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096章 抓到贼了

    第096章抓到贼了

    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包养……

    ※

    李开放是政治老师,却来做外国语演讲大赛的评审老师,这事怎么听着怎么怪异。

    “李老师,我一定用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会让你心甘情愿地给我高分的。”孙泽生自信满满地说道。

    “好,有志气。我等着看你的表现。”李开放对孙泽生的回答很满意,“刚才那几个姑娘都是谁呀?你也要注意一点影响,不要做出超格的事情。”

    李开放一边说着,一边扭头看了荣晶莹、徐云津她们一眼,当他的目光落在荣晶莹脸上的时候,一开始还没有在意,但是下一瞬间,蓦然反应了过来。她暗中倒吸了一口凉气,表面上却不动声se。

    “孙泽生,那几个姑娘都是你的朋友?不给我介绍一下吗?”李开放换了一种口吻。

    孙泽生不知道李开放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但是他还是为李开放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荣晶莹、徐云津、张立还有宋嘉依四女。

    李开放越加地肯定了他的判断,他拍了拍孙泽生的背,“你陪着她们聊。我先进去了。孙泽生,加油,我可还等着你用高超的演讲技巧和超人一等的内容,来征服我呢。”

    李开放又冲着荣晶莹等四女点了点头,“几位在我们学校玩的开心点,要是孙泽生不好好地招待你们,跟我说,我来批评教育他。”

    李开放转身进了小礼堂。

    徐云津看了他背影一眼,“孙泽生,这人是谁呀?怎么这么莫名其妙呀?”

    孙泽生说道:“他是我们学校的校团委书记,上个学期的时候,做过我们的政治老师。不说他了,咱们是现在进去,还是等到校内筛选赛开始的时候,再进去呀?”

    孙泽生话音还没落,张兴龙好像一只猴子一样,从小礼堂里面窜了出来,东张西望,找到孙泽生后,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来。

    “孙泽生,快,快呀。我抓到贼了。”张兴龙兴奋地大喊大叫。

    “什么贼呀?”孙泽生问道。

    “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你忘了前几天,你的英语演讲稿不是丢了吗?我说的贼就是偷你演讲稿的那个贼。在我神探亨特张的不懈努力下,终于有了结果了。”张兴龙嚷道。

    孙泽生眼睛一眯,“是谁?你确定没有搞错吗?”

    “肖朝阳。我敢用我的人格担保,决定不会有错的。”

    张兴龙为了“查案”,还专门把孙泽生整理的演讲稿要了一份过去,做为比对的证据用。刚才,他带着本班的同学进去,寻找位置,准备给孙泽生加油的时候,发现肖朝阳躲在一个角落里,背稿子。他灵机一动,悄悄地摸了过去,偷听了一会儿,结果发现肖朝阳背的稿子,跟孙泽生给他的一片演讲稿,几乎一模一样,没什么大的区别。

    听了张兴龙的介绍,孙泽生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他虽然不是太在乎那几篇演讲稿,但是他绝对不会容忍有人偷到他的头上。既然有人在不经过他允许的情况下,偷拿了他的稿子,拿这人就要为他的举动付出代价。

    “走,看看去。”

    孙泽生转身朝着小礼堂走去。

    宋嘉依、荣晶莹、徐云津和张立四女连忙跟上,她们四个凑热闹的嫌疑很大,大抵上都是想看看孙泽生是如何处理这件事的。

    张兴龙这时候才看到宋嘉依她们四个,他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唾液,不无羡慕地嘀咕道:“kao,这桃花运旺的,哥哥甘拜下风呀。兄弟,你扛得住吗?”

    进了小礼堂,绕过挡在门口的风屏,张兴龙指着小礼堂一个角落,“肖朝阳就在那里。”

    孙泽生走了过去,肖朝阳人很瘦弱,身上有着不健康的苍白,头发也有些枯黄,一看就是营养不良造成的。

    肖朝阳的事情,孙泽生多少知道一些。华夏西北山区出来的,老家很穷,他每个月的生活费也就一两百块钱,常常是买上几个馒头,然后打一份免费的菜汤或者米汤,一天就这样对付过去了。

    肖朝阳人有些内向,不太擅长和人沟通。他整个人和外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学习很刻苦,但是成绩始终不是很好,甚至还补考过。

    孙泽生前世的时候,公司被人夺走之后,生活穷困潦倒,那时候的生活可能还不如现在的肖朝阳,他能够理解肖朝阳的状态,如果不是有必要,他实在是不想难为他。但问题既然出来了,那就要尽量解决问题。

    小礼堂布置的像是个阶梯教室,除了成排的座位之外,座位前都还有细长的课桌,一排排的,十分的整齐。

    孙泽生就隔着一张课桌,站在了肖朝阳的面前,不说话,就看着他。

    宋嘉依、荣晶莹、徐云津还有张立、张兴龙等人也都跟着围了过来,一起围观肖朝阳。

    肖朝阳很快就感觉到不对劲,从他正在看的英文演讲稿中抬起头来。刚才孙泽生已经看到了他的演讲稿,也听到了他口中念出来的一段话,确实跟他丢失的演讲稿中的一篇,一模一样。

    “孙泽生,你们要干什么?”肖朝阳的宿舍跟孙泽生所在的宿舍是斜对门,两人不是一个班,却也认识。

    “我能看看你的演讲稿吗?”孙泽生淡淡地说道。

    肖朝阳的眼神闪过一丝慌乱,他把演讲稿塞到了身后,“不行,我凭什么让你看?”

    张兴龙啪的拍了一声桌子,“肖朝阳,我注意你很久了。你敢说手里的演讲稿不是你偷孙泽生的?”

    肖朝阳梗着脖子,说道:“你不要血口喷人。这稿子是我自己写的,你凭什么说我是偷得?有人看见吗?你有证据证明吗?没有的话,你就是诽谤,我肖朝阳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孙泽生说道:“想证明你的稿子是不是从我这里偷得,其实很简单。你把你手中的稿子拿出来,放到桌子上,然后我再把我为演讲大赛准备的几份稿子全都拿出来,咱们对比一下,看看有没有一模一样的?你不是还背着书包吗?我想我遗失的其他几份演讲稿应该也在你的书包里,不把你书包里的其他稿子也都拿出来,跟我的稿子进行对比。咱们看看是不是有重合的?”

    “我凭什么让你看,你又不是jing察,又没有证据。”肖朝阳强硬地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