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1045章 紧盯国外和国内

    ()说到这里,郭拙诚很肯定地说道:“就这么办!就由我们公署出面邀请他们就行,真出了什么问题由我来负责。你想想,这次级别定低了、办砸了,下次我们还可以提高,可以请省zheng fu出面。如果这次把级别定高而办砸了,下次我们还怎么提高级别?”

    说到这里,他不好意思地笑道:“金主任,你知道我这个人脸皮薄,不想也不敢现在就去麻烦省领导,现在八字还没有一撇就找人,人家会怎么看我们?”

    金红槐连忙说道:“是,是,还是郭主任考虑的对。”但他心里却在想:这有什么?其他地方都是由省领导出面的。你说什么脸皮子薄、不想惊动他们,还不是想多立一份功劳,怕省领导分享了好处?这个级别就摆在这里,哪有这次定高下次就不能升的道理和做法?

    不过,这话他是万万不敢说出口的,只能在心里腹诽而已,而且他心里也慢慢有了一丝激动:如果郭拙诚这么做真的成功了,那我自己的功劳不也随着增加?别人都会说这事就是琼海行政公署完成的,招商引资办公室自然也功不可没。. .

    想到自己也能分上一大羹汤,风险虽然也有但机遇更大,责任则由郭拙诚承担,金红槐内心反而有了期盼,开始希望郭拙诚真的只是让公署出面邀请了。

    郭拙诚哪里知道眼前这个家伙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他也懒得去揣摩这些小人物的心理,而是吩咐道:“你先与iic公司、网络游戏集团公司、凤凰机械联系一下,看什么时机又有什么人送去我们的考察邀请好。同时。我们这边也要做好准备工作。这是我们下半年最重要的一件事。一定要办好。……,你出去的时候跟卞秘书说一声,让他请应伟刚同志来我这里一趟,我有一些事情要问他。”

    金红槐连忙说道:“好的,我先告辞了。郭主任再见。”

    郭拙诚嗯了一声,说道:“现在你那里确实事情多,而你们的几个下属机构都被组织上充实到其他部门去了,但你们不要松懈。更不能抱怨,要咬牙挺住。你们的工作千万不能放松,除了把眼睛盯着国外,还要把目光往国内看一看,看看国内有没有企业和私人来我们琼海岛投资。”

    金红槐连忙说道:“郭主任请放心,我们一定认真工作,绝不辜负领导的期望。”领导能开口说自己单位的事情多、工作忙,这可是好事,至少领导是关心自己单位的,做出了成绩肯定会被领导记在心里。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地看了郭拙诚一眼,不确定地问道。“郭主任,国内有企业来投资吗?”

    郭拙诚两世为人自然知道金红槐内心在想什么,自己不就要他产生这种感受吗?不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让下面的人感激并与自己一条心吗?金红槐没有立即答应而是质疑,说明他开始思考问题,开始如何更好地用成绩来讨好自己了。

    他坦然地面对金红槐的目光,然后问道:“你是不是认定没有国内企业来投资?”

    金红槐一愣,连忙说道:“我……我们找不到能到我们这里投资的企业和商家。现在中国除了军工企业,还真没有几个有钱进行新的投资的。他们就算有余钱也是把这些余钱用在强化自身,改善自身条件上。……我认为我们还不如把更多的jing力放在华侨上,放在那些与海外有联系的人身上,请他们帮我们联系海外的商人。郭主任,你看呢?”

    郭拙诚见对方紧张的样子,笑了一下,说道:“我们也只是探讨,没有强行命令你的意思。我认为你们忽视了一群人,那就是从伊拉克过来的、正在我们琼海岛进行建设的大军,他们一个个可都是有钱人,如果有人出面帮他们一下,帮他们把资金聚合起来,他们的投资额可不比海外商人的少。只要你们帮他们找一些投资稳妥、见效快的项目,就是利润稍微差一点他们也会愿意的,比如商店、餐馆、招待所什么的。”

    金红槐为难地问道:“有人愿意做生意吗?他们这么高的收入?”

