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四章 下马威

    “爹,爹,嘻嘻,爹回来了。”小嬴政一听这话,一脸的欢喜,开心不已,一双肉嘟嘟的小手不住晃动。

    虽然秦异人提兵北征之时,小嬴政不过数月大,连话都不会说。可是,夏姬和赵姬一有空就在小嬴政耳边嘀咕秦异人的得意事儿,要小嬴政不知道爹都不成。

    对于赵姬来说,秦异人是她的英雄丈夫,她当然要把秦异人的事儿告知小嬴政。对于夏姬来说,秦异人是她的爱子,让她扬眉吐气的爱子,他当然要让小嬴政知晓。

    “政儿,过来。”赵姬上前一步,双手伸出来,就要抱过小嬴政。

    “我要爹。”小嬴政奶声奶气的道,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四处乱转,在寻找他还没有什么印象的爹。

    “你不用担心。”秦昭王冲赵姬摆手,双手扶着小嬴政的双腿,一脸的怜爱。

    “公子来了。”

    就在这时,一片欢呼声响起,前来迎接秦异人他们的秦人个个瞪圆了眼睛,伸长脖子,踮起脚,打量着北方。

    “隆隆!”一阵闷雷似的声响从北方传来。

    “来了!”秦昭王也是欢喜,伸长脖子,踮起脚尖,一脸的急切。

    秦昭王当了四五十年的秦王,在他当政期间,是秦国大举东进的时期,打了很多大仗,比如白起攻破楚国都城之战,河内之战,伊阙之战,还有著名的长平大战。他的一生,并不缺乏丰功伟绩。然而,秦异人此次出征打的仗使得他的丰功伟绩更上一层楼。还是对异族的一连串胜利。要他不急切都不成。

    就在众人急切的期盼中。只见秦异人率领秦军而来。

    这些征战归来的秦军将士行伍整齐,精锐骠悍,远远的一股肃杀扑面而来,让人心悸。

    “政儿,那就是你爹,走到最头里那个。”秦昭王远远看见秦异人,右手朝秦异人一指。

    “爹爹爹……”小嬴政眼里的泪水滚来滚去,一个劲的叫嚷。一双肉嘟嘟的小手伸得老长,一副要爹疼要爹抱的样儿。

    秦异人骑在骏马上,率领秦军赶来,远远就看见秦昭王,不由得心中一惊。

    “大父怎生这样了?”秦异人眼睛瞪圆,只见秦昭王比他走的时候更加苍老了,而且身子瘦削了,背已经驼了,虽然精神还不错,一瞧便知是一个进入暮年的老者了。

    秦异人很是清楚的记得。他提兵出征之际,秦昭王的腰板笔直。没有一点儿驼的迹象,这才不过一年多时间,秦昭王就苍老成这样了,着实让人心惊。

    “瞧这样儿,大父没几年好活了。”秦异人知道秦昭王的暮年已经到了,活不了几年了。

    更近些,秦异人看得更清楚了,秦昭王原本是红光满面,如今他的脸上已经有些发灰了,秦异人知道他的判断正确,秦昭王没有几多时日了。

    “那是……”紧接着,秦异人的目光停留在秦昭王脖子上的小不点,双眼中精光一闪,一股亲切熟悉的感觉涌现,立时知道这是谁了,不由得大喜:“政儿!”

    一拍马背,疾驰而来。来到近前,一拉马缰,飞身下马,双手张开,直奔小羸政而去。

    “爹。”小嬴政欢呼一声,双手冲秦异人张开,一个劲的嚷道:“抱抱抱。”

    秦异人冲到近前,不由分说,从秦昭王脖子上把小嬴政抱过来,紧紧拥在怀里。

    “叽。”秦异人狠狠一口亲在小嬴政粉嫩粉嫩的小脸上,一颗心差点蹦出来了。

    亲情是永恒的,哪怕是天塌地陷,都不会淡去。秦异人离开咸阳时,小嬴政不过数月,不会说话,不会走路。如今,一年多后再次相见,小嬴政会说话了,会叫爹了,一个爹字差点把秦异人给融化了。

    当爹的感觉真好!

    在这一刻,秦异人幸福无比,只觉什么王霸雄图,什么功名,都不如小嬴政一声唤。

    “爹,政儿想你。”小嬴政乖巧之极,先是在秦异人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就是把一颗头颅埋在秦异人怀里,双手搂着秦异人的脖子,亲亲昵昵的埋怨一句:“爹,你怎么不来看政儿呢?”

