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流星鬼园

249.第248章

    郴州的城市化发展越来越快,若不是湖南省搞了一个长株潭三体模式,让郴州失去很多机会,恐怕这个城市的发展会更加辉煌。

    四车道上车辆穿梭,路边上的暗灰色石柱围栏上镂上了许多复古的图案,栩栩如生,更加增添了这个城市的文化底蕴。

    在快车道上,一辆白色的面包车正加着油门疾驰,像卯足劲奔跑的灰太狼一样,总让人觉得有点别扭,后面的小轿车很不满的按起了喇叭,宣泄着自己的不满,然而司机似乎并不是一个很讲道理的人,依旧占着自己的道往前奔驰。

    视线由外到车内,司机在前座,副驾驶并没有人,后座上坐着二位靓丽的美女,一个穿着浅蓝色的外衫,头发披散一肩,有点乱,似乎是因为赶时间而忽视了打理。旁边一个穿着浅红色的格子衫,头发刚过颈部,脸有些圆,此时她正伸出脚使劲往前踹。

    “羞死了,羞死了,怎么不早说是面包车。”

    “不是面包车,你以为是法拉利,老爷啊!那是法拉利!在让我在投一次胎都未必买得起。”前座的男子回头说了一句又继续开车。

    “羞死了,羞死了,认错车就算了,关键是那个车主摇下镜子,那表情,比看猴子还精彩,啊!气死了,气死了,都怪你!都怪你!”说完又很不满的踹了几脚:这脸丢到美国去了。

    “好啦好啦,老爷,我错了行不?今晚我就去买张福利彩票,能不能买法拉利就全靠他了,哈哈!”面对美女的指责,男子丝毫不生气,反而调凯起来,这种性格,怎么看也不像是兵哥,倒像极了二流子。

    “哼,不跟你说了,对了,海棠,刚才你怎么不让我说下去,我知道你想直接回家,可是我想说的是我陪她去,你看小丽挺好的,刚见面就拿那么多好吃的给我们。”美女一转头,反而询问起边上一直笑而不语的海棠,似乎摇转移注意力,不想在被笑话。

    “这个,第一,我们才刚认识,虽然说很投缘,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小姑娘虽然很单纯,但是也不蠢,心未必就没有防范我们,你提出好意,她反而为难,拒绝不够朋友,不拒绝又着实不放心,这样一来,不是反而生疏了吗?第二,她心情不好,是来散心的,和你去游玩,二人情绪不搭调,反而没趣,第三嘛!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她是贺总的妹妹。”海棠托着下巴,表情有点不自在:这世界真小!

    “不会吧?哪有这么巧哦,我虽然也怀疑,但是却没有你说的那么绝对。”洪菲依旧一脸疑惑,说猜猜她还信。这么绝对的说出,她反而怀疑起来。

    “这个,第一,她也姓贺,第二,她不是说她哥奔驰的三叉戟被人偷了吗?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我看见她QQ上聊天的备注是****翔子哥。”

    “****翔子哥,贺永翔,哦!买噶,还真这么巧!”洪菲一拍脑门,恍然大悟。

    “你们在聊谁啊?”前面的男子似乎生怕被冷落,马上插了一句。

    “我们在谈论一个贱人。”洪菲对着前面的男子竖起了中指。

    “谁啊?”

    “****翔子,对哦,怎么带个翔字的都那么贱。”

    “喂!你这是拐着弯骂我喽!我哪里贱了,我可是五好男人。吃喝嫖赌抽,样样不会。”他把五个字一顿一顿的说出来,反而显得更加滑稽。

    “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人,哼!”鄙夷之态,尽显无遗!

    “这个,比他还不要脸的我们也见过。”海棠依旧是托着下巴,略有点玩味的插了一句。

    “还是海棠妹妹好。”说完又觉得哪里不对,晃了晃脑袋:“谁呀?”

    “****翔子!哈哈!”二女一口同声。随即哈哈大笑。

    “你们这就不厚道了,合伙耍我是吧,对了,海棠妹妹,先去我家坐坐吧,我家在北湖市场附近买了房子,我爸妈都在,她们也好久没见你了。”

    “谢谢了,我还是先回家吧,你送我到天通就可以了,我做大巴回去。”

    “这样怎么行,你先到我家吃个便饭,然后我直接送你回家好了。”

    “还是不要了,要是让我爸妈看见你,保不准,你懂得。”这个年纪,太容易误会。

    “我没关系的,呵呵!”男子露出一脸得意:哥就是想占便宜。

    “这个,我有很大关系。”海棠面色不悦,显然不喜欢和人开这方面的玩笑。想站我便宜,没门!

