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533章 的激愤的专家们

    即使如此,郭拙诚的话还是激怒了所有专家。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噌地一下站起来,说道:“欺人太甚!你们什么意思?小鲍,你给我说!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难道你们喊我们来就是为了消遣我们这些老家伙吗?”

    他巴掌用力之大、站起来的速度之快,让郭拙诚很是担心他会不会就此患脑溢血而倒下,特别是看他脸se青紫、青筋暴出,他更是心有戚戚。

    鲍志宏尴尬地看着郭拙诚和那个老者,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话。

    其他老人也忿忿不平,都认为这是在耍他们:堂堂军工厂的专家,竟然被省科工委副主任、厂党委书记召集起来第533章 的激愤的专家们研制已经存在于市面上的手扶拖拉机,一个几乎没有技术含量的东西,实在是侮辱他们,实在实在是令人气愤。

    有个专家也黑着脸说道:“我们216厂可是军工厂,可是生产坦克、运兵车、火炮的工厂,什么时候堕落到生产这种手工敲打出来的东西了?鲍书记,你是没有把我们厂的情况向这位镇党委书记说清楚?教授?他要是教授,那我们是什么?那我们就是中科院的首席专家了。真是……”

    看着群情激奋的专家们,郭拙诚心里又好笑又悲哀。当然,并不是说这些专家可笑,而是觉得军工厂后来的境遇可笑,为大多数军工厂的前途而悲哀。

    按照前世的历史,用不了三年,很多军工厂就根本没有了订单,昔ri高高在上的大厂不是分崩离析就是生产那些连家庭作坊也能生产的防盗窗、钢丝鞋架、简易液化气炉、晒衣架等没有一点技术含量的产品,以此来维持生计。

    那时候连液化气灌、单筒洗衣机都成了很多企业无法生产的高科技产品,至于手扶拖拉第533章 的激愤的专家们机更是没有几家能生产。

    不是真的说液化气罐、单筒洗衣机、手扶拖拉机的技术突然提高,或者说军工厂的技术人员水平突然下降。导致他们无法生产,而是因为上级不给他们原材料,习惯了从上级手里拿原材料、接订单的他们根本无法与制度灵活的乡镇企业、私人企业竞争,几乎所有的原材料都被那些小企业用高价、找后门买走了。人家小企业都是用金钱、礼物开路,对于能购买到的原材料则是有多少就拉走多少,根本不嫌弃数量少。

    而这种几万职工的大型企业,一点点原材料根本不够他们塞牙缝的,数量多的原材料他们不但买不起又因为制度原因不敢出高价,更不用说给掌管物资的部门或单位或领导行贿了。因为厂领导都知道,行贿买来了原材料。得好处的是工厂,而罪名却由他们来承担,谁有那么傻?真要有能力买来原材料,还不如转手卖给乡镇企业、私人企业,自己得到的好处更多。

    没有了原材料,军工厂的技术再好也不过是无米的巧媳妇,根本不可能做出一锅好饭,只好逮着什么能做什么就生产什么,那时候就是想生产手扶拖拉机也不可能了。

    从一定意义上说,是两伊战争挽救了军工企业。挽救了中国的制造、科研基础。没有两伊战争的爆发,中国的改革终究会走出一个什么样子,还真难说。

    中国应该给发起两伊战争的伊拉克总统萨达姆童鞋颁发一枚一吨黄金做的勋章,感谢他对中国的贡献,应该在美国逮捕他之后,看在他过去对中**工企业的帮助上,用尽全力保护他,不让他上绞刑架。而是用飞机接他来中国疗养,让他吃香的喝辣的,呵呵。

    这时,郭拙诚微笑道:“我就知道各位瞧不起这玩意,因为我们216厂是堂堂的军工厂,是生产高端军工产品的地方。手扶拖拉机连高端民品都算不上,怎么能够登大雅之堂呢?这不是对我们军工厂的侮辱,对我们这些专家的侮辱吗?

    我现在不能说各位有什么错,但我觉得各位有点气过头了,有点小题大作了。本来我想说就算是军工厂,生产手扶拖拉机也没有什么,只要有市场,只要人民需要。我们放下身段来制造又有什么关系?满足人们ri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本来就是党交给全国人民的一个长期的任务,我们这么做是与党的政策相符的,为什么就不行?

