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二十二章 借力打力(下)

    蔺相如和廉颇的“刎颈之交”为天下所重,被传为一段佳话。今ri,到了秦异人嘴里,却成了蔺相如致命的命门,秦异人这颠倒黑白的本领着实了得。

    廉颇和蔺相如交情极好,廉颇被罢兵权之时,蔺相如再三劝阻,力阻此事。虽然失败了,却是没有让他打消努力,他仍是在为廉颇复出奔走,四处游说,一有机会就向赵孝成王进谏。

    当时,赵孝成王还以为他们是交情好的缘故,听了秦异人的话,方知原来还有如此一段不为人知的私利牵扯。

    想想也是,以他们二人的交情,廉颇复起的话,蔺相如能少得了好处?廉颇能不为他说话?要是廉颇不为蔺相如说话,就有愧“将相和”这个典故了。

    二人一文一武,威望高,势力大,这一联手,还不把持朝政?

    眼下这种情形,赵国危若累卵,他岂能不防备?

    “这也能成?”

    “公子真是了得!”

    孟昭、马盖、范通、黑伯和茉儿原本已经绝望了,以为今天必死无疑,却是没有想到,秦异人一通话说下来,竟然说得赵孝成王意动,看来活命有望,对秦异人是佩服死了。

    最郁闷的当属蔺相如了,他与廉颇是君子之交,到了秦异人嘴里,竟然是私利牵扯,狼狈为jian,还睡同一个女人了。瞧瞧群臣交头接耳,强忍笑意的脸se,就知道今ri之后,他们的交情会变质。

    好在蔺相如就是蔺相如,坚忍不拔,既然挑明了,就索xing做到底,大声进谏,道:“君上,长平大败,大赵jing锐尽失,邯郸空虚,应早为战守计,臣请启用廉颇。廉颇是大赵柱石,若要与秦战,舍廉颇其谁欤?”

    廉颇是赵国的柱石,若要与秦国打,非廉颇不可,群臣大为赞同这话,齐声附和道:“请君上定夺。”

    赵孝成王虽然不爽,却不得不承认蔺相如言之有理,微微点头,沉吟起来。

    平原君万分不愿让廉颇复出,却也不得不承认,眼下能撑起赵国半壁江山的,除了廉颇没有别人,只得闭上嘴巴。

    廉颇复出已是不可阻挡之势,蔺相如大为放心,奔走了这么久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廉颇可以重出了。

    然而,就在这时,秦异人那张乌鸦嘴又搭上来了,只听他哈哈大笑,道:“蔺相如啊蔺相如,你这老儿好不知羞,你为了私利,竟然如此脸厚,我都为你脸红。谁说要守邯郸非廉颇不可?”

    “闭嘴。”蔺相如很是不爽,却不放在心上,因为眼下除了廉颇,没有第二人可担此任。

    “谁?”平原君最担心的就是廉颇复出,听了秦异人的话,好象落水的人抓住稻草般,忙问道。

    “乐毅不是在邯郸么?”秦异人扯起嗓子,大吼一声,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

    “乐毅?”一片轰鸣声响起,群臣个个张大了嘴巴,先是一阵恍然之se,然后就是重重点头,大声赞同:“是啊,乐毅亦可担此任!”

    “乐毅?寡人怎么忘了他呢?”赵孝成王重重一巴掌拍在额头上,颇有些后悔,咋没早想起呢?

    “乐毅大才,要守邯郸,非乐毅不可。”平原君心急,当即表态了。

    “你……我……”尽管蔺相如能说会道之人,此时也是张口结舌。

    他一心要让廉颇复出,却是忘了乐毅这个大才。论谋划、论用兵、论治国、论邦交,廉颇又有哪样胜得过乐毅?

    “要想活命,得想办法把蔺相如这老儿逼走。这老儿明智,只要有他在,我今天是难逃一劫。”朝堂上这么多人,秦异人只忌惮蔺相如一人,心中转着念头,开始冒坏水了。

    “蔺相如,你这老儿说说,乐毅有哪一点不及廉颇?”秦异人就象一只得意的乌鸦,大声放歌:“乐毅治理弱燕,燕国一举而成天下强国。乐毅统天下之兵,一举而破齐国,下齐国七十余城,差点灭了齐国。论谋划、论治国、论用兵、论邦交……廉颇有哪一样及得上乐毅的?你不举荐乐毅,却举荐廉颇,你安的什么心?”

    乐毅是名动天下的名将,与秦国名将白起齐名,其军事才干绝不比廉颇差。更不用说,乐毅还能治国,还善于谋划,还能合纵联横,这三点廉颇就是拍马也赶不上。

    廉颇是老将,用兵没问题,说到全盘谋划和治国、邦交,他就远远不是乐毅对手了。

    “是呀。”群臣重重点头,大声赞同。

    “虎狼秦人,我杀了你!”蔺相如知道,若再不阻止秦异人的话,他今天就会错失机会,大喝一声,从红衣剑士手里夺过一把剑,气势汹汹,直奔秦异人而来,一副不把秦异人斩杀当场不罢休的样儿。

    “嗖。”秦异人一用力,挣脱了红衣剑士,跟兔子一样快,蹿到赵孝成王身后,脸上的笑容跟狐狸一样狡猾,暗道:“蔺相如,我这就把你逼走。”

    “大胆蔺相如,你竟敢行刺大王。”战国时代,自己效忠的君王要叫“君上”,别国的君王就要叫“大王”。秦异人为了刺激赵孝成王,竟然用了敬语。

    “拦住他!”望着蔺相如气势汹汹的样儿,再看看他手里明晃晃的剑,赵孝成王忙朝后缩。若蔺相如借机杀了他,他还真没辙。要知道,长平大败,使得他的威望大为降低,杀他正是良机,他不能不惧。

    红衣剑士忙迎上去,却给蔺相如逼退,提着剑直取秦异人。

    “你们都瞧见了?蔺相如要行凶刺大王,要另立新君。”秦异人哪会错过之等良机,大吼道:“蔺相如要让廉颇复出,就是要掌控兵马,前来逼宫。廉颇常说,朝中有jian贼,误导大王,他若复出,必清君侧。”

    这句话很恶毒,把蔺相如和廉颇全给中伤了不说,还让赵孝成王和平原君同时心有所忌。

    赵括为将,是平原君极力推荐的,这jian贼是谁?不言自明,非他平原君莫属。

    若廉颇复出,掌控了赵国兵马的话,与蔺相如联手,行废立之事并非不可能啊,赵孝成王一颗心怦怦直跳。

    “把他轰出去!轰出去!”平原君脸se铁青,恨不得蔺相如立即死掉。

    “对!轰出去!没有寡人的旨意,不得进宫!”赵孝成王也是巴不得蔺相如滚得远远的。

    红衣剑士如狼似虎般冲上来,夺了蔺相如手中的剑,架着他就朝外走。

    蔺相如使命挣扎,却是无能为力,唯有被架出去的份。

    “呼!”秦异人暗舒一口气,只要蔺相如这老儿不在,他就活命有望了。

    “虎狼秦人,你好恶毒!”蔺相如如同受伤野兽的咆哮声从殿外传来,充满绝望与不甘。

    ps:凌晨有加更。求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