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不娶不嫁

    若等到嫁过去再来辜负,那一切早就晚了。

    “此事原是我的错,是我没有考虑周全。”扶桑无奈叹息,紧了紧圣旨看着苏垣道:“可若要扶桑心甘情愿嫁入王府,除非今日,当着百官之面,王爷亲口许诺今生不娶二妻,永不纳妾。”

    扶桑这句话又像是在议政殿丢了个闷雷,将所有人震的头晕眼花。文武百官纷纷直呼慕容扶桑太狂妄,太刁钻,太不把皇家放进眼里了。

    自古男子三妻四妾是平常事,更遑论皇家?她当真以为她慕容扶桑是什么稀罕人物,墨王殿下又不是非她不娶不可,竟然敢提出这等无理要求。

    苏子询显然是跟文武百官一样想法的,气得的脸色铁青,心里暗想他就应该举手唤来侍卫将这对不知死活的父女打入天牢,不用再多说废话。

    苏垣垂眸,抬手拿走慕容扶桑举在头顶的圣旨,勾唇淡淡道:“本王今生,只会娶一人为妻。”

    哗啦……

    仿若什么物件无声掉在地面上发出沉闷的声响,而后是漫长的死寂。刚刚还议论纷纷,人声鼎沸的大殿门口,转瞬就消湮无声,每个人都一脸惊讶的看着高高阶梯之上,面色平静的墨王殿下。苏子询和苏易,甚至是慕容辅和慕容扶桑都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就在众人心头闪过难道墨王殿下喜欢慕容扶桑,甚至到了为她今生只娶一妻的地步时,面色平静的苏垣转了转手中的圣旨,又淡淡的丢出了一句:“只是那个人,绝无可能是你。”

    呼……

    文武百官同时松了一口气,面色皆松了下来。还好还好,墨王殿下还没到被美色迷住昏庸不已的地步。可不过一刻,他们的心又提了起来。墨王殿下虽没说是娶慕容扶桑,但听他话里的意思,好像还是只会娶一个女人啊……

    那圣旨在苏垣手里转了几转,被轻飘飘的丢到了苏易手里。苏垣对着苏子询拱手行礼,淡道:“父皇,事已至此,想来多说无益。无意嫁给儿臣的女人,儿臣也不要。”

    苏子询看着自己这个最看重的儿子脸上的神情,知道这门婚事是无望了。谁能想到他一番好意赐婚,原是想将自己最好的儿子配自己最好的兄弟及臣子的女儿,结果却是郎无意,女无情。若是强行配婚,恐怕今日慕容扶桑真会血溅议政殿。

    无奈的叹了口气,挥袖道:“罢了罢了,这门婚事就此不提。只是……”说着停下来,威严的目光扫着跪地两人,冷声道:“只是慕容将军为一己之私敲响奉天鼓,乱我朝纲,慕容扶桑执意退皇亲,损我天家颜面之事又该如何了断?”

    慕容辅和慕容扶桑齐齐身体一僵,慕容辅心内暗叹,最重要的问罪一环终于到了。

    父母两人齐声道:“但凭皇上处置。”

    “你怎么看?”苏子询转头询问苏垣,温声道:“这事说来还是有损你的脸面,传出去以后难免被人议论。你如果有什么意见便说出来,父皇会听你的。”

    “父皇有句话是说得不错的,君无戏言,赐婚圣旨已下,没有收回来的道理。”苏垣淡淡道,幽深的眸子扫过下方围观的文武百官,将每个人的神色收入眼内,淡道:“若轻易就收回圣旨,轻易就盖过此事,日后免不了人人不满意赐婚了就来皇宫闹一回。”

    扶桑抬头皱眉:“你这话什么意思?”

    “意思是本王可以不娶,慕容扶桑却不能不嫁。”轻淡的声音落下来,引来慕容辅和慕容扶桑的脸色大变,苏垣抬首,继续不咸不淡道:“本王有个主意。向来都说缘分天定,既然慕容小姐不求富贵华荣,只求一位良人夫君。不如就将全城不论身份,富贵贫贱的男子姓名搜集,制成签文,由慕容小姐亲手抽取。抽到谁,谁就顶替本王之位,为慕容小姐未来夫君……”

    “苏垣!”

    扶桑大喝一声打断苏垣的话,从地上一跃而起,一掌就向他拍了过来。苏垣神色淡漠的侧身闪过,扶桑气得俏脸通红,提脚就欲再追上去攻击,却被慕容辅眼疾手快的拉住了。慕容辅拉住扶桑,连连喊道:“丫头冷静,丫头冷静!”

    被自家老爹牵制,扶桑攻击不到苏垣,只能咬着银牙瞪他愤怒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决不会这么轻易成全。我慕容扶桑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你,不怕罪,不怕死,你还是不肯放过我!”

    苏垣淡淡看她,神色未动道:“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并无人逼你。你该知道,敢退本王的婚,总是要付出代价的。若你觉得这代价太大不值得,那就依旨嫁给本王也未尝不可。”

    “想要我反悔嫁你,你,你做梦!”

