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流星鬼园

5.第5章 即便伤痛也回不去

    “不——”猛地做起,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对又做噩梦了。时间还很早,洗了把脸就在也睡不着了。梦还是那个梦,只是那个模糊不清的身影,变成了书呆子。我就那样捧着他的脑袋,感觉着鲜血在手上流淌,一点一滴掉在地上。

    滴答,滴答——像诅咒一般萦绕耳畔,挥着不去。

    撕裂的伤口,还在流血,又被撒上了一把盐。

    清晨开始变得无声,连小兰也阴沉的没有说话。背着书包,路上和阿彪,茉莉,小菲相遇,却是默默无声的来到了教室。

    感觉整个人都浑浑噩噩,老师在上面讲课,也像是变成了无声的电视剧。

    “翔子,翔子——”耳边传来小菲和阿彪的声音,最后在老师的失望眼神下,我站了一节课。

    “美女,我能请教你一个问题吗?”萝卜跑了过来,抱着一本外语书,他倒不是真名叫萝卜,只是总喜欢抱着一本书,四处***请教,次数多了,也就叫花心大萝卜,简称,萝卜。

    萝卜的脑袋倒是有点像倒立的萝卜,再加上梳理的尖尖头,就更像萝卜了,他嬉皮笑脸的抱着书,指着其中的问题,像小菲请教。

    “who……”小菲礼貌的读完了一句英文。

    “美女,我们交个朋友怎么样?”。。。

    打开窗户,一阵清风吹来,越发的感觉空气清凉。萝卜依旧缠着小菲,真是让人讨厌。小菲就是脾气太好。我觉得她此刻应该学包子。挥起语文书扇过去,在大喊一句:有多远滚多远。

    “帅哥,能让个位置吗?”就在这时,一个女生跑了过来,发型倒是和小菲差不多,就是头发有些分叉,穿的也很是古怪,衣服上不知道画着什么东西,不过看起来阴森森的。头发二边别着精美的粉红蜻蜓发夹,倒是也有一番风味。

    “噢——”一句帅哥显然把阿彪收买了,他笑嘻嘻的让位,站在一边看热闹。

    脑袋里收寻着这个人的记忆,好像叫什么慧,军训的时候站我前面,踢正步的时候不小心踢过她的屁股,不过也不能怪我,谁叫她走神。

    “陈翔,我能请教你一个问题吗?”她拿着书,歪着头,小眼睛瞪的大大的,似乎也有那么一点可爱。

    “倒了。”

    “什么?”

    “你书拿倒了。

    “哈哈——”阿彪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慧尴尬的满脸通红,她撅起嘴巴一阵风一样的小跑,跑回了自己座位。

    “叮铃铃——”课间的时间总是不够,很快又上课了。倒不是我高冷,拒绝别人的靠近,对自己喜欢的人耍点小聪明,我觉得没有什么。只是我现在的心情,很悲伤。我想起了书呆子。

    书呆子很博学,就像一本字典,一查就知道答案,我们不知道的问题都问他,我们一群小伙伴对他都佩服的五体投地。

    书呆子的学习无疑是最好的,每次都年纪第一名,在我们都在为英语烦恼的时候,其实他已经开始在学德语和俄语了,而且还颇有水准。

    第一次和书呆子深交,是因为我和凌五偶然对德语来了兴趣,也就嚷着让书呆子教我们学德语,当然,一群小伙伴也是被点燃了热情,当然,也只是一阵风,连英语都学不好,在学德语,显然痴人说梦。

    比如阿彪就第一个开溜了,那句我要是半途而废,就是小狗,曾一段时间成为耻笑他的把柄。

    最后也只有我和凌五坚持了下来。毕竟我们三个人成绩都很好,基本上班级前三都是我们,咋一看,我们和书呆子差距不大,但是一到年纪排名就体现出来了,书呆子稳稳第一,而我和凌五,基本在二十名以后。

    我和凌五贪婪的学习着德语,虽然对发音很是蹩脚,但是却是能读懂简单的文章了,我和凌五都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却不知道,书呆子的左手经常红肿。

    直到又一次,小菲去书呆子家做客,才清晰的知道了什么是严师出高徒,周爷爷有一把古时候的戒尺,书呆子达不到他的要求,就会被狠狠的打手掌。

    书呆子一直没有说因为教导我和凌五学德语,耽误了他写毛笔字的时间,所以被处罚。等我们知道以后,都感到很内疚,觉得对不起书呆子。

    书呆子只是笑,那种属于知识分子特有的笑容,总是干净整洁。最后,我和凌五也不在好意思学德语,为此,书呆子总是给我们道歉,倒是弄得我们很不好意思。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古板,沉默,却是默默地对大家好。

