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三十章 齐国的惊恐

    楚国号称“五千里之国”,并不是吹嘘之言,而是事实。

    楚国最为强盛之时,其疆域极为辽阔,包括现在的贵州、湖北、湖南、安徽、江苏、浙江,一句话:长江以南,包括淮河流域都是楚国的。

    其最东到最西,相距五六千里。

    秦国崛起后,把贵州之地给夺了,使得楚国东西的距离缩短一些,饶是如此,仍是有五六千里之遥。

    五六千里的战略纵深,不要说在战国时代,就是在现代化战争中,也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儿。正是因为如此,上百年来秦国压着楚国打,却只能重创楚国,不能灭掉楚国。即使以白起之善于用兵,也就是攻破楚国都城,烧掉楚国王陵罢了,不能灭楚。[

    随着秦国所灭战国的增多,这种对秦国不利对楚国有利的战略态势就不断改变,若是秦国灭了齐国的话,秦国的疆域就从最西边到东海之滨。如此以来,秦国就不再象往常那样,由西往东打,完全可以由北往南打。

    由北往南打的好处就在于,把楚国的战略纵深压缩了一半,只有三两千里了。

    对于五六千里的战略纵深,秦国或许没有办法,对于三两千里的战略纵深,秦国却是有办法的。

    真要这样的话,楚国就有亡国之祸了。

    经过项燕的提醒,就算再笨的人也明白过来了,楚考烈王猛的醒悟过来,心惊肉跳,脸色大变,不住吸冷子。

    “这……”一众大臣个个瞪圆了眼睛,打量着地图,脸上尽是惊惧之色。

    这已经够让楚国君臣惊恐的了,然而,项燕还要打击他们,道:“秦国灭齐后。大楚广阔的疆域不再是天险,大楚有亡国之虞。然,还有更加令人担心之事……”

    “还有更可怕的?”一众大臣个个张大了嘴,一脸的惊惧,失声问道。

    “项燕,是何事?”楚考烈王脸色苍白,却是不得不问个明白。

    “在往昔。秦国与大楚接壤之地只在最西一隅,秦国若是要攻楚,只能从那里出兵,哪怕前面是险山恶水,秦国也没得选择。如今,随着秦国疆域的扩大。秦国与楚国接壤处更多了,秦国可以选择对秦国最有利,对大楚最不利的地方出兵,大楚如何抵挡?”项燕的声调有些高,有些尖细,有些刺耳。

    这话如同雷霆万钧狠狠撞击在一众君臣的心坎上,个个颤栗不已。

    项燕这话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事实。在往昔,秦国与楚国接壤之地不多,秦国若要攻打楚国,没有选择的余地,哪怕前是险山恶水也得打,这对秦国不利。如今,随着两国接壤处增多,秦国就有更大的选择权了。可以选择对秦国最为有利,对楚国最不利的地方进攻。

    并且,楚国完全可以把军队分成数路,齐头并进,分进合击,楚国怎么抵挡?

    “项燕,你说这该如何是好?”过了老半天。楚考烈王总算平复下来了,眼巴巴的望着项燕。

    一众大臣也是可怜兮兮的望着项燕,一脸的希冀。

    “救齐!”项燕只说了两个字,却是字逾千钧。

    适才。一提起救齐之事,一众大臣就是反对声一片,如今却是没有反对,不过,也没人赞同。因为齐楚百年世仇,两国间为了一片不毛之地可以打生打死上百年,要楚国出兵救齐,这对于楚国君臣来说,是很难接受的事儿。

    “大楚救齐,非为救齐也,实为大楚自救也。”项燕的眉头一挑,道:“不仅要救齐,还自今往后,楚齐结成生死同盟,攻守相依,唯有如此,大楚方能与秦国抗衡。”

    楚国很落后,依楚国的实力,难与秦国抗衡。更别说,眼下的楚国即将失去疆域广阔这一天然优势,更难与秦国对抗了。楚国要想存在下去,要想不能亡国的话,唯有与齐国结成生死同盟,攻守相依,这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经过项燕的剖析,没有人再反对救齐了吧?”楚考烈王深吸一口气,冲一众大臣问道。

    一众大臣个个紧抿着嘴唇,不再反对了。项燕的剖析是如此明了,就是猪也能明白,更何况是人了。

    “看来,救齐是必然的了。只是,万一救不得齐国,又该当如何?项燕,你想过这事吗?”楚考烈王再度问道。

    “是呀。谋事谋万全,大楚虽是不得不救齐,可万一不能救,又该当如何,这事儿得弄明白。”立时有大臣附和。

    “这好办。”项燕眉头一挑,如同出鞘的利剑,眼中精光闪烁,道:“若是救不得齐国的话,那大楚就效那秦国,灭掉齐国,尽可能的多占有齐国的土地城池,增强大楚的实力。”

    “哈哈!”一片大笑声响起,出自楚国君臣之口,人人一脸的喜色。

    项燕这一手够狠,不能救得齐国的话,那就参与灭齐,尽可能多的捞取好处,增强楚国的实力。齐国得渔盐之利,若是能占领齐国大片的土地城池的话,楚国的实力会增强不少,由不得他们不欢喜。

    “项燕,你所谋甚当,寡人自当依允。”楚考烈王脸上泛着笑容,道:“只是有一事,你得想明白。若是大楚参与灭齐,秦国会允许吗?若是秦国翻脸,要攻打大楚,那又该如何?”

