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六章 圣人是用来踩的

    山东之地朝堂的风气,这些来自山东的读书人不会不知道了秦异人的话,不由得大是佩服,暗自点头。同时,他们又是大为振奋,秦国朝堂整肃,议事就议事,不得说别的,秦国朝堂能如此,焉能不一统天下?

    “大秦朝堂议事规矩,你们都清楚了吗?如有不明白的,可以先问清楚,然后再来议事。”秦异人再度问道。

    “明白了。”一片响应声响起,个个一脸的期待,恨不得立时议事。

    如此整肃的朝堂,他们是第一遭见到,不想好好发表一通见解。

    “廷尉,你来监督与执法。”秦异人冲廷尉道。[

    老廷尉板着一张冷脸,道:“诺。”

    众人一瞧老廷尉这张冷冰冰的脸,不是心中生凛。

    “寡人决定,这第一爵酒就由寡人亲自斟上,再亲手奉上。”秦异人扫视众人道。

    “啊!”一片惊讶声响起,不是眼里一片火热。

    秦异人是成就一统伟业的国君,令人敬仰的存在,他要亲自斟酒,亲手奉上,这第一爵酒特别有意义,若是能得到这赏赐的话,比起万两黄金更让人心动。

    “开始议事。”秦异人坐了下来,右手一挥道。

    “我……”

    秦异人的话刚落音,一片“我”响起,不是想抢着发表见解。然而,话一出口这才发现自己还是慢了,还有人比自己更快。

    “君上,大秦一统天下之后,首要之务是料民,要查清山川地理人文口众之数,方能治理。”别人不由自主的停下来,一脸的诧异,周青臣却是不管这些大声发表看法。

    “哎!我怎么就停下来了呢?”那些停下来不说的人差点把肠子都悔青了。

    “善!”秦异人笑着赞赏一句,道:“自从周室失德之后,力制诸侯,天下大乱诸侯力征,这图籍就不准确了,大秦要想治理好天下,首要之务就是要查清山川地理人文口众之数,要做到心中有数,方能治理。周青臣,你这提议非常好……”

    秦异人这一赞扬周青臣比吃了蜜还要受用,头一昂,胸一挺得意的冲那些没能抢到第一个发言的读书人一扬下巴儿,那意思是在说“瞧见没?我拔了头筹。”

    “你······休要得意。”那些没能抢到头筹的读书人大是不爽,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在这里,寡人可以告诉你,这事儿早就在做了。尽管如此,此言仍善,赐酒一爵。”秦异人站起身,亲自斟上酒,冲周青臣招手道:“周青臣,来。”

    “谢君上!谢君上!”周青臣一张嘴哪里合得拢,撒开双腿飞也似的冲了上来,跑得那叫一个快,生怕别人把他的酒抢了似的。

    “周青臣你出了一个好主意,这第一爵酒就赏给你了。”秦异人双手端着酒爵,递到周青臣面前。

    “谢君上。”周青臣满面红光,身子躬成九十度,毕恭毕敬的冲秦异人见礼,然后直起身来,喜滋滋的接过酒爵。

    他并没有喝而是转过身来,双手捧着酒爵很是骚包的自左至右的晃了一圈,这是在显摆。

    殿里一片火热的目光,殿里的温度平空上升了不少,想把这爵酒抢过来的人不知几多。[

    显摆了一阵,周青臣这才一仰脖子把酒饮干,咂吧着嘴巴,回味穷,仿佛这是天下间最美的美酒似的。

    事实上,这酒是天下间独一二的。说实话,这爵酒的品质并不是独一二的,其独一二是因为这是天下归一后,秦异人当众赏赐的第一爵酒,其意义非凡。就凭这一点,比起琼浆仙露还要令人着迷。

    周青臣得意的一亮酒爵,这才放下酒爵,冲秦异人谢恩,回到人群中坐好,身板挺得笔直,如同苍松般。

    “接着议事。”秦异人右手一挥道。

    “我”淳于越把经过看在眼里,大是艳慕,很想抢到第二爵酒。然而,他嘴一张,这才发现他仍是慢了,有人比他更快。

    “君上,应当修路啊。各国的道路不一,车辆宽窄不同,难以通行,这道路不便,不利于大秦治理天下。”立时有人大声吆喝起来。

    高声大气的,这极不礼貌,只是没办法,要是不吆喝的话,就会被他人抢了先,还是吼吼比较好。

    议事如此热烈,说明此次大朝会会很成功,这是好事。

    “善!赐酒一爵。”秦异人当即赞赏。

    立时有内侍上前一步,斟好一爵酒,捧着来到这个出主意的读书人面前。

    “谢君上。”这个读书人冲秦异人谢一声,接过酒爵,喜滋滋的一饮而尽,兴高采烈,亮了亮酒爵。

    “币制不一,货汇难以周流,大秦应当一币制。”

    “天下间什么最多?不是虎狼,不是蚊虫,而是关卡太多。百里之地者,往往有数道关卡,更有甚者,十里之地就三两道关卡,这极大的阻碍了人们出行,大秦应当废关隘。”

