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199.第199章 父子

    时节已经入秋,朱雀大道两侧的榆树在微风轻抚一下落叶纷纷。

    被长安繁华刺激的有些眼红的鲁飞说道:“咱们青州什么时候也能如这长安一般繁华。”

    “这可很难,这长安可是七朝古都,这繁华是传下来的。”罗信洋洋得意。

    “胡说八道,这繁华又不是生娃,怎么传下来,哼,咱们青州只要殿下在,不出几年,肯定比长安要繁华。”鲁飞争辩道。

    罗信撇了撇嘴表示不信。

    萧铭面带微笑,其实罗信说的也有道理,长安城的繁华来自整个大渝国的权贵全部集中在此。

    用现代的经济学来解释,就是高消费拉动了长安的经济,促进了长安的繁华。

    现在他在青州吸引商人的策略也正是这个目的。

    队伍正在行进到中途,忽然前面传来急促的马蹄声,不一会儿,三个身穿禁军盔甲的骑兵到了萧铭面前。

    “大哥!”罗信看见来人,惊喜地喊了一声,此人正是罗信的哥哥,罗宏。

    罗宏看了眼罗信,轻笑一声,下马对萧铭躬身道:“金吾校尉罗宏见过殿下。”

    得知是罗信的哥哥,萧铭的神情轻松起来,按照规矩,跟随他前来的一千骑兵是不得入宫的,这些骑兵会被长安城的禁军安置到军营中。

    若是其他人萧铭还不放心,但是罗宏,他就安心了一些。

    “免礼。”萧铭说道:“罗校尉可是前来安置本王的兵马?”

    “正是,末将正是奉陛下之命前来。”罗宏一板一眼的说道。

    比起罗信,这个罗宏要死板的多,这一点萧铭以前在长安的时候就有所耳闻。

    这时他说道:“鲁飞,你跟着罗校尉先去一趟,将士兵们安置妥当了。”

    鲁飞点了点头,抱拳道:“是,殿下。”

    罗宏抬眼又打量了一下萧铭,也未说什么,带着鲁飞和一众骑兵向东而去。

    冯德水趁机说道:“皇上还是心疼殿下的,生怕其他皇子在其中作梗,刁难殿下的士兵,这才让罗宏负责接待,这罗宏品行端正,殿下倒是不必挂心。”

    “父皇厚爱,本王心中感动。”萧铭附和着说道。

    这冯德水一路上没少在萧铭面前为萧文轩说话,他心里清楚,恐怕这萧文轩担心自己记恨他以前对自己的作为,这交代冯德水尽量缓和父子二人之间的关系。

    长安城从南到北的路很长,而皇宫正在坐落在最北面。

    一行人走了一个时辰的时间才抵达皇宫,在皇宫的正门宣德门停下。

    “殿下,走吧。”冯德水满脸笑容,他的任务终于完成了。

    望着宫门内此起彼伏的岿巍宫殿,白玉石铺成的道路和台阶,萧铭仿佛置身前世的紫禁城。

    唯一不同的就是这里的建筑结构不一样了。

    跟着冯德水萧铭进入了皇宫,过了承庆殿,二人过了一条回廊,在一个荷花池的前的厅堂停下。

    冯德水这时叫住一个小黄门问道:“皇上是不是在御书房中?”

    “回禀冯侍郎,皇上正在里面等待殿下。”小黄门说道。

    冯德水看向荷花池上白玉桥对面的房间说道:“殿下,到这老奴就不送了,皇上正等着你呐。”

    “多谢冯侍郎一路上辛苦陪伴。”萧铭拱了拱手,“以后,本王必回记得冯侍郎的好处。”

    冯德水眉开眼笑,“殿下如此说,老奴的心暖呼呼的,殿下还是请吧。”

    点了点头,萧铭向御书房走去,这个地方他一点都不陌生,毕竟萧铭可是在皇宫中长大,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十分熟悉。

    而这眼前的御书房更是前身萧铭经常玩耍的地方。

    只是此时的萧铭并非萧铭,现在要见到萧文轩这个便宜父亲了,他心情也有些忐忑,毕竟这可是大渝国的皇帝,九五之尊。

    穿过白玉桥,萧铭到了御书房前,上面的三个烫金大字闪烁着金光。

    进入御书房,他看见一个穿着龙袍,正背对自己的人,他躬身说道:“儿臣参见父皇!”

    萧文轩缓缓转过身,目光落在萧铭的身上,在萧铭还未进入长安的时候,冯德水便已经派人告诉他了。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便一直等在御书房,想到要和萧铭三年后的第一次见面,他有些心潮起伏,这个被自己丢在青州,三年前又被鞭笞一顿赶回去儿子,他如今会如何看待他这个父亲?

    “你长大了。”

    沉默地注视了一会儿萧铭,萧文轩本来想好的话忽然都没说,而是感叹了一句。

    萧铭怔了一下,他抬眼望了眼萧文轩。

    如今的萧文轩已经年过半百,头发间露出白丝,身体也有些佝偻,看起来像是个半百的老人。

    不过和以前一样,他身上的那种威严气势却一点都没有削弱。

    “父皇还是神采无双,威严依旧。”萧铭平淡地说道。

    闻言,萧文轩笑了起来,“什么时候你也学会拍马屁这一套了,看来这三年你在青州学到了不少东西。”

    “这是庞玉坤教导有方,儿臣也不过学得一点皮毛而已。”萧铭把黑锅甩给了庞玉坤。

    萧文轩又打量了一下萧铭,萧铭这话他自然是不信的,庞玉坤是什么样的人他狠清楚,教什么也不会教他拍马屁。

    他想了一下便明白这是萧铭的推托之词。

    不过他也不想纠结这个问题,这次萧铭来长安可是为了沧州的事情,他说道:“今天已经不早了,你去看看你的母亲吧,他可是很想念你的,至于这沧州之事,明日说也无妨。”

    “是,父皇。”萧铭规规矩矩地说道。

    刚才萧文轩眼睛一转,他就明白自己说的话不对了,看来在这位帝王面前,还是要小心一点。

    萧文轩挥了挥手,其实他有很多话要和萧铭说,但是出于一个父亲和帝王的尊严,有些话他无法开口,与其这么尴尬,不如暂且缓缓再说。

    萧铭躬身退出御书房,心中也是一松,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和萧文轩说话,心中十分尴尬。

    沿着御书房向东走,小黄门引着萧铭过了一个拱门,这后面便是嫔妃们的院子。

    此时萧铭更加紧张了,这要见的可是珍妃,他名义上的母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