    “好吧,我知道了,要不这样吧,我们先去吃个粉,新开了一家80后,那里的鱼粉可好吃了,你看你现在回去,到家十点半,你说阿姨给你煮早饭吧,太迟,煮午饭吧,怕你饿着,多尴尬?”我就不信说不动你!

    “没事,我自己会煮。”别瞎操心!

    “吃个粉,不要多长时间,你就去吧。”洪菲白了一眼她哥,也加入了邀请的行列。看你可怜,就帮你一会,免得你总说不是亲妹!

    “那好吧。”

    “我跟你们说,这80后的老板可了不得,比我还小,听说跟你们一样大,前年刚开业才三桌,去年就扩大到了12桌,刚开业的时候大家都不看好,但是很快就在那一块就耳熟人详了,那栖凤渡鱼粉煮的,真是天下一绝啊!绝对正宗!”看看人家,你们要加油!

    “真的假的呀,我们在上海看到正宗栖凤渡鱼粉,进去一吃,就再也不相信什么正宗了,坑死人不偿命,就知道往死里放辣椒,哼!”洪菲一脸不屑:正宗都是坑!

    “你还真别不信,反正马上到了。”鸿翔很有自信的拍了拍胸脯。骗你们是小狗!

    健康路并不是豪华路段,索信的是门面费要便宜点,边上的川妹火锅店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了,说实话,选在这样一个地段开个小餐馆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但是它既然纯在了这里,自然就有它的生存法则。

    一个带着眼睛的男子一脸疲惫,估计刚睡醒,准备吃个早餐在继续睡。

    “嗨!美女,你们老板心情好了吗?”为了吃个粉,我容易吗?

    “没有啦,还是老样子,抱歉,抱歉。”服务员原本一脸愁态的坐在哪里,看到客人来很礼貌的站起来。这生意没法做了!

    “噢,那来碗,哎!还是算了!”他摇摇头,不甘心的走了。这是一间不大的店,虽然有12桌,也都是四人坐的,全是方桌,没有大圆桌,可见也没打算去做什么大酒席。见顾客走了,服务员又坐下来一脸愁态,姑娘年龄应该不大,全身透出一副稚嫩的气息,脸上依稀还有一二个青春痘,身上套的围群似乎有点大,并不合身。四处打量一下,不难发现,整间房子都是深咖啡色的,灯都罩上了纸套套,这让光线更加柔和,灯光打在深咖啡色的木板砖上,也反射不出什么光线,整个屋子就更加显得暗淡了,看着,心情都不自觉地有点忧郁。

    “服务员,老板振作起来了吗?”是一个很成熟男人,穿着夹克,有点古板,不知道是司机还是推销员。

    “还没,抱歉。”女孩皱着眉头,很机器也很无赖的说道。

    “哎!80后还真是多災多浪,一开始来这里,就因为这名字,一进来就被这忧郁的气氛吸引了,然后才是那鱼粉,哎!快点振作啊!”男子叹了口气,犹如历经沧桑老人。哥也会i有故事的人!

    楼下又传来脚步声,一重二轻,服务员索性就懒得坐下了,不一会儿,就看见一个男的和二个女的来到门口,男子高大,皮肤有点黑,和古天乐差不多,身边二个女子略矮,也是比服务员高出半个头。

    “就是这了,就是这了,小帅哥,咦!美女,来三碗栖凤渡鱼粉。”男子一脸兴奋,看神情应该是常客,他径直走进了,将位置拉开一点,二个美女做下了,他也坐下,一只手跨在椅子上。

    “那个,这。。恩。。”服务员支支吾吾,倒是失去了主心骨。

    “怎么?打烊了,要准备中餐了?不对啊,才没到10点。”男子差异的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很确定没看错,然后又将目光看向了服务员。

    “要不你们改天再来吧,,今天,今天不方便。”

    “噢!你是看不起我喽!我这样子,看上去像付不起三碗粉钱的人嘛?”

