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他将发生的事情详细的告诉她,当然他自然而然就略过冷烨借刀杀人的经过,既然她一直都认为这些都是离朔他们所作所为,就没有必要增加矛盾。

    公孙韵儿听完冷渊寻的话,泪流满面。心里喜忧掺杂。

    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本以为自己嫁给他人,想不到丈夫却是她的青梅竹马。

    哭着说道:“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你就是桃花岛的少主,害得我以为你真的死了,还想着给你报仇。”

    “韵儿妹妹,就算我不死你就不报仇了?”

    “谁说的,难道我公孙府的那些下人就该死吗?离朔冷晟两个人,我非杀不可。”

    他们折磨爹娘那么狠,若是不加倍奉还实在不是她的性格。

    “对了七哥,你失忆也罢了,为什么所有人都会有你被离朔剥皮的遭遇?”

    “这是桃花岛的秘术,你不需要知道太多。”

    她点点头。这世界上就是有些不公平,什么珍贵的东西都只是传男不传女,也不知道这些老古董到底想过没有,没有女人男人只有等着灭绝吧。

    “都进来吧!”

    门口的侍妾们个个端着香喷喷的吃食,冷渊寻微微一笑,“韵儿,看来你得改掉贪吃的习惯,要不然我真的担心你被人一根糖葫芦就拐走了。”

    “放心吧,只要你一心一意地对我,不要整天想着王傅雅,我就不会被拐走。”

    看着他们有说有笑,众侍妾长长的送了一口气。

    四夫人笑着说道:“主人夫人,你们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趁热吃些吧。”

    冷渊寻扶着公孙韵儿坐下,“韵儿,养好身体我们就回南国怎样?”

    “好啊,带上她们吧!”

    冷渊寻是小皇子,此次回去必然会推翻离朔他们继承皇位,成为高高在上的帝王。他的那些大臣一定会想方设法地塞女人进宫。

    带上桃花岛的这些侍妾,无形中就有了堵住他们的口,还可以多了几个帮手。

    不过,这好像也是治标不治本,关键还是面前的这个人是否花心。

    冷渊寻被她的目光看得心里毛毛的。

    “韵儿妹妹,你这是什么眼神?”

    “你当上皇帝会不会是后宫佳丽三千?今天这个美人明天那个贵妃?”

    你想到哪里去了?”

    他恨不得马上将自己的心掏出来给她看,大声告诉她,心里已经被她塞得满满的。

    “日久见人心,谁知道有些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伸出三根手指,“我冷渊寻对天发誓,若是以后对公孙韵儿三心二意,甘愿天打雷劈。”

    “若是管用,某人早就被劈死了!”

    看着泯岳摇着风骚的折扇,慢悠悠地在椅子上坐下,冷渊寻黑着脸问道:“你不是很忙吗?”

    “不忙。”他站起来向公孙韵儿行礼道:“夫人来桃花岛这么久了,今天才来拜见,你不会怪罪吧?”

    “不会不会,我怎么会生帅哥的气?”

    “公孙韵儿你给我悠着点!”冷渊寻使劲的掐了她一把,“不要以为我回到你童养夫的境遇你就可以沾花惹草?”

    她幽怨的看着他们,“泯岳你来评评理,他冷渊寻都有十二个侍妾了,我只不过是看了一眼美男子,他就生气,他是不是小肚鸡肠?”

    泯岳看了一眼恶狠狠警告他的人,点头道:“他历来都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又不是第一次才知道?”

    “是啊,本以为自己选了个好丈夫,想不到嫁了个小气鬼加醋坛子,下半辈子过得凄凄惨惨。”

    他们一唱一和,冷渊寻早就握紧拳头,恨不得马上将泯岳踢回去。

    “韵儿妹妹,我什么时候让你如此苦不堪言了?”

    看着他怨妇模样,她心虚的说道:“除了不让我看美男,其他的地方的确是好得没法说。”

    “比如呢?”

    “有些人阳奉阴违给老娘找了这么多好姐妹!”

    泯岳实在是忍不住扑哧扑哧笑了,冷渊寻将枕头扔过去,“想死是不是?”

    这厮怎么比杨言峰还要讨厌,一天到晚总是巴不得自己时时刻刻被她气得半死。

    “不想,不过岛主的笑话实在是太吸引人了。哎,你们夫妻俩继续啊,把我当空气就行。”

    这能当作空气吗?两人双双翻着白眼。

    公孙韵儿抚摸着肚子,“泯岳,听说你本领强,能不能告诉我,我这肚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又不是大夫,怎么知道?”

    “你不是能掐会算吗?”冷渊寻语气不是很好,“这些东西不都是你意料之中的事?”

    他翻着白眼,看看公孙韵儿的肚子,“夫人练缩骨功,肚子里的孩子也在学,他们玩得不亦乐乎,自然而然缩小了。”

    “不会吧,他们还那么点,怎么可能会偷学?”

    她有些气愤,就说嘛,最近怎么武功下降得如此厉害,原来是多了两个捡便宜的。

    “你有没有办法将他们给我弄出来?”

    冷渊寻急忙阻止,“韵儿妹妹,早产对你们母子都不好,你不要胡闹了。”

    “七哥,我说的是将他们还原,你也不想他们整天缩着,会发育不良的。”

    泯岳摇摇头,“放心吧,他们不会有事的。不过有件事还是要告诉你们,罄夫人的例子活生生的发生在你们身上了?”

    “什么?”

    公孙韵儿看着自己的肚子欲哭无泪,日日夜夜盼着他们出生,想不到他们这些没有良心的居然要在自己的肚子呆五十多年!

    “冷渊寻,你果然是个妖怪,现在好了,肚子又多了两个怪胎。”

    “哪有你这样当娘的?”冷渊寻微微一笑,轻轻的拍着她的头,“韵儿妹妹,就算他们是怪胎也是你的孩子。”

    “当然是我的孩子。冷渊寻,我现在觉得好亏,你什么都没有做孩子却是要喊你一声爹,我累死累活也落得个当个没有地位的娘!”

    三从四德到底是哪个家伙发明的,整天将女人约束得一点自由都没有,这厮有没有想过他老娘的感受?

    泯岳看着无言以对的冷渊寻笑得春风得意,“夫人,你的确很不值,我真的替你感到同情。”

    冷渊寻立马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有人是不是很闲?”

    “忙里偷闲不行啊!”泯岳站起来揉揉肩膀,“夫人,若是你看不惯冷渊寻,可以狠狠地教训他。”

    她担忧地皱起眉头,“不会流产吧?”

    冷渊寻急忙压下她就要举起的手,苦口婆心地说道:“韵儿妹妹不要听她的,他就是个不靠谱的,废话一大箩筐,当屁一样放了就好。”

    她不相信,既然罄夫人都高度评价泯岳,想必他也是有过人之处,他的话还是有几分可信度。

    看着她期待的目光,泯岳越发得意,“渊寻的话才是最不靠谱的。夫人,你现在可以跟没有怀孕之前一样,怎样剧烈运动都没事!”

    “他说谎!”冷渊寻吼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