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一章 秦异人

    第一章秦异人

    “虎狼秦人打来了,快逃啊!”

    “虎狼秦人残暴不仁,绝不会放过我们,要逃趁早!”

    “白起是刽子手,是屠夫,他嗜杀成xing,喜食人脑,二十余万降卒的脑髓被他吸食一空,其残暴千古未之见矣!”

    赵国都城,邯郸,为恐惧笼罩,乱成一团,谣言满天飞,国人惊恐难安,拖家带口,扶老携幼,纷纷逃国。

    邯郸是赵国的都城,也是山东之地的政治、经济中心,物华天宝,邯郸风华为天下所重。

    若是在寻常时ri,行人多如过江之鲫,肩摩肩,踵碰踵,热闹非凡;摊贩叫卖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是邯郸一景;士子出入,论战之声不绝,更为天下传颂……

    而如今,国人逃国成风,十去七八,邯郸十室九空,行人稀少,摊贩叫卖之声皆无,一派萧条之象。

    邯郸西北,有一条小巷。这条小巷并不深,两侧石墙耸立,阻挡住了光线,使得小巷空幽如同峡谷。

    在小巷的尽头,有一座小小院落,几间低矮的小屋。地面铺满枯叶,散发着**气息。枯叶上点缀着稀疏,而又隐隐的足迹,一瞧便知少有人行。

    “呜呜!”

    院落里传出一阵悲痛的哭泣声,如咽如泣。在这空幽寂静的小院里,这哭泣声如同午夜枭啼,让人生出毛骨悚然之感。

    在正中的小屋里有五个人,四男一女,哭声正是他们所发。

    这五人骨瘦如柴,眼眶深陷,只见骨头不见肉,要不是他们正在哭泣,证明他们是人的话,一定会把他们当作骷髅。

    撂满补丁、浆洗得发白的袍子套在身上,空空荡荡的,就象套在竹杆上似的。

    “公子,你醒醒!”

    “公子,你不能就这样走了啊,我们还要回秦国呢。”

    “公子,你去得真冤啊!”

    五人围着一个躺在短榻上的年轻人大哭,眼睛通红,极是悲痛,泪珠儿就象断线的珍珠般飞洒,沾湿了衣襟。

    这个年轻人约莫二十来岁,脸se苍白如同白纸,没有一点血se。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个年轻人骨瘦如柴,浑身上下没有四两肉。

    他身材甚高,又是如此之瘦,让人把他和竹杆划上等号。

    无论五人如何哭泣,如何呼唤,年轻人没有丝毫动静,明显是死透了,五人的心直往下沉。其中,年岁最大,两鬓斑白的老者抹抹通红的眼睛哽咽道:“公子去了,我们该怎生办?”

    “黑伯,还是你拿主意,我们都听你的。”另外四人异口同声的道,目光齐刷刷集中在老者身上。

    “我们得把公子的尸骨运回秦国,交给秦王处置。”黑伯想了想,有了主意。

    “公子客死邯郸,让公子魂归故里,回到秦国,是正理。可是,我们回去怎生向秦王禀报?总不能说公子是……”身材最为高大那个中年男子沉吟着说了一半,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唯余一脸的愤怒。

    “公子堂堂王孙,就这样去了,若是让人知道了,还不成为笑柄?我们不能让公子成为笑柄!”剩下的三人异口同声的道,声音虽然中气不足,没有什么力气,却是透着一股坚毅。

    “这都怨赵国,都是那个沽名钓誉的平原君干的好事!”黑伯愤愤不平,道:“我们回到秦国,把公子在邯郸的遭遇向秦王禀报,要秦王为公子复仇。”

    “公子之仇一定要报!非报不可!”四人齐声附和:“公子堂堂王孙,竟然落得如此下场,绝不能饶过平原君!”

    “秦王能为丞相范睢复仇,定能为公子复仇!”黑伯右手紧握成拳,手背发青,沉声道:“此仇不共戴天!”

    五人越说越气愤,脸孔扭曲,很是狰狞。

    就在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这是哪儿?”

    声音来得太过突兀,五人被吓了一大跳,定睛望去,只见榻上的年轻人睁开了眼睛,一双眼珠正在咕噜噜乱转,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儿,四处打量。

    “公子,你醒了?”五人一脸的震惊,然后就是欢呼起来:“公子醒了!”

    五人骨瘦如柴,这一欢欣鼓舞,如同骷髅在跳舞,很是吓人。

    “你们……”这个年人犹如装了弹簧一般,从榻上一蹦而起,一双眼睛瞪得滚圆,死盯着眼前五人,一脸的惊讶:“这是谁有如此本事,竟然做出如此真实的骷髅,比真的还真呢。”

    “哎!公子,莫非你饿昏头了?”那个女人幽幽一叹。

    声音清脆,却是无力,再配上她那副骷髅模样儿,活脱一个女鬼在幽幽叹息,让人毛骨悚然,背上生凉。

    “还会说话,如此人xing化,高智能的!”这个年轻人脸上全是欣喜之se。

    “公子昏头了,尽乱说。”黑伯脸一沉,脸上的笑意荡然无存。

    智能?那是啥玩意?对于古人来说,是不存在这个词的,这不是昏头了,还能是什么?