    回到桌位上,情绪依旧打不起来,又课余时间,学生们开始聊电视剧,动漫,以及娱乐八卦,好不热闹。

    “你们知道吗,一中有个高材生被撞死了。哈哈——“

    “真的?不会是骗人吧。“

    “听说是过马路没看车。“

    “整天就知道读书,不被撞死才怪。“

    “对,对。”

    “你说什么?“阿彪猛地一拍桌子,怒视着李大嘴,原本聊别人的不幸,就很不道德了,他这句话一出,阿彪也就忍不住,恨不得打他一顿。

    “凶什么凶,我又没说你。“李大嘴显然没有自己错了的意识。

    “你说什么,你在说一次。“阿彪三个箭步上去,揪起李大嘴的衣服。另一只手挥起了拳头,不用想,假若李大嘴敢在说一句,拳头会毫不留情的打在他脸上。

    “喂喂,都是同学。“李大炮摸着阿彪的手,陪着笑脸说道。

    “班长,打人了。“李大胖喊了一句。

    李大嘴,李大炮,李大胖,三个人是好朋友,经常以三剑客自称,为人就不敢恭维了,做坏事三人倒是蛮有默契。

    “你们三人又做了什么坏事?“浅语推开人群,准备劝架。

    “冤枉啊,我们可真的什么都没做。”李大胖摊开双手,装的很是无辜,倒是很有演员天分。

    “行了,都是班上的同学,以和为贵,放手。”浅语摸了一把阿彪的手,阿彪也就放手。哼了一声,气愤的回到了座位上。

    有时候不是很明白,人们为什么喜欢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以前就有个男生,叫蒜头强,总是欺负茉莉,据说是幼儿园就同班了,后来茉莉跟了我以后,蒜头强还是欺负茉莉,就被我,阿彪,阿伟,凌五四个人狠狠的揍了一顿。他也就再也不敢欺负茉莉了。有些道理,需要拳头去诉说。

    “翔子,你还真是冷静啊,别人这么说你朋友,你就不生气吗?“阿彪摆弄着说上的笔。

    “凶什么凶。“

    “以为自己读书厉害呗,有什么了不起,咋没考上一中二中?“那边又传来了苍蝇的声音。

    我腾地一声站起来,急步走了过去,操起一个凳子就是抡了过去。事件发生太快,班上学生都惊呆了。

    “哎呦,你不想混了。“

    随后,班级里面一阵混乱,我,阿彪和所谓的三剑客打在了一起。很快,事件也就升华了,五个人都被请到了办公室。

    李大嘴完全没有防备,被我抡的够呛,后脑勺肿的很大,似乎还脱了皮,我也好不到哪去,被三剑客打的脸肿的很大,大概是这张帅脸很拉仇恨。

    三剑客先被放了回去,显然这件事情我的责任要大一些,毕竟先动手,还用东西,这或许也是三剑客没用东西的原因,这样他们在制裁的时候,就占理了。

    “你们二冷静一下。靠墙,站好。”第一次见小班如此生气,小班还要上课,她拿着书本,走过我耳边的时候,轻轻的说了一句。

    “别以为你成绩好,就可以为所欲为。”

    上课了,办公室也就没有什么人,只有一个胖子老师,还时不时对着我们笑,显然,我现在这副模样很滑稽。

    “你真蠢。”阿彪小声的说道。

    听到阿彪这一句话,仿佛似曾相识,那一次四个人打了蒜头强以后,终于蒜头强也逮到了机会报复,那一次只有我和书呆子,而对方有三个人。

    我见情况不对,就叫书呆子跑,结果书呆子却是没跑,不过他打架很是垃圾,只会替我挡拳头,最后打下去,受伤最严重的反而是他。那时候我也跟阿彪一样说。

    “你真蠢,不会跑啊。“

    “我们是朋友,怎么可以丢下朋友跑。“

    那一次,是书呆子让我见识到了除了成绩以外,他另一样可贵的东西,有些人他们不能打,却愿意为你挨拳头。

    “打架都不说一声,我还以为你去评理,这下被打惨了吧。没事吧,还痛吗?”阿彪摸了一把我的脸,手被我打开。

    “好了好了,是我的错,我不该那么说。”阿彪尴尬的说道。

    “可是,就算怎么打,书呆子也不会回来呀。”我抹了抹鼻子说道,随后二人也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即便在伤痛,回不去的依旧回不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