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围杀

    第一百一十四章:围杀

    “这是你第一次,用这么认真的样子想要阻止我去杀一个人。”

    看了眼前的女孩半晌,时影忽而轻轻的叹了一声,清冷的眸子看着她淡道:“你可知道,就算我不杀他,也会有别的人去刺杀他?你猜不到他的命有多少人惦记着,血机门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这样的一个人,阿紫,你觉得你能够保护他什么?”

    “其他人我不在乎,但至少你不可以。”聂霜紫低头,抿唇重复了一句:“时影,你听到了吗?你不可以伤他。”

    时影为她话中的绝对怔了怔,重新问了一句:“他和你,是什么关系?”

    “他,他是……”

    聂霜紫抬头刚想说明白她和苏垣的关系,话语却在一瞬间全部止住了。她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时影竟然点了她的穴。

    “时影!”

    “上次见你的时候,你还在相府的后院里,抱怨着家里的几个姐妹对你的不友善。谁知不过短短半年多,你生活已然大变。你为了一个人,找人跟踪我,要求我放弃任务。”时影慢慢收回点在聂霜紫身上的手,声音轻淡却带着复杂的情绪:“他是你什么人呢?他除了是你的心上人,还能是什么人呢?阿紫,我本该为你高兴的,我本该为你高兴……可是,那个人身边如此危险,我怎能放心你留在那儿?”

    聂霜紫着急的轻喝道:“放开我,时影,快放开我!”

    时影不理会她的叫喊,自顾自道:“我答应你,不会亲手杀了他。但是,我要带你走。你从前就不喜欢呆在这个地方,我现在就带你走。”

    “我不会跟你走的。”聂霜紫心里着急,但面上还是一片冷静的想要劝服时影:“你身属血机门莫可奈何,除了希望你袖手旁观外,我不要求你多做什么。你放了我和凤燿,让我们回去。”

    “让你回去?让你回去承担你根本承担不起的危险吗?”

    时影的声音虽然还是清冷,声音却不禁上扬了几分。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这一次的雇主背后有怎样的势力。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血机门此次对苏垣的这条命有多么志在必得。

    亦也没有人比她更清楚,眼前的这个丫头为了保护她重要的人是会不顾一切的。从前有个慕容扶桑,有个采衣,有个慕容府,现在又多了一个苏垣。为什么她越是希望这丫头能平平淡淡的,这丫头就越是认识一些复杂的人呢?

    聂霜紫正要开口反驳,方才她们路过的林子里却蓦然远远传来一阵细微的马蹄声。聂霜紫眼睛蓦地一亮,莫非是王爷和慕容伯伯找过来了?

    时影和凤燿也是听到了马蹄声的,两人齐齐转过目光。凤燿习惯性的幸灾乐祸的笑了,时影握紧手中的长刀,目光转向聂霜紫淡道:“如果我杀了他,你会不会恨我?”

    “你不要再胡来了。”聂霜紫心里一沉,本想作摇头的动作却想起自己被点了穴动弹不得,只能用沉沉的声音道:“让我这样为难很好玩吗?”

    “我知道了。”时影垂下眼,点头道:“我去引开他们,很快就回来带你走。”

    时影说完转身向马蹄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时影!”

    聂霜紫的唤声惊起了几只雀鸟,时影的脚步顿了顿,抬头看着颤颤巍巍的飞过自己眼前的鸟儿。白纱遮住容貌,盖住了她所有神色,只听见淡漠的声音轻轻的飘出来:“阿紫,在这个世上我唯独不愿让你受一分的伤害,从你唤我姐姐的那一刻开始,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我会出手,如果那个人足够强大,我就把你送回他身边……”

    一颗石子快速的落在哑穴上,聂霜紫这下连话也说不出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时影一袭白衣渐渐消失在林子里。

    “看不出来,你义姐对你有这么强的保护欲啊?传闻白衣轻血总是一言不发的就拔刀杀人,在你面前话倒是挺多。”

    凤燿的调侃在身后嘻嘻的传过来,聂霜紫闭了闭眼睛,无奈和无力充斥胸腔,只觉得心底一片酸涨。

    时影向来将她看得极重,每次来去匆匆就是怕她身为杀手的身份给她招来仇家。她最看不得的就是自己受伤害,这一次的态度如此坚定,大约是王爷的处境真的很危险。危险到时影明知会惹她生气,还是要强行把她从王爷身边拖走。

    担心终于还是翻江倒海的涌上来,时影和苏垣,她不知道这两个人若碰到了一起,会是怎样的场面。

    身后传来沉闷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崩断的声响惊醒了她的思绪,聂霜紫缓缓睁开眼睛,就见到凤燿挑眉眉头站在她面前,正挣着手上的绳子。

    聂霜紫微微睁大了眼睛,原来这货能从那五花大绑里挣出来啊?

