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三十章 入秦营

    秦异人一行正行间,一个黑影出现,快步而来,冲秦异人见礼道:“郭开见过公子。”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郭开,前来为秦异人送行的。

    “郭开,你来了。”秦异人笑道:“此时一别,不知何时才能见面,你要保重。”

    郭开哽咽着,跪在地上,冲秦异人叩头,道:“公子再生之德,郭开不敢一时或忘,只要报得大仇,郭开愿为公子做牛做马!”

    额头重重磕在地上,发出“咚咚”的响声,额头上起了青包。

    秦异人对郭开的帮助非常大,若无秦异人,郭开早就死了,压根儿就不可能报仇。如今,在秦异人的帮助下,郭开成功的进入赵国王宫,成了赵孝成王极为信赖的内侍,崛起只是时间问题了。只要郭开崛起,就能报仇雪恨,平原君的死期也就要到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秦异人的恩德,要郭开不感激涕零都不行。

    “虽是不可避免的走上jian臣之路,却是一个xing情中人!这都是平原君逼的!”秦异人对郭开大有好感,在心里感慨不已,扶起郭开道:“你一定要保重!要保护好自己!”

    “公子请放心,郭开明白。”郭开重重点头。

    秦异人冲郭开挥挥手,率人离去。

    “公子,你一定要保重!”郭开的眼泪又流了出来,不住冲秦异人的背影挥手。

    秦异人一行,很快来到城门口,只见城门口火把闪耀,如同白昼,一队队赵军正在巡逻,守得跟铁桶一般。

    “来人可是王掌柜?”守卫这里的赵将策马而来,大声问道。

    “正是在下!”黄石公忙迎将上去,冲赵将见礼。

    “嗯。”赵将大模大样的点点头,没有再往下说。

    “这是一点心意,还请将军笑纳。”黄石公陪着笑脸。把一个鼓鼓的包袱递上去。

    赵将接在手里,只觉很沉,手指扒开一条小缝朝里一瞧,借着灯光,只见里面一片珠光宝气,一瞧便知是珍货。而不是黄金。这可比金值钱多了。赵将大是满意,道:“虎狼秦异人攻赵,大意不得。为防jian细出入,还需要查勘,王掌柜见谅。”

    “将军,请。”黄石公侧身相请。

    赵将一挥手,一队赵军拥将上来,把秦异人他们团团围住,然后开始一辆车接一辆车的检查。

    秦异人这次是要扮作客商。带了不少车辆,车上装着各种货物,要是不知究里的人,一定会以为是客商。

    赵军检查一阵,没有什么问题。

    “这车挺大,挺气派的。”赵将盯着秦异人的王车。

    秦异人的王车价值连城。若是留在邯郸的话,太可惜了,还不知道便宜谁呢,是以,秦异人决定要带走。秦异人特命人把王车装扮一番,再也看不出是王车了,不过。王车就是王车,仍是气派不凡。

    当然,秦异人完全可以把王国交给赵雄保存。问题是,他若离开。赵氏肯定要被牵连,赵国要对付赵氏,虽然大的问题没有,破财是必然,一个不好,就把王车弄走了,太可惜了。

    这王国至少值十万金,必要时,把王车一卖,可以为黄石公筹很多金的,绝不能失去。

    “将军有所不知,这是我帐房的夫人快要生产了,不得不从车行租下这车,就图个舒适。”黄石公忙解释道。

    “真的?”赵将快步上前,掀起帘子,朝车里一瞧,只见一个大肚女人躺在软榻,一个侍女正侍侯。

    这大肚女人当然是赵姬了,秦异人离开邯郸,绝不会留下她。那会让赵姬和孩子吃很多苦,秦异人肯定不干。

    历史上,秦异人在吕不韦的帮助下,离开邯郸,留下赵姬和秦始皇母子二人,让母子二人吃足了苦头,九死一生,差点死在邯郸。

    更有传闻说,赵姬因此而被几个小混混强暴了。这事惹得秦始皇大怒,在灭赵之后,秦始皇亲自来到邯郸,命人搜出这几个小混混,把他们活埋了。

    后人据此指责秦始皇残暴不仁,活埋人。若真有赵姬被强暴一事的话,秦始皇要报仇,把这几个小混混活埋了,有什么过错?辱母之仇,不可不报,若是不报,枉为人子!

    为了不惹出麻烦,赵姬易容成略带姿se,赵将把赵姬一通打量,放下帘子,道:“走!”

    “谢将军!谢将军!”黄石公装作颠儿颠儿的模样,一个劲的道谢,赵将大是享受这种感觉,挥手道:“出了城小心些,莫要被秦军抓住了。”

    “谢将军提醒。”黄石公再度致谢。

    城门打开一条小缝,仅容一车经过,秦异人一行人快速通过。

    “咣啷!”秦异人一行离开后,城门又关上了。

    秦异人扭头,看着邯郸城,感慨无已:“终于离开了!”

