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兄妹相见

    ,

    窗外白茫茫的一片,洋洋洒洒地,下起了今冬的第一场雪。乌云压顶,雪花飘飘,空气冰冷。夏慊鼻子前,缓和的呼出一阵阵白气,那是他还依然活着的证明。

    夏子橙抓着夏慊的手,往上呵气又摩擦,想把冰冷的手弄得温暖些。但很可惜,都无济于事。

    "阿慊,我第一次看见下雪呢。"夏子橙讲夏慊的手塞回被子,望了一眼窗外"要是你醒着和我一起看就好了。"

    "不过不要紧,"夏子橙回头,望着夏慊的睡颜笑,"听管家说,过不久就是圣诞节,听说圣诞节一定会下雪……到时候,你在就好。"

    "二少爷,"管家带着保温盒推门而入,帽子上已经堆满雪花。管家走一步,雪便往下掉一些"天冷了,多吃些御寒。"

    "谢谢"夏子橙接过保温盒,又给管家搬过去一张椅子,才把保温盒打开。顿时香味四溢,一看就是管家精心制作。

    "少爷些这么久都靠营养液撑着,倒是瘦了不少。"管家有些心疼的看着夏慊,又望向夏子橙"二少爷你也是。务必好好保重,否则少爷醒了得有多伤心啊。"

    "放心吧。"夏子橙笑着点点,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饭菜。

    "诶,今天雪也太大了,路上堵车。"珍妮边抖着身上的雪,边走进来。她是来照顾夏慊的,在夏子橙离开期间。

    "谢谢,"珍妮接过管家递过来的热水,问"今天怎么样?"

    "老样子。"

    "会好的。"珍妮拍拍夏子橙的肩膀。

    分别在即,夏子橙心思全在夏慊的身上,不愿多言。时间在黑暗与寂静中,一分一秒的流逝。"啪塔,啪塔"时钟即将移动到12的位置,夏子橙紧握着夏慊的手,对珍妮道"照顾好他。"

    珍妮点头,夏子橙便被吸进一个紫色漩涡,房间里散出剧烈的光芒,在夏子橙消失以后才渐渐消退,恢复了黑暗。

    "天,这居然是真的……"珍妮目瞪口呆,接着又兴奋大喊一句"真是太酷了。"

    "……"管家

    依旧穿过紫色水晶般的通道,不过这通道似乎比之前愈发通透一些。

    落地,夏子橙站在大的庄园中间,远处有房子闪着明亮的火光。顺着火光的房向走了好久,终于到了门前,门扉半掩着,似乎正在等谁的到来。

    推门而入,果然众人都在庭院中间的石凳上,周围插着火把,十分的明亮。

    "你终于回来了。"夏至回头见到他,十分高兴。

    "他是谁?"夏冰好奇得看着向自己走来的穿着奇怪的陌生男子。看这情景,大家坐这都是为了等他吧?难怪她就好奇为什么在这傻坐着,还以为有什么特别的事。

    夏冰此言一出,夏子橙的视线便落在了她的身上,顿时眼睛都红了。他几步的便走了过去,将人搂在怀里"冰儿,真的是你?"

    夏冰还以为他是神经病,吓得踢了他几脚,但听他这样叫她,又冷静了下来。除了父亲母亲和哥哥,没有人这样唤她。

    "你是何人?"夏冰推开夏子橙犹犹豫豫的问。

    "你们还没告诉她?"夏子橙看向众人,见他们纷纷摇头。便叹了口气,又十分老套的将事情复述了一遍。

    夏冰看着消失在夏至,夏子橙手中的黑晶石,不可置信的向后退了一步"不,这,这怎么可能呢?你们骗我。"

    "冰儿,7岁那年打碎了母亲的玉镯,8岁,你打碎了父亲的花瓶,9岁,你用砚台砸伤了二皇子的头,10岁,你放走了圣上御赐给父亲的千里马,11岁……"

    "你你你你,别说了。"夏冰冲了上来,捂住夏子橙的嘴,但是从众人惊诧的表情就知道已经来不及了,女神人设已崩塌,感谢夏子橙坑得一手好妹。

    "你真的是哥哥……?"夏冰还有些不信。

    "12岁那年,你……"

    "停停停!我信,我信,我信还不成嘛!"夏冰立刻阻止。

    夏子橙轻笑出声,却上前揉揉她的头"12岁那年,你第一次入宫。穿着蜀绣衣裙,亭亭玉立,眉眼如画,惹得众人啧啧称赞。我却只想,将你藏住深闺,护于翼下。"

    "冰儿,这些年,哥哥对不住你。"夏子橙眼眶发红。

    夏冰扑到他的怀里,"哥哥,哥哥……"

    "大姑娘了,莫再哭哭啼啼,"夏子橙又亲手逝去夏冰眼眶下得泪水,突然手就一顿,颤抖的触上她脸上的伤疤,"你的脸,怎么了?"

