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281章 郭拙诚升官

    孙兴国微笑道:“你怎么就不说自己谈贪婪了呢。你说,凭你的本事,走出去想打一份三四千一月工资的工作不难吧?现在琼海岛可是大发展时期,需要的电工很多很多,特别是你这种有本事的电工,谁家企业会拒绝?

    你不是找不到工作,再多就是这些企业给你的工资有高有低而已。你完全可以先找一家企业把工作稳定下来,然后一边赚钱一边寻找工资更高的企业。三千元的工资,一个月至少可以存下两千,干两三年再回你的老家,家里的亲戚朋友乡亲谁不羡慕你?想找一个女人成家过日子不难吧?论是在老家安家,还是将老婆带到琼海岛来生活的,都行。将来一定会过的很好,只要你的心不贪,自己内心安稳就行。

    也许你会说安国俊等人会找你的麻烦。但这个情况估计你自己都不信,不说你和安国俊和他情『妇』的关系好,人家不看僧面看佛面,只要你不举报他们,他们未必会找你麻烦。就是找你的麻烦,琼海岛这么大,你随便找一个不起眼的企业,他们怎么找你?不说是他们,就是我们公安局想找一个隐藏起来的人都困难,有时候动用数的人力物力都难功而返。他们几个人有本事找到聪明的你?只要过了几年,你不知道他们的秘密了,他们更加会不理睬你了。你又不是他们的核心人物,只不过是受安国俊信任而已。

    害你自己的还是你那颗贪心。你想把那几百万全部拿到手,还要夺走安国俊的女人,想人财两得。连一勺子汤都不想让你的同伴喝。这也太过分了。如果有你所说的上天。让你成功,那上天都不公平。你说,如果你的同伴知道你所做的事,他们会放过你吗?恐怕会把你撕成碎片吧?我们可以不让你与他们见面,只要你把你所知道的情况文学网出来,我们会将你送出琼海岛到外地去服刑,直到你死之前都不会受到他们的侮辱或责打。”

    孙兴国心置腹的语言让谭小雄的心里防线彻底崩溃。在他想来,孙兴国能答应他不让他与安国俊等人见面。也能在他不答应配合的情况下将他扔进安国俊等人呆的牢房里,到时候他肯定是生不如死,那是**和精神的双重折磨,特别是精神上的折磨会让他更加内疚受不了。[

    不管怎么说,安国俊等人对他还是有恩的,给予他吃给予他住给予他信任,他却以夺人女人夺人钱财来回报,真不是人做的事情。

    有了谭小雄的交待,公安局的警察们自然知道怎么办了,很快就正式提审安国俊等大佬。很快就『摸』清了他们这个团伙的一切,不但找到了枪支的来龙去脉。还找到了他们为制造毒-品所购买的机械设备仪器和原材料,还找到了遥控他们的香港组织的违法犯罪事实,为彻底铲除这个毒瘤准备了充分的证据。

    以至于孙兴国代表公安局向公署常委会做案情汇报时都是意气风发的。

    后来公安部为此嘉奖了琼海公安局,香港警方也向琼海行政公署和公安局发来感谢信。

    琼海公安局荣立集体一等功,孙兴国荣立个人一等功,还有不少干警荣立二等功、三等功不等,很多干警都受到了表扬、奖励。

    有人欢喜有人愁,在公安机关有大量人员受表彰的时候,安国俊、谭小雄等人被执行死刑,很多团伙骨干包括李小荷被判死刑、期徒刑、有期徒刑等等。而那些被安国俊收买的基层干部重的被判刑,轻的被撤职。

    当然,这是后话,在此一笔带过。

    当郭拙诚的各项工作都在顺利进行的时候,中央又启动了琼海行政公署升格为省『政府』的步骤。因为涉及到很多事情,涉及到高层组织机构调整,郭拙诚又增加了很多额外的工作,他不得不带着一班子人在京城、省城之间来回奔波,向国-务院、中-组部、国家计委等等部门提交各种各样的报告、文件、请示,领取一份份盖好了章的批示、文件。

    同时,郭拙诚还得参加各种各样的有关琼海行政公署升格的会议,与有关部门讨价还价,或者提建议或者反驳一些不合理的要求。

    直到这个时候,郭拙诚才知道升格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原以为这种事情就是国务-院一个命令就行,现在才知道自己过去有点幼稚了,里面牵涉到的各种关系、各种关系网、各种势力、各种利益体,真的太多太多,远不是一个命令一个章程媒体上一个公告就能决定就能解决的。