    “恩,像,很像。”洪菲捂着嘴偷笑:就你这样,更像吃霸王餐的!

    “不是啦,不是啦,是,是我们老板最近心情不好。”老板不做生意!无解!

    “心情不好就不坐生意了?那我们以后来吃饭前是不是还要打个电话先问问你们老板心情好不好?”原本鸿翔算是比较随和的人,对方要是有什么理由不做生意他也是能理解接受,这一句心情不好,就着实有点让他很不爽。这老板摆翘啊!

    “不是,不是啦,是煮出来的粉,难吃!”鸿翔身材魁梧,再加上现在的表情:可别生气打我!我是无辜的!

    “要不算了。”海棠出来打圆场。有钱,还怕吃不到东西?

    “不行,必须煮。”老子就杆上了!

    “哥。”洪菲也拉了一把她哥:小家子气!

    “好吧,你们稍等。”服务员没办法,小跑去了厨房。

    “哥,你好过分,看把别人小姑娘吓得。”一点不懂怜香惜玉!

    “我这是在教她们怎么做生意,人嘛,365天就又366天心情不好,工人心情不好就不工作了,医生心情不好就不治病了,那还了得。”我是有理的!

    “行行行,就你道理多。”洪菲转过头,不想多说。

    不一会儿,二碗热气腾腾的粉就出来了,服务员很小心的放下。

    “还有一碗马上来。”说完又是一阵小跑。

    “来,尝尝,看地道不地道。”

    郴州的城市化发展越来越快,若不是湖南省搞了一个长株潭三体模式,让郴州失去很多机会,恐怕这个城市的发展会更加辉煌。

    四车道上车辆穿梭,路边上的暗灰色石柱围栏上镂上了许多复古的图案,栩栩如生,更加增添了这个城市的文化底蕴。

    在快车道上,一辆白色的面包车正加着油门疾驰,像卯足劲奔跑的灰太狼一样,总让人觉得有点别扭,后面的小轿车很不满的按起了喇叭,宣泄着自己的不满,然而司机似乎并不是一个很讲道理的人,依旧占着自己的道往前奔驰。

    视线由外到车内,司机在前座,副驾驶并没有人,后座上坐着二位靓丽的美女,一个穿着浅蓝色的外衫,头发披散一肩,有点乱,似乎是因为赶时间而忽视了打理。旁边一个穿着浅红色的格子衫,头发刚过颈部,脸有些圆,此时她正伸出脚使劲往前踹。

    “羞死了,羞死了,怎么不早说是面包车。”

    “不是面包车,你以为是法拉利,老爷啊!那是法拉利!在让我在投一次胎都未必买得起。”前座的男子回头说了一句又继续开车。

    “羞死了,羞死了,认错车就算了,关键是那个车主摇下镜子,那表情,比看猴子还精彩,啊!气死了,气死了,都怪你!都怪你!”说完又很不满的踹了几脚:这脸丢到美国去了。

    “好啦好啦,老爷,我错了行不?今晚我就去买张福利彩票,能不能买法拉利就全靠他了,哈哈!”面对美女的指责,男子丝毫不生气,反而调凯起来,这种性格,怎么看也不像是兵哥,倒像极了二流子。

    “哼,不跟你说了,对了,海棠,刚才你怎么不让我说下去,我知道你想直接回家,可是我想说的是我陪她去,你看小丽挺好的,刚见面就拿那么多好吃的给我们。”美女一转头,反而询问起边上一直笑而不语的海棠,似乎摇转移注意力,不想在被笑话。

    “这个,第一,我们才刚认识,虽然说很投缘,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小姑娘虽然很单纯,但是也不蠢,心未必就没有防范我们,你提出好意,她反而为难,拒绝不够朋友,不拒绝又着实不放心,这样一来,不是反而生疏了吗?第二,她心情不好,是来散心的,和你去游玩,二人情绪不搭调,反而没趣,第三嘛!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她是贺总的妹妹。”海棠托着下巴,表情有点不自在:这世界真小!