    因为华阳夫人的yin谋,秦异人才来质赵,历经磨难,九死一生,终于离开邯郸,要回秦国了,由不得秦异人不感慨。

    黑伯、孟昭、马盖、范通和茉儿是激动难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鼻头发酸,真想放声痛哭。

    他们追随秦异人来到赵国,历经磨难,九死一生,无时无刻不在盼着离开邯郸,回到秦国。只是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未能如愿。如今,这一夙愿终于实现了,他们踏上了回国之路,心chao澎湃,欢喜难言。

    邯郸城门离秦军营地,不过数里之地,远远就能看到秦军军营。秦异人一行,很快到了,只见秦军军营一片肃穆,除了刁斗之声外,再无别的声响。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突然之间,一队秦军冲了上来,个个jing神抖擞,如狼似虎。

    “哈哈!”孟昭、马盖和范通三人仰首向天,放声狂笑:“我们回来了!我们回来了!弟兄们,我们回来了!”

    三人的举动太过突兀,秦军士卒个个不明所以,打量着狂笑的三人,沉声喝道:“你是不是疯了?笑什么笑?”

    孟昭三人都是秦军锐士,对秦军有着特别的感情。他们再度见到秦军。那感觉比见到老祖宗还要亲切,还要让他们激动,个个激动得打颤。

    “我们是秦军锐士啊!”孟昭头一昂,胸一挺,很是自豪。

    “你是秦军锐士?”秦军士卒打量着孟昭,道:“身板儿不错。有点儿锐士之风。只是我要如何才能相信你?”

    “他没说谎。”秦异人上前一步,道:“我是秦异人,他是我的护卫。”

    “秦异人?”

    “异人公子?”

    秦军士卒眼睛瞪得滚圆,打量着秦异人,一脸的不信,讥嘲道:“你假冒谁不好,偏偏要假冒异人公子,你作死啊?异人公子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就你这满天星的大麻子,也敢假冒异人公子。”

    秦异人易容后,容貌大变,帅气大减,由不得秦军士卒不贬损他。

    秦异人伸手在脸上一阵揉搓,容貌大变。帅气不凡,英气逼人,道:“这下呢?”

    秦军士卒打量着如同变法似的秦异人,大是惊诧,迟疑着问道:“你真是异人公子?你没骗我们?”

    “如假包换。”秦异人重重点头。

    “你要想好了,异人公子是天下第一名士,若你敢假冒异人公子。我们绝不会答应。”秦军士卒沉声喝道。

    秦异人成为天下第一名士这事,早就传遍天下了,秦军士卒哪会不知道的。

    “我是不是异人,见到王陵将军自有分晓。”秦异人提醒一句。

    “那好。你们随我们来。”秦军士卒仍是把秦异人一行围住。没有丝毫放松,戒备之心仍在,如临大敌。

    “不错!”秦异人看在眼里,大是赞赏。

    在秦军士卒的引领下,秦异人一行通过营门,进入秦军军营。

    “终于安全了!”秦异人长吁一口气,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回到秦军中,才是真正的安全。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通禀!”为首的秦军冲秦异人他们吩咐一声,大步而去。

    孟昭、马盖和范通三人,睁大眼睛,四处打量,热泪滚动,掩面而泣:“呜呜!终于回到秦营了。”

    他们本是秦军锐士,回到秦军军营,如同回到家里似的,一股孺慕之情油然而生。

    xxxxxxxx

    中军大帐里,灯火通明。

    王陵、蒙骜和桓齮,以及一众将领正在商议军机,个个一脸的愁容。

    白起的预料是正确的,赵人不屈,秦军虽然善战,一时之间也是难以攻破邯郸,眼下的战局,已经进入僵持阶段,由不得他们不急。是以,夜已深了,仍是在商议。

    “邯郸难攻,这是意料中之事,我们只要围住邯郸,待其粮草耗尽,再来攻城。”

    “此计看似可行,实则行不通。要知道,邯郸是赵国的都城,百多年的经营,粮草不少,要想耗光粮草难啊。”

    众将你一言,我一语,大声出计献策,却是难以找到一个有效的法子。

    “禀将军,异人公子求见。”就在这时,一个铁鹰锐士快步进来,冲王陵禀报。

    “异人公子?哪个异人公子?”王陵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还能有谁,当然是天下第一名士了!”桓齮大声提醒,声如洪钟,震人耳膜。

    “哦!异人公子啊!”王陵眼睛一翻,jing光暴she,如同利剑似的。

    “真是异人公子?”蒙骜刷的一下就站起来了,一脸的难以置信。

    “他自称是异人公了,只是我们无法确认,还请将军处置。”铁鹰锐士道。

    “我也没见过异人公子,怎生识得?”王陵有些傻眼。

    必须要确认秦异人的身份,他没见过秦异人,当然是不识得了。

    “我认得啊!”蒙骜一脸的兴奋,吆喝一声道:“你们知道吗?异人公子是我的学生呢,曾从我习秦筝!”

    “那还等什么?快去瞧瞧。”王陵一挥手,率先而去道:“天下第一名士,是怎样的风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