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050 谈论火器

    听到邓奎这样说,苏昊把头转向涂文焕,问道:“涂老,您以为邓奎所言,有道理否?”

    涂文焕道:“他们几个人,都是行伍出身,xing情豪爽,不太懂规矩,还请苏兄弟不要介意。不过,邓奎所言,我觉得还是有一些道理的。你说倭寇有可能以数万之众犯我大明,我觉得这还有点可能。想那佛郎机,也就是你说的欧洲,离我大明恐有万里之遥,就算一次能渡万人来我大明,又怎能敌我大明百万强兵?”

    苏昊道:“涂老,如果我说6000名佛郎机人就能从广州一直打到京师,你信吗?”

    “我当然不信。”涂文焕坦率地说道,“人力总是有限的,即便是当年的瓦剌铁骑,也无力仅仅靠着几千人在我大明长驱直入。”

    苏昊摇摇头,火器时代的战争逻辑,不是冷兵器时代的人们能够理解的,在鸦片战争时期,英**队就是靠着几千人,把数以万计的清军打得落花流水的。还有,欧洲人目前已经占领了印度沿海,在那里建立起了殖民地。要想进攻中国,并没有什么万里之遥。

    苏昊道:“涂老,你有所不知,欧洲人仰仗的,是火器之利。以火器对付咱们的冷兵器,人数虽少,也同样有胜算的。”

    “火器?”邓奎在一旁嘲讽地笑了一声,“苏秀才,你知道火器是什么样子吗?”

    “略知一二。”苏昊答道,开玩笑,作为一个现代人,能不知道火器长什么样子吗?

    邓奎道:“佛郎机人的火器,不外乎佛郎机炮、火绳枪,其实也就是我们军中的火铳而已。这些火器确有一些威力,但其装填困难,点火麻烦,一击不中,就只有等死的份了。我们军中的火铳也装备了不少,但你猜怎么样?”

    “怎么样?”苏昊问。

    邓奎答道:“那些火铳,在别处作战时好歹还能用上,到了云南那地方,根本就没法用。云南号称天无三ri晴,一遇雨天,火绳淋湿了,火铳就无法发she,最后还得靠兵士们拿着大刀长矛去冲杀。”

    “怎么,现在军中的火铳,还是靠火绳还点燃的吗?”苏昊对涂文焕问道。

    “当然……怎么,苏兄弟还知道其他的方法吗?”涂文焕敏感地问道。他从此前与苏昊的谈话中,感觉到此人颇有一些不同异常的见识,便猜到苏昊或许还知道其他的方法。

    苏昊想了想,说道:“我听说,佛郎机人已经把传统的火枪做了改进,采用燧石击发,不用火绳了。采用燧石击发的火枪,she速要快得多,大概在2个小分的时间里,就能够发she一次。”

    “竟有如此利器?”涂文焕惊讶道,“苏兄弟可否详细说说?”

    苏昊是在电影里看到燧发枪这种东西的,他不知道欧洲人发明燧发枪是在什么时候,也不知道燧发枪真正的样子是什么。不过,从原理上来分析,他还是能够说明白的。

    传统的火枪,是把火-药将进枪膛之后,用点燃的火绳去引发。在欧洲,曾有火枪手带着几里长的一大盘火绳去打仗的说法。燧发枪的原理,是用一块燧石和一个击发装置来代替火绳,当击发装置撞击在燧石上时,燧石会迸发出火星,从而可以引燃枪膛里的火-药,完成发she。

    火绳枪的击发速度,苏昊不太清楚,但他印象中,燧发枪能够做到一分钟she击2枪的速度,这应当是比传统的火绳枪要快得多的。

    在这里,还得再说一下中国古代的计时问题。在西式钟表传入中国之前,中国人是把一昼夜分为12个时辰,同时又把一昼夜分为100刻,这样算来,每个时辰就相当于八又三分之一刻,每一刻相当于后世的14.4分钟。在刻之下,还有一个“分”的单位,每刻分为60分,也称为“小分”。照这样算,一个“小分”就相当于后世的14.4秒。苏昊说2小分击发一次,换算成后世的时间单位,就是半分钟一发了。

    除了发she速度快之外,燧发枪还有另外一个优点,就是针对邓奎所说的那种情况,在风雨天气中,火铳兵携带的火绳容易被吹灭或者浇灭,但燧发枪则不受天气的影响。

    燧发枪的原理,说破了其实非常简单,只是前人或没有想到,或即使想到了,但受制于制造工艺而无法实现。苏昊觉得,以明代中国的技术水平,要制造出燧发枪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燧发枪,大致的原理是这样的……”

    苏昊拿出纸和炭笔,给涂文焕画了一个大致的示意图。他没有研究过枪械,所以无法画出真实的图纸,但使用燧石击发的思路并不复杂,在图上也是能够表现出来的。

    涂文焕曾经在工部和兵部都呆过,算是一个技术型人才,苏昊一画出图来,他就看明白了,脸上不禁流露出喜忧参半的神情:

    “苏兄弟,你是说,佛郎机人已经制造出了这样的火枪?”