    但我现在不说这些大道理,我只说今天请各位来帮帮我们马驿镇,帮帮我们马驿镇的企业用最快的速度设计出最后的图纸。让马驿镇的企业制造出全国最好的手扶拖拉机以帮助农民进行农业生产。

    我想这么一说,我想大家不会再生气了?就如你是高级专家,但邻居家的老太太灯泡坏了,需要更换,人家请到你,你难道因为换灯泡的工作没有技术含量而不做?或者说你孙子孙女的收音机坏了请你修,难道你因为收音机是一个低技术产品,你不屑低下身段修?你们说呢?

    如果合作得好,我们镇里的企业赚了钱,我们会适当给与大家报酬,如果觉得你们私人拿报酬不好,我们可以给你们216厂的食堂增加几头肥猪,送上一些鸡蛋,送上一些蔬菜,也是不错的。至少对孩子们长身体有利。”

    被郭拙诚这么一解释,这么一述说,这些专家还真是冷静下来,觉得自己刚才发火有点过分:人家又不是要216厂转型去生产低技术含量的手扶拖拉机,人家是技术水平不够,求上门来,是来请我们帮忙的,反正我们没有事,帮点忙算什么?说不定还真的能给厂里带来一些效益,能给大家的菜篮子里添上一点菜,我们退休后的ri子不也没有白过吗?

    大家一下沉默下来。

    只有一个专家显然是为了找台阶下,对着鲍志宏问道:“鲍书记,你是说不是我们216厂全力生产手扶拖拉机?”

    鲍志宏直到这个时候才消除了尴尬,马上帮对方搭梯子让这些老人下台,他说道:“当然不是。你们想想,军工厂的转型我们厂里能做主吗?敢做主吗?这都是国家规定的,是上级组织要求的。除非我们有两颗脑袋,砍掉一颗还能留一颗,否则这种事谁敢做?现在省科工委的徐主任在这里,他是领导,我敢说假话不?”

    徐俊龙可没有鲍志宏那么多顾忌,他与这些专家根本就没有多少来往,因此根本不甩他们的老资格,见鲍志宏的话涉及到自己身上,他马上说道:“216厂会不会转型生产手扶拖拉机,我不能肯定。如果要我表态,那就是如果生产手扶拖拉机有效益,那就生产手扶拖拉机,如果没有效益,生产出来没有人买,那就不生产。军工厂生产手扶拖拉机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我问你们,是谁规定了一个工厂只能生产一个产品?特别是当这个产品没有订单的时候。难道我们全厂,包括职工和职工家属几万人,都眼睛红红地盯着上面,眼睛绿绿地看着空空如也的饭锅?就算我们的大人能坚持,我们的小孩能坚持吗?我们又有什么权力让我们的孩子挨饿?就为了我们尊贵的面子吗?

    现在全国都在进行全面的经济建设,我们的军队在裁员,我们的队伍在jing简,与此对应的是我们的武器装备在减少。为什么?就是因为国家要把有限的资金、有限的原材料用到更重要的民生上去。

    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全国的军工企业订单会大幅度削减,这么多军工厂不转型不以民品生产为主,怎么可能?国家怎么负担得起?我想你们也已经知道,现在很多军工厂在酝酿转型,有的已经动手了,很多企业明年拿不到一分钱的军品订单。

    既然大形势是这样的,那我们靠什么生活?唯一的出路就是进军民品市场,人民需要什么样的产品,什么产品能赚取利润,我们就努力生产什么。在我来这里之前,上级组织给我们216厂的军品订单只有八十三万!这个不是吓你们的,是真的。

    刚才鲍书记、盛厂长听了这个数字,脸都绿了。八十三万能干什么?相当于我们平均每个职工只有六十九元的产值,连七十元都不到。至于民品订单,上级给你们的也不多,也不会超过人品三百元的水平。

    就算这些订单有百分之百的利润,也维持不了我们216厂发几个月工资。今天我下来就为了做你们厂领导工作的,说白一点就是来做安抚工作的,也是来和他们一起探讨如何走出去的,如果走出去赚钱的。

    这么一点点订单,我们不去寻找外面的市场、外面的产品怎么办?

    现在马驿镇的郭书记看准了一个好产品,主动找我们联合,我们应该感谢他,感谢马驿镇的同志们,我们有什么理由、什么资格把他和他带来的信息扔一边?有什么理由高高在上呢?

    (感谢燕语呢喃的打赏)(未完待续)q!!!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