    扶桑气了半晌,咬紧银牙从牙缝里挤了几个字出来,眼里泪花闪动,却表明了自己决不松口反悔的决心。

    不能嫁他,不能嫁他,决不能嫁给苏垣。不论是名义上的还是真正的婚姻,都决不能嫁。他不仅是苏易的弟弟,更是阿紫喜欢的人……

    双脚一瞬间失去所有力气,扶桑靠着慕容辅滑坐到地上,脸色惨白。

    “丫头。”慕容辅心疼的看着自己女儿,抬头瞪着苏垣怒道:“你出的这是什么馊主意?”

    “大家都觉得本王有气,既然如此,就只能做些让本王消气的事出来才公平。但慕容将军也不必发怒,本王也不会拂了慕容小姐本意。慕容小姐无论抽到何人,那人都必须立下终身不娶二妻的誓言,倘若做不到,慕容小姐自不用嫁。”苏垣挑唇淡淡说道,转眸看向苏子询道:“父皇觉得,儿臣这顾全颜面的主意如何?”

    “……”

    苏子询无言以对,如何?还能如何?他都一副主意已定的样子了还来问自己如何干嘛?苏子询面对自己这个腹黑的儿子一直都是招架不住的,而且他也说过会听他意见,当下也只能点头应允。

    只是心里还是忍不住担忧,凤城男子大半是平民,若真的一个不漏的都拿过来给慕容扶桑抽,万一她运气不好抽到个平民甚至是乞丐,那慕容辅岂不是要恨死他?

    苏垣转眸看向苏易,淡道:“有劳皇兄安排了。”

    苏易点点头,看向跪在地上的两人,温声道:“还请慕容将军和……”目光落在扶桑苍白的脸上,语气里带了丝无可奈何的叹息:“和慕容小姐在宫中稍候了。”

    “哼!”苏子询冷哼一声,看着议政殿前密密麻麻的人沉声道:“慕容辅跟朕和太子墨王入殿,今日早朝取消,各位爱卿都回府去吧,少看笑话了。”

    低头看着扶桑冷道:“签文未至,你就继续在这跪着吧。”

    扶桑扯住慕容辅的衣服,担心唤道:“爹……”

    “放心吧,天塌下来都有爹给你顶着呢。”

    拍了拍扶桑的肩膀,慕容辅朗笑了一声站起来,跟在苏子询和苏易身后进议政殿去了。

    扶桑目送着自己老爹的背影,转头看着还留在外头的苏垣道:“你如果还有良心,就帮帮我爹。”

    苏垣淡淡看了她一眼,转身走进议政殿:“你该庆幸,你是慕容辅的女儿。”

    她当然知道她该庆幸。

    扶桑握了握拳,忍下心中的酸楚。

    ……

    聂霜紫焦急的站在墨王府大门前,等着下人把马车拉来,一双秀眉时不时的就皱起来。

    陇云和凤燿站在她身旁,看着她的样子,凤燿调侃道:“那姓苏的进皇宫就跟进自己家也没啥区别,你着急什么?”

    聂霜紫暼他一眼:“我不是着急王爷。”

    她是担心扶桑……

    陇云道:“可是姑娘,就算我们到了皇宫也是进不去的。”

    那也要去啊!聂霜紫眉头又皱起来,她都不敢想此时宫里是怎样一副火爆的场面了。

    早就知道扶桑烈而无畏的性格,她明明已经提前叮嘱过她了啊,可谁知她还是不顾一切的跑到皇上面前去了。她不怕扶桑会被降罪,有慕容伯伯,皇上再气也不至于下重罚。就怕扶桑承担着那些压力时,心里会难受。

    “阿紫。”

    凤燿忽然语调怪异的叫了她一声,同时神色奇怪的贴到她身边来。思绪被打断,聂霜紫转目看他:“怎么了?”

    “这个铃铛,怎么一直在动?”

    凤燿低头指了指挂在自己腰间毫无声响却突然一直摆动个不停的铃铛,疑惑的问道。

    聂霜紫闻言低下头看了一眼,脸色微微一变,忙抬头看向人来人往的大街。

    “怎么啦?”

    这回轮到凤燿这么问了。

    聂霜紫沉吟了一会,对着凤燿和陇云招了招手道:“你们跟我来。”

    说完率先走到大街之上,循着一个方向而去。

    凤燿和陇云看了看对方,然后一言不发的连忙跟了上去。

    一间座落在偏僻小巷里的不起眼茶楼,八个姿态各异江湖人打扮的客人围坐在大堂里。

    “都这个时辰了,时影怎么还不来?”

    一袭紫纱轻盈的女子望了眼茶楼外空荡荡的街道,嘟嘴嘟囔道。

    她身旁的男人冷笑一声:“那个女人向来独来独往,你当真以为她会来?”

    “难得一回咱们一起执行任务嘛。”

    女子歪头,纤细长指划过红唇笑道:“都说好了到凤城之后先集合商议一下,她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吧?”

    坐在女子对面的削瘦男子喝了口茶水,暼她一眼不屑道:“面子?你这个血机门排行第八的女人凭什么让人家排行第二的给面子?”

    女子脸上一变,不过转瞬又恢复笑容,笑道:“雾哥说得是。但就算她不给咱们面子,也该给黑翎大哥面子啊!黑翎大哥都来了,她却不来,这可……”

    说着目光轻移向站在窗边的黑衣男人,意有所指的道:“黑翎大哥可是血机门第一人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