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最权商

第071章 怀疑对象

    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包养……

    ※

    虽然让张立有限度地向外散播他的个人基本情况,难免招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比方说垃圾短信,推销电话等等,但是不能因为怕麻烦,就因噎废食。

    就像人们买新车,难免引来小偷的注意,开金店难免招惹来蒙面大盗一样,不能够因为小偷、大盗的存在,就不买新车,不开金店。

    尤其是现在,孙泽生能够拓展业务的渠道相当有限,他又没有钱做广告。何况,就算是有钱,即便做了广告,也未必有人信他。

    处在这样一个创业最初始的阶段,任何可以利用的机会都是要抓住的,尤其是口碑相传树立起来的好名声,是这个阶段最重要的财富。

    至于有了麻烦,怎么办?当然是想办法解决它了。

    无论是前世,还是后世,孙泽生都不是甘于寂寞的人,他更不甘于做一个普通的平凡人,这就注定了他的成长要触动很多人的利益,势必要招惹来方方面面的关注,引来形形sese的麻烦。

    不管他愿意不愿意,有没有能力,都必须把这些麻烦解决掉才行。

    这是他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没有人能够代替。

    挂断电话,孙泽生继续埋头看他的乐理教材。

    张兴龙又从外面冲了进来,他腆着脸,带着讨好的笑容,“孙泽生,老大我发现你小子最近桃花运挺旺,找你的女生一个比一个漂亮,今天就连殷仙儿都来了。做人可不带这样的,一个人就占了这么多的美女,小心肾虚呀。”

    孙泽生看了张兴龙一眼,“老大,咱们同学兼同宿舍两年了,我对你了解不算多,却也不算少,说句不雅的话,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说,又想耍什么yin谋诡计?”

    “瞧你这话说的,什么叫耍yin谋诡计?我只是有个小小的请求,还希望你能够答应。”张兴龙笑道。

    “你说来,我听听。不过,有一点,我可要声明,想让我瞒着王晓凤,再给你介绍一个,那是不可能地。我胆小,可不愿意招惹你家那头母老虎。”孙泽生揶揄了张兴龙一句。

    张兴龙讪讪一笑,“我有那心思,也没有那个胆子呀。还有,你大嫂其实挺温柔的,你个小处男,纯粹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

    孙泽生淡淡一笑,“滚一边去,费那么多话干嘛?到底什么请求,快说。”

    张兴龙比划了一个“小小”的手势,“我的要求不大也不多。你不是答应了要请我跟你大嫂吃饭吗?咱们商量一下,能不能不请吃饭了,换个别的方式请我跟你大嫂。”

    “什么方式?”

    孙泽生知道张兴龙是个典型的吃货,一见好吃的就走不动路,今天这是怎么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张兴龙显得有些忸怩,他还特意把宿舍的门关上,从里面反锁上,这才说道:

    “是这样的,你能不能给你大嫂她们宿舍买个饮水机呀?当然,不是以你的名义,是以老大我的名义,刚才你大嫂又给我打电话了,说她们周围几个宿舍都有饮水机了,还都是什么男朋友送的,磨着我,非要让我也送一个。”

    “所以,你就想到我了?”孙泽生不满地看了张兴龙一眼,“王晓凤是你女朋友,又不是我的,为什么你不送,让我送呀?再说了,一个饮水机值不了几个钱,便宜的,不到一百就能买一个。好的,三四百的,就算很贵的了。这点钱,你都掏不起?”

    “我不是说了吗?是用我的名义。

    反正你要请我跟你大嫂吃饭,现在不过是让你折现变成饮水机罢了。

    再说,我也不瞒你,我最近手头挺紧,我妈还没有给我寄下学期的生活费,我又有女朋友要养,又要买考研的资料,花钱跟流水似得,一百对我来讲,已经是巨资了。

    一分钱难道英雄汉呀!

    孙泽生,你体谅老大我苦逼的人生。”

    张兴龙声情并茂地表演着,不去话剧团实在是可惜他这块材料了。

    孙泽生摇了摇头,他摸出来钱包,从里面数出来三百块钱,递给了张兴龙,“既然买,就买两个。一个给你女朋友送去,一个放在咱们宿舍。这样,以后喝水也方便一点。”

    孙泽生刚刚赚了五十万,买饮水机的钱对他来讲,确实不算什么。另外,张兴龙给他的感觉不错,是个值得交的朋友。别的不说,张兴龙平时就够活宝的,让他开心了不少。就冲这个,他也不好意思拒绝张兴龙小小的请求。

    张兴龙接过钱,情不自禁地在红灿灿的华夏币上亲了一口,“孙泽生,你真是太给力了。跟你说,哥就是个男的,我要是个女的,非得嫁给你不可。”

    “就你那模样,我要是把你娶回家,过年的时候,不用放鞭炮,年怪兽都不敢过来。”孙泽生笑着调侃了张兴龙一句。

    张兴龙不在意地嘿嘿一笑,他把钱收了起来,然后又神秘兮兮地凑在孙泽生身边。

    “老大我不白占你便宜。刚才,殷仙儿她们不是把我赶出去了吗?我趁着这个工夫,按照我搞来的名单,跟咱们周围几个宿舍对比了一下,结果你猜怎么着?

    除了你之外,咱们周围几个宿舍,还有两个人报名参加了外国语演讲大赛,一个是肖朝阳,还有一个是罗喜来。

    我个人觉得肖朝阳有重大作案嫌疑。”

    “说说你的理由。”孙泽生露出了几分感兴趣的表情,他虽然表达了不在乎演讲稿失窃的态度,但是如果能够找出来真凶,他也是欢迎的。

    “据我所知,肖朝阳家不富裕,没钱,人穷志短嘛。而且我听他们宿舍的人说,他们宿舍经常会丢一些东西。他们宿舍都怀疑是肖朝阳干的,只是顾忌同学的面子,都不说罢了。”张兴龙有些神叨叨地说道。

    孙泽生皱了皱眉,他就不喜欢听到“人穷志短”这四个字。

    他前世的时候,就是贫寒人家出身,不也取得了旁人难以望其背的成就?

    这一世,他取代了孙泽生,孙家同样不能算是富裕,家里可能连五万块钱的存款都拿不出来,但是他从来没有在孙文斌、冯月英两口子身上感觉到“人穷志短”的窘迫和自卑。

    感谢(稻草人)、朋友0402的打赏,谢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