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200.第200章 重聚

    碧水阁中,琉璃一直等在门口。

    从早上的时候,珍妃便来问了几遍,生怕错过齐王一样。

    不过也难怪,这齐王一去便是三年的时间,对一个母亲来说,还有什么比这个还痛苦,毕竟齐王可是珍妃如今唯一的指望。

    倚在门口,琉璃正无聊地数着花瓣,听见脚步声,她本能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小黄门领着一个翩翩公子向这碧水阁中走来。

    这后宫嫔妃之地,唯一能自由往来的男人便是当年的圣上,除此之外便是皇子们。

    此时看向这位公子,琉璃顿时惊喜起来,虽然三年前萧铭的样貌又改变了许多,但是大体模样是没变的,她立刻惊喜地跑了回去,叫道:“娘娘,娘娘,殿下回来了,殿下回来了。”

    正在碧水阁中焦急等待的珍妃闻言一怔,接着两行泪水便流了下来,她放下手中的女工,在宫女的搀扶下疾步走了出来。

    萧铭此时也到了门口,刚才的宫女他还记得,是珍妃身边的琉璃。

    不等他进去,一个紫色宫装的美妇这时从殿中走出,看见萧铭,美妇双目含泪迎了上来。

    这正是萧铭前身的母亲珍妃。

    “铭儿。”到了近前,珍妃哭泣着抱住了萧铭,痛哭不止。

    其他宫女见状也是擦拭着眼角,仿佛被这一幕感动。

    萧铭心中此时比见萧文轩还要尴尬,这眼前的可是自己名义的母亲。

    对于珍妃,萧铭心中是感激的,在任何时代,母亲都是伟大的,珍妃和所有的母亲一样在长安这个危险的地方为自己挡风遮雨。

    若不是珍妃的帮助,自己的美酒,香水也无法在长安销售的这么好,其中这宫中流传出去的时尚风潮作用不小。

    按照正常的相见,前身萧铭恐怕此时必定也会哭声泪人了,只是萧铭却无法哭出来,毕竟自己不是那个萧铭呀。

    被珍妃抱住,萧铭的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让什么地方放,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拍了拍珍妃的瘦弱的肩膀,说道:“母妃,儿子回来了。”

    珍妃在萧铭的怀中点了点头,半晌才抬起头来,不住地打量萧铭,仿佛要把萧铭看个够一样。

    擦了擦眼泪,珍妃抓住萧铭的手,破涕为笑,对琉璃说道:“三年的时间,我的铭儿个头也高了,人也越发英朗了,走,到屋里坐。”

    珍妃温婉如水的样子让萧铭心中一暖,这种被人关爱的感觉总会让人触动。

    萧铭心想既然已经是萧铭了,以后就不要再记得前世了,毕竟这里才是自己新的人生。

    想到这,萧铭忽然放开了一些,他陪着珍妃进入了碧水阁中,一路上面带笑容。

    “娘,这碧水阁和三年前一模一样,倒是没变。”

    二人到了屋子里,珍妃让萧铭紧挨着自己坐下,又让琉璃给萧铭泡茶。

    从萧铭进入碧水阁,珍妃的眼睛就没在萧铭身上离开过,她说道:“这里面很多东西可都是你为娘布置的,每次看到这些,娘也有个念想,所以就没让下人动。”

    萧铭点了点头,他看的出来,珍妃对自己是真的关爱,他说道:“娘,这三年你在宫中过的可好,没有没嫔妃欺负你,若是有,你告诉我,我替你收拾他。”

    萧铭这话让珍妃心里暖呼呼的,眼泪又留了下来。

    这皇宫大院之中能相信的人没有几个,彼此之间相互防备,相互攻讦,日子过得如履薄冰,和每个妃嫔一样,她们唯一剩下的就是自己的子嗣了。

    “没人敢欺负我,你这沧州大捷之后,这宫中的妃嫔对娘倒是更敬重了。”珍妃眼圈红红的。

    萧铭从怀中拿出手帕为珍妃擦去眼泪,说道:“娘,可惜孩儿不能把你接去青州,不然我们母子也不必骨肉分离。”

    珍妃叹了口气,“男儿志在四方,何况你乃是藩王之尊,只要你能够好好的,娘也就放心了,你能够安安稳稳太平一声,娘做什么都值得。”

    萧铭心中越发感动,有母如此,也是一种幸运。

    琉璃红着眼圈这时劝道:“娘娘可别哭了,这殿下回来是值得高兴的事,这哭多了可是要伤身体的。”

    “对,对,不哭。”珍妃擦了擦眼泪,忽然笑道:“铭儿,你这次回来可是有件大喜事的,你父皇正在斐济商量这将小女儿斐玥儿许配给你的事。”

    琉璃笑道:“殿下,这斐玥儿在长安城可是出了名的美人儿,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最重要的是她可是斐家的女子,这长安的权贵一个个踏破门槛都没用。”

    在心中,珍妃已经和他说了此事,他说道:“只是这长安城见过斐玥儿的也没几个,又怎么知道他到底是丑是美呢?”

    珍妃瞪了眼萧铭:“你这性子怎么还是不改,色字当头一把刀,这婚姻大事怎么能只看相貌,只要是斐家的女儿,即便是个丑八怪别人也争着娶,你倒是还挑肥拣瘦,为了此时,你父皇不知道和斐济废了多少口舌,到现在斐济还是模棱两可,这次你来长安,领赏之后便去拜见斐济,这斐济一向自恃清高,极为要面子,这事儿就等着你去一趟估计就能成。”

    “娘,这斐济也太拿大了,父皇的话他都不听,岂不是要反了。”萧铭一拍桌子。

    珍妃轻轻打了一下萧铭,“都说你这性子改了,我怎么见还是和以前一样,你父皇若是下旨,斐济自然也无法抗旨,但是君臣之间也得讲个礼数不是,要是那样,让斐家如何初心为你父皇效劳,总不能牛不喝水强按头,这次你在长安可不能像以前一样犯浑,不然娘宁可去死了。”

    说到这,珍妃又哭了起来。

    萧铭无奈,说道:“娘,我听你的便是了,等明日过后,我便去斐家拜访,只希望这斐济不要刻意刁难即可。”

    珍妃顿时笑了起来,“这还差不多,你放心,这去斐家不过是走个过场,斐济断然不会刁难你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