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这样

    纪由夫虽然是一手提拔他,让他重获新生的人,这其中他也费了很大的精力,甚至把自己最心疼的女儿都嫁给了他,这些,他都知道也懂得。

    所以,他拼命的为jm效劳,算是报答他对自己的所有。

    可是,有一点,他也不得不承认。

    纪由夫的私生活十分的不检点。

    虽然已经上了年纪,可是他身边的女人跟走马灯一样来来往往,少的则跟几个星期,最多的也只会跟他半年。

    每次他秘密会见他的时候,他的身边总会有一个妖娆明媚的女子在一旁媚笑倩兮,这是他唯一看不惯他的一点。

    但是,各有各的爱好,他也从未说什么。

    只是,没有想到他会对自己的前女友施暴,若不是亲见了那些影像资料,他怎么都不会相信。

    可是事实就是事实,虽然当初他不告而别,可是不代表没有想过她。

    在黑暗无边的夜里,枕在冰冷的床上,他就会想起那个笑盈盈的人来,不爱生气,不爱撒娇,似乎很多女孩子都有的小性子她居然通通都没有,只有那种最朴实的东西流露着,看到她,似乎感觉到整个人都沐浴在阳光里。

    暖暖的。

    她现在还好吗,会不会忘了自己,又或者会不会怨恨自己,算了,也许,一辈子都见不到了。

    原来,心里居然还有这样一丝的牵挂,在家族遭受灭顶之灾之后,灰暗的心里,唯一的一点亮色。

    可是,现在,她居然再次出现,只是没有想到会跟自己的‘恩人’岳父扯上关系。

    若是,钟天佑没有做什么也就算了,可是他偏偏做了。

    用这些照片威胁病中的纪由夫,得到jm的大部分股权,成为jm的最大股东,岳父一心在国内宏图大展的计划被他彻底粉碎。

    而那之后,他的身体也是每况愈下,脑溢血发作的他,只能每天在医院里靠点滴维持生命。

    商场中人,免不了应酬,多年的肥甘厚腻再加上没有节制的纵欲,他的身体早就亮起了红灯,而乔妮的用砚台的敲击他的额头,导致他的宿病汹涌而至。

    他知道乔妮虽然瘦,可是因为家境不好,经常做体力活,看着弱弱小小的,要是真用力也是不可小觑的。

    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那样的女子,曾经是他认真的想过会好好的在一起,等到毕业自然而然的娶回家,然后简简单单的过一辈子,他没有太大的奢望,只希望和喜欢的人平安度过一生。

    仅此而已。

    可是,现在,几年来的一切,早已颠覆了他之前所有的认知。

    那时候的想法,跟梦幻泡泡一样真是简单到了幼稚。

    虽然他现在也没有什么理想了,但是,至少有了家室之后,似乎原本灰灰的心虽然亮了一些,虽然纪大小姐骄横跋扈,可是对他却也是体贴入微,虽然跟她一起没有跟在乔妮一起时的那种悸动,那种期待和兴奋,可是那种经历过风浪后的平静,让他格外的珍惜。

    所以,他也在踌躇,犹豫,究竟该怎么做。

    钟天佑所作的一切,让他彻底清醒,自己该做什么了。

    他居然一手夺掉了jm在中国地区的所有的股权,而且,他居然跟她有着让他嫉妒的关系。

    他看她的眼神,还有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在他看来都是那么的熟悉,多像自己当年的复制,不,似乎,他隐藏的非常好,虽然,那种感情浓烈的让他极嫉妒。

    他体内的那股不安分的因子开始干扰着他,让他坐立不安。

    他厌恶,不,憎恨那个男人。

    他不甘心一切会变成个这样,他要报复。

    无论是因为钟天佑伤害了由纪夫,还是因为乔妮的关系。

    他不会善罢甘休。

    于是,一个个的计划在头脑里诞生。

    目的,直取钟天佑。

    他是神话,他高高在上。

    哼,他就要看神话如何破灭,高高在上的人如何摔到深谷的最底层。

    他要让所有的人看到他的狼狈。

    。。。。。。

    “拿青空山庄的照片,算是你报复的开始。”

    “是的。”

    “两年前lo麾下的一家食品厂出的问题,是你指使人做的。”

    “没错。”

    “蒙彼利埃的小镇,那三个杀手是你派的。”

    “没错。”

    “你们组织不是已经消失了吗,你不是不会跟他们一起了吗,怎么会。”

    “藕断丝连,总该听说过吧,就算组织消失,可是残存的势力不可能连找个人都找不到,再说,不是我找他们,是他们找上我的。”

    “他们找上你?”

