地车锁好,拎上包,进了写字楼。

    乘坐电梯,孙泽生上到了十八楼,找到了星光传媒所在的房间,他走了进去,迎门有一个服务台。服务台后面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五官端正,竖着马尾辫,见孙泽生进来,她连忙站了起来,“先生,你……”等看清楚孙泽生的面目后,小姑娘连忙改口道:“孙总好。”

    孙泽生冲着她点了点头,“你忙你的,我随便看看。”

    孙泽生从服务台旁边绕了过去,进到套房里面。

    套房里面被全部打通,然后用钢化玻璃进行了区隔,其中面积最大的一块区域是员工的办公区,一共有四五个人,他们无一例外,都是俊男靓女。

    服务台那边的动静,早就惊动了他们。这些员工都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向孙泽生问好。

    孙泽生今天还是头一次过来,不过荣晶莹、徐云津早就把孙泽生的照片拿给他们看了,不至于让他们犯下不认识孙泽生的乌龙事件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