    苏昊脸微微红了一下,他还真不知道欧洲人有没有研制出燧发枪,不过,燧发枪的大规模应用应当还没有开始。他摇摇头道:“这个我也只是听那佛郎机传教士提到了一句,听他的意思,好像他们也是刚刚开始设计,还有一些工艺问题没有解决。这应当是几年前的情况了,现在情况如何,我就不清楚了。”

    涂文焕拿过那张图纸,仔细地察看着,脸上yin晴不定。邓奎在一旁看着涂文焕的表情,忍不住问道:“涂先生,这位苏……苏兄弟说的,真有道理吗?”

    邓奎原本对苏昊还有些不愤,所以口口声声只称他为苏秀才,现在见苏昊画出一张燧发枪的示意图来,竟让涂文焕陷入了沉思,心里对苏昊不由产生了几分敬意。勘井这种事情,邓奎其实并不关心,就算苏昊是个极品的风水师,邓奎也不会当一回事。但涉及到火枪的事情,可就不同了,任何一种兵器的改进,都会关系到成千上万士兵的生命,邓奎对此是非常在意的。

    涂文焕沉吟了半晌,缓缓地说道:“此事关系重大……以我的经验,苏兄弟说的这种燧发枪,应当是可以制造出来的。一旦这种枪被制造出来,并且大量装备于军队,将完全改变战争的模式。

    如果在2小分的时间里就可以发出一枪,那么用三排交替she击的方法,几乎可以在两军阵前制造出一片永不停歇的弹雨。无论是鞑子的轻骑,还是倭寇,都无法突破这样的弹雨……反过来,如果对手装备了这样的火器,那我大明军队同样是束手无策。”

    苏昊忍不住对涂文焕肃然起敬了,对方没有经历过火器时代,却能够从一件火器的改进中预见到了火器时代的作战特点。用火铳进行三段式she击的战术,在明朝已经得到应用了,但由于火铳的装填速度太慢、点火麻烦,所以这种she击技术并没有带来整个战争模式的革命。如今,听苏昊说起有she击频率更高的火器,涂文焕马上就想到其在战争的应用将会意味着什么。

    “涂老所言极是,学生也是这样看的。”苏昊说道,“如果燧发枪能够大量装备于军队,那么追求力量至上的冷兵器时代就将结束,以骑she见长的蒙古军队,在火枪面前将不堪一击。”

    桌上一位名叫郝彤的亲兵说道:“苏师爷,你刚才说这种新式的火铳……嗯,或者说叫火枪,能够在2小分的时间里发she一枪,在下觉得还是挺困难的。火铳击发慢,除了点火这个环节之外,还有装火-药的环节。

    我们军中为了加快装药的速度,采用纸包事先把火-药进行分装,每次击发时,往火铳里倒进一个纸包,这比过去用牛角匙来称量,已经是快了一倍以上。即便如此,装一份药也要花费3至4小分的时间了,你如何能够在2小分的时间之内完成这个装填呢?”

    “郝兄莫非就是火铳手?”苏昊听郝彤说得如此专业,便随口问道。

    郝彤往腰间一摸,取出一把手铳,放在桌上,说道:“在下是邓大人的亲兵,刀马骑she的功夫都是要练的,使用火铳不过是技艺之一而已。”

    “这就是军中的火铳吗?不知是否能让我看看?”苏昊好奇地说道,现代的枪械他见过不少,但明朝的火铳,他还真没见过。

    “苏兄弟请过目。”涂文焕把郝彤的手铳拿过来,递给苏昊。

    苏昊拿着那把手铳上上下下仔细看了看,说道:“的确是做工jing湛,以明朝……呃,以我大明当前的工艺水平,这把火铳也的确算是jing品了。”

    苏昊嘴里说的是称赞的话,但听在郝彤的耳朵里,却满不是那么回事。苏昊的潜台词其实是说:以大明当前的工艺而言算是jing品,那么如果以其他的标准来看,就够不上jing品了。

    郝彤这把手铳,是他在战斗中立了大功,邓子龙亲自奖赏给他的,在邓子龙的军中,这把手铳是最为出se的,其他的火铳做工比这把手铳要差出了一大截。就是这样一把让郝彤觉得自豪无比的手铳,却没有引起苏昊的惊叹,这让郝彤哪里受得了。

    “听苏师爷的意思,你见过比这更好的火铳?”郝彤不悦地问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