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四十三章 宿命的相遇

    第四十三章宿命的相遇

    赵氏大门口,赵雄、赵烈兄弟俩与吕不韦辞别。

    “吕先生走好!”

    “吕先生慢走!”兄弟两人语气恭敬。

    “明ri,不韦在胡风酒肆设宴,请贤昆仲赏脸。”吕不韦满脸笑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赵府,却是不见赵姬人影,道:“务必请赵小姐赏光。”

    “一定,一定!”赵烈抢着回答,脸上的笑容叠了一层又一层,仿佛吕不韦是他老祖宗似的。

    赵雄颇有些不满,可是,赵烈已经答应了,也不好拒绝,只得道:“那就叨扰先生了。”

    “言重了,言重了。”吕不韦一挥手,语气轻松,却是透着威逼利诱:“我吕氏商社名动天下,少有人能及,能入不韦眼者不多,贤昆仲切莫错失化龙之机。告辞!”上车而去。

    “先生,走好!”赵烈不住挥手,仿佛在送别老祖宗似的。

    “哼!”

    赵雄颇有些不满,吕不韦最后一句话是威逼利诱全用上了,那意思是说,若他们违了吕不韦之意,就等着迎接吕氏商社的怒火。若是顺着吕不韦的话,那就是扬名四海的良机。

    西门老爹赶车回到胡风酒肆,把吕不韦请入住处,笑着问道:“主人,可称意?”

    “称意?不不不……太称意了。”吕不韦猛晃着头颅,大是欢喜,一张嘴哪里合得拢,笑得特别欢畅,道:“不见赵姬,不韦不知天下竟有如此美姬!真天人也!这赵姬,我无论如何也要娶到手。”

    吕不韦眼中狼光大冒,赵姬的音容笑貌浮现在脑海,有些发痴。

    “我明ri要宴请赵氏昆仲,赵姬必来,你一定要多加留心,酒宴一定要盛大隆重,显出我们吕氏商社的气派。”吕不韦发了一阵花痴,这才冲西门老爹道。

    “主人请放心,老奴一定办好。”西门老爹深知吕不韦是动心了,若在这事上出了差错,就要承受吕不韦的怒火,哪敢掉以轻心。

    吕不韦踱了两步,眉头一挑,颇有些遗憾,道:“赵姬对我爱搭不理的,我一定要让她知道,嫁给我吕不韦才是最为明智的决断。我要让她知道,我吕不韦除了会经商外,还有才识,识见不凡。”

    今ri赵姬与吕不韦匆匆一面,爱搭不理,转身离去,让吕不韦极为担心。

    “主人,这要如何做?”西门老爹忙问道。

    “嗯。”吕不韦沉吟道:“明ri,把酒宴设在论战台,我要与士子们论战。”

    西门老爹吃了一惊,忙提醒道:“主人,使不得!士子论战,张张利口,绝不留情,若主人遇到几张毒舌,岂不是自找没趣?”

    战国时代论战之风盛行,读书人聚在一起,你立论,我来驳斥,那是绝不会留情的,不把对手说得哑口无言的话,不会罢休。

    “无妨。”吕不韦一点也不放的心上,笑道:“有人言世上最可贵的是品行cao守,有人言是权势,有人言是才华,这些都是屁话。世上最可贵的是金,只要金足够,有什么买不了的?”

    这话有些大言炎炎,却是事实,他差点连秦国都买了。

    “你去安排一番,明ri让我独占鳌头,我赏士子十金。助我最多者,赏百金。”吕不韦财雄势大,深知金钱的力量。

    “主人,老奴有些好奇,你要如何立论呢?”西门老爹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

    “人言商人逐利,我就以商人取义。”吕不韦微一沉吟,抛出一个与当世公认的“商人逐利”准则针锋相对的命题。

    xxxxxxxxx

    次ri天亮后,秦异人起床,漱洗完成,用过早点,叫孟昭准备准备,要出去。

    “公子,要去哪儿?”孟昭好奇的问一句。

    “去胡风酒肆。”秦异人想也没有想,脱口而答。

    “胡风酒肆?”孟昭脸se一黯,随即大喜,道:“往昔,公子多去胡风酒肆与士子论战,颇有名声。如今,公子脱却苦难,是该去去了。”

    战国时代论战成风,凡有读书人的地方,就有论战。但凡稍为象样的客栈酒肆,都要设下论战台,供士子论战之用。

    作为邯郸最大的酒肆,胡风酒肆,其论战台更是扬名山东之地,凡来邯郸的读书人,无不以去胡风酒肆参与论战为荣。

    秦异人决定今ri去胡风酒肆,一则是为了论战,二是为了思谋如何为秦国谋划。

    论战是成名的捷径,若一战成名的话,必然是扬名天下,成为名士,所交非富即贵,秦异人要回到秦国,要登上秦王之位,这事势在必行。

    恢复与秦国的联系势在必行,秦异人不想给秦昭王留下“乞金”的印象,必须要出奇,为秦国谋划一条与众不同的计谋显得无比重要。不过,要完成这事,难度太大了。好在有论战台,那里是士子读书人集中地,在那里说不定能获得灵感。

    胡风酒肆坐落在城南,是邯郸最大的酒肆,有三大特se:一是占地极大,上千亩的地儿。二是这里全是胡风,葱绿草原、金红胡杨、帐篷点点、炊烟袅袅,金发碧眼的胡女赶着雪白的羊群白云般流过,客人随时可尝野合之趣,亦可将牧羊胡女揽进大帐做长夜**。三是这里有仿匈奴单于穹庐的金帐,极尽奢华,供人取乐。

    秦异人刚刚下马,一个训练有素的胡人侍儿象风一般飘了过来,满脸堆笑,为秦异人介绍起胡风酒肆的特se:“公子,胡风酒肆的胡女白得象yin山雪,嫩得象岱海草,温顺得如绵羊任君蹂躏,汩汩的nai子象温泉……”

    赵国因为赵武灵王推行“胡服骑she”,因而胡风大盛,成为邯郸一景。在当时有句谚语“胡酒胡女,伊于胡底,泱泱胡坊,热风荡荡”,形容邯郸胡风之盛。

    “我是来论战的,带我去论战台。”秦异人不是来寻欢作乐的,是有重要事情。

    “公子来得真巧,今儿这里正要举行一场论战,用的是单于穹庐。”胡人侍儿满面含笑,道:“不过,公子不能风头太露,不然讨不到十金赏金不说,还会得罪一个无法抗衡的势力。”

    “谁呀?”秦异人有些诧异了。

    “吕氏商社的吕大掌柜。”胡人侍儿忙回答,道:“若助他最多者,可得百金重赏。”

    “吕不韦?”秦异人的眼睛猛的瞪圆了,眼中jing光暴she,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匈奴在当时,是让华夏头疼的北方游牧民族,广为人知。胡风酒肆仿造的单于穹庐,金帐金鹰,胡风十足,极为奢华,布置得金碧辉煌。

    “那是……竟有如此美女!”秦异人一踏入穹庐,目光一下子被一个绝se少女所吸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