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吸血鬼伯爵

第三百六十二节 小舞的情(下)

    小舞没有说话,而是梗咽的说不出来了,她默默的为刘枫做了这么多,不就是希望得到这一刻的温暖、拥抱和问候吗?现在已经得到了,她感觉自己很幸福,很幸福,而那幸福的眼泪,则如断了线的风筝一眼,滴滴答答的落个不停

    任由小舞的眼泪,打湿了自己的衣衫,刘枫却把小舞拥的更紧:“原谅我以前的装傻充愣,好吗?我不是一个好人,真的,喜欢我的女人,不是受伤,就是受灾,我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有时候,我甚至会憎恨自己,为什么我连自己的女人都难以保护所以我害怕接受,我和我第一个妻子刚刚结婚,就陷入到大劫之中,我和第二个妻子刚结婚,却把她又带入到更大的劫数当中我是个灾星,很多时候,我在躲避她们,因为我怕我会把自己的霉运带给她们,如果是那样,就算是我死了,也难辞其咎”

    小舞抱紧刘枫,把头死死的埋进刘枫那温暖的胸膛之中:“不要这样说,真的,枫,请允许我如此叫你,你是一个好男人,真的,你是一个超级大好人,你总是在为难自己,总是勉强自己,却只为了爱你的人可以远离灾难其实最痛苦的那个人是你,你不但要面临所有的压力,你的痛苦还无处倾诉,因为你怕枫,相信你自己,所有的一切一定都可以化险为夷,你以前在人界的时候,不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艰难而坚韧的走过来了吗?难道你现在就要认输了吗?这可不是我认识的枫”

    刘枫眼圈发红,他努力克制自己的眼泪:“原来这就是生活,当我们不经意错过的那一霎那,也许就注定了结局小舞,我........”小舞抬起头,用手按住刘枫的嘴唇,不让刘枫把话说出来;“别说出来,留给我一个希望,别把它碾碎好吗?能够抱着你,听你诉说心中的凄苦,我已经感觉很幸福了,因为我相信,这些事情,你从来都没有和你的妻子说过不管是你是出于何种目的,至少说明,我在你心中是有分量的”小舞重新把头埋进刘枫的怀里:“能在这一刻,躺在你温暖的怀里,我感觉很幸福,很幸福”

    刘枫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他只能用力的抱紧小舞,努力的控制眼泪,他知道自己不能出轨,因为他知道,自己只是喜欢小舞,把她当成弟子和妹妹看待,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做出那种事情来,不然他的良心会一直难以安定

    .............................................................................................................

    半日后,刘枫离开君王之翼,他本来还想去北疆看看张小凡等人,可是心烦的他,再也没有心情,于是他直接化成一道流光朝天庭飞去回到自己的府邸,他直接来到石室修炼起来,他要努力平复自己那躁动不安的心此刻的他非常庆幸自己不是修道的,如果是修道的,心情遭受如此大悲大喜,肯定要出大问题,到时候心魔一起,一身道行腹水东流,身死道消也是很正常的,谁叫道本无情呢(天若有情天亦老)十日后,一道流光从北阴大帝的府邸冲天而起,然后直接朝下界的无望之海飞去,速度快若闪电,猛若奔雷

    片刻后,刘枫到达覆海大圣海宫的上空,此时已经有三人在等候他了正是一脸无悲无喜的上清虚皇道君,身上流出匪气的上清高圣台上玉晨大道君,还有一名,身穿黑色劲装,头上戴着道髻,眼中闪烁血光的魔头

    “我们已经等候你多时了”上清虚皇道君话音刚落,上清高圣台上玉晨大道君就上前抓住刘枫的手臂道:“你个小子,你说的时间,怎么自己倒来吃了”

    “不好意思,临时有个事情,来迟了”

    尖锐而刺耳的声音响起:“人到齐了,走,磨磨蹭蹭的一点都不爽快”

    此人正是咒魔洲的魔祖,也就是那位拥有大自在境界的魔头虽然魔祖认识刘枫,但刘枫可从未见过魔祖,于是问道:“敢问此人是?”

    上清虚皇道君解释道:“这位是和家师一个辈分的前辈,至于本来名字,也许连他自己都忘记了,别人都称呼他为魔祖”

    “尚青茗我本名!”魔祖用刺耳的声音说道上清虚皇道君倒是面无表情,而上清高圣台上玉晨大道君用惊愕的眼神扫了一眼魔祖,随后彷似明白的点点头

    “幸会,幸会,鄙人刘枫”刘枫礼貌的伸出手,要和魔祖握手,随后想了想,这魔祖不知道活了多少年,思想早就脱节了,那里知道有个国家握手是礼节,而不是抱拳弯腰呢?想到这里,刘枫尴尬的抱了抱拳

    无尽的海水被分开,一排排身穿精密锁甲的水兵,驾着氤氲之气,从沟壑中飞出,然后排列成整齐的队伍一个庞大的礼仪乐队,击打着欢快的旋律,却是一首迎奏曲覆海大圣带着三名妖族大圣,驾着氤氲浮现出来,一名长着雷公嘴的瘦小道人,一名满脸胡茬的文士,一名身穿青袍,手拿羽扇的健壮公子,却是出手害过刘枫的上古地皇——东皇太一

    刘枫当日被他收进炼妖壶中,以他的神通,自然不会连谁偷袭了自己也不知道眼见是东皇太一,眼中闪烁着寒光道:“原来是你啊,难道堂堂一妖圣,竟然只会偷袭不成?”

    东皇太一苦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我承认是我偷袭了你,可是我那也是生不由己,望小友可以海涵”

    “身不由己?说的好听,老子给你来一记狠得,事后说老子不是故意的,身不由己,你堂堂一个妖圣,谁逼迫的了你?”

    “天道,上古时期我曾经应过一劫,如今才缓过劲来,却无奈的发现,这一切都是天道计算好的,他想让我们天地人三皇彻底消散与天地之间,所以算计我,让我在这个时侯脱困而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