    “不会吧?哪有这么巧哦,我虽然也怀疑,但是却没有你说的那么绝对。”洪菲依旧一脸疑惑,说猜猜她还信。这么绝对的说出,她反而怀疑起来。

    “这个,第一,她也姓贺,第二,她不是说她哥奔驰的三叉戟被人偷了吗?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我看见她QQ上聊天的备注是****翔子哥。”

    “****翔子哥,贺永翔,哦!买噶,还真这么巧!”洪菲一拍脑门,恍然大悟。

    “你们在聊谁啊?”前面的男子似乎生怕被冷落,马上插了一句。

    “我们在谈论一个贱人。”洪菲对着前面的男子竖起了中指。

    “谁啊?”

    “****翔子,对哦,怎么带个翔字的都那么贱。”

    “喂!你这是拐着弯骂我喽!我哪里贱了,我可是五好男人。吃喝嫖赌抽,样样不会。”他把五个字一顿一顿的说出来,反而显得更加滑稽。

    “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人,哼!”鄙夷之态,尽显无遗!

    “这个,比他还不要脸的我们也见过。”海棠依旧是托着下巴,略有点玩味的插了一句。

    “还是海棠妹妹好。”说完又觉得哪里不对,晃了晃脑袋:“谁呀?”

    “****翔子!哈哈!”二女一口同声。随即哈哈大笑。

    “你们这就不厚道了,合伙耍我是吧,对了,海棠妹妹,先去我家坐坐吧,我家在北湖市场附近买了房子,我爸妈都在,她们也好久没见你了。”

    “谢谢了,我还是先回家吧,你送我到天通就可以了,我做大巴回去。”

    “这样怎么行,你先到我家吃个便饭,然后我直接送你回家好了。”

    “还是不要了,要是让我爸妈看见你,保不准,你懂得。”这个年纪,太容易误会。

    “我没关系的,呵呵!”男子露出一脸得意:哥就是想占便宜。

    “这个,我有很大关系。”海棠面色不悦,显然不喜欢和人开这方面的玩笑。想站我便宜,没门!

    “好吧,我知道了,要不这样吧,我们先去吃个粉,新开了一家80后,那里的鱼粉可好吃了,你看你现在回去,到家十点半,你说阿姨给你煮早饭吧,太迟,煮午饭吧,怕你饿着,多尴尬?”我就不信说不动你!

    “没事,我自己会煮。”别瞎操心!

    “吃个粉,不要多长时间,你就去吧。”洪菲白了一眼她哥,也加入了邀请的行列。看你可怜,就帮你一会,免得你总说不是亲妹!

    “那好吧。”

    “我跟你们说,这80后的老板可了不得,比我还小,听说跟你们一样大,前年刚开业才三桌,去年就扩大到了12桌,刚开业的时候大家都不看好,但是很快就在那一块就耳熟人详了,那栖凤渡鱼粉煮的,真是天下一绝啊!绝对正宗!”看看人家,你们要加油!

    “真的假的呀,我们在上海看到正宗栖凤渡鱼粉,进去一吃,就再也不相信什么正宗了,坑死人不偿命,就知道往死里放辣椒,哼!”洪菲一脸不屑:正宗都是坑!

    “你还真别不信,反正马上到了。”鸿翔很有自信的拍了拍胸脯。骗你们是小狗!

    健康路并不是豪华路段,索信的是门面费要便宜点,边上的川妹火锅店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了,说实话,选在这样一个地段开个小餐馆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但是它既然纯在了这里,自然就有它的生存法则。

    一个带着眼睛的男子一脸疲惫,估计刚睡醒,准备吃个早餐在继续睡。

    “嗨!美女,你们老板心情好了吗?”为了吃个粉,我容易吗?

    “没有啦,还是老样子,抱歉,抱歉。”服务员原本一脸愁态的坐在哪里,看到客人来很礼貌的站起来。这生意没法做了!

    “噢,那来碗,哎!还是算了!”他摇摇头,不甘心的走了。这是一间不大的店,虽然有12桌,也都是四人坐的,全是方桌,没有大圆桌,可见也没打算去做什么大酒席。见顾客走了,服务员又坐下来一脸愁态,姑娘年龄应该不大,全身透出一副稚嫩的气息,脸上依稀还有一二个青春痘,身上套的围群似乎有点大,并不合身。四处打量一下,不难发现,整间房子都是深咖啡色的,灯都罩上了纸套套,这让光线更加柔和,灯光打在深咖啡色的木板砖上,也反射不出什么光线,整个屋子就更加显得暗淡了,看着,心情都不自觉地有点忧郁。

    “服务员,老板振作起来了吗?”是一个很成熟男人,穿着夹克,有点古板,不知道是司机还是推销员。

    “还没,抱歉。”女孩皱着眉头,很机器也很无赖的说道。

    “哎!80后还真是多災多浪,一开始来这里,就因为这名字,一进来就被这忧郁的气氛吸引了,然后才是那鱼粉,哎!快点振作啊!”男子叹了口气,犹如历经沧桑老人。哥也会i有故事的人!

