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只有一种可能会不带钥匙,那就是不打算再回来了

    137只有一种可能会不带钥匙,那就是不打算再回来了    其实平日工作里,她跟宋可可合作得挺好的,但是私下,她就是不太愿意让宋可可和林路深见面,总觉得宋可可看林路深的眼神有些怪,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直到宋可可的身影消失,夏不繁才把菜单拿下来,林路深见她这样,无奈的摇头,“她不是你同事吗?为什么要躲着她?”

    “林路深,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明白?”夏不繁撑着下颚,思索了一下才说道,“难道你不觉得宋可可对你…有点意思吗?”

    这个时候,服务员端过来两杯水,林路深喝了一口水,好笑的看着她,“之前就跟你说过,你老公不是人民币,谁都喜欢,我看是你多心了吧。”

    现在的林路深跟夏不繁相处久了,比以前的林路深看起来要亲和多了,在医院里,他是严肃的医生,做事一丝不苟,近乎强迫症,但私下,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难道你不知道,如果有别的女人窥视自己的男人,那个女人是很敏感的,不过说真的,如果有年轻的小姑娘喜欢你们这种大叔,你们就算不喜欢她们,但她们喜欢你们,你们心底应该乐开花了吧。”

    林路深见烧烤端上来,先递了一串给她,“别人我不知道,但我可不会乐开花!”

    “是吗?”夏不繁嘟着嘴小声的自己嘀咕,“我才不信呢,是人都有虚荣心,肯定偷着乐呢。”

    林路深听到她的嘀咕,白了她一眼,这丫头,爱信不信。

    两人正吃着,林路深的手机响起,夏不繁最不喜欢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听到他的手机响了,因为不是找他有事,就是那个前女友打来的。

    林路深看见夏不繁幽怨的眼神,还能不知道她那点小心思,笑了一下,“唐一白打来的电话。”

    “噢。”夏不繁听完暗自松了一口气,但却面上装得不在乎,低头继续吃着烧烤,只是刚塞了一块肉,就听到林路深的声音一下子沉下来,“你说什么?辛然有事?好,我们马上来医院,你看着吕阳!”

    夏不繁一听辛然的名字,连忙扔下筷子,急忙询问,“辛然出事了吗?”

    林路深扔下钱,一边走一边跟她说,“辛然突然失去心跳,现在正在急救,唐一白已经赶去医院了,要是辛然抢救不过来,我怕吕阳会出事。”

    “那我们快过去看看!”

    医院里,林路深跟夏不繁还没走到手术室的门口,隔着一定的距离就听见吕阳痛苦哀嚎的声音,以及唐一白的劝慰声,“你冷静一点,辛然还没走,医生还在努力,你现在这样折磨自己有什么用,你觉得辛然会愿意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吗?”

    “都怪我,是我没看好辛然,我只是离开去睡了一会儿而已,她怎么就出事了呢,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离开的,我该一直守在她的身边的。”吕阳整个人都崩溃了,揪扯着自己的头发,满眼都是血丝。

    “你已经做得够好了,这些日子,你除了上班就是来医院,你看看你现在都憔悴成什么样子了,本来我们都知道辛然伤得严重,她会出事跟你离开一点关系都没有,吕阳,你不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的身上,辛然不会怪你的。”

    当林路深和夏不繁看见此刻的吕阳时,两个人都惊住了,他头发凌乱,下颚上布满了胡渣,骨关节上血迹斑斑,表情崩溃痛苦,全然都是自责,简直恨不得代替辛然承受那份痛苦。

    夏不繁鼻子一酸,泪忍不住夺眶而出,她靠在林路深的怀里,为什么老天要这样折磨辛然和吕阳。

    吕阳满脸疲惫的靠在墙壁上,脑袋低头,干裂的唇抿得好紧,他在努力压抑自己的痛苦。

    突然,手术室的门推开,一个护士出来,吕阳像疯了一样的冲上去,吓得护士连连后退,求救的喊道,“林医生!”

    唐一白抱着情绪激动的吕阳,吕阳却丝毫不看被人,直直的看着她,“护士,我妻子怎么样了?是不是没事了。”

    “医生还在抢救。”护士说完便走到林路深的面前,神情有些凝重,“林医生,徐医生需要你进去帮忙!”

    林路深当即明白情况已经非常不好了,他松开夏不繁,转身往更衣室跑去,林路深换了无菌的手术服进入手术室,当看见仪器显示的各种生命迹象时,心整个往下沉,当即跟徐医生沟通起来。

    唐一白将吕阳强行拉回椅子上坐下,能感觉到他强制镇定下的那份颤抖,是的,这个平日里威风凛凛的男人,此刻的内心是无法想象的害怕。

    夏不繁安静的坐在一旁,在心里不停的祈祷着,老天爷不要那么残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对外面等待的人每一秒都是煎熬,随着夜幕的降临,四周安静极了,谁也不曾说话,吕阳整个人僵在那儿,像化石一样。

    终于,当手术室的门再一次被推开的时候,里面的护士助理一个接一个的从里面走出来,最后出来的是徐医生和林路深。

    这一次,大家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喉咙一样,谁都不敢开口问第一句,包括刚才激动的吕阳,此刻也只是一瞬不瞬的看着林路深,那眼里透着恐惧。

    林路深摘下口罩,表情沉重,对吕阳说道,“她醒了,去见她最后一面吧!”

