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伤了

    扶起月凌亮站起来的时候,师兄就把两个男子打跑了。

    “谢谢师兄。”小娜道谢。

    “不用。”丢下一包药,师兄转身就要走。

    “师兄要走?”小娜哀叫,你走了谁照顾这个病号啊?

    “师妹叫我打跑坏人后就给你这包药,然后立刻离开,她说什么不要打扰你们二人世界,叫你们好好培养感情。她还说前面有个山洞,月凌亮他受伤了就叫你们俩今晚在那里共度良宵。还有一些生活的简单用品我已经买好放在山洞了,你们去就行了。好了,话已转到,在下告辞。”说完,酷酷的转身离开了。(泥巴得意道:手指一掐我就知道,哈哈,我是活神仙~~~)

    肩膀挂着病号,小娜嘴角一个劲的抽搐。泥巴你这丫的,你安排一个人来抢我是不是报复我以前打你?哼,以后再见到你,看我不把你揍的连你妈都不认识你不可。(泥巴冤枉道:我那点报复了?谁叫你没事乱抛媚眼的?)

    捡起药,小娜一步一步很是艰难的把月凌亮拖到了山洞,而月凌亮原本雪白的长衫也变的黑不拉几了。

    山洞不是很大,但是两个人住已经够了。

    洞里只有一张石床,床上有被褥。地上有一包干粮,洞口有一堆柴火,还有一个药罐和药碗。

    “泥巴,算你狠,连多一张床都不肯,你丫的就那么想看我失身?”(泥巴:恭喜你答对了,可以奖励你一个棒棒糖。)

    把月凌亮扶到石床上躺好,小娜脱掉碍事的长衫,只穿一件雪白的里衣,小娜开始生火煎药。

    虽然,月凌亮长的比较柔美,而且也不像其他男子一样有着浓厚的男人味,可是,在他张开双手把自己护在身后的那个时候,他,是最勇敢的,最有男人味的。

    看着床上的容颜,小娜露出一个倾国倾城的微笑。

    (众亲家问:都受了那么重的伤,你咋还不煎药啊?你不担心他挂了?小娜得意一甩头:这么俊美的帅gg泥巴怎么舍得他死呢,放心,隔两天就能活蹦乱跳。)

    事实也正是如此,但是现在还没隔两天,月凌亮依旧在昏迷中。。。。。。

    药煎好了,别看这碗药小小的,可是却让小娜吃尽了苦头,先不用说被熏的半死,光是倒个药都把小娜的芊芊玉手给烫的通红的。

    端着药来到月凌亮的面前,小娜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现在月凌亮处于昏迷状态,这药不喝又要凉,这怎么办啊?

    难道用嘴巴喂?(泥巴和众亲家齐点头。)

    可是不太好吧,毕竟人家现在还处于昏迷,趁人之危这种事小娜是。。。。。绝对做的出来的。

    喝一口到自己的嘴里,顿时苦涩的药味弥漫整个口腔,难受的要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