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财团公子

    可是,她那样细心的照顾自己,那样温柔,那样美好……难道,她不也爱着自己么?

    “你疯了么?”珍妮颤抖的质问,看着这样的简易,她有些害怕。

    “是,疯了。如果爱上她就是疯了的话……我大概,疯了很多年了。”简易竟如此坦然。

    “你错了,简易。太离谱了,你不过是将她当成了你的母亲而已,说什么爱?你不觉得太搞笑了么?”珍妮还是无法接受这个惊悚的事情。

    “不,不是这样的”简易大吼道“我只是爱她而已,仅此而已!”

    “呵,说什么爱……”珍妮终于忍不住嘲笑,“你爱我妈妈,爱到要杀死她?简易,你真的疯了。”

    “我爱她!爱到想将她占为己有……但,不管你信不信,杀她的人,不是我。”

    “不是你,是谁?” 夏慊从门外走了进来,冷冷的质问道,看了要极其狼狈的珍妮,给她递上几张纸巾。

    “你怎么来了,爷爷呢?”珍妮着急的问道,她并不想将这事闹得人尽皆知,她不想爷爷因此而受到打击。

    “放心吧,我让简单带他出去散步了”夏慊看向简易“趁现在,有什么话,都说清楚。”

    “有什么可说的?”简易自嘲了一声,“虽然我没有杀她……但,我和凶手有什么区别。这些证据足够让我在牢里忏悔了,随你们的意吧。”

    “啪!”珍妮狠狠的给了简易一个巴掌,在场的两个男人都有些懵了“简易,你这个懦夫!你害死了我妈妈,难道我没有知道真相的权利么?”

    “你死了以后,还有什么颜面去见我妈妈?你爱她,呵,我看你这种人,还是带着你这所谓的虚伪至极的爱有多远滚多远吧。爱不是给你做坏事的借口,你以为以爱之名,就可以随意的夺人性命么!?”珍妮像只发狂的狮子,被突如其来的一个又一个意想不到的因素激得发狂的狮子。

    她悲怒于简易真的与其母的死有关,惊诧于简易对母亲的无法言说的“爱”,又被简易此刻的逃避和懦弱深深的激怒。

    “……我没有”简易没有管瞬间浮肿的脸,只是看着那双在心里怀恋了无数次的眼睛,说“对不起。”

    “你要是真觉得愧疚……就把一切说出来不行么?就当是,”珍妮吸了吸鼻子“就当是你对妈妈的忏悔……不行么?”

    “对不起”简易见珍妮哭得厉害,给她擦干眼泪“真的对不起。”简易还记得,珍妮从小便是爱哭的,她总喜欢窝在那个人的怀里止不住的抽泣,而他只有羡慕。

    因为他是男孩子,因为他长大了,他也想给她一个属于男子汉的拥抱啊,她的怀抱,一定很温暖吧。

    “我说,我告诉你。”简易认命似的妥协,坐在珍妮的对面酝酿了良久。

    “她的死,其实很简单……我大学那年,她在学校和同事,一个历史学系的教授出了一些绯闻,”简易的眉头皱了皱,解释道“但她根本不可能出轨!事实真相是,那个教授被她倾倒,单方面地纠缠她!”

    “事情闹出以后,伯父坚决要她从学校离职,回家。但她却因为热爱这份工作,又认为有能力处理好所以拒绝了。谁知……”

    简易深深的皱起了眉头“没想到那教授已是有家室的人,并且,妻子还是国外著名财团的千金……她得知此事之后,也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没几天便突然对外宣布死亡。”

    “死了?”珍妮惊讶,夏慊微微蹙眉,他似乎也有点印象。当时他在美国读书,忽然有一日,某财团千金猝死的消息便传得满城风雨,不过他那时没有怎么注意。

    “是的,死了。后来事情便失去了控制,一夜之间,那位著名的历史教授消失不见,而财团也扬言绝不放过简氏……”

    “可是这些和你有什么关系?”直到这,都还与简易买凶杀人毫无相干。

    “财团虽然扬言要对付我们,但没过多久,财团之主因为受了女儿去世的刺激,不久便突然病逝。据说留下一个外孙子,但似乎难以和财团里的豺狼虎豹相抗衡,财团很快就被瓜分了。而那外孙子也不知所踪。”

    “也正因为如此,家里便放松了警惕,没想到,居然真的来复仇了。”简易微微眯起双眼,道“那天家里突然收到一封写着‘血债血偿’的恐吓信,但恰好被我截到了……”

    “我怕吓着她,便藏着没让别人知道。只是暗中雇了很多保镖跟踪保护她。可我没想到的是……这群保镖竟然都已经被反收买了,保镖,成了杀手。”

    “直到她和伯父的死讯传来的那一刻,我才知道自己被利用了。所以,你无论怎么查,雇佣那群人的是我,所谓买凶杀人的人,也只能是我。”

    简易几乎咬碎了牙,憎恨中又带着深深的无力自责与痛苦。如果当时,他没有自作聪明的瞒下这件事,如果当时他能更强大一些……她就不会死。

    这和自己杀了她,有什么区别?