    楼下又传来脚步声,一重二轻,服务员索性就懒得坐下了,不一会儿,就看见一个男的和二个女的来到门口,男子高大,皮肤有点黑,和古天乐差不多,身边二个女子略矮,也是比服务员高出半个头。

    “就是这了,就是这了,小帅哥,咦!美女,来三碗栖凤渡鱼粉。”男子一脸兴奋,看神情应该是常客,他径直走进了,将位置拉开一点,二个美女做下了,他也坐下,一只手跨在椅子上。

    “那个,这。。恩。。”服务员支支吾吾,倒是失去了主心骨。

    “怎么?打烊了,要准备中餐了?不对啊,才没到10点。”男子差异的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很确定没看错,然后又将目光看向了服务员。

    “要不你们改天再来吧,,今天,今天不方便。”

    “噢!你是看不起我喽!我这样子,看上去像付不起三碗粉钱的人嘛?”

    “恩,像,很像。”洪菲捂着嘴偷笑:就你这样,更像吃霸王餐的!

    “不是啦,不是啦,是,是我们老板最近心情不好。”老板不做生意!无解!

    “心情不好就不坐生意了?那我们以后来吃饭前是不是还要打个电话先问问你们老板心情好不好?”原本鸿翔算是比较随和的人,对方要是有什么理由不做生意他也是能理解接受,这一句心情不好,就着实有点让他很不爽。这老板摆翘啊!

    “不是,不是啦,是煮出来的粉,难吃!”鸿翔身材魁梧,再加上现在的表情:可别生气打我!我是无辜的!

    “要不算了。”海棠出来打圆场。有钱,还怕吃不到东西?

    “不行,必须煮。”老子就杆上了!

    “哥。”洪菲也拉了一把她哥:小家子气!

    “好吧,你们稍等。”服务员没办法,小跑去了厨房。

    “哥,你好过分,看把别人小姑娘吓得。”一点不懂怜香惜玉!

    “我这是在教她们怎么做生意,人嘛,365天就又366天心情不好,工人心情不好就不工作了,医生心情不好就不治病了,那还了得。”我是有理的!

    “行行行,就你道理多。”洪菲转过头,不想多说。

    不一会儿,二碗热气腾腾的粉就出来了,服务员很小心的放下。

    “还有一碗马上来。”说完又是一阵小跑。

    “来,尝尝,看地道不地道。”

    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在农村最明显的表现,便是以前的砖瓦房,现在全变成了水泥楼房,虽然农村不像城市那样有规划,但是大体朝向还是一致的。

    小镇的楼房是沿着马路排开的,马路边上,自然是商铺,马路上时不时有奔驰的摩托车,像发疯的公牛,怒吼而去。

    “你们这群小兔崽子,不想活了。”树下小憩的三叔公一阵大骂。

    “老不死的家伙。”随后彪来的一辆摩托车上的小伙似乎更加恶劣。

    “你个兔崽子,别让我知道你是谁家的龟儿子,我摘了你们家的门匾。”三叔公算是这个小镇的元老级别了,换在解放前,他应该就是族长了。

    “三叔公,你别生气了,现在的小孩子都野的很。”苹果摊的胖婶安慰道。

    “能不生气吗?前年阿瘪家的小子在三角弯撞车了,一个大小伙子就没了,开车啦,别开那么快啊,会死人的。”他使劲将手上的拐杖往地上连续跺了几下。

    “是不是要像我这样慢啊。”随着滴嘟滴嘟的声音,一辆拖拉机慢悠悠的开过来,车上的张老汉抽着旱把烟,拖着几头猪,慢悠悠的开着。

    “快点滚,臭死了,咳咳!”三叔公似乎更加生气了。

    “哟!这不是海棠吗?来来来,让婶看看!哎呀!这水灵灵的眼睛,这漂亮的脸蛋!”胖婶像是发现了金元宝一样,一把拉着海棠。

    “这个,胖婶又取笑我了。”海棠脸微微发红。

    “噢!是海棠啊!?”