    “水利者,关乎农事,而一河之上筑坝数个,甚至十数、数十个!秦治理天下,要兴农事,必得修水利,欲修水利者,必先废河上之堤坝也。”

    气氛非常好,嘴快有,嘴快,众人你一言,我一语,陈说各策弊端,很快的,天下间的弊端一一陈述。

    尽管秦异人已经知道不少,当听了他们的陈述,仍是一阵阵心惊,有些问题秦异人还真没想到。这次大朝会,把这么多人集中起来商议太应该了。

    一条条,一件件的陈述,多是切合时弊,秦异人不断称善,令人赐酒,这气氛更好了。

    淳于越最是郁闷,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抢到发言资格,就是没有成功。

    这次他憋足了劲,终于抢到了说话资格,道:“君上,淳于越所言是安天下之术……”

    “你不会是想要弄出焚书坑儒之事吧?”秦异人一听这话不由得眉头一挑,颇有些诧异,打量着淳于越。

    “…殷周之王千馀岁,封子弟功臣自为支辅。今陛下有海内,而子弟为匹夫,卒有田常、六卿之患,臣辅弼何以相救哉?事不师古而能长久者,非所闻也。淳于越请君上封功臣子弟以为支辅。”淳于越昂头挺胸,昂昂而言极是自得,眼中光芒闪烁。

    分封制的弊端已经显现疑,要不然的话,也不会有七百多年的战乱。然而,在当时,分封制仍是有很大的市场,有不少人很是赞同。[

    “没错!淳于越不愧是大才,所言极是有理。”一片附和声响起。

    秦异人眉头一挑,颇有些不悦。

    作为现代人秦异人不会不知道“废分封,立郡县”这一举措的伟大意义,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的里程碑。正是因为秦始皇果断的废除分封制确立郡县制,这才使得中国真正成为大一统的国度,秦朝因而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中央集权的王朝。

    要是实行分封的话这仗白打了,这统一也只是暂时的,要不了几多时间,又会回到春秋战国天下大乱的老路。

    “此言差矣!”李斯猛的站起来,高声驳斥,道:“古者天下散乱,莫能相一是以诸侯并作,夏商周三代莫不如是。周室得天下而不能治天下,诸侯力征,黎民苦战国,苦不堪言,家破人亡者不知几多,死于沟渠者不知几多。若大秦效仿三代之法,行分封,这仗就白打了,臣敢断言,要不了几多时间,天下又会陷入纷征不休的混乱中。”

    李斯冲秦异人一抱拳,道:“臣请陛下废分封,立郡县!”

    秦异人听在耳里,大为欣慰,李斯就是李斯,很善于创新。在历史上,他力排众议,要求废分封,立郡县,如今,他仍是力主此事,这与秦异人的想法不谋而合。

    “李斯,你面谀以重君上,非忠臣也,君上,李斯奸佞小人,当罪。”淳于越如同火烧了屁股似的,扯起嗓子大吼。

    “闭嘴!”淳于越的话还未落音,只听一声沉喝,异常冰冷。

    淳于越一瞧,只见廷尉那张冷脸如同万载玄冰似的,一双眼睛瞪得老大,瞪着他,沉声喝道:“淳于越,你记住,这是大秦的朝堂,不是山东之地的朝堂。在大秦朝堂上,议事就议事,不得攻讦。念你初犯,训斥一番,你可心服?”

    淳于越一愣,一时说得兴起,竟然指责李斯了,这是诛心之论,在秦国不允许。

    殿中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淳于越身上,一时间,淳于越成为焦点。

    感受着众人火辣辣的目光,淳于越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他可是拔了头筹,竟然是第一个被训斥的人,这脸丢大了。

    好在,此时倒也磊落,知错就改,一抱拳,冲李斯赔罪,道:“淳于越言辞不当,还请李大人见谅。”

    “先生言重了。”李斯抱拳回礼。

    秦异人的目光在淳于越身上一瞄,微微颔首,暗自道:“此人虽是然迂腐了些,却也磊落,并非不可救药。”

    “淳于越,你这是初犯,予以训斥。若是再犯,就是掌嘴。三犯,当驱逐,你好自为之。”廷尉冰冷的声音响起。

    “谢大人提醒,淳于越谨记。”淳于越忙道。

    “先生可是还有话说。”秦异人冲淳于越道。

    分封制在战国时代很有市场,这事一定要辨个明白,秦异人准备趁这机会好好辩论一番,取得共识。

    “君上,事不师古难以长久,恳请君上效法先王,行分封,天下大治。”淳于越冲秦异人一抱拳道。

    “有理,有理。”一片附和声响起。

    李斯还要辩解,却给秦异人挥手阻止,道:“淳于越,你提到先王,也就是儒家嘴里的圣人,在这里寡人就说上几句。你可知圣人有何用?圣人就是用来踩的!”

    更新快纯文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