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灵石

    “好的。”陈木了点头,便知道这里只有晚上才能够进出,若是白天也能够随意进出的话未免太诡异了一些。

    明夜看着陈木关了门,这才缓缓的走下了楼梯,回到房间之后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我是明夜,今天陈木来了我这里……”

    电话的另一边不知道到底是谁,只是沉着的应声道:“嗯,雕像的事情他没有什么怀疑的吧?”

    “没有。”明夜挂了电话,语气冷冷的,眼中神色也是无比的冰冷,盯着那个电话号码许久之后,突然间便戴上了一丝丝的笑意。

    “你说木头今天会不会不听我们的话到处乱走啊?”孙依诗好奇地问道,毕竟陈木常常做这种不走寻常路的事情,即使是不听他们的话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不知道。”苏林依和孙依诗还是像往常一样住在孙依诗的别墅里,两个人躺在一起开始聊天,今天回来的时候原本是打算去见陈木的,结果发现别墅的门已经被反锁了,两个人敲了半天也没人开,于是想着很有可能是睡着了,但是也很有可能是人没在。

    “我觉得木头就是不在家,他那个人根本就不像是能够老老实实带着的人。”孙依诗拿出了自己的指甲油,小心翼翼的涂抹在指甲上之后,一边欣赏自己指甲的样子,一边抱怨的说道。

    “嗯,似乎也对。”苏林依所有的心思都没有在和孙依诗讨论八卦上面,反而是更加倾向于看着自己手中的杂志,就连孙依诗说话苏林依都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着但是苏林依显然现在只是需要一个能够倾听自己说话的听众而已,根本就不需要什么能够说别的事情的人。

    两个之间的互动还算是很和谐,就连现在的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都能够保持在同一个频率上,不得不让人感叹实在是太神奇了,尤其是相互之间成为姐妹或者闺蜜的这种生物,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够保证奇迹般的脑回路的一致。

    “算了,既然已经给了木头的假,我就不想这些事情了,不过估计以木头的性格明天就会出现在门口,然后继续顶着一张面瘫脸来接我们上学。”孙依诗看了看已经干了的指甲油,准备上床睡觉了,每天按时睡觉成为了孙依诗雷打不动的必修课,毕竟要想要一个完美的容貌的话,美容觉是一定要睡的,孙依诗就在坚持睡美容觉。

    苏林依看着孙依诗已经准备好要入睡了,看了看时间发现自己也到了应该休息的时候。

    “依我看陈木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他一向都喜欢随心所欲,所以明天的事情还真是很难说啊。”苏林依觉得还是要一棒子先把孙依诗敲醒比较好。

    “好啦好啦,我知道依依姐你能够看透一切,但是人家还是想要猜猜嘛。”孙依诗撒娇的说道。

    “好啦好啦,我知道,快睡觉吧明天我们还要去上课呢!”苏林依觉得先让孙依诗睡觉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陈木并不知道孙依诗和苏林依两个人正在讨论他的事情,此时的他正在专心致志的想要把灵气压缩到一块灵石里面。

    第二天天还没亮陈木就离开了明夜,本来应该还在休息的明夜此时现在楼口的最高处看着陈木渐渐远去的背影,眼神里面似乎带着些奇奇怪怪的神色,让人看不明白。

    “依依姐,你看,陈木果然来了吧?”孙依诗一出门的时候就看见陈木坐在车里面,还是一本正经的冷漠脸,但是两个人莫名其妙的心情就好了许多。

    “好好好,你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最厉害了。”苏林依看见陈木坐在那里顿时心中还十分的感谢孙依诗昨天一直说这件事。

    “走吧。”两个人上了车之后,陈木冷冷的交代了一声就带着两个人去了学校。

    “话说木头你每天都做一样的工作不会很枯燥吗?”孙依诗觉得这要是让自己一直都开车接别人上学放学的话那还不无聊死了。

    “没。”陈木对待孙依诗一向都是实行了冷言冷语的政策,不然要是让孙依诗开始说话的话或者说着说着闹起来了那一定不好玩。

    陈木本来已经不打算说些什么了,但是抬头的时候却看见了后视镜里面倒映出来的东西――一直都在跟踪他们的车子。

    “现在有去的事情来了。”陈木微微一笑,继续说道:“别回头,抓稳了。”等到苏林依和孙依诗听到了陈木说的话之后想要回头看看却发现车子已经像是离弦的箭一样直接飞了出去!

