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麻烦上门

    其实陈木这个人很少笑的,穿越之前身为渡劫期的高手,就连正常的感情波动都不会有,更别提笑什么的了,但来到这里见到的第一个女生就是刘月,更何况还很好心的护着他,令陈木一直在修真界摸爬滚打所炼成的冰山表情也有了一丝丝的松动。

    之前的世界尔虞我诈,虽然来到这里之后什么事儿也都没碰到过,但是这种感觉还不错,姑且就享受享受这种感觉。

    刘月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有些茫然,“你这是真的不打算回陈家了?那个什么谢少是不会少找你麻烦的,你现在没有陈家依靠,还给苏林依做保镖,要是这大小姐出了什么事儿的话,第一个遭殃的不就是你吗?太危险了!”

    说到这里刘月有些激动,上前就抓住了陈木的手,然而陈木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并不是轻易就能够改变的,一下子就躲开了,眼睁睁看着刘月扑了个空,但是因为惯性的原因,刘月在扑空之后直直的往地上摔去,看样子马上就要趴下了,结果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

    说时迟那时快,陈木本来躲得还算是远了点,但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陈木一个箭步冲上前去,直接大手一捞,差点摔倒的刘月就已经被陈木接在了怀里。

    一下子场面似乎定格了。

    “陈木……那个,谢谢你。”刘月维持着被陈木抱在怀里的姿势,小脸微红,虽然她平时大大咧咧的,但毕竟也是个女孩子,有些不好意思的对陈木说道。

    陈木并没有立刻放开刘月,只觉得这姑娘抱起来还算是挺舒服的,当个人形抱枕或许还不错。

    “没事,方才是我反应过激了。”陈木脑子里想法转完了,这才放开刘月,但是好巧不巧的两个人刚刚的互动恰好被余北看见了,余北这人大大咧咧的有时候还爱大嗓门,老远看到两个人刚刚抱在一起的画面之后直接就跟打了鸡血一样。

    “我类个去,兄弟你行啊,刘月大美女都被你搞定了?”余北冲过来对陈木挤眉弄眼的。

    虽然余北这话明显是给陈木听的,但是刘月就站在旁边怎么可能听不到,当即就有些脸红的不知所措,但是余北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反而还变本加厉起来。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发喜糖啊,我还等着喝呢,现在陈木可是我老大,自从那次把那个什么什么黄毛之类的二流子给收拾了一顿之后,就风光无限啊。”余北本想着在刘月面前给陈木多刷刷好感度,结果怎么弄怎么有一种越描越黑的感觉。

    “余北,我和陈木真没什么,刚刚只是我要摔倒了陈木扶了我一下而已。”刘月见陈木一脸冷冰冰的没什么反应,似乎对余北这个样子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是自己还是要解释一下的吧?毕竟自己是个女孩子家,这么直接承认什么的会不会被人认为有些不要脸?

    不过在听到陈木之前收拾那些人的时候,刘月的表情有些微妙,事实上,自从陈木醒了之后就有些不太一样了,扔了最看重的陈家的那块石头,现在又一直都是冷冰冰的样子,好像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似的,而且听余北话里的意思,陈木现在还很能打,很厉害,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难不成陈木离开陈家之后反而越来越出类拔萃了?这件事情陈梦知不知道?要是陈梦知道了的话,会不会为自己的哥哥感到骄傲?刘月觉得自己应该把这个消息告诉陈梦。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的事情我可不敢掺和,陈木这一脸的冰霜样子都快要把我给冻死了,不过我还是祝你们早日定下来啊。”

    余北有些欠揍的表情,自从陈木醒来之后脱离了陈家,余北就觉得日子过的其实比以前好多了,陈木现在一点没有以前那种窝囊的样子了。

    “我先去上课了,你们聊。”刘月见话题终于结束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想着自己还有一节课,忙匆匆告辞,虽然心中还有很多的疑问想要好好问问陈木,但是碍于余北在场也不能多说些什么。

    “对了,老大,你最近的生活很滋润啊。”余北笑眯眯的说道,还有些意有所指,明显就是在说苏林依和孙依诗的事情,毕竟现在陈木是他们两个人的保镖,而且刚刚还有美人在怀什么的,真是让所有的雄性生物都要好好的羡慕嫉妒恨一下啊,不然怎么对得起自己啊。

    陈木作为一个见惯了大风大浪的渡劫期高手以前不管什么事情都能够处理的妥妥当当的,但是自从穿越到了这个星球就觉得周围人的脑子不知道为什么都有些不正常。

    于是余北感觉到自己正在被一种名为‘关爱智障,人人有责’的目光凝视着。这个世界真是没有爱了。

    “你最近是不是又要被老师记名了?”陈木看着余北,悠然的说着,但自己根本就没有打算上课的意思,他所有的课都是余北一手包办的,而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在这个灵气少得可怜的星球上修炼实在是艰难的不得了,抓紧时间修炼才是正事,其他的都是浮云,这些小儿科的课程随便背一背到时候考试过了就完事,签到这种事就交给余北包办才是最理想的选择。