    “我摸摸。”年轻人右手朝女人伸去,刚刚伸出就僵在了空中,紧接着就是尖叫一声:“我我我……我也是智能骷髅?”

    年轻人的眼睛死盯在右手上,只见自己的右手如同柴禾似的,只见骨头不见肉。

    再瞧瞧自己的左手,和右手一个模样。

    双腿双脚,皮包骨。

    胸膛只有一层薄皮儿。

    “我真的成了骷髅?”年轻人把浑身上下打量个遍,歇息底里的大吼一声,充满着绝望。

    骷髅是什么?玄幻小说里的不死生物,人不人,鬼不鬼的,要是成了骷髅,那还是人么?

    右手狠狠在腿上一拧,又尖叫一声:“啊!疼!好疼!哈哈,不是骷髅!不是骷髅就好!”

    绝望的脸上立时泛起了笑容,笑容叠了一层又一层,仿佛叫化子捡到元宝似的。

    年轻人摸摸胸口,嘀咕道:“我明白了,这是瘦,不是骷髅。嗯……我我我……竟然……穿……越……”

    年轻人呆呆的站着,眼睛瞪圆,嘴巴张大,变成了石雕。

    黑伯他们把年轻人的奇言怪行看在眼里,惊讶不置,不知所措,唯有眼睛瞪圆,死盯着年轻人的份。

    “公子醒了就好,这比什么都重要。”黑伯率先反应过来,脸上泛着笑容,配上他那张没有肉的脸,就象恶魔的微笑。

    “公子醒了就好。”另外四人也是笑容满脸,个个欢喜。

    没有一丝肉的脸上挂着欢欣的笑容,如同恶魔的笑魇。

    突然间,四人的眼睛瞪得滚圆,眼珠子差点砸在地上,张大的嘴巴狠狠咬下,差点把舌头咬断了。

    只见年轻人脑袋狠狠对着墙壁撞去,发出“咚”的一声响,可见这一撞的力道不小。

    黑伯五人大为担心,就要扑上来察看伤情,却见年轻人双手抱头,痛苦的闭上眼睛,喃喃自语:“我怎么成了这个cao蛋的人?我怎能成了这个软蛋?我宁愿做骷髅,也不愿成为这个软蛋!”

    年轻人睁开双眼,仰头望青天,青天不可见,只见破烂的房顶,一声长叹:“哎!老天瞎眼了!佛祖你也瞎眼了!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你被孙猴子包养了?竟然不救救我,让我成了这个cao蛋得不能再cao蛋的废人!”

    在适才发愣的功夫,年轻人接受完了躯体中的记忆,方才知道他竟然成了秦异人。

    秦异人是谁?

    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cao蛋之人!

    再也没有比他更cao蛋的人了!

    秦异人是秦昭王的孙子,秦国太子赢柱的庶子。秦昭王yu谋韩国上党之地,为了不让赵国干预,横生枝节,决定结交赵国,派一人质质赵,秦异人“幸运”的被选中,来到邯郸,从此成为人质。

    秦国是第一大战国,威名赫赫,作为秦国的王孙,赵国不仅不敢得罪他,还把他当祖宗一样供着,他在邯郸的ri子过得挺滋润,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只可惜,好景不长,长平大战爆发,秦赵成为死敌,生死相搏。秦异人的好ri子也就到头了,秦国送来的财货被扣押,从此以后,他吃不饱、穿不暖。

    紧接着,赵国丞相平原君拿他做出气筒,把他软禁,百般刁难他,秦异人过上了暗无天ri的生活,生不如死。

    长平大战持续三载,秦异人就被折磨了三载。三载的水深火热生活,其间苦几多,难几多,无法言说,秦异人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终于,被饿晕了,从此翘了。当秦异人再度醒来时,已经换了人。

    堂堂王孙,还是秦国这个第一大战国的王孙,竟然被饿死,这要是说出去,会成为笑柄,为人不耻。

    若事情仅仅如此的话,还不至于让现任如此痛苦,问题是这个秦异人是中国历史上最为cao蛋的人物,他有多cao蛋,说几件事儿就知道了。

    秦异人就是秦庄襄王,很cao蛋。他在邯郸穷困潦倒,成了秦国的弃子,生活无着,走投无路,吕不韦以奇货居之,终成买国之事,几乎酿成纂国之祸,秦国差点姓吕。

    他拣了吕不韦的破鞋赵姬,也就是秦始皇他妈,还引狼入室,任吕不韦为丞相。吕不韦狼子野心,毒杀了秦异人,以相父自居,私通赵姬,引大jb嫪毐进宫,秽乱宫廷,引发政变。吕不韦乱秦法,养门客,废虚封,实封十万户,成为当时第一权臣。

    要不是吕不韦的对手是秦始皇的话,说不定他就纂了秦国。

    这一切一切的祸乱都是源自秦异人,这能不cao蛋吗?

    还有比这更cao蛋的吗?

    现任秦异人是现代社会一个三流大学的毕业生,叫宋武,是个驴友,在神秘的神农架探险时发生意外,失去知觉。再度醒来,已经成了cao蛋得不能再cao蛋的秦异人,秦异人恨不得一头撞死。

    “我是秦始皇他爹!”总算有个好消息,秦异人自我安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