    简易看着珍妮,眼里是深深的阴郁“葬礼过后,那人又消失了。尽管我敢肯定他便是那个财团千金和那个教授的儿子,但我无能为力,我什么也没办法为她做。没办法为她报仇,甚至都都也找不到他。”

    “这几年,我一直在寻找财团公子和那个,但是始终一无所获,就像消失一样……找不到一点踪迹。不过,事情因为夏子橙的出现好像有了转变”简易突然看着夏慊。

    夏慊也回视他“小橙?难不成是,黑晶石么?”

    简易点点头“是啊,我怎么找都找不到的人,有一天突然出现了。他黑了我的电脑,和我视频……”

    “是不是戴着阎王面具?声音很阴冷?”夏慊问

    “你怎么知道?”见简易点头,珍妮惊讶的问道

    “他昨天也用同样的方式找了我。”夏慊歪头思量,眼里露出危险的光芒。

    “他找你做什么?威胁你?”珍妮问

    “不,只是单纯的通知我,他要动手了。”夏慊道,当时还以为那人是简易,看来确实是大错特错了。怎么也没想到,这中间居然还隔了这么一出……

    隐匿了多年的财团继承者突然出现,定然是黑晶石有什么特殊的能力让他觊觎了。这不妙,比夏慊想象中的还要不妙,他很明白,有过这种家庭破灭的心理阴影的人,能够何其的坚韧,何其残忍。

    “只怕你这夏总,当不了多久了”简易疑似看好戏的看了夏慊一眼,却发现夏慊只是一副裤裤的冷脸。只好无趣地收回目光,继续道

    “他黑了我的电脑,用我所谓‘买凶杀人’的证据来威胁我,目的是让我想方设法从夏子橙身上取得黑晶石。我为了能接近他,便答应他。也确实想了法子接近了夏子橙……”

    简易看向夏慊,十分认真质疑道道“我亲眼所见,那时候的夏子橙和现在,真不像一个人。”

    而夏慊却十分的不给面子,直接不接茬,而是问道“小橙出车祸那天,除了我的人在追小橙,另外一拨人,是你?”

    简易点点头,“我在是在,但我只是恰好路过……那波人不是我的人。”

    夏慊了然点头,就见简易问“黑晶石究竟是什么?让他如此趋之若鹜,不折手段?”

    夏慊又不给面子的直接忽视,问“你和安熙是什么关系?”

    “合作。安熙为了取得夏氏似乎也听他的命令……也许,安熙走得更近,他可能见过那人也不一定。我听命于他这么久,从来没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甚至连势力中心都没有接触到。”

    夏慊点头,有些发难。虽然排除了简易,但似乎更为棘手了。那人神龙不见尾的,又有强大的经济实力支持,真的非常棘手。

    而且,他不仅知道夏至的真正身份,还亲自发了通告。这几天,夏至恐怕很危险。但15天还没到,夏至根本无法回古代避难。

    “不过,可以肯定的事。这人一定和夏子橙很熟悉……也许就是他身边的人也不一定…可惜,子橙失忆了,不然说不定可以找到什么线索”

    “我知道了。”夏慊突然心里一阵慌乱,总有些不祥的预感。他急着回去,只有亲眼见到了夏至,才能安心。便看向珍妮“剩下的事你自己解决,我先回去了。”

    夏慊向外走了几步又回头道“对了……订婚的事,现在应该可以向你爷爷解释清楚了吧?”

    珍妮原本已经平静的脸,瞬间就拉了下来!和她维持着名义的订婚关系,真就让夏慊这么难以忍受么?

    简易见夏慊离开,看向珍妮,拨了拨眼镜,若有所思道“你和夏慊,是假的?为什么?”

    珍妮有气无力的叹了口气,倒在了沙发上,直直的看向天花板“还不是因为查你的事。所有人都觉得你是简家未来的继承人,不敢得罪你。所以我什么也查不到。但是,阿慊的加入,让形势发生了改变……”

    简易点点头“原来如此。”

    “你恨我么?”室内安静了片刻,简易问珍妮道。

    “……”珍妮看向简易,牛头不对马嘴道“不是你做的,真的太好了。我看到调查结果的那一刻,真的不愿相信。你知道么,妈妈从小就告诉我,你是个值得依靠的好哥哥,好男人……”

    珍妮话没说完,就被简易的眼泪给吓得止住了话头。

    简易微微的笑着,眼泪没有知觉似的,水流般倾泻而下“她……真的这么说我的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