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八十四章 你怎么知道

    事已至此,郭拙诚也知道没有再隐瞒的必要,他对女人说道:“大婶,你不用担心我们。没事的,是他违法在前,而我们打击犯人在后。只要他敢动我们,我们就把今天的事说出去,看谁占理。当然,如果他就这么算了,我们也算了。大家相安无事最好。”

    显然这话是说给地上的蒋主任的:你要敢报复,我们就大闹。如果你想忍下去,我们看在女人的名节上就让你一次。反正我们占理,不怕你当官的闹。

    稍微缓过气来的蒋主任本想说几句硬气话,但借着房子里透出来的灯光看到熊癞子捏紧的拳头后,吓得一句狠话话也不敢说。

    再说真要让上级知道自己在一个单身女人家门口被打,他非受处分不可,降职甚至撤职都有可能。打不过,又不能发作的他只好求饶道:“我不会……我不会报复……我走,我走……”

    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道理的蒋主任咬牙站起来,双手死死按住裆部,弓着腰,一拐一瘸地往外挪,嘴里不听地抽着冷气,走几步他就哼一声:“哎呦……”

    那痛苦的样子显然不是装的。

    倒霉的他只走了几步路,但心里却发了无数次的誓:不把你们整死,我老子不信蒋。……,臭娘们,你也别想好过!

    女人看着渐渐离开的蒋主任,依然满脸担忧之色。直到那家伙挪远不见了,她才低声说道:“谢谢你们。”

    郭拙诚说道:“不用。正好碰上了。”他转头对熊癞子道,“你把刚扔掉的烧鸡拿来。还有盐蛋。”

    等熊癞子一走,郭拙诚牵着小孩的手,说道:“冯勇,我们进屋去。我有几句话问你。”

    他必须得确认这个冯勇就是自己心里所想的那个冯勇,免得空喜一场。

    冯勇看了母亲一眼,怯怯地走了进去,他母亲也跟了进来。

    郭拙诚在电灯下仔细打量了这个大约七八岁的男孩好一会,凭着记忆基本能认定是心目中的那个人,他笑着问道:“你姓冯,两点水加一个马字对不对?勇是不是勇敢的勇?”

    冯勇点了点头,转头看了看母亲。女

    人越发狐疑地看着郭拙诚,心里在猜测这个人到底是大人还是小孩,他到底要干什么。

    郭拙诚不动声色地抱起冯勇,左手突然伸出,从孩子的衣襟下插入,一直插到孩子的背部,摸索了一下后,马上抽出来,将他轻轻放回地上,没有说一个字。

    女人脸色变得苍白,全身如风雨中的树叶。双眼如见得了魔鬼般,眼里全是恐惧,她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是……谁,你……怎么知道……”

    郭拙诚笑了笑,看着惊魂不定的女人,说道:“我父亲是县委书记郭知言。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放心,你们的苦日子马上就要过去了。你只要记住好人一定会有好报就行。”

    “他……他……好吗?”女人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

    郭拙诚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他肯定好。但……我还不认识他。我说了,你也别多想,这么多年都苦过来了,还等不了最后几天?好好照顾他,让他好好读书,至于你哥哥、弟弟的事更不要放心上。我爸爸是县委书记,某些方面比他姓蒋的更方便照顾他们。下次如果姓蒋的敢再威胁你,你就让他们先回来,让他们去找我爸爸就是。”

    县委书记是县处级,水管委主任也是县处级,行政级别相同但实权相差极大。蒋主任的权力也就局限在水库里,无论管的人口还是地域,都不及郭知言的千分之一,两人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这时,熊癞子将油纸包着的两个烧鸡和盐蛋拿了过来。

    郭拙诚接过后放在桌子上,又示意熊癞子掏出钱来。他数了十张十元的钞票与烧鸡放在一起,对女人说道:“这是我暂时借给冯勇的,你先收下。”

    说着,他又伸手在冯勇肩上拍了几下,说道:“我爸爸说他爸爸是好人,他们都是被冤枉的,苦日子很快就过去了。”

    起身告别离开时,郭拙诚对冯勇道:“冯勇,一定要好好读书,再见!”

    女人如痴呆了一般看着郭拙诚带着熊癞子走了,桌上的东西看都没看。一百元对她、或者说对对这里所有的农民而言都是一笔不可期盼的巨款,但她心里没有生出一丝拒绝之心。她心里不知道为什么自然而然地将郭拙诚这个十来岁的孩子当成了大人,一个很有气势、不容她这个女人反抗的大人。

    直到他们走远不见踪影,她才喃喃地说道:“他怎么知道,他怎么知道,他自己才是一个孩子啊。难道……”

    男孩不解地看着母亲,手指在烧鸡油纸上按了按,问道:“妈妈,他们是谁啊,为什么送我们这些多东西?好香哦。妈妈,我可以吃吗?就吃一点点,一点点。”

    女人一把抱住孩子,紧紧地抱在怀里,哭泣道:“勇儿,没有人敢欺负我们的了。你吃,想吃多少你就吃多,妈妈今天不骂你。唔唔唔……”

    ……

    熊癞子在进大队部大门前,忍不住问道:“郭哥,她是什么人?”

    郭拙诚反问道:“你刚才是不是把那个家伙的子孙根给踢断了?”

    熊癞子知道郭拙诚不愿意回答自己,也不再问,而是笑着回答道:“没有。我踢的是他的身体,但弹回来的时候地上正好有一块石头顶着他那里了。呵呵,你不是说好人有好报,坏人有坏报吗?可能是他害的女人太多了,遭报应了?”

    两人大笑起来。

    几个大队干部闻声迎了出来,大家欢笑着一起剖山鸡、架柴堆。很快,院子里就弥漫着令人垂涎的香味……

    第二天凌晨郭拙诚起床跑到山林里,异常痛快地打了几趟“永春虎狼拳”,下山的时候整个村子都醒了,很远就能听到生产队长在大声呼喊社员起来做工。

    经过位于山脚处的冯勇家时,他看见大门已经打开,但没有看见人,只有四五只鸡正在门口吃着撒下的碎米粒。

    他心里默念着:“冯勇小子,我等你!”

    (求……,亲,你们懂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