    “没错,他们缺钱,而我,正好是他们最好的目标。”

    “所以,你就顺便做了个生意?”真是个好买卖,不让自己吃亏。

    “没错。”

    “可是,他们还杀了我和钟天佑之外的人。”之前月光下看到拿刀杀死的那个人呢。

    “那是一个意外。”他笑了笑。

    “意外?”

    “他不过是一个警察罢了。”

    “被警察盯上了?”不过?杀个人对他们来说真如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不,他公众身份是警察,可真实情况是,组织的人。”

    无间道。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杀他?”窝里斗?

    “跟他们的目的一样,要钱。”他继续笑着没有半点温度。

    “所以,他们也就杀了自己的人。”

    “没错。”

    “那么,你杀他们?”总不该为了钱吧。

    全部都是自己人杀自己人。

    真是散沙的组织啊。

    那么就是当时的简翰倒霉了,先是遇到醉酒的准备找同伙要账的无间道警察,然后被其弄伤,结果无间道警察被自己曾经的伙伴杀死,而那些伙伴被联盟者未商杀掉。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真是一个大连环。

    “有些事必须要做的干净,不留一丝把柄。”哪怕是自己人,都可以下得了手,弱肉强食怪得了谁。

    够狠。

    乔妮看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

    “那么,那么恶意邮件,也是你派人偷拍的。”半天想起来前前后后的事情,然后问道。

    “很对。”

    “叶扬呢,他没得罪过你,你为什么对他。”车子坠谷是他做的手脚。

    “不那样,你怎么离开钟天佑。”

    “。。。。。。。”因为她所以连累了毫不相干的叶扬。

    人命在他眼里真的如果贱如草芥。

    “可是,lo现在依旧好好的,我跟他也好好的。”做了那么多,不还是没用吗,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是吗?”他勾起一抹看不出意味的笑来。

    “唐云呢,你怎么找到的他。”因为之前的那件事唐云一声不响的离开了lo一直在t市

    “要真想找一个人有什么难的。”他露出一个轻翘的笑来,他曾经的经历让这些都变成了小菜一碟。

    可是钟天佑找了许久都没找到呢。

    究竟是不想找,还是不愿意见面。

    那是他的想法,怎么也揣度不透的。

    “那么,他为什么会有你的犯罪证据。”若不是他交代的地点,那里有他的复制件,现在他都会逍遥法外。

    “是我低估了他,我以为他不过是靠着跟钟天佑发小的关系才爬到那个位置上,所以才傻乎乎的听了人家的话出卖了自己的兄弟导致公司蒙受巨大损失。”

    “所以,你想从唐云身上得到关于钟天佑的有用价值,借以彻底打垮他?”

    “没错,猜得很对,乔妮,看来,你很了解我。”他不明不暗的说了一句。

    “我不了解,一点都不。”

    “听的让人有些伤心呢。”

    “我也伤心,你会变成这样。”

    未商对唐云的进攻是润物细无声型的,开始是无意之间的接触,多次之后慢慢熟悉,在开始称兄道弟,这样就持续了一年,他和唐云已经混得很熟了,许多事情都会跟他讲,也许他因为钟天佑的事情关闭自己太久了,所以,遇上了未商,似乎回归了一种久别的感觉。

    他要的就是这种感觉,然后再转而对付钟天佑。

    可是,他只是稍稍提了一下钟天佑的名字,似乎他都不乐意,仿佛那是他的禁忌,不可碰触。

    所以他打算慢慢来,直到哪天把他的意思通通传达给他。

    让他知道,他的兄弟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好,一步步的破坏,一步步的打到他的目的。

    可是没想到唐云发现了他的那份带子的复制件。

    他没有告诉乔妮,他一定要杀死那三个人,不只是怕有后患,而是因为那三个人说他有着他杀人的犯罪录像。

    他们三个就是以此来要挟未商要钱。

    从那天起,他也开始计划着夺回录像顺便铲除那三人。

    可是没想到,他杀了三个人后,发现,带子居然是复制品,真正的原版,早被他们另藏他处。

    他追回莫已,可是不敢声张,希望,那带子会随着三人的消失而永远消失。

    就在他准备毁掉证据时,唐云悄然的找到他,机缘之下发现了带子,当时他不知道,可是发现时,唐云已经找了借口离开了。

    等他找到他时,他居然面不改色的说没有看见。

    “所以,他藏了你的带子。你把他打伤。”