    “三叔公好。”

    “恩,乖,年轻人,懂礼貌,不错。”

    “来,海棠,吃个苹果,美容养颜。”胖婶选了个红彤彤的大苹果。

    “还是不要了,刚吃过饭,挺饱的。”海棠摸了摸肚子。

    “我跟你们讲,海棠你能长这么漂亮,也有我的功劳,要不是吃了我的苹果,能长出这么水灵灵的脸蛋。”

    “你就瞎掰吧,你女儿翠儿天天吃你的苹果,那脸长得,哎呦,跟西瓜一样。还是带籽的。”

    “你个死瘸子,滚起去卖了你的老鼠药。”说着就将手上的苹果砸了过去,对面的铁拐李伸手去接,奈何武艺不精,没接住,苹果在地上滚了滚,铁拐李一拐一拐终于追到了苹果,捡起来用袖子擦了擦,咬了一口。

    “恩,真甜。”直气的胖婶咬牙切齿。

    趁着众人嬉笑,海棠才得以开溜,她穿过小巷子,就到了后山,她爬上小山坡,脸红扑扑的,胸口起伏,也顾不得休息,就沿着水塔边上的一排钢筋楼梯爬了上去,也不顾地上灰尘密布,就一屁股坐在哪里,拖着下巴,眼泪就爬上了眼眶。

    一回到家就被老妈重头骂到脚,好不容易挨到吃午饭,心里是非常非常想问老爸小凡的消息,可是,话提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上大学以后,不知不觉就和家里人生疏起来,有些事情她没法和父母说,她不能抱着老爸的手臂撒娇,她不能躺在老妈怀里大哭,告诉她自己想男人了,那是一间很羞耻的事情!能懂她的只有洪菲,只有她知道自己有多想小凡,只有她知道自己躲在被子哭的不去上课,也只有在她怀里才可以肆无顾忌的不要脸的说自己有多想小凡,也可以告诉她自己昨晚做春梦了,羞的满脸通红!

    她很明白,母亲的抱怨多半是因为自己毕业后一意孤行就跑到上海去了,还二年不回来,所以她明知道如果自己死缠着老爸,老爸还是会告诉她的,她却没有开口,既然已经明白自己做的有多过分了,自然就不能在任性了。

    阳光由火辣辣开始变得绚烂,随即又昏暗,水塔边缘的缺口依旧在漏着水,一注小水珠滴湿了下面一大片,回忆宛如昨天,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用手捧着水洗脸,洗完以后二人便将手上的水甩像对方的脸。追打嬉闹。

    “你果然在这。”

    心被惊得颤抖了,声音却不是自己期盼的人,她起身,扶着锈迹斑斓的铁栏杆看着西装革履来人。

    “朱大海,几年不见,你越来越帅气了。”她露出了礼貌的微笑,眼角的忧伤却依然没有退却,有些人,一回忆,便是泪雨倾沱。

    “海棠,你越来越漂亮了。”

    “谢谢,这几年多谢你顾衬我爸,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叫我海棠妹妹吧。”二人一上一下,下面的深情凝望,上面的却是眼神躲闪。

    “我不要。”略带小孩子的赌气音调与笔挺的西装完全不搭调。

    “你以前不是总是想着法子让我叫你哥吗?”

    “以前是我蠢。”男人毫不犹豫的否定了从前的自己。

    沉默,沉默的连风声都那么清晰。一厢情愿的爱情,到底是谁的的错?海棠说不出:你还是忘了我吧。因为那样说了,下面那个人会同样的顶过来:你还是忘了李小凡吧。

    忘了吧当做不曾见过面,悲和喜都是过眼云烟,仍不知悲剧正在上演,原谅我让你烦恼千百遍。

    “天色不早了,我该回家了。”不习惯眼神躲闪,不想言语防范。

    “我送你。”

    “不用了,就几步路。”

    “是啊,就几步路。”

    “我找到我的小凡了。”

    “呃!恩,那么,保重。”惊呃一瞬。犹如触电。

    离开的背影,有点让人心疼,不知何时,我们连朋友都不如!这些年不回家,除了李小凡以外,估计也是想避开你吧,你是好人,所以我注定躲你!