    "被夏魁当下人使,晚间太累,摔伤的。"夏至见夏冰似乎不愿意说,便站起来解释道。

    "混蛋!"夏至怒,一拳砸在了旁边的树上,树拦腰折断。

    "……"夏至只觉得背后一凉,连忙退开了几步。

    "我定要他悔不当初。"夏子橙狠狠咒骂,又看向夏冰"你莫担心,我定会想法子治愈。"

    夏冰摇摇头, "哥,你别担心,我没事。"

    "无碍,我制了膏药,可以淡化疤痕,久而久之,也有望痊愈。"伯余也上前劝说"至于救人之事,夏将军是否先休息一晚,明日再议?"

    "无碍,"夏子橙道,又走向仙人问"仙人召我归来,是否想到了什么法子?"

    仙人捋捋胡子,"妙方倒是有,只是此举凶险,将军确要得知?"

    "多凶险,也无妨。"夏子橙道。

    而一旁的夏至,正在给夏冰解释之前发生的事。

    "波斯国有一奇物……"

    "回生丹。"夏子橙还不等仙人说完便接口道

    "想必将军知此物。"仙人道。

    "是,此物乃我与家父攻打波斯得来,如无意外,应保存在皇宫之中。既仙人与我所想一致,明日我便去皇宫取得此物。"

    "不可不可!"仙人道"不可着急。"

    "为何?"夏子橙问。

    伯余走向前来道"无论将军何时夺得丹药,必要在此地待上15日。若将军成功夺得丹药,甚好,但余下14日仍需遭皇帝追捕,太过凶险。其二,若将军在宫里出甚意外,则需等15日,才能借黑晶石逃脱于无形。但,若陛下在15日之前便将你处死,可怎么是好?"

    仙人点头,夏至凑过来道"伯余说的对,照我说,你就在这等上14天,第15天晚上去取丹药,若拿到了直接就回那边了,要是被抓到了也可以直接逃跑,这样就没有生命危险了。"

    众人纷纷点头,道"有理。"

    夏子橙却不同意"倘若15日晚,有甚意外,来不及接近存放丹药之地便已回去,还得等上15日。况且,一被抓,便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如此奇异之事,亦有暴露黑晶石的可能。"

    "夏将军说的是,黑晶石若暴露,又是一场腥风血雨。绝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消失。"仙人突然严肃道

    "既然如此,将军便等10日后再前往,夺得后逃亡五日亦简单,若被捕,则只需拖上五日。在狱中消失,不甚惹人耳目,狱卒发现了也只当你逃狱了。"

    "十日……太漫长。"夏子橙叹了口气。

    "哥哥,你就再等十日吧!我不想再失去哥哥,"夏冰见夏子橙犹豫,扑到他怀里,含泪劝说。

    "好。"夏子橙点头答应,又拍拍夏冰的头,已示安慰。

    等待的日子,一分一秒都十分的难熬,夏子橙凭着记忆,连日都在绘制宫廷的地形图,以图用最快的方式得到回生丹,然后安全逃脱。

    突然闯进一阵梅香,夏子橙抬头一看就见夏冰端着一瓶梅花走了进来"哥哥连日劳累,也该歇歇。这花好闻么?"夏冰笑着将梅花放在桌案上。

    夏子橙低头嗅了嗅,笑到"甚是好闻。"又将坐在自己身边的夏冰搂进怀里,理了理她的头发"记得小时候,你最喜梨花。总踩着我的肩去折,却总被父亲责骂。"

    "没想到一眨眼你就成大姑娘了……也没想到,父母亲竟……冰儿,你恨哥哥么?"

    "为何恨你?"夏冰问

    "不论你恨我与否,日后,我定要护你周全,不负父母在天之灵。"夏子橙有些心酸,是他害得妹妹家破人亡,吃了这么多苦,她恨他,也理所应当。

    "不,哥哥……"夏冰张张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沉默了会,从夏子橙身边爬起来,坐在另一边道"只是不曾想,哥哥竟有如此奇遇……也没想到,即使重来一世,哥哥还是爱上了一个男人,甘愿为他冒险。突然想问哥哥,如果在那人和我中间选一个,你会选谁呢?"

    "冰儿,你……"夏子橙望着夏冰有些惊讶。

    "其实,早在多年之前,哥哥和二皇子从沙场归来,我便想问哥哥,我和二皇子之间,你选谁?"

    "我不敢问……我怕输。"夏冰顿了顿,望着夏子橙的眼睛"但看哥哥今又移情他人,想来对二皇子之情也不甚深,那时,我倒是多虑了。那今日呢?"

    夏子橙面对夏冰突如其来得咄咄逼人,有些不懂她这是何意。是在责怪自己总因为私情负了家庭么?

    "冰儿,你不懂……今日我哪怕选你,也只怕无法。这具残躯只能在此逗留十五日罢了,是我对不住你……"

    "哥哥,我只想问问,你是否,真的彻底忘了二皇子,不,是当今圣上?你当初爱他至死,为何能轻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