    “啊啊啊,我这就去签到这就去!”余北一溜烟的跑了,脑袋上定着的都是我爱学习我爱学习的大字。

    陈木离开学校回到了苏林依的别墅,那株银叶草长势很好,看起来很快就能够结出种子了,这样的话自己的修为也能够有一个很大的提升,银叶草的种子是陈木心心念念了许久的好东西,如果炼成丹药的话,绝对能够帮助自己直接达到炼气期大圆满。

    陈木手中还有一些品相没有那么高级的各种丹药,于是再一次来到了三不管的聚宝苑,随便捏了个决把自己的容貌隐藏起来之后便开始卖丹药。

    陈木也不着急,摆着摊也是心不在焉的样子,这世界上又不会有苏林依那样病急乱投医的人,就算是现在没有人买这些丹药也很正常,陈木更在乎的是之前发现的古武的要诀,一边摆摊一边在心中默默演示着古武里面所有的动作,这套擒拿术实在是妙不可言,里面所有的动作招式都神奇的不得了,陈木一边在心中演示一边牢牢地记住自己脑海中所出现的景象,丝毫不敢懈怠,能够减少灵力消耗这样的好东西一定要掌握的熟练至极。

    凭着自己多年的修炼经验,陈木已经将这套擒拿术在心中演练的很熟练了,而这摊子摆了一天也终于有人来光顾了。

    看上去这个人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看着这些奇奇怪怪的瓶子不仅没有表示鄙夷,反而还认认真真的看了起来。

    但是越是这样的客人就越能够让陈暮觉得有些不同寻常,毕竟按着陈木的经验来说,不是来找茬的就是来找事儿的,现在这个世界上陈木还没有遇见修真者,就算是真有修真者,面对这些丹药也不会是这样研究再三的样子,反而是上来就报上山头什么的才比较正常。

    “小兄弟,你这个东西真的管用?”来人看样子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看周身的气质感觉很复杂,既不像是那种身居高位的谨慎的掌权者,更不想平日里街头的混混,但陈木就觉得这人有些高深莫测还总是话里有话的。

    “今天收摊的时间到了,管不管用都不卖了。”陈木最讨厌招惹一些麻烦事儿,这人总给他一种招惹上了就一定会有很麻烦的事情的感觉,虽然处理麻烦绝对轻松,但是谁也不想麻烦像是狗皮膏药一样时时刻刻跟着自己吧?

    “别,我可是诚心诚意的想要买这个东西的,你这急着收摊有点不符合商家的道义吧?”男人一把拉住陈木,笑得有些阴森诡异,陈木算是知道了,今天这件事儿无论如何都已经缠上自己了,根本就甩不掉。

    “哼,一万一粒爱买不买。”陈木冷冰冰地说道,他倒要看看这个人背后究竟是谁?在这聚宝苑动手脚的话是不是真的有全身而退的把握,陈木心想,杀人什么的就和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到时候要是手段太无聊没有办法引起他探究的兴趣的话,他真的不介意在这里面碾死几只蚂蚁。

    那男人听了陈木的报价之后不由得一愣,“这么一个小小的破药丸卖这么贵?你根本就是来这里行骗的吧?”男人大声的喧哗引来了周围的目光,但是在这个聚宝苑里面什么事情都有发生,其余的人就算是见到这一幕也见怪不怪了,骗子?骗子能怎么样?聚宝苑这里面不仅仅是看钱,还看运气,运气差被骗了就算是想找人都没地方找去。

    “你这是成心来找茬了?”陈木就知道这男人的狐狸尾巴藏不住,现在听到这样的话之后,终于知道这个男人身上是一种什么感觉了,疯子和杀人狂,那种笑眯眯看着你结果会在你以为他很好说话的时候微笑着给你一刀,并且不动声色的搞死你的那种人,说的其实就是这个男人这样的吧!

    这次是谁?谢德少?还是那个郑乔文?郑乔文那样的人身上带着的气息一感觉便知道是饮血无数,要是这人真是从他那里出来的倒真是不足为奇。

    男人见陈木一声不吭,周围有没有人过来凑热闹,也觉得有些无趣,就这样离开了聚宝苑,陈木见他走了,看看也到了苏林依放学的时间,起身打算去接两位大小姐放学。

    离开聚宝苑之后,陈木明显感觉到有人在自己的身后跟着他,虽然手法很隐秘,只要是个普通人或者就算是有些身手的人都发现不了,但是却没有办法逃过陈木神识的覆盖。

    陈木微微一笑,认出了身后跟着的就是之前那个男人,但并没打草惊蛇,依旧不动声色的往前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