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第148章 花永福入警(2)

    不过萧逸能够从那道目光感受到一种厌恶,还有排斥。

    萧逸眉头轻轻促狭。貌似他跟花永福没有过任何地交际,可他为什么会用这种目光呢。

    花玲珑原本也想多劝劝萧逸的,可花宏博那句“萧医生家里还有人等着他”

    生生掐断了她的想法,是啊,人家家里还有一个大美女等着她回去呢。

    花藏海说道:“正好是饭点,不如吃个饭再走,这点面子不会不给吧”

    “行”萧逸一口答应。

    要是在推迟的话,那就太过了,毕竟人家也是好意。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下移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与此同时,另一边,漆黑的牢房之中。

    铁门被“哐”一声打开。

    一道人影缓缓走近。

    花展鹏躺在单人床上,翘着二洋腿,嘴里还叼着香烟,哪有半点顿大狱地模样,就好像度假般。

    “你过得很潇洒”突然一道冷戾地声音传来,花展鹏腾的一下从床上跳起。

    “我,我,我没有”他颤声说道。

    “我需要一个解释”黑暗之中的声音依旧冰冷,仿佛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出了点小意外,不过您放心,药方我拿到了”

    “没想到花永福竟然是警方的人,原本一切顺顺利利,谁知道最后被他摆了一道,不过这个蠢货没有收回我之中的药方”花展鹏手里拿着张泛黄的羊皮卷,一脸的得意。

    “盒子呢?”

    “我摔了啊,糟老头自作聪明,以为把药方藏在盒子夹层,我就找不到了”

    “那盒子里的玉佩呢”黑暗中的人影,说话声音越来越冷,仿佛一点点降到冰点。

    “玉佩?”

    “什么玉佩”花展鹏一愣,脸上得意的表情一滞,想了想然后道:“那东西在花玲珑手里呢,药方拿到了,要那东西有何用”

    “有了这东西,就等于有了摇钱树,你快我把从这里捞出去,空调都没有一个,憋死我了”他的目光扫视着牢房的周遭,目光中尽是厌恶之色。

    “出去!呵呵!”黑暗中的人影突然发出一阵森然的冷笑:“你还想出去,你个蠢货,知不知道,真正的宝贝,是那个玉佩,你个蠢货”

    “什么,不可能,一个破玉佩有什么用,我有配方,我有摇钱树,你快把我弄出去,到时候我们利益平分”

    “。。。。。”黑暗中的人一言不语。

    “我4你6.。。。”

    “。。。。。”

    “我3你7”

    “愚不可及”当说完这四个字之后,黑暗中的人影转身离开,随着“哐”地一声,牢房又陷入了沉寂。

    “呵呵,呵呵,呵呵”花展鹏无力的瘫倒,脸上神情一阵的扭曲,状若疯癫。

    “原来,我才是那个真正的蠢货”

    直到现在花展鹏才明白,不是花永福傻,不收回药方,而是因为真正的宝贝,根本不是什么狗屁药方,而是那个他瞧不上眼的玉佩,他还洋洋自得,现在想来,竟是如此的可笑。

    他目光涣散的看着冰冷的牢房,唯一的光亮是头顶的一处天窗,月光从上面透了进来。

    他开始害怕,身体开始颤抖。

    不,不要,我不要以后都生活在这里。

    花展鹏清楚,自己作的那些事情,虽然不至于墙枪毙,可牢底坐穿还是可能的。

    先前之所以不着急,无所谓,是因为他知道,会有人来捞他出去。

    而现在!

    一切都完了,他唯一的希望没有了,一切都给他搞砸了。

    与此同时,花家府邸。

    “萧逸啊,尝尝合不合胃口,老头子我这些年血压不好,喜欢吃些清淡的,你不要介意”

    “清淡点有益身心健康啊”萧逸不是一个挑嘴的人,夹起一块水煮豆腐就往嘴里塞。

    柔嫩,滑腻,入口即化,美味!

    “要不,喝两口”老爷子已经戒酒很多年了,今天难得高兴,招呼着拿杯子。

    “喝酒,还是算了吧”萧逸苦笑的摆摆手。

    那玩意之前他试过,苦涩,辣嘴巴,真不知道现在的人怎么都喜欢喝那玩意。

    “玲珑啊,给萧逸拿瓶饮料”花藏海冲着正端菜的花玲珑叫了句。

    “喝什么”花玲珑看着萧逸问道。

    “呃”萧逸想了想然后道:“来瓶爽歪歪”

    “。。。。。”

    “啊。。。。。”

    “咋了?”萧逸诧异的看着众人。

    “没,没有”许久之后,花玲珑才出声,脸上是一阵古怪表情。

    “呵呵”萧逸笑了笑,似乎也明白了他们为何这副脸孔。

    他也不在意众人的表情,释释然说道:“现在的社会,假酒,假烟,碳酸音量,色素饮料,哪一个不是隐藏毒素,想来想去,也只有那些儿童饮品有点健康指标了”

    “而且”说道这里,萧逸挑着眉看着花藏海说道:“爽歪歪味道还不错,营养价值也行,花老头,我推荐你也试试,别一天到晚的装儒雅品茶,那东西没啥用,也就是你们这些人闲着没事瞎搞”

    “哈哈”花藏海原本以为萧逸一句“爽歪歪”而发愣的表情散去,随即是一阵爽朗肆意的笑声。

    “是啊,有钱人就是爱瞎讲究,以后我也学学你,喝爽歪歪,哈哈”

    “不过啊,今天高兴,来喝一杯庆祝”

    萧逸是一脸苦笑啊。

    “爸,我有一一瓶珍藏的药酒,我叫人拿过来”花宏博笑着说道。

    他心情显然不错,前一刻差点一无所有,这种患得患失的体验,想必不是谁都能够体会到的。

    “好,好”难得看到大儿子如此听话,花藏海双眸一阵恍惚,有欣慰,也有心痛。

    “唉,好久没有这样一家人吃饭了,只是老二。。。唉”说道这里,花藏海是一阵深深的叹息之声。

    “爸”花永福突然上前,扑通一声,跪在了花藏海面前。

    “是我把二哥。。。。”

    “不怪你,不怪你”花藏海又是一阵哀叹:“展鹏的性格我了解,虽然爱取巧,爱钻小孔子,可心底还是不坏的,都怪我一直纵容,没想到让这孩子进了歧途”

    “到时候你去看看他吧。能轻判就轻判吧,希望他能改过自新”

    子女再怎么不是,那也是从身上掉下去的肉啊,说不难过那是假的。

    “对了,永福啊,你什么时候加入警队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