    两个人看准了时候悄悄地向后看了一眼,这才发现后面竟然有车子跟踪自己,孙依诗和苏林依都直到现在的事情似乎是麻烦了。

    “后面的车子真的是跟着我们的么?这个车里面坐着的有是谁?”想了想最近一直都不是很太平,但是三个人都不知道现在这个车子到底是冲着谁来的,陈木直觉觉得这件事情就是宠着自己来的,毕竟现在自己对于一些人已经成为了眼中钉肉中刺了。

    “是,不知道。”陈木稳定的回答道,这两个问题他只能够回答出一个,这个车子的目的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到底是哪方人马就不知道了。

    后面的车子看陈木已经开始加速了,便知道应被发现了,但是依旧穷追不舍,丝毫不敢停下。

    “看来这个是要来找麻烦了,既然是这样子的话我们也不需要客气了。”孙依诗看着后面的车子依旧再穷追不舍,便狠狠地说道,心中却是想着后面这群人真是不知好歹,到底是打的什么心思啊!

    “小诗你可不要冲动。”苏林依看孙依诗大有一种想要直接下去打架的样子,及时劝住了她。

    “依依姐,放心吧,我不会冲动的。”孙依诗露出了一排精致可爱的小白牙,笑着的时候令苏林依觉得有些冷冷的感觉。

    “现在看来是甩不掉了,只能把车开到比较偏僻的地方,接下来你们两个在车上好好带着,我下去会会他们。”陈木眼看着后面的车子越追越近,就知道这一下子应该是没那么容易走下去了,还是面对面的把这件事情解决掉才是当务之急,不然的话总被这么一个癞蛤蟆缠着也不是长久之计。

    “好吧,一会儿你一定要注意安全。”苏林依贴心的提示到。

    车子渐渐地开向了荒郊地带,而后面的车像是知道了陈木的想法一样,也跟着慢了下来,陈木就知道这人一定是比较了解自己的人,所以一定是敌人,因为只有敌人最了解自己。

    “嗯,你看着孙依诗不要让她下来添乱。”陈木看了看跃跃欲试的孙依诗,十分冷静的对苏林依说道。

    “好的。”苏林依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孙依诗。

    车子终于到了城郊,陈木先下了车,回头看了看后面的车便知道到底是谁来了,于是低下头对这车里面说到:“这郑乔文还真是阴魂不散,都别出来,他危险得很。”

    “嗯嗯。”孙依诗这下子也老实了不少,看来郑乔文的威慑力还真是无可匹敌啊。

    “陈木,又见面了。”郑乔文最拿手的就是把自己给打造成笑面虎,但是今天郑乔文脸上一点的笑意都没有,但是却能够明显的看到他的脸上杀气十足,一双眼睛就像是随时都会直接飞出刀子把人给射死一样。

    “嗯,想不到你还有做癞蛤蟆的资本。”陈木对于郑乔文一而再再而三的上门挑衅有些不爽,加上之前竟然派催眠师来催眠自己就更加的可恶了。

    “你何必这么说呢?我只是觉得你现在做一个小小的保镖有些屈才而已,让人请你来我们这边并没有什么不好,只可惜我那个手下脑子有些不好使,现在我亲自来说,你觉得怎么样?”郑乔文说着,手中却已经把手枪举了起来,直直的面对着陈木。

    “看来你已经做好了谈判破裂就要杀人灭口的准备啊。”陈木像是叹了一口气的样子,但实际上说话的语气里面全都是嘲讽,就连眼神和嘴角的细微的弧度都带着蔑视。

    “今天我来和你说这件事就早有准备,郭老。”郑乔文没有在乎陈木的嘲讽,反而是叫出了之前那个一直喜欢穿着长袍的郭老。

    陈木在见到郭老的那一瞬间瞳孔马上就微微缩了一下,因为他刚才竟然从这个叫做郭老的人的身上感应到了灵气!难道这个郭老也是个修仙的人?只是为什么根本就感觉不到修为?

    一般情况下,要是感觉不到对方修为的话,多半就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对方的修为远远地比自己高出许多,所以探查什么的根本就没有用,还有一种就是身上有灵气,但是实际上并不会修炼,这种人俗称为伪修士。

    伪修士说的就是那种身上有灵气,也有修行人的气息的人,但是身上并没有灵根也没有修为,所以这样就是伪修士,他们只能靠着丹药或者各种灵草来补充灵气,灵气全都存在经脉里面储存着,但是要是灵气用完了之后就要继续补充,所以这种修士就是伪修士。

    陈木想了想,发现眼前的人的气息非常的符合伪修士的气息,就算是觉得郭老算是难得的比普通人厉害些的人物,心中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渡劫期的大能者什么样的事情没见过?伪修士什么的以前多的是,但是地位非常的低,只能在普通的寻常百姓哪里作威作福,被称为仙长什么的,但是在修真界里面,根本就不如五灵根的修士,足以可见伪修士到底是有多么的不受人待见了。

    陈木一下子就确定了郭老的身份,但是郭老根本就看不到陈木的厉害之处,只是觉得这个人的威压真的好厉害,他觉得现在自己已经能够在寻常人里面称王称霸了,但是在这个人的面前竟然只有被压制着的份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