    像是读出了她眼神里的意味,凤燿不屑的哼了一声:“那姓苏的用铁链子锁着我都怕我逃了,这几根绳子能卖我何?别忘了我以前是干啥的。”

    不就是做贼吗?聂霜紫翻了翻白眼,苦于无法说话憋得慌,这家伙就不能快点解开她的穴道吗?

    她这想法刚落下,凤燿挣开手里的绳子就啪啪两声替她解了穴。喉咙和身体重新得到自由,聂霜紫长吁了口气,但还没顾得上和凤燿说上两句话,她就拔腿一跑往时影离开的方向追去了。

    凤燿瞪大眼睛,半晌才反应过来追了上去喊道:“喂,你等等我呀。”

    ……

    密林里风声猎猎,三匹骏马踏尘而来。一道黑影从丛林里疾射而出,闪电般的袭向当先一人。

    细碎日光下,苏垣微微偏了下头,那道迅疾的黑影在他墨色的瞳孔中折射出一道幽光。苏垣松开脚上马鞍,蹬了马背一脚借力翻开,衣袂翻飞落下,他转眼间就平稳的落到了地上。

    黑影畅通无阻的狠狠刺入马身,骏马凄厉长嘶一声,翻倒在地惊起落叶无数,立即就没了声息。那道黑影在马身上露出原貌,是一支带毒的蝠镖。

    “王爷!”

    紧随其后而来的一翮和陇云纷纷勒马停下,心惊胆战的叫道。

    苏垣扫了他们一眼,抬头看着头顶枝繁叶茂的树木。树梢之上嗖嗖影动,转瞬就掠出五道黑影错落的站在树枝上,将三人包围着。

    “嘿嘿嘿,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黑衣人其中一人看着树下的苏垣,诡异的笑了两声。说着抽出自己腰间的武器,两柄短刀在日光下泛着阴冷的光,黑衣人又嘿嘿的兴奋笑道:“原本来找老二的,没想到竟然半路逮住了正主,这可省了我们到时候还要去潜入墨王府的功夫。”

    他话落下,其他人也各自发出了或高或低的笑声。

    多年的对敌经验让一翮和陇云在刺客未现身前就已经进入了战斗状态。他们满脸凝重的看着围住他们的黑衣人,这五人皆穿着一样的黑衣服饰,想来是出自同一个组织。且看对方方才出现的速度,明显武功都不在他们之下,这将是一场恶战。

    苏垣淡淡收回目光,淡漠的面上没什么表情,仿佛面前并不是出现什么要杀他的人,而是几个过路人般。

    他看向一翮和陇云淡道:“去找人。”

    一翮和陇云皆是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应声道:“是。”

    两人话落毫不犹豫策着马转了个方向狂奔而去,连丝迟疑也没有。他们当然知道要去找谁,他们对苏垣的话向来是唯命是从的。只不过一翮在策马离开前,顺手发了枚信号弹召集墨王府里的暗卫……

    黑衣人中有人想去追杀,被同伴制止住了。

    “眼前的人比较重要。”那人低沉的道,说着目光变厉,身影从树上直冲下来冷喝道:“速战速决,杀了这个人回去领赏金。”

    狂风鼓动墨色衣袍,苏垣淡淡的看着向他逼过来的五个黑衣人。淡色的薄唇微微勾了勾,一向冷寂如冰的黑眸里邪魅红光一闪而逝,一股隐晦的杀气从他身上升腾而起。

    激烈的围杀打斗持续了一会儿,白衣不染纤尘轻晃过重重林叶,最后无声无息的轻落在一棵大树之上。

    时影透过薄纱看着面前不远处的打斗,观战了半晌,一向冷漠的美眸里闪过诧异。

    她从未见过苏垣这个人,此时一见才知道她之前还是低估了他了。一个人面对血机门五大杀手围攻都能如此从容应对,怪不得有那么多人惦记着他的命。

    这个人,她不是对手,黑翎也不会是他的对手,或许血机门那高高在上的门主会是。

    可一个人太过强大,未必就是一件好事……

    一个黑衣人被掌风携着撞翻了好几棵树,翻滚着落到她脚下。时影微微低眸,正好对上了对方望上来的目光。

    “老二!”黑衣人一喜,惊叫道:“我们可总算是找到你了!快来帮忙,那男的是苏垣,我们的目标!”

    时影低眸看着他,冷淡道:“我为什么要帮你们?”

    “呃?”黑衣人错愕的睁大眼:“你此次不是也要杀这个人吗?”

    “是又怎样?”

    面对眼前这个女人生死关头还是这么冷漠的态度,黑衣人连话也不大会说了:“是,是的话,我们的目标就是一样的啊,同伴之间你难道要见死不救?”

    “同伴?”时影轻挑了一下唇,从树上落下来,走向那个因为发现她而暂时停下打斗的战斗区,清冷道:“杀手没有伙伴,也不需要,只要懂得如何最快的杀掉自己的对手就够了。你们杀他是你们的事,我杀他是我的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