    夜晚来临,各家灯火通明,各家炒菜声不绝于耳,这是一个很平常的农村家庭,房子很大,却并不是很光显,墙是略点土色的石灰墙,地板是深灰色的水泥地板,并没有瓷砖和木壁板。农村讲究的是实用,并不在乎什么显摆。

    电视里正在播出七点半的黄精档电视剧,偶尔传来噼里啪啦的枪声,不用想,肯定又是抗日电视剧,农村汉子才不管你那么多,反正打小日本打的过瘾就行。

    沙发上坐着一个光着棒子的大汉,身上像是涂了一层油,手臂粗壮,却显示不出肌肉形状,一个啤酒肚跟冬瓜似得。旁边坐着一个文静的美女,一会儿看看电视,一会儿瞄瞄大汉,二人往一起坐,还真有点美女与野兽的感觉。

    厨房的扎着发箍中年妇女正使劲的翻着锅铲,嘴里咿呀的好像还在抱怨什么,似乎有点克制,并没说很大声,像是在发泄心里的不满,又不想让人听见一样。

    “还看什么电视,吃饭了。”随着最后一个菜上桌,妇人吆喝了一声。

    “吃饭,吃饭。”大汉起身去那碗筷。

    简单的几个小菜,一个酸辣大肠,一个排骨汤,一个小白菜,算不上丰盛,在农村讲究的是过日子,虽然现在已经有冰箱了,但是依然是按量来的。

    “多吃一点排骨,看你在外面瘦的跟霜打的茄子一样,真是的,那么不会照顾自己。”妇人不满的抱怨起来。

    少女也不回答,努力的吃了几口,终是量多肚小吃不完,其实肉类多半是女人的敌人,在外面转悠了一圈,对于肉食真的很难解决。

    “叫你多吃一点,听着没。真是的,总是不听话。”对于女孩的不配合,妇人很快的就表现出不满。

    “算了,女儿吃不完,我吃。”大汉也不嫌弃别人吃剩,很快就将排骨倒在自己碗里吃起来。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都胖成什么样了。”妇人转而朝大汉发火。

    “我胖吗?我胖吗?我哪里胖了?”大汉摸摸他的短平头,似乎没有一点胖子的自觉。旁边的女孩忍不住低头咬着筷子笑。

    “是的,跟猪比,你不胖。”

    “那就是不胖嘛。”

    “咚咚咚,大叔,是我。大海。”就在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大海啊,快进来。”妇人似乎对大海很满意,很快就开了门,请他坐下。

    “大叔,这是今天中午应酬剩下的30年开口笑,不拿白不拿,我爸那人,你知道的,不能喝,来,走起。”

    海棠不用想,就知道朱大海想的是什么。

    “我吃饱了,先去休息了。”

    “这孩子懂不懂礼貌,没看见有客人。真是的。”妇人很不满的训斥。

    “算了,算了,海棠累了就让她先去休息,没事。”

    “真是的,人越长大,越倒退,大学都读到猪肚子里了。”

    也不顾老妈的抱怨,海棠拉开门躲进了了卧室,心情却越发烦闷起来,原本打算吃完晚饭趁着老爸看电视的时机,把李小凡的消息问出来,这朱大海一来,费时不说,搞不好就把老爸灌醉了,那自己猴年马月才能问道李小凡的消息。

    农村隔音不好,海棠在房间里也依稀听得见外面的声音。谈的都是一些杀猪宰牛的事情,看来今天自己和他说了李小凡,他虽然厚着脸皮找借口来了,多少却不在好意识提其他的事情,倒是母亲有意无意之间往那边扯,看来母亲是很中意他的。

    “叔啊,今天来我就想问你一个事。”酒过三巡,朱大海突然抖出这么一句,海棠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硬是这样彻底的摊牌吗?

    “大海啊,有什么事就直说,咋农村的,不讲虚头——隔哦!”

    “当初你和我爸,是不是,隔哦!是不是想过定亲。”

    “隔噢——是提过。”

    “那为什么不定类。碰!”朱大海忍不住一拍桌子。

    “我姓刘的,杀猪,隔哦,你爸姓朱,杀牛的,隔哦!这不,这不是放冲嘛,你说是不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