    郭拙诚听了他的话不由一阵默然。

    现在做生意可不是被人看得起的事,工农兵学商将社会的人员划分五个等级,工人在宪法上就明确了比其他人高级,中国是以“工人阶级领导的”。农民虽然很穷,但政治地位也不低,中国又是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

    解放军则因为前几年的运动而大大提高了政治地位。知识分子在这几年的地位也在提高,有zhong yang领导建议将其归于工人阶级领导层里。

    只有商人的地位没有明确说法。

    而且从古代开始人们就对商人没有好感,各行各业都将其视为低贱的职业,人们常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无商不jian”,而法律中“投机倒把罪”这一条就将商人推到了犯罪分子的边缘,因为只要是商人做生意很少不“投机倒把”的。极大部分商人在做生意的时候都是将货物用低价购入,然后高价卖出,从中赚取差价,也就是“投机倒把”最主要的特征,商人们非常容易被法律注意到。

    所以从古到今,虽然商人天天吃香的喝辣的,但社会地位并不高,很多人不屑为之。在现在这个时候在工厂和企业当工人、当员工,在学校当老师,在机关当干部,他们的名声都好得多,都认为自己捧的是金饭碗。

    不得不说金红槐的担忧是存在的,人家在这么好的单位有这么高的工资,还做什么生意?有了这么多钱还做什么狗屁生意?还冒什么风险?不如将钱存入银行,吃利息都能过上舒坦的ri子,用得着被人指着脊梁骨骂jian商?

    但郭拙诚却不这么想。在他看来这种建筑队的队员有“巨款”揣在腰包里,理所当然地拿出来投资为最好。而且他还知道这些人在伊拉克进行了现代管理方面的知识培训,对投资有了新的重视,他们的视野和想法早就与周围的人不同了,与过去不同了。

    他对金红槐吩咐道:“你先拿出一个方案来,我相信会有不少人愿意做生意的。将来商人的地位会越来越高,国家也会奖励他们做生意。你还要和工商局那边通一下气,如何在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前提下给他们更多的优惠。”

    金红槐只是提醒郭拙诚而已,见郭拙诚这么笃定,他也不再说什么,况且能招一个是一个,有总比没有好。他听了郭拙诚的吩咐,认真说道:“好的,我会马上做这件事的。……,郭主任,还有事吗?”

    郭拙诚本想让他去找任政斐的几个朋友,但想了想还是算了,这种事就让他们招生办自己去想办法,什么都由我一个人做,对他们未必是好事。

    现在他手头的主要工作都交给褚绪基、文保衡他们去做了,很多时候不属于他们的事情,郭拙诚为了培养他们,也为了自己偷懒而把一些事有意无意地压在他们身上。在他看来,能够当总理的人如果这些小事都不能处理,那也太小瞧他们了。

    事实上他们也确实没有让他失望,几乎他交给他们的工作,包括份内的和份外的,他们都完成得很好,很漂亮。

    对于郭拙诚额外加下去的任务,这两人不但没有怨言,反而有一种很自豪的感觉,认为这是郭拙诚信任他们、培养他们,是为了他们好,心里还暗暗感激着。特别是当他们的工作做得不那么好,有时候甚至做错了,郭拙诚还是一如既往地支持他们,为他们善后,替他们排忧解难,为他们遮挡来自各方面的责难……

    这让他们很是感动,感觉自己能够成为郭拙诚的亲信实在太幸福了。

    殊不知郭拙诚是在拿他们当黄牛使用,不知道郭拙诚常常在没人的时候大笑、jian笑。

    但是,郭拙诚也不是无原则地袒护他们,该说的还是说,该指出来的还是指出来,只不过是避开其他人,给他们保留面子,不给他们难堪更不给他们穿小鞋,不把他们的失误记入任何档案。

    但是事情交出大部分的他也不可能真的轻松,很多麻烦的事还得他出面,如在征地中出现的纠纷出现斗殴死伤等误工的事情,郭拙诚就得亲自赶过去以示重视,同时拍板决定有关赔偿、处罚事宜。如建设工地少了建筑材料,而资金有没有及时拨付到位,郭拙诚就要多方面协调。

    另外还有组织建设、人事安排方面的事情也需要郭拙诚解决。

    总之,一句话,他也没有多少清闲的时候。更别说他所控股的几个公司时不时有决策方面的事情要向他汇报、向他请示,请他拿主意。

    郭拙诚起身送金红槐出了办公室,走廊里受惊若宠的金红槐请郭拙诚留步。郭拙诚目视着他离开,心里笑着想:“一个这么魁梧的汉子,怎么叫金红槐这个女xing化的名字?这不给他的仕途造成yin影吗?呵呵。”

    (感谢漠孤烟的打赏,感谢各位的订阅支持)(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