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庶女轻狂

消失殆尽(第二更)

    长久以来自己不愿意承认的事情,此时此刻正极其刺眼地摆在他面前,自己怀里的女子虽然长得无比娇弱,惹人垂怜,但是心地却并不善良,她竟然能想出如此歹毒的计策害自己的亲姐姐,纵使姐妹间有什么偏颇恩怨,也不该如此毁了沈云初啊!

    这个时候的萧铭已经直接将自己与沈云颜划清了界限,他大概是忘了当初沈云初与他成亲的那日,那些事情都是他曾经默认的。

    只是你若是对一个人失望厌恶,纵使与她无关的事情,你也会栽到她的头上,前世的沈云初曾经被萧铭如此对待,今生的沈云颜自然也难逃这种厄运,一旦萧铭发觉自己拥有的女子不是国色天香的牡丹,而是妖娆却有毒的罂粟,他便将所有的罪过都算到沈云颜头上,包括韦氏的所作所为。

    而沈云颜显然不懂萧铭,她听萧铭不仅没有像方才那般斥责她,反而夸赞这个主意不错,她心里面窃喜,但是很快就升起一股不悦,“四郎,你方才说这个主意不错,不错在哪里?是兵不血刃能拉拢到许多的政治势力,还是你能娶沈云初为妾,亦或是你是因为你终于能够一亲芳泽?”

    萧铭大喊冤枉,“颜娘,你还不明白我的心吗?在我心里,你才是我今生的挚爱,我才不屑碰她那肮脏的身体呢,说不准已经被山贼玷污过,总是没有被山贼得逞,前些日子她住在少师府,定然也非清白之身了,又或者她与萧九总在一起,有了意外的肌肤之亲也不难理解,所以她那样人尽可夫的人,我都嫌脏,你若是有别的更好的办法,我倒是不介意。”

    沈云颜见他将沈云初贬得一文不值,心里面十分高兴,尤其是人尽可夫这样的词语,若是被男人用来形容吧一个女子,那多半是没有好感的,甚至是厌恶的,她冲萧铭挤挤眼睛,忽然很大胆地将萧铭的手,按在自己的胸部,揉了一圈,媚声道,“好了,是我错怪你了,只是委屈四郎这一回,将她娶进府里以后,四郎也就不必再如此为难自己了,我补偿四郎还不好吗?”

    萧铭眼中很快充满血色,沈云颜越来越让他刮目相看,他顺势将手探入沈云颜的裙裾中,重重按了一下,待沈云颜翘着屁股呻(这里防和谐)吟一声后,才调笑道,“可以依照沈云初骄傲自大的性子,怕是不会主动送到我嘴里,颜娘还要想个办法呢。”

    沈云颜受惊一般,猛地抓住萧铭在她裙子里不安分的手,只是一瞬间又松开,甚至引导者萧铭的手,往衣服最里面探去,若是从前她不敢如此大胆放(这里防和谐)纵,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的欲望越来越多,单纯的迎合已经不能满足自己,需要更多的撩拨与纾解,她嘴里面纳气如兰,“四郎不必担忧,我早就想好了,一直以来沈云初都太过自信,她越是不将我放在眼里,就越是轻敌,我只要在她的膳食里面或者是酒里面放点有情趣的药粉,她就是贞洁烈女也会变成淫(防和谐啊)贱放(防和谐啊)荡的娼妓!”

    至于那药粉是什么,萧铭与沈云颜都不言而喻,青楼楚馆中对待不听话的雏妓,时常用到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只不过沈云颜连这种腌臜的做法都知道,倒是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

    来不及多想,他就被沈云颜带入肉体的欢愉中,沈云颜或许是在为刚才萧铭的拒绝较劲,使劲浑身解数取悦萧铭,待他全身所有的感官都兴奋起来,她忽然翻身而上,将萧铭压在身下,而萧铭并没有任何反对的表示,看到京都第一大家闺秀在自己面前展露最风骚的姿态,他享受还来不及,怎会拒绝呢,所以等那层层的快{这里防和谐}感像潮水般将他淹没的时候,他也完全投入进这场女上男下的情事之中。

    他就像是发狂的兽,哪里还顾及的到沈云颜的感觉,将他身上为非作歹的沈云颜扯下来,摆出各种耻辱的姿势,而沈云颜不仅不反对,反而很享受地极力配合着,所以这一场云雨可谓是尽兴。

    事后,萧铭毫不怜惜地将怀里的女人扯出来,自己捡起散落一地的衣衫,慢条斯理地穿上,虽然他很尽兴了,可是他跟沈云颜从前的感觉也消失殆尽了。

    从前的从前,他是将沈云颜捧在手心里面的,想纾解欲望的时候,他就会行踪隐秘地逛青楼,享受她们高超的侍候手段,但是总从沈云颜禁不住他的撩拨与他有了夫妻之实,沈云颜在他心中,就已经从云端跌入了泥淖。纵使如此,在男女之事上,他还是特别呵护沈云颜的,极尽温柔,与对待那些卑贱的娼妓与侍女迥然不同。

    可是方才沈云颜放(这里防和谐)荡的举动,将他最后一丝爱慕变成了不屑,她与他玩弄过的女子并无任何不同,她沈云颜不过就是披着虚伪做作的仁善外壳,以及京都第一才女的名号而已,况且如今她在百姓心中,就是个为了泄私愤陷害庶姐,以至于将京都百姓的安危性命置于不顾的坏女人,他伪善,矫揉造作,沽名钓誉……

    最让萧铭无法忍受她的是,她竟然愿意在这种废弃的荒宅里面被他摆出各种姿势,他原以为跟她野合是委屈了她,谁知道她比他还要陶醉。

    要知道沈云颜被萧铭看中的地方,除了身后代表的支持他称帝的势力,还有她的花容月貌,她的娇弱善良,她的矜持端庄,她用银子砸出来的被百姓歌功颂德的好名声。

    如今,消失殆尽了!

    沈云颜身上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他爱慕了,若是非要拍着脑袋想的话,沈云颜还是有几分才学的,虽然平日里不见她舞文弄墨,但是每年牡丹宴上的魁首必然是她。

    想了这么多,他疲惫地揉揉自己的额头,转身对沈云颜道,“这件事情还是要让你多费心,事成之后,我三日之内就娶你做王妃,你出来的时间也很长了,我这就让人送你回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