    这句埋怨让秦异人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涌了出来,不住在小嬴政的脸上亲着,道:“政儿,是爹对不住你,是爹的不是。”

    “爹,不哭,不哭。”小嬴政乖巧懂事的宽慰秦异人不说,还用小手为秦异人抹眼泪。他抹着抹着,眼里的泪水却是滚出来了,搂着秦异人的脖子呜呜的哭了起来。

    自打小嬴政记事起,就听赵姬和夏姬说他的爹如何如何了得,就是没有见过,他想念的次数不知几多,如今,终于可以在秦异人怀里撒娇,对于小嬴政来说,还是父亲的怀抱最是温暖,那感觉真好。

    “异人,异人。”秦昭王见秦异人爷儿俩那副亲热劲有些无语,轻声唤道。

    然而,秦异人此时全身心的沉浸在亲情中,把小嬴政一而再,再而三的打量着,哪里听见秦昭王的话。

    “大胆,异人,你竟敢藐视君上。”嬴煇一直想找秦异人的不是,想捏秦异人的痛脚,自以为这是天赐良机,立时上前喝斥。

    范睢看在眼里,不住摇头,这个嬴煇还真是脑残。

    “滚!”秦异人猛的扭过头,冲嬴煇大吼一声,如同雷霆似的,震人耳膜。

    “……”嬴煇嘴巴张大,眼睛瞪圆,直接失声了。

    他是堂堂王子,很得秦昭王欢心,谁敢逆他之意?以他那火爆性子,一个不如意,就要拳头相向,谁个不惧他?人们见到他,如同老鼠见到猫似的。谁敢把一个“滚”字送给他?

    他简直不相信。如同在听天方夜谭。如同在做梦。

    过了好半天,嬴煇这才反应过来,秦异人真的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他滚,他哪里忍受得了,眼睛一立,凶光闪闪,挥着拳头,就要冲上来理论。

    秦异人眼中精光一闪。沉声道:“你要是不滚,就打断你的腿。”

    秦异人这是真情流露,很是感人,就是秦昭王都没有说秦异人失礼,他叫个屁?

    “我就要看看你怎么的断我的腿?”嬴煇绝对不相信秦异人有这个胆。

    “翁仲。”秦异人沉喝一声。

    “大胆。”翁仲听得秦异人的喝声,大吼一声,如同雷鸣似的,大步而来。

    他两米四五的身高,身如铁塔,体重不轻。这一大步而来,脚步声如同巨锤在撞击地面似的。发出“咚咚”的响声,很有威势。

    “啊!”一片惊呼声响起,出自所有人之口。

    翁仲两米四五的身高,乍一看上去,跟个巨人似的。如此长人,谁也没有见过,要一众人不震惊都不成。

    上自秦昭王,下至寻常国人庶民,个个张大了嘴巴,成了o形,可以塞进一只驼鸟蛋。

    “你好大的狗胆,竟敢对公子不敬,饶你不得。”翁仲唯秦异人的命令是听,秦异人要他做什么就做什么,直奔嬴煇而去。

    嬴煇的身高也不低,身材也壮硕,可是,到了翁仲面前,如同一个小不点。在嬴煇眼里,翁仲跟个巨人似的,对他很有威胁性,哪里还敢面对翁仲,撒丫子就朝后退。

    翁仲却是不管不顾,一迈腿就朝嬴煇追去。

    看着追来的翁仲,嬴煇头皮发麻,那感觉就象是世界末日到来似的。要是他与翁仲放对,十个他都不够翁仲打的。

    不说别的,翁仲只需要抓起他一阵乱砸,就够他喝一壶的了。

    “快住手。”秦昭王这才反应过来,忙冲翁仲喝道。

    翁仲却是充耳不闻,只管朝嬴煇追去。

    “异人,快叫他住手。”秦昭王知道他虽是贵为秦国国君,翁仲却是不知道他的身份,他的话难有效果,只得转而求助于秦异人。

    秦异人早就要怀疑嬴煇行刺他,只是没有证据,对他很是不爽。再加上嬴煇数次三番与他作对,早就想收拾收拾他了。今天,秦异人刚到,赢煇就跳出来,想给秦异人一个下马威,秦异人当然要反击,假装没有听见秦昭王的话,抱着小嬴政道:“政儿,你想爹吗?”

    “想!很想!好想!”小嬴政把脸帖在秦异人的脸上,奶声奶气的道。

    “异人,你快叫他住手,寡人重重罚他。”秦昭王对嬴煇强出头也是不爽,他都没有说话,嬴煇跳什么跳?

    再说了,就算秦异人是失礼了,那又怎么了?秦异人这是真情流露啊,让人落泪啊。哪个征战归来的将士不想见到妻儿呢?

    更重要的是,嬴煇在这里闹起来,那就是大大的不智,徒自惹人笑话。

    “大父,你要怎么处罚?”秦异人问道。

    “呃……”秦昭王只是想救下嬴煇,处罚不过是随口说说的。

    “他就喜欢闹,这等庆贺之事,没有他会更好。”秦异人嘴角一翘,冒坏水了。

    “嬴煇无礼,不得参与祝捷之事。”秦昭王知道这是**裸的打嬴煇的耳光,却是不得不允准。

    这次庆祝盛大隆重,为天下关注,不让嬴煇参加,比杀了他还要让他难受。可是,秦昭王总不能派秦异人的不是?秦异人刚刚征战归来,若他派秦异人的不是,那会寒人心的。

    叫人拿下翁仲,那更加不可能了。不用想也知道,翁仲必然是劳苦功高之人了,要不然的话,不会得到秦异人的器重。若是拿下翁仲,同样会让人寒心。

    秦昭王很想要铁鹰锐士拦住翁仲,不过,瞧翁仲这巨人样儿,就是要拦也拦不住。(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