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0.第1030章

    可是听到儿子口口声声护着云舒,老夫人心里的怒气,一点点上升。

    “不是狐狸精?”老夫人愤怒地看着儿子,问道,“她不是狐狸精是什么?长得那副妖精样,这么多年一直在你身边缠着你,她就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就是个贱人。”

    一向情绪平稳的老夫人,这会提起云舒,到底是克制不住情绪,发怒了。

    “妈……”骆子莘无奈地喊了声母亲,想要让她别这么说,自己心里很难受,很痛,可是后面想要说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听到母亲说。

    “她那副装清高的样子,真是让人恶心,”老夫人说,“前天见到她那狐媚样,我就忍不住上去教训了下,我对那个狐狸精,已经厌恶到极点了,她这一辈子,都别想嫁进骆家来,我们骆家的大门,不可能为她打开。”

    “……”老夫人这话一出来,骆子莘瞬间愣住了,表情和动作上,毫无反应,脑子里一片空白,目光看着母亲。

    母亲刚才说,前天见到了云舒?教训了下?她的意思是……

    骆子彦在听完母亲的话后,急忙急了,给母亲使眼色,但是母亲根本没有看到,无奈,骆子彦只能急忙说道,“妈,您别说了。”

    “我为什么不能说?她就是我们骆家的克星,祸害,你们等着,我迟早有一天,我会将那个女人赶出水岸,赶出安城。”老夫人还继续愤怒地说着。

    “妈,您安静一下吧,”骆子彦边劝说着母亲,边看向大哥,又对母亲说道,“我说过,云舒姐不是您想的那样,而且她和……”

    骆子彦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了大哥的声音。

    “子彦……”骆子莘叫了声。

    骆子彦吓得不敢说话了,目光看向大哥。

    骆子莘这会早就看向弟弟了,问道,“妈周六去水岸,你知道?”

    子彦刚才在极力劝说母亲,想必,他是知道的。

    而且自己这会才明白,云舒脸上那些隐约的伤,还有她偶尔提及过子彦一句,现在来想,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

    自己不在的这几天,发生过事情,而且这些事情,自己脑子里现在……开始一点一点连贯拼凑了。

    “我,我……”骆子彦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答应过云舒姐,不能说的,可是现在大哥的目光里,全部是愤怒前的平静,有点……可怕。

    老夫人看到大儿子盯着小儿子,这样逼问小儿子,自己主动开口说道,“要不是子彦那天拦着我,我肯定会打死那个女人,我让她祸害我们骆家,让她祸害我儿子。”

    “而且就算打死她,我心里都不解气。”老夫人这会因为想起周六那件事情,情绪起伏很大。

    骆子莘这会也不需要问弟弟要自己想要的答案了,目光转移向母亲,看着母亲,声音很冰冷,问道,“妈,云舒脸上的伤,是你造成的?”

    “是,那是她活该。”老夫人说。

    这下,骆子莘彻底愤怒,直接将手里的碗筷摔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