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最好的补偿

    夏慊的车刚驶入别墅区,就听见“驾”的一声,夏子橙踏着烈火向自己冲了过来。夏慊下车,夏子橙也在车的面前停下。

    那笑得神采飞扬的脸,让堵在夏慊胸口的那口气消散了不少。上一代的爱恨情仇,和小橙无关,他看着夏子橙,微笑的想到。

    “哥哥,今日你怎么回得这样早?”夏子橙没有穿骑装,随意的着装配上马鞭,看起来更加的自由。

    “嗯,公司今天没什么事。”夏慊答道,夏子橙坐在马上,他不得不仰望他。

    “既然无事,哥哥可愿和我一同去看看马场?”夏子橙有些期待。见夏慊点点头,他便驱马走近夏慊,向他伸手。夏慊以为夏子橙想让他扶着,便伸手抓住他,没想到,夏子橙手用力一拉,自己就坐在了马背上,夏子橙从身后拥着自己。

    端正的西服皮鞋,配上一匹烈马,这么都有种怪异感。更加怪异的是,他好像被子橙拥在怀里,虽然他明明比夏子橙高一个头。

    “哥哥,抓稳。抓小烈的鬃毛便可。”说着用力在小烈的屁股一抽,小烈便奔跑了起来。速度很快,风呼呼的从耳边吹过,鼻子也有些难以呼吸。但是看着往后飞速倒退的景物,夏慊莫名的觉得自由和畅快。

    “哥哥,莫怕。”夏子橙低头在夏慊耳边轻轻说上一句,又抽了一鞭,小烈的速度更是快了一倍。很快,他们便来到林间的马场,这和夏慊印象的马场很不同,没有特地建设的阻碍而是利用林间天然的地势和植物,修建了一条几乎天然的跑道。

    二人一马在林间穿梭,太阳光透过树木的间隙在跑道上洒下光斑,清新的空气,自由的风景,夏慊觉得自己在飞翔。他没有发声。却觉得自己已经肆意大喊了无数回,将肺里的心里的浊气通通吐出,然后纳入无数的美好。

    夏子橙带着夏慊跑完了一圈,然后出了马场,慢悠悠的向马厩走去。

    “哥哥,心情可有好些?”夏子橙问道,笑容里盛着阳光。

    夏慊微微一顿,原来,小橙竟看出了他心情不好吗。他微笑的点点头“好多了”

    “哥哥有烦心事,我却不能分担,还望哥哥不要怪罪于我”

    夏慊微笑摇头,伸手拍拍握着缰绳的手夏子橙的手“你不知道你有多好。”

    夏子橙高兴的一笑,感受着风和着夏慊的味道。 上辈子他像天上的云,高高在上的,却永远安静无所依靠的漂浮着,寂寞,却无计可施。但因为夏慊的出现,他觉得他像一只鸟,有温暖的巢穴,也可以飞向任何他想去的地方。

    两人慢吞吞的走向马厩,下马后,夏子橙用水给小烈冲洗干净,然后摸摸它的头,还给它一个亲吻。最后才将它栓在马厩里。

    夏慊站在一旁看着,有些想笑,这辈子啊,也就见小橙一个将马当做亲人来爱护了吧?

    “哥哥,我们走吧”夏子橙弄好以后,才发现自己刚才好像忽视了夏慊,有些不好意思。

    夏慊轻笑了一声,也没说什么,而是上去将夏子橙那头被风吹乱的头发轻轻的捋顺。夏子橙乖乖的低下头,耳尖有些微微的发红。

    夏慊自然也注意到了,又忍不住笑开,他这个弟弟还真是害羞呢。也许,夏子橙是父亲送给他最好的补偿了吧,这样可爱的弟弟啊。

    那天晚上以后,楚烈和艾初虽然面上还是和往常一样,但是总有些似有若无的尴尬,因为楚烈总是会偷偷的看艾初,被发现了又立刻看向别处。

    艾初要求换办公室被残忍拒绝后,只好继续忍受楚烈的视奸!

    这天一大早,艾初像往常一样给楚烈送去早饭没想到刚一进门,楚烈就冲了过来抱起他还转了一圈,艾初觉得自己可能出现了幻觉,这还是那个赖床到要艾初想尽办法哄着起床的楚烈吗?

