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9章 阎王要你三更死,岂能容你到五更!

    “萧逸!真是对不起,你救了我,我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实在帮不了你太多!”

    老式的三居室里,大包小包整理了一堆,凝冰儿靠着墙,有些惴惴不安的看着萧逸。

    萧逸坐在沙发上,伸展了一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斜靠着,姗姗笑道:“冰儿姐,其实你不用这样的,你已经帮我很多了!真的!”

    萧逸的这份洒脱,让凝冰儿不由心神悸动,在商场打拼的这几年,她的心早就麻木。

    现在的人谁不是,自私自利,萧逸救了她,就算提出过分的要求也理所当然,而他却一副毫不在乎。

    即使现在他换了装扮,换了发型,可是凝冰儿还是能清晰的感受到他那慵懒的眼神和洒脱的笑容。

    如果她还是昨天的她,大总裁,大老板,哪怕要她养这个男人她也愿意,可是现在的她一无所有。说白了,自己的温饱都还没解决,她不想连累萧逸。

    萧逸仔细打量着凝冰儿的一举一动,哪能不明白她现在的处境,可他也没什么办法,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只能先依靠一下凝冰儿了。

    拿捏了一下腔调,好整以暇地说道:“冰儿姐,你不用为难,堂堂七尺男儿,我饿不死!”

    他这般洒脱倒是让凝冰儿有些羞喃,感觉自己在这个年纪不大的男人,哦不,男孩面前,没有丝毫的秘密,内心想什么都被完全猜透。

    “萧逸,你看这样好不好,我给你个地址,你去这个地方,就说是我介绍的,她会安排你工作的,你看行吗?”凝冰儿想了想,她自己能去闺蜜哪里凑合一下,可是带着萧逸,估计就算是闺蜜也受不了。

    那边的工作,凭自己的面子,应该能给萧逸安排妥当,到时候自己安定下来再去找萧逸。

    萧逸看了看手里的纸片,轻声道:“鼎丰医药!”

    “对,这是以前我的一个合作伙伴,你去哪里应该,看在我的面子上,应该能谋一份安稳的工作!”

    萧逸点点头,心里有些诧异,医药正好是自己的强项,混口饭吃应该不难。

    “嗯,我知道了,谢谢,这些东西怎么办,需要我帮你吗?”说着看看窗外,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去鼎丰也来不及了,只能明天。

    “不,不,不用,等一下搬家的人就会过来”原本就觉得对萧逸亏欠得慌,他还这么帮她,让她心里不是滋味。这种无能无力的感觉,她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凝冰儿把兜里的钱全都塞给了萧逸,就当是她最后的一点心意,毕竟现在天色晚了,这房子等一下物业肯定会来收回,她是去闺蜜哪里了,萧逸还没着落,钱不多,就四五百。不过勉强够一晚上了,明天去工作地,食宿也能得到安排。

    萧逸没有客气,投去一个感激的笑容。到了别,转身缓缓离开。

    。。。。

    电梯门刚打开,就跟一个酥软的身躯撞在了一起,紧接着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味充斥在鼻息间。

    轻梦瑶一大早就接到好闺蜜凝冰儿的电话,电话里对方也没细讲,只是简单的说自己昨晚被绑架,差点回不来了,还说什么没钱了,要露宿街头,要去她哪里凑合凑合。

    她一听,那还得了,匆匆挂了电话就直奔凝冰儿小区。

    她知道凝冰儿一向是个端庄冷静,大体的女人,不会乱开玩笑虽然她的语气说得平淡无奇,可她知道,这只不过是凝冰儿装出来的。

    急急忙忙之间却撞到了人,还没来的及推开,鼻息间就传来一阵莫名的淡淡香气。

    那是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气味,硬要形容的话,就好比,清晨行走在百花丛中,泥泞的朝气,露水的湿气,花朵的淡雅清香,掺杂在一起。给人一种投身自然的感觉,身心舒畅!

    “没事吧!小心点”

    淡淡的香味让她沉迷,迷醉,直到一声说话声响起,嗓音低沉而中气十足。

    轻梦瑶脸颊一红,忙后退两步道:“没,没事,谢谢!”

    刚抬起头想要看看自己撞到的人,那道身影却侧身闪进了电梯,电梯门缓缓关上,她只来得及看到一道,虽然消瘦,但是显得十分提拔的背脊。

    “真是奇怪的人,身上怎么有这种香气?”

    “梦瑶,你终于来了!在看什么呢?”

    “没,冰儿,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啊!发生什么事情了?”

    。。。。

    寂静的街道上,一道孤独的身影漫步走着!那道身影,有些落寞,有些萧索!

    “师傅,为什么抛弃我!我不明白,放心,我会找到缥缈山,我会找到你的,我需要一个解释!”

