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673章 亮剑

    两个一直跟着他的(劫)机者一愣,本来停在走道里等待郭拙诚检查旅客的他们想都不没有想就跟了上去,跟着他进了后面的洗簌区。

    因为布帘伸出的长度不多,两个(劫)机者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更没有移动布帘。他们只是迅速地走进去,想看看郭拙诚到底是上厕所还是干什么。

    他们心里并没有多少怀疑,只是一种本能的动作,但多少有点怒气:这小子怎么敢私自行动,私自上厕所?

    郭拙诚看到两人跟了上来,嘴角悄悄翘了起来,无声地笑了。

    他不急不慢地推开厕所门,但随即低呼了一声:“啊——,血!”

    声音很低,听起来若有若无,两个(劫)机者不知是计,一个迅速地把郭拙诚往旁边一推,动作凶猛地将门推开,眼睛一边快速地瞧着,一边急切地问道:“哪里有血?什么血?你胡说……”

    郭拙诚的右手早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从这个家伙的腋下迅速插过去,抬起来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锁住了他的咽喉,轻轻用力一捏——

    只听一声轻微的咔嚓声,这家伙的咽喉就断了。他身上的元气就此迅速飘散,身体慢慢地软了下来,缓缓朝低下栽去。

    郭拙诚迅速摆正身体,身子将厕所门盖住了大部分,将前面(劫)机者的身躯遮住了大半,右手顶着那个倒霉蛋的下巴,不让他的身体马下倒下,而是无声而快速地将尸体推到厕所的角落。直到他松开手,后面的(劫)机者还没有发现异常。

    他在后面没有听到同伴的声音,就问道:“沙偌,看见什么了?”同时,他的脑袋从郭拙诚左肩上伸过来想看一个究竟,“里面没有什么啊,你怎么……”

    郭拙诚等的就是这一刻。只见他左边肩膀朝上猛地一抬,右手从自己左边的腰部用力捅去,捅结实后又迅速抓住对方的衣服朝里面扯。

    这个家伙比前一个家伙更倒霉,首先是郭拙诚的肩膀往上急抬的时候,将他的下巴猛撞了一下,正在说话的他两排牙齿将舌头死死咬住,舌头里喷出一股鲜血。

    在舌头被咬破的同时,郭拙诚的拳头又狠狠捅在他的腹部。想惊呼的他立即变成了哑巴,就此晕了过去。

    虽然郭拙诚的拳头力量很大,但因为他及时抓住了对方的衣服,对方因此并没有倒地,只是往后仰了一下而已。

    如果有人一直盯着这里,如果没有郭拙诚事先扯出的布帘阻挡视线,也许会有人发现这里发生了异常,可惜机舱里既没有人时刻盯着他们,又有那几寸布帘阻挡视线,郭拙诚做的这些事没有一个人察觉到。

    郭拙诚稳了稳神。察听了一会外面的动静,感觉一切如自己所料。他又开始了接下来的动作:他先将身体还在走廊里的那个(劫)机者无声地拖进洗手间,为了防止这个昏迷的家伙很快醒来,又在其太阳穴处击了一拳,确保他六个小时不会苏醒后,这才将他扔在那具尸体上,再将他们手里的手枪放进自己的帆布药袋里,而那支ak—47因为体积太大。他没有拿,只是将其弹匣下了,放进帆布药袋里。以防万一有(劫)机者在接下来的行动中趁自己不备而冲进厕所拿它行凶。

    忙完这些之后。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这才轻轻地关上厕所门,好整以暇地走了出来。

    他的动作是平静的、脚步是轻柔的,但他的目光却时刻注意着后舱走道中间jing戒的两个(劫)机者,一边随意地问着走廊边上的一个旅客感觉如何,身体是不是有什么不适。

    不过,那个被问的旅客不知道是因为没有病而不想理郭拙诚,还是因为他根本不懂英语,反正他就是不回答郭拙诚的询问,郭拙诚顺势把声音提高了一点,也故意露出一丝不耐烦,语气不是很友善。

    郭拙诚的声音把机舱里死寂的气氛改变了很多,不少旅客不满地看向郭拙诚,有的旅客则偷偷地跟旁边的人抱怨着什么,有的旅客或许因为jing神感到了缓解,不由自主地扭了扭身体,也有人轻松咳嗽起来……

    因为旅客的躁动,(劫)机者一下紧张起来,目光开始四处扫描,不时狠狠地瞪向那些身体动作幅度大、发出声音大的旅客。

    当那个面对自己的(劫)机者——也就是刚才猛地推了他一下的家伙——的脑袋转向看着一个像起身的旅客时,郭拙诚知道机会到了,他立即无声无息到加快了步伐,就如一道疾风一般冲向对方。

    坐后面的旅客甚至只看到一道残影在他们眼前闪过,几个人都以为看花了眼。

    虽然郭拙诚的动作快,但他毕竟是人,最快也快不过人的目光。那个(劫)机者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脑袋快速朝这边转了过来……