    随着一些消息慢慢透『露』,慢慢流入民间,那些早就心思活络的人又开始了紧急钻营,开始削尖脑袋往琼海行政公署里钻,希望自己能在升格之前在这里占据一席之地,希望自己能够跟着公署的升格而自己升职,即使不升职也没关系,反正琼海岛的干部上,到时候不但工资猛涨,其实际权力也会比在原单位强大得多,那里都是人满为患、官满为灾了。

    就在很多人使出浑身解数,而郭拙诚在为琼海行政公署升格而奔波的时候,一场有关郭拙诚工作调动的会议在京城大内某一秘密会议室里正在举行,参加会议的人员都是中国当今最有权势的人,最高首长赫然在列。

    与会者议论纷纷,有的同意郭拙诚调开,有的反对,有的认为郭拙诚现在的职位太高了,不利于他的成长,有的则认为郭拙诚是从基层干起来的,这么多年的实践证明他已经成熟了,为了国家的快速发展,应该早一点将他提拔起来,让他担任更重要的职位,不能用老眼光看待新问题,更不能用怀疑的目光看到郭拙诚。

    有人还举出战争年代的例子,说那时候二十岁不到就有当师长、当军长,甚至当某一方面军司令的,那个时候职任更大、危险更高、情况更复杂,到处都是敌人到处都是陷阱,可年轻指挥官一样游刃有余,现在有这么多领导支持,郭拙诚为什么就不能担任更高的职位?

    有人说如果他真的不成熟,真的胜任不了更高级的职位,我们一方面可以利用我们这一代老革命的年纪还没有老到昏聩,完全可以帮助他、提醒他,可以让他站正确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另一方面也趁我们这些人还有一点威信,他真要是烂牛屎扶不上墙,我们也可以撤换他,让他重新从基层干起。

    有人则从组织纪律上反对,说没有经过一层层提拔,没有经过每一级的锤炼,一下将他提升起来,很容易让其他人产生侥幸心理,或者产生失落感,以为我们的组织程序是随机的,是因人而异的,是人为的,这就大大降低了组织的严肃『性』、公正『性』,不利于其他干部的培养。

    有的人则说郭拙诚是郭拙诚,其他人是其他人,根本没有可比『性』,也没有什么嫉妒的基础,就凭他现在为国家做出的贡献,凭他那些政绩,就没有一个官员敢拍着胸口说他跟郭拙诚比一比,说要和郭拙诚一起晋升。这完全不会对组织产生失望,更不会怀疑组织的不公正。

    有人则说我们的干部之所以晋升,并不完全看政绩、看贡献,也不完全看能力,而是看他为人民服务的心,看他能不能与人民群众打成一片,能不能得到群众的认可。

    旁边马上有人反驳道:“如何知道一个干部得到群众的认可,如果知道一个干部有没有为什么服务的心,最后还不是需要组织培养和考察?郭拙诚同志同样受干部群众喜欢,难道他有政绩、有贡献、有能力反而成为不能升职的理由?”[

    ……

    与会者多数赞成郭拙诚升职,个别人反对让他升职,但他们的反对也不过是反对这么快升职而已。在最高首长的坚持下,这些人慢慢达成统一,那就是让郭拙诚升职,且调离琼海岛,也就是说郭拙诚将缘他正在为之奔波的琼海省省长或省委-书记。

    如果郭拙诚知道这个情况的话,一定会悲苦地哀叹:“这……这有天理吗?我好不容易盼到能当诸侯了,能当省长甚至省委-书记了,你们又要把我调走,我可是想在这里将琼海岛建成一个全国最先进、最富有、最具有开创『性』和进取心的省,让琼海岛成为全国人民向往的地方,成为世界著名的旅游胜地。你们这么将我调走,我的雄心壮志不就夭折了?”

    可惜谁也不会理会他的什么天理,谁也不会同情他的哀叹,不说中央首长不会让他在新成立的琼海省当省长、省委-书记,就是网站的编辑们也不会让他当,因为官场文里的主角是不容许当省长、省委-书记的,那是官场文的红线、高压线,不容违背。

    最后中央领导经过充分的酝酿和谈论,决定给郭拙诚升半级,从琼海行政公署一把手的位置调离,调入国家计委任第一副主任,位置仅次于虞罡秋副总理,同时兼任对外大型项目合作协调办公室主任。

    可以说这是前世没有的,这一世中央领导专门为郭拙诚量身打造的一个新衙门。

    (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未完待续。。)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