    “没错。”

    “那么小冰呢,你怎么会认识林贵。”那个有犯罪前科的人,那个害的小冰差点坐牢的混蛋。

    “因为他住在唐云家附近,又开着小店,经常来往所以就认识。”

    原来,剩下的事情她都知道,只是一切都想不到。

    “可是,你怎么会杀死林贵呢。”无缘无故吗。

    “也许,是我做的最错的事情。”他无奈的笑笑。

    错,就是有着案底的林贵大晚上欺负一个未成年少女,而看着同伴久不归的小冰犯疑去找,结果发现纠缠中的两人。

    愤怒之下的小冰,捡起旁边的装着满满啤酒的啤酒瓶照着他打了下去。

    少年虽然瘦弱,可是身体发育中的他们犹如长成的小猛虎,愤怒之下的力气也不容忽视,一下下直直的砸去,直到那禽兽的双手无力的垂下。

    慌乱中的两个孩子,见状转身跑开,于是就发生了那夜小冰的错打电话。

    之后的事情就是乔妮所知道的了。

    那夜未商突发奇想的回到唐云的住处不想正好撞到小冰与林贵的缠斗,当时他在角落处目睹了一切。

    等到小冰以为杀死了林贵跑掉之后才跑过来,发现林贵并没有死。

    而此时奄奄一息的林贵居然微微的睁开眼,抓住他,向他求救。

    他嫌弃的甩开他,却不想,被他拽的太紧根本脱身不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唐云的失踪,跟你有关系吧。”气若游丝的他威胁的说着。

    唐云为人还算和善,对谁都不错,而这个林贵因为读过些书也有些见识,唐云没事了跟他挺聊得来。

    可是,不想唐云失踪了一年多,至今原因不明,未商以为做的人不知鬼不觉,却不想居然疏漏了这个人。

    “你救我,我就把这个秘密死守下去。”

    救?

    他的字典里,只有杀,没有救,看着这个嚣张的家伙,居然敢这样威胁自己,他决定好笑。

    于是,毅然决然的解决了他。

    却不想在无意中被林贵撤掉了袖子上扣子,当时,浑然不觉,等回去的时候才发现,可是已经被警察包围。

    事后,不是没找过,可是,无果。

    既然没查到他头上,就想着应该没事。

    谁知,那扣子被一窝小老鼠搬拉回去当玩具玩,却在乔妮去的那天,无意中被发现。许是天意。

    上面的指纹是两个人的。

    一个是林贵,另一个就是唐云。

    当时,唐云已经失踪一年多了,警署留有案底,而那扣子上居然会有他的指纹,实在是匪夷所思。

    私家侦探的查询之下,才找到了唐云所在的偏僻之至的疗养院。

    是未商出高价在那里为唐云找到的治疗的地方,当日的争执,缠斗之下,唐云的脑袋重重的磕在了茶几的尖角处,当时就血流不止,送到医院,说脑部神经受损。

    唐云不能死。

    复制带子的下落不明,如果被发现,那么他的一切全部毁了。

    于是,他花重金把唐云转到了他所熟知的一家疗养院。

    可是,他的情况越来越坏,且从来不配合,多少次,他想过一了百了,可是,理智告诉他,不能冲动。

    “你为什么要模仿钟天佑的扣子。”

    “这让我时刻记得我的仇人是谁。”所以他随时都盯着那个他要对付的人,他的一举一动每个细节都不放过。

    “报仇真那么重要吗,你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你有没有考虑过,你的妻子。”

    “她已经死了,一年前就死了。”

    “。。。。。。”

    所以一切都不在乎了,似乎也没有什么乐趣了。

    “那么,假如,你真的得偿所愿了,把lo整垮了,你能得到什么,或者说,你高兴吗。”

    “没有假如,成王败寇,我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他淡然的说道。

    “。。。。。。”

    他的想法跟她早已不是一个层次了。

    只剩下无可奈何的唏嘘。

    “时间到。”就在她还想说什么的话时候,身旁的两位制服警察提醒着。

    其实他们的时间已经因为之前交代过延长了许多,这算是特权了。

    “好吧,那么,再见了。”似乎今天说的太多了,似要把跟他这一生的话都说完,然后再不提起。

    “是吗,好,再见。”

    她看着他,神色平静,虽然内心仍旧难以平复。

    “等等。”等他快离开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转身回来。

    “你想知道,8年前,夺走你初夜的那个男人吗。”他突然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