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四十五章 他乡遇故知,仇敌!(三)

    一路装傻充愣,没想到最后真成了又傻又愣。

    尴尬、羞惭、苦涩、羡慕、嫉妒、恨,多种复杂感情交织在一起,萧氏三山唯有借酒浇愁,将自己灌的一醉不醒,期待明早起来惊喜地发现这只是一个荒诞的梦。

    最后,在法海的帮助下,慕容冰燕才将人事不省的萧氏三山送进了客房。

    按理说,长生境的修士是没有这么容易醉的,但不敢面对现实的萧氏三山却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自然是醉的一塌糊涂。

    说来也巧,大侠客栈后院恰恰还剩三间毗邻的客房,正好慕容冰燕一间,法海一间,萧氏三山兄弟一间。<的依靠在一颗柳树旁扣着鼻屎,一双牛铃般的双眼饥渴的望着萧氏三山的房间,不知在琢磨什么。

    “这老板娘莫不成……”法海双眼一眯,看似随意的走到了老板娘身前,小声试探道,“老板娘,和你做笔生意怎么样?”

    “什么生意?”老板娘被法海打断了幻想,颇为不耐道。

    “老板娘你觉得我这三位世兄如何?”法海嘿然道。

    “人中之龙!老娘守寡守了足足二十年,今天还是头一次遇到能让我心动的男人,还一下子就遇到了三个。”老板娘的确彪悍,没有任何的遮掩。

    “那我们就谈谈我这三位世兄好了。”法海闻言眼角一挑,颇为隐晦道。

    “哦?小和尚,那我们去正堂谈。”老板娘顿时来了兴趣,轻轻一撩蓬蒿般的头发,说不出的“妩媚”冻人。

    法海顿时一个激灵,不过作为九品高手,他倒也不怕老板娘将他如何,索xing大大方方走了过去,跟在老板娘身后来到了客栈正堂。

    此时伙计们已经忙着打烊收摊,看到老板娘带着法海进来,赶紧识趣的退了出去。

    “小和尚,你打算和老娘谈什么生意?”老板娘靠在柜台上,颇为玩味道。< ren之美,不如这样,今晚我把那个姑苏剑派的小娘皮引走,老板娘就可以悄悄的和他们叙叙仰慕之情了。”法海轻声笑道。<意盎然的一笑,腰肢一扭,浑身的肥肉一**抖动起来。

    “三万两!”法海一伸手指。

    “小和尚,你也太黑了?”老板娘颇为意动,但生意人总是习惯xing的斤斤计较。

    “我这三位世兄可是出身京城名门,高大英伟,外号京城三骏,又是姑苏剑派的弟子,十品修为。而且,据我了解,他们可还是纯阳之身哦……”

    法海一听,顿时知道有戏,连忙趁热打铁道,“三个修士开苞,平均每人才一万两,可一点儿也不贵!更何况,我还要冒险给你引开一个九品中期的剑道高手……”

    “哦?”

    一听还是处男,老板娘顿时更为意动了,“我这客栈小本经营,却是拿不出三万两现银,不如这样,我知道你们是去黑水镇的。这三枚丧门钉给你,算是扯平如何?”

    说罢,老板娘颇为不舍的从柜台下拿出了三根尺许长的银钉,递给了法海,边道,“这丧门钉只要she入八品以下僵尸的头顶百汇,就能以意念任意控制他们的行动,我想你们这次黑水镇之行可能会用到。本来还想明早高价卖给你们,这次就便宜你了。”

    “这不是佛门九品心钉吗?”

    法海接过心钉,端详起来,只见这三枚银钉每枚都尺许余长,如同一个大号的银针一般,上面密密麻麻的篆刻了很多梵文法印,法海熟识梵文,所以,一眼就看出了这三根银钉的来历,不过这佛门心钉的功用却是和老板娘说的相似,是专门用来制服僵尸的。

    “我也不清楚,这是从一个湘西谭家的死鬼身上得到的。”老板娘脸上肥肉一哆嗦,淡淡道,“我钟离花又不认识字,以为是他们赶尸人用的丧门钉呢。”

    “好,成交!”法海说罢,随手就将三枚心钉收到了芥袋中,突然间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望着老板娘那张满是脂粉的肥脸,问道,“钟离花?老板娘,您莫非是……”

    “哼,钟离奎正是我兄长,不然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地就把这九品法器给你?”老板娘嘿然一笑,“你既然收了钱,就给老娘把事情办妥了,不然的话……哼哼……”

    老板娘哼罢,突然一掌抓向了法海胸膛,不带任何法力波动却快若迅电一般,令人猝不及防。

    法海猛地一惊,迦叶僧袍上的大迦叶念罩瞬间发动,僧袍上毫光一现,一股无形光环护住了周身。

    “波”的一声轻响,号称能挡住九品修士全力一击的大迦叶念罩只是微微阻挡了一下掌劲,就轰然破裂开来。

    不过好在法海已经趁这个机会稳稳避过了老板娘一爪,侧身闪出了三丈开外,眸中虹光闪烁,凝神戒备起来。

    兵家高手!

    此时法海的表情已经无比严肃,以他的法眼竟然无法看穿老板娘的深浅,这钟离花绝对是八品以上高手,就算不偷袭,法海对上她也不会轻松多少,这绝对是个劲敌!

    “咦?!”

    老板娘并没有乘胜追击,只是微微一诧,不过瞬即平复,甩了甩了杂乱的蓬发,“还不错,这样我把订金提前交给你也就放心了。”

    说完,竟然不再理会法海,自顾自的扭着水桶般的腰肢走向了后院,“谁说过来着,女为悦己者容,老娘得去打扮一下了。”

    法海与钟离花的交锋虽然一触即收,却依旧引来了客栈中修士们的主意。

    法海清晰感觉到后院客房内隐隐出现数股强大的法力波动,不过,却只是峥嵘一现,就再次归于平静。

    “修士就是敏感……”

    法海摇摇头,正yu离去,倏听嗖的一声轻响,背负古剑的慕容冰燕如同灵猫一般出现在法海身后。

    “慕容姑娘,没想到你也这么敏感?”法海一转头,哈哈一笑。

    “大师好深厚的禅功!”慕容冰燕却是答非所问,明眸中闪过一丝战意。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于是就出来找人活动活动,呵呵。”法海不羁一笑,“慕容姑娘,看你也无心睡眠,不如我们出去月夜遨游一番如何?”

    说罢,法海不待慕容冰燕回答,单手一掐法诀,“飞天!”

    随着一声禅唱,法海身形凭空而起,如同天人一般,化作一道白光,穿窗而过,飞向了茫茫夜空。

    “这苍景空的飞行之法好不奥妙绝伦!”

    慕容冰燕见状,不由被激起了斗志,“出鞘!”

    随着一声清冷娇吟,慕容冰燕背后古剑沧然飞出,只见她莲步轻轻一踏,就御起一道青se剑芒,电she一般划空追向了法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