    若是秦国要灭齐,绝不会允许楚国来横插一脚,秦国翻脸,攻打楚国很有可能,此事不得不虑。

    “君上,这事好办。”项燕却是不在乎,道:“一是大楚多出兵,令秦国有所顾忌。二是依臣所料,齐国曾是一流战国,雄视天下,即使秦国要灭齐,也不是知时间所能做到。大楚完全可以等到秦国兵老师疲之际再下手,说不定还能打败秦国呢。”

    “有理,有理,极是有理。”一片赞扬声响起。

    齐国得渔盐之利,曾经是一流的战国,为天下所重。以为齐国可以统一中国。即使眼下的齐国国力大不如往昔,也不容小视,秦国要想灭齐,不打得血流成河,尸积如山,是不可能灭掉齐国的。

    到了秦国兵老师疲之际,楚国突然下手。与齐国前后夹击秦军,很可能打一个天大的胜仗,这可是大好事,由不得他们不欢喜。

    “如此甚好!项燕,这事儿就由你来操持。寡人予你二十万大军,可够?”楚考烈王右手一挥。很是大气。

    “谢君上!臣一定尽心尽力!”项燕大是欣慰,他一番努力没有白费。

    xxxxxxx

    齐魏边境,秦军营地,秦军中军帐。

    王翦正与一众将领在议事,有将领大为不解,问道:“上将军,我们为何驻扎在齐魏边境。不动一下呢?”

    秦军来到齐魏边境,已经有好几天了,没有丝毫动静,这着实令一众将领大为不解。

    “来人,立时备下一份厚礼,前去临淄,拜见齐王,就说我请齐王前来议事。”王翦却是没有回答众将的问询。而是突然下令。

    “这……”一众将领更加迷糊了,眼巴巴的望着王翦,期盼王翦解释,然而,王翦压根儿就没有解释的意思。

    王翦当即修书一封,派人携带重礼,前去临淄。[

    xxxxxx

    齐国都城。临淄,齐国王宫。

    齐王建忧心忡忡,满脸的惊惶。

    在秦国灭掉魏国之后,齐王建得到消息。一点儿也不放在心上,依然过着日日酒宴,夜夜美色的享乐日子。然而,没过几多时间,就得到消息,秦国大军压境,这可把齐王建吓坏了。不用想也知道,秦国大军压到齐魏边境上,肯定是要对齐国下手了,要是秦军发起进攻的话,齐国抗挡得住吗?

    对这事,齐王建没有一点信心,召来后胜商议,后胜也是没有办法。实在不行,只得召来一众大臣商议,商议来商议去,都没有结果。

    因为此时的齐国,朝中能人,大臣尽皆鼠目寸光之辈,他们能有什么好办法?

    就这样,齐王建要不忧心忡忡都不成。

    “君上,眼下没有善策,不如先下旨,令各地做好战守之备。”后胜站在旁边,忙出主意道。

    “嗯。丞相此言有理,极是有理,是该做好防守准备。”齐王建不停夸赞后胜,道:“如此大事,朝中竟然人提醒,幸得寡人有丞相呀,丞相真是盘盘大才。”

    “谢君上夸奖。”后胜美滋滋的。

    早就该下旨做好战守之事了,得到秦国大军压境的消息已经好几天了,到了眼下这才下旨,是不是太迟了?这也能得到上夸赞,真是令人语。

    就在这时,只见一个内侍快步进来,冲齐王建道:“禀君上,秦使求见。”

    “秦使?”齐王建和后胜齐声惊呼,一脸的难以置信。

    秦国大军压境,他们以为秦国要灭齐国了,哪里想得到,秦国竟然派出使臣前来,这太令他们意外了,要他们不惊奇都不行。

    “请!快请!快快请!”齐王建一清醒过来,就是脸上泛着喜色,一个劲的要请秦使。

    内侍领命,快步而去。

    “丞相,你说,秦使此来,有何要事?”齐王建哪里想得明白,只得问后胜。

    后胜也是个草包,他也是不明白,皱着眉头想了想,道:“君上,依臣之见,秦使此来必有大事。”

    这不废话吗?没有大事,秦国怎会派出使臣。

    很快的,秦使被领了来,这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冲齐王建见礼,道:“秦国使者见过齐王。”

    秦使执礼极恭,没有丝毫傲慢之态,这令齐王建略松一口气。要是秦使傲慢的话,说明秦国要对齐国下手了,如此恭敬,说明秦国对齐国还是挺礼敬的。

    他不知道的是,秦国在下一盘大棋,要是他知道了的话,就不会如此想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