    所有的人都怔住了,泪从夏不繁的眼睛里夺眶而出,她死死的捂着嘴,不敢相信这个消息。

    唐一白也是脸色煞白,甚至不敢去看吕阳此刻的脸。

    林路深闭了一下眼睛,歉意的开口,“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强行用药只会让她痛苦的暂时留下,但也熬不过明天中午,停止用药,对她来说会舒服一点。”

    吕阳睫毛在颤抖,他一句话都没有说,慢慢的走进手术室。

    辛然看着进来的人,泪从眼角滑落,她艰难的抬起手,想要抚摸他,可是她太无力了,伸到半空便往下坠,吕阳一把握住,轻轻把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痴痴的看着她,泪低落在她的脸上,他赶紧用拇指擦拭掉,显得有些无措,“对不起,对不起……”

    “别…难过…能在我走之前成为你的妻子…我这一生都无憾了…”辛然勾唇。

    “不,我不要你,我不要你走。”吕阳拼命的摇头,想要不惜一切代价的挽留住她,“还有办法的,一定还有办法的,你不要放弃!”

    辛然很是虚弱,声音有些小,但吕阳却听得格外的清楚,“我以前看过一句话说,人生是一场精彩的晚会,现在进行到一半,而我只是提前退场而已,所以你还是要继续在这场晚会里高兴的玩乐,因为我的离开并没有带走什么。”

    “不,不要,我求求你不要!”吕阳跪在地上,紧紧的握住她的手。

    辛然努力抬手擦掉他脸上的泪,安慰的说道,“老公,死对我来说并不可怕,也不需要任何的勇气,所以你不要担心我,因为需要勇气的人反而是留下来的人,你是一个那么坚强的人,相信对待这件事情,你也一定能坚强下去,别难过,天下本来就没有不散的宴席,只是你可不可以再抱一次我!”

    吕阳站起身来,一把抱住了她,脑袋埋在她的肩膀里。

    辛然反手抱住他,幸福的闭上眼睛,就让她最后再享受一下这份温柔,只是当她的手缓缓滑下去的时候,她靠在他的耳畔轻轻的说了一句,“忘了我,去寻找一位可以陪伴你走到晚会结束的那个人,答应我,不然我死都不会安心的!”

    吕阳抬起头,赤红的眼睛殷切的看着她,“我不答应!我不答应!我只要你!!“

    辛然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道,“除非你想让我死不瞑目!”

    吕阳眼睛蓦地瞪大。

    而后不久,里面传来悲痛万分的声音。

    “不!不要!辛然,你睁开眼睛看看我,你醒醒啊——!”

    他们知道,辛然走了。

    这一晚,所有的人都在伤痛当中度过的,谁的心里都不好受,唐一白和林路深以为吕阳会崩溃,但没有,悲痛过后他显得格外的平静,甚至连说话都很平稳,除了笑不出来,简直跟平日没有任何区别。

    林路深觉得吕阳很不对劲,叮嘱唐一白道,“多注意吕阳一点。”

    “嗯。”唐一白点头。

    辛然的丧事举办得很简单,吕阳迎来送客,做事有条不紊,除了辛然走的那晚,他有些接受不了之外,这两日,他几乎没有多余悲伤的表情,只是丧事上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亲自操办的,没有让旁人插手。

    看见他这样,唐一白他们知道,吕阳只是把痛苦努力的压抑在心里。

    辛然父母虽然之前有心理准备留不住她,但真的发生之后,他们还是一下子沧桑了许多,辛母更是整日抹泪。

    唐一白和林路深夫妻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吕阳突然走过来跟他们说了一些话。

    “一白,路深,不繁,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很感谢你们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助我,我吕阳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们的。”

    “我们之间还用说这种话!太疏远了吧!”唐一白拍拍吕阳的肩膀。

    “好,那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一白,如果以后再遇到合适的人,可一定要赶紧抓住,千万别放手了,你啊,就是凡事考虑得太多,导致你现在还孤身一人,我先在这里祝你早日找到你的那个她。”

    “好端端的怎么说这些话,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忙吧,别送我们了,等过几日我们再找时间聚聚说说话。”

    “不,有些话现在不说,我怕以后就……忘了。”吕阳看向林路深和夏不繁,“路深,不繁,你们两个一定要珍惜眼前人,在这多人当中,你们最后成为了夫妻,这是一种缘分,路深,不繁是个好姑娘,真的非常适合你,我在这里也祝你们永远幸福下去!”

    “我们会的。”林路深点点头,握住夏不繁的手,“吕阳,别太难过了,毕竟人死不能复生。”

    吕阳的眼眸闪了一下,说道,“我知道,好了,那我就不送你们了,再见!”

    “那我们走了。”

    三个人离去,吕阳站在原地,目送他们的车子逐渐离去,自言自语的说道,“辛然说得没错,人生就是一场晚会,有开始也有结束,可是对不起,没有了她,这场晚会我恐怕没有办法再继续参加下去了!”

    翌日,因为担心吕阳胡思乱想,唐一白一早就去找他,可是按了半天的门铃都没有人开,打电话也不接,他只好拿出钥匙开门进去,这是之前吕阳要他帮忙回来拿洗漱用品时给的钥匙,一直没还给他,今天算是派上用场了。

    屋里屋外找了一圈,都没看到人,卧室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手机钱包钥匙都放在家里,奇怪,人呢?

    唐一白拿起吕阳的手机,按亮屏幕却发现界面是停在和辛然微信上的对话框里,早上七点吕阳给辛然的微信发了一条消息,只有一句话——

    “对不起,没能如你所愿忘掉你!”

    看到这句话,唐一白的心里就扬起了一股很不好的预感,手机钥匙钱包,一样都没拿,这太不正常了,就算出门扔个垃圾,至少也会带钥匙吧。

    只有一种可能会不带钥匙,那就是不打算再回来了。

    唐一白想到一个可能,心里大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