    郭拙诚右手猛地一甩,只听嗖的一声轻响,一个黑点快速地飞向那个(劫)机者。

    (劫)机者刚刚看清郭拙诚,刚刚发现了异常,正要张口惊喊时,只感觉一个东西she进了嘴里,撞飞两颗牙齿后she入了咽喉里,惊呼变成了汩汩声……

    郭拙诚甩出的是一颗纽扣,是他刚才在厕所从一个(劫)机者胸前的衣服上扯下的,飞出去的黑影就是他的纽扣暗器,硬度大得多的纽扣其she杀效果显然比玛德莱娜公主的巧克力好得多。

    在几个旅客目瞪口呆的目光中,郭拙诚快捷无比地冲到(劫)机者的跟前,他的右手迅疾地掐住(劫)机者的脖子,用力扭断他的气管不让他发声,左手则将这个倒霉蛋的身体轻轻地放倒在地。

    几个旅客虽然没有看清郭拙诚的具体动作,但他们还是从(劫)机者的模样中看出了问题,一个个又兴奋又紧张地看着郭拙诚,有一个胆小的旅客则发出了一声惊呼,虽然这惊呼不大,而且很快被她自己的手掌捂住,但依然传了出去。

    背对着郭拙诚的那个(劫)机者感觉到了异常,他马上转过脑袋,眼睛看向惊呼声发出的方位。

    不想他感到眼前突然一黑,在同一瞬间胸脯也传来剧痛,身体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身体还没有倒下,人就晕了过去,几股鲜血从他嘴里、鼻孔里碰出……

    这惊恐的一幕看着旅客眼里,好几个旅客都惊呼着。虽然他们知道此时最应该保持安静,但郭拙诚的动作太出乎他们意料了,不由得不发声:

    “啊——”

    “我的天!”

    “上帝——”

    惊呼的声音很短促,也很杂乱,很多反应过来的旅客立即闭嘴,同时担忧地看着郭拙诚,心里则不知道思考着什么。

    动手之前郭拙诚就已经预计到了这种情况,毕竟他不能苛求所有旅客能面对如此血腥的场面而无动于衷,更不能指望他们都受过反恐怖行动的训练,他们能不跳起来逃跑就已经很不错。现在要做的就是必须镇住他们,同时又不能让前面机舱的(劫)机者知道。

    只见他将这个喷血的(劫)机者身体提起来,以自己身体为轴心旋转一百八十度,将这个家伙藏在自己身后,用自己的身体阻拦前舱的视线。

    之后,他看着蠢蠢yu动的旅客,大声吼道:“不许动!不许说话!安静地接受检查,谁要乱动乱喊,我就毙了他!”

    喊完,他把手指放在嘴巴,做了一个全世界通用的噤声动作:“嘘——”同时给了几个胆子明显较大的人一个眼神,同时朝地上的两个(劫)机者指了指。

    几个旅客会意,虽然有点犹豫,但还是朝郭拙诚点了点头。

    郭拙诚是学着其中一个(劫)机者的声音喊的,但他模仿语言的本事比孙兴国差得多,根本做不到惟妙惟肖的地步,但此时没有人注意到这些破绽:

    第一,不知情的、没有看见这一幕的旅客们对这些(劫)机者又恨又怕,而且很多人相互语言不通,口音是不是一样,他们根本分辨不出来,就算分辨出来也不会说出来,这些旅客自然而然把郭拙诚喊出的声音认为是(劫)机者喊出的,他们很遵命地闭嘴坐好。

    而刚才见了这一幕的旅客显然知道郭拙诚是来解救他们的,他们自然不会出声、乱动来暴露救命恩人的行为,他们只是担心地看着他。而刚才那些发出惊呼声的旅客在内疚的同时更是死死把嘴闭上。

    第二,前舱两个(劫)机者的反应很“正常”。其中一个(劫)机者根本没有注意郭拙诚的声音,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婀娜多姿的玛德莱娜公主身上,目光不是看着她的胸脯就是打量着她圆翘的臀部,心里在想着如果自己能和她上床该是多美的一件事啊。心猿意马的他哪里能听出郭拙诚的声音跟自己同伴的声音的区别?

    另一个(劫)机者虽然听了郭拙诚的声音,也发现了声音里有一点点异常,但他没有往其他方面想,以为是自己的同伴因为旅客乱说话或乱动生气了,喊的声音太大而走调。这种情况很常见,自己之前不也大声呵斥过几次吗?

    (亲,你们太给力了!竟然把本书推到了销售榜第一,还把本书的会员点击推上了首页点击榜,老井古柳万分谢谢!请书友们继续支持,拜托!感谢hu9596、镰山开刀、极灭、大力一世、向东的打赏,感谢向东、sdrfew的月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