    萧逸仰头看着漫天星空,好似在寻找着什么,也许是寻找属于自己的那颗命星。

    “吱!”一阵刺耳的车轮摩擦地面的声响,紧接着就是一阵刺鼻的塑料烧焦气味。

    还好他退的快,不然就已经是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了。

    “伤到没有,你没事吧?”一个女人打开车门,慌乱下车。

    萧逸看着她,久久不语,脑海里回想了一下昨晚看到的视频,这类人叫富二代。

    整天闲着蛋疼,就爱飙车,撞死人不偿命,占着家里有钱,作威作福。这般想着,不由心生厌恶。

    良久,摇摇头,转身,不想理会这个女人。虽然这个女人很漂亮、

    身材高挑,肌肤白皙,宛若婴儿,五官精致,清爽的短发,随着夜风摇曳。紫色的连衣裙,庄重,高贵,整个气质有股神圣不可侵犯的圣洁。实在不能把她跟那些装B富二代联系到一起,不过人心都是隔肚皮的,谁知道外表和内在是正比,还是反比呢。

    “你等等”女人见萧逸要走,连忙拦住!

    踩着高跟鞋,拦下萧逸,深深的鞠了一躬道:“实在对不起,我有急事,险些撞到你”

    萧逸一愣,有些诧异,没想这个女人会这般,跟他想象中的有些不同。

    看看她有些苍白的小脸,眉头就是一皱。

    两眼晶状体涣散无光,虹膜颜色充血,还有细小的血丝,角膜有些感染,这女人显然眼睛有问题,而且还是病菌感染,虽然平常没有大碍,可是长期以往,会导致,白眼,短暂性失明,不及时治疗的话,病菌感染加重,这女人多半就是瞎了。

    女人伸过白皙的手抓住萧逸的手,塞给了他一张名片。

    白皙的手,细腻,柔软,令人流连,舍不得松开。

    “这是我名片,我现在有急事,如果你身体有什么问题的话,就打我电话,放心,一切费用我不会推卸”女人的口吻充满了关切。

    萧逸抓着女人的手,仔细感受着那份柔软,女人有些尴尬,对方竟然住着她的手不放。

    抬眼看看,人长得眉清目秀的,一双眼眸,柔情似水却不失戾气,眼角线条如刀削斧刻。

    怎么看都不想是爱占便宜的色狼,不过车上可是还有个病人等着去医院就呢,不由火气正要开口。萧逸却松开了她的手,脸上挂着笑容看着她的脸。

    “失眠,焦躁,无法入眠,而且时常眼睛酸痛,视力衰退,还有白眼症状!”萧逸自顾自的阐述。

    女人一时间愣住了,这说得丝毫不差,这几天因为家里的事情,她好几天没睡过好觉了,就算勉强如睡,也很快惊醒。

    难道他是个医生,刚才不是占便宜,是给自己把脉,中医吗?不过随即又摇摇头,这都什么世道了,那还有什么中医,不过都是一群江湖骗子吧了。

    内心焦灼,她可没时间跟一个骗子浪费时间,她知道自己的症状,多半是暗中早就查过,这种事情不难,毕竟身份摆在那里,想要巴结她的人太多太多了,用过的方法也是千奇百怪。

    面色一冷收回了自己的名片,拿出包包刷刷写了张支票丢给萧逸冷声道:“两万块,不少了,你别想纠缠我,你这种搭讪方式过时了!”

    “额?”萧逸有些哭笑不得,自己给她把把脉,怎么成了要去搭讪人了。这女人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吧,好吧,虽然你真的很漂亮!

    “咳咳!”不远车上,传出一阵的咳嗽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从车窗伸出了头。目光投了过来,两眼浑浊。脸上的皮肤,褶皱很重,双眸萎靡,无神,一副病怏怏的模样。

    “玲珑,出什么事了?”老人嘴唇微张,有气无力的开口。

    “爷爷没事,你快回去,别吹风,等下我们就到医院了!”

    萧逸也看到了老人,心里不由一突。原来是赶着去医院啊,到是个孝顺的好姑娘,也罢,就当做做好事了。

    萧逸翻翻衣兜,拿出在凝冰儿那顺来的一本小信签本,还有笔,刷刷写了个处方递给了女人。

    “按这个方子配药,一周之后,你的眼睛就没事了!”

    脸上挂着淡淡的一抹笑容,摆摆手转身离开,女人也没当回事,胡乱把纸条塞进坤包,她急着送爷爷去医院。

    这时候萧逸的话语又淡淡传到了耳中。

    “老伯,你也活了大半辈子了,也够了,老天来收,你逃不掉,还有三个月,好好陪陪家人吧!”萧逸的话无意是诅咒,女人顿时怒从心中起。

    可是那道身影已经不见了,不由冷哼:“真是混账!”

    “咳咳,玲珑!好了,别生气了,开车慢点,爷爷的身体爷爷知道,爷爷也活够了!只是有些舍不得你啊,爷爷还没看到你成家,唉!”

    “爷爷,你别听那骗子胡说八道,爷爷你一定长命百岁!”

    看着远去的黑色汽车,萧逸的身影缓缓从树后走出来,嘴里喃喃自语:“阎王要你三更死,岂能容你到五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