    “你知道么,爷爷竟然真把安熙送出国了,还将安熙名下所以的企业都教给我打理……还要我多回家吃饭,还问我以前过得好不好……”楚烈放下艾初,便自顾自的说起自己的兴奋,因为这个他可是一个晚上都没睡着啊。

    虽然艾初并没有很懂,但见那人笑得眉眼生花,比往日更加的勾人……就知道他心情实在是好得不得了。

    “都是阿慊的功劳!”楚烈十分高兴,接过艾初的递过来的牛奶喝了一口,道“我就知道阿慊心里还是有我的。不行,我要找他!”楚烈放下没有喝完的牛奶,便喜气洋洋的冲进了卧室,留下满脸黯然的艾初,还在坚持给楚烈侍弄早餐。

    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了。

    而另一边,夏慊和夏子橙正在用餐,没有了往日的其乐融融。夏子橙连头也不敢抬起来看夏慊,而夏慊的脸色同样不十分好看,气氛十分的尴尬。

    而原因在于夏子橙今天练剑出了意外……

    事情其实很简单,夏子橙像往日一样一大清早起床练剑,而夏慊也颇有兴趣的到院中观看。夏子橙见夏慊含着淡淡的笑容,立于庭中,优雅贵气如牡丹,便想着露一手,用剑气摘下牡丹并且送到夏慊的手里。

    摘下牡丹的过程很顺利, 但当他将立于剑上的牡丹飞甩给夏慊,见夏慊稳稳的接住牡丹并且给了他一个微笑的时候,他十分高兴。于是收回剑的时候,没有控制力道,就那么重重的一挥,剑气立刻朝夏慊飞去。

    人倒是没伤着,就是好巧不巧,夏慊的裤子被划来了!然后整条裤子便落在了地上,连内裤都没有放过……最后的最后,就变成夏慊穿着衬衫西服皮鞋,光着下身,手持牡丹,目光惊悚的看着夏子橙。

    夏子橙也惊呆了,直到夏慊咬牙切齿的叫他的名字“夏子橙!”他才立刻丢开了剑,嗷呜一声扑了上去,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夏慊遮羞。

    夏慊看了眼光着上身,眼泪汪汪求原谅的夏子橙,无奈的接过了衣服挡上。然后,淡定如夏慊的脸上也出现了可疑的红晕。

    两人进了门,管家正端着牛奶走了出来,见到夏慊这副……娇羞?奇异?的样子,还有身后跟着哈巴狗似的光膀子夏子橙时,吓得把牛奶杯都摔了个粉碎。嘴里阵阵有词“我一定是在做梦,我一定没睡醒。对,我肯定没睡醒……”

    最后的最后,就变成了这幅样子。诶,乐极生悲,惊喜变惊吓也就这个样子了吧?

    “咳咳”夏慊还是忍受不了这种怪异的气氛,咳嗽了两声。

    夏子橙心中警铃大作,虽然他已经道歉了无数次,但是当他想跟进夏慊的房间的时候,还是残忍的被关在了门外。于是,他以为夏慊这是不打算原谅他了……

    只是,这种时候,还想跟进卧室,究竟是想闹哪样啊?

    “小橙,阿烈刚刚来电话说,周六去海边露营,想去吗?”夏慊努力平静之后,想起了正事。真没想到楚老会做这种决定,也没想到楚烈会开心至此。其实,都是善良又纯真的人。

    “海?”夏子橙眨巴眨巴眼睛“哥哥,何为海?”

    “嗯,大,蓝”夏慊面不改色。

    夏子橙也不敢多问,故作明白的点了点头。而管家添菜的时候听到大少爷如此形容,手抖了抖。然后心里骄傲的想,看来科普这种光荣的任务还得靠他啊!

    然而他并没有机会,因为夏子橙为了弥补早上的过错,亲自给夏慊送饭。而夏子橙刚到20楼,就被秘书夺去了手上的饭盒,焦急的带往会议室,边走便解释道

    “二少爷,总裁有一项决议现在被股东卡下了,但是这个项目的启动对于夏总来说至关重要。你手上有35%的股权,只要你进去表个态度支持总裁,那群老家伙就无话可说了。明白了吗?”秘书将一脸懵懂的夏子橙,带到会议室门口,郑重其事的问道。

    夏子橙只听懂了支持哥哥,于是很肯定的点了点头,然后被推进了会议室。

    一时间,正吵得如火如荼的会议室全都安静了下来,全体的视线都落在了夏子橙的身上。夏子橙没想到是这种局面,有些不自在。

    “小橙,你怎么来了?”夏慊惊讶道

    不等夏子橙回答,持反对意见的张总就站了起来“二少爷来的正好,他手上有35%的股权,如果二少爷也同样夏总的方案我们无话可说,但是若二少爷不同意,这个项目就没有执行的必要。”

    “不行!”夏慊一口否决。子橙现在什么也不懂,而且看子橙如此尴尬不适应的样子夏慊觉得不舒服。他不想夏子橙也来面对董事会的这群豺狼虎豹。

    “夏总莫非忘了二少爷也是这公司的一份子?他有责任也有权利来决定公司的发展”

    “你!”夏慊有些怒了,但是他无法反驳,有些担忧的看着夏子橙。

    “哥哥,不要紧”夏子橙拉住夏慊的手腕,摇了摇头,对下首的众人说道“既然如此,你们又有何高见,说来听听。”

    夏子橙微笑道,他可是当过将军的人啊,虽然他日日面对的将士读是性格直率之人,不像现在坐着的诸位这般,看着便心机深沉令人厌恶。但是,他